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FOG[电竞]——漫漫何其多

时间:2020-01-14 15:08:30  作者:漫漫何其多

   书名:FOG

  作者:漫漫何其多
  文案:余邃和时洛年少相识,一个是久负盛名的顶级医疗师选手,一个是刚刚入行的电竞新人,两人原本效力同一战队,相处之间感情日益深厚。
  但事与愿违,一场意外后,余邃远走欧洲,时洛转职突击手,两人隶属不同战队不同赛区,隔海相望,各自精彩……
  原本已是王不见王,没想到两年后余邃转回本土赛区,二人避无可避,再次相遇。
  内容标签:电竞 游戏网游 情有独钟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邃 时洛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余邃和时洛年少相识,一个是久负盛名的顶级医疗师选手,一个是刚刚入行的电竞新人,两人原本效力同一战队,相处之间感情日益深厚,但事与愿违,一场意外后余邃远走欧洲,时洛转职突击手,两人隶属不同战队不同赛区,隔海相望,各自精彩,原本已是王不见王,不想两年后余邃转回本土赛区,二人避无可避,再次相遇。
  本文讲述了一群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的故事,文章剧情构思巧妙,剧情设置巧妙,细微处总能让人收获意外惊喜,随着文章的推进,主角两少年两段时间线里的隐秘情愫逐渐浮出水面,作者文笔细腻诙谐,无论是爆笑场景下暗藏的少年赤子心还是燃虐的比赛场景都十分引人入胜。
 
 
第1章 
  凌晨两点,魔都IAC电子竞技俱乐部FOG分部基地中灯火通明。
  练习赛刚结束,这会儿是自由活动时间,基地内的队员们洗漱的洗漱、点外卖的点外卖,训练室中只剩了时洛一人还在自己的机位前打排位。
  倒不是时洛多勤奋,只是正值月末,他还欠了签约直播平台二十多个小时的直播时长。
  时洛,Evil,十九岁,年轻,技术过硬,不巧的是还长得帅,出道两年已是国内一线电竞明星之一,是IAC战队如今的看家门面,摇财树,台柱子。
  台柱子本人并不喜欢直播,可按签约合同他每月至少要直播三十个小时,所以不出意外,其中至少二十九个小时他都是在月末播的。
  刚才练习赛结束后,俱乐部经理又来催过,时洛拖不过去了,终于开始补作业。
  开了直播不过两三分钟,时洛的直播间人气已过三百万,弹幕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堆在一起几乎没法辨认。
  【意料之内的开播,hhhhhhhhh……】
  【哈哈哈哈哈又到了美好的月末,时神被迫营业时间开始了。】
  【29号了,留给时洛选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9号了,留给时洛选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1】
  【每月的月末就是我老公日日夜夜陪伴我的日子,没算错老公你还要陪我25个小时!你开心吗?你快乐吗?】
  【看我看我看我,过了下月预热赛就又到转会期了,老公下赛季还在IAC吗?今年转会吗转会吗?】
  【对哦,又要到一年一度的转会期了,今年据说各个战队都会有大动作哦,等一个圈内地震。】
  【IAC老板心思根本就没在电竞上,只想赚钱,只会耽误队员,老公早转我们粉丝早放心,求一个转会!】
  【带节奏的停一停,每年一到转会期就发疯,消停会儿行不行?】
  临近转会期,圈内粉丝人心浮动,弹幕莫名其妙地就掐了起来,不过时洛没受分毫影响,他根本就没开弹幕界面。
  时洛打开FOG游戏客户端,登录自己的小号点了等待游戏,不一会儿就进了游戏。
  FOG,国内译名“迷雾之中”,自公测到如今历经六年多,热度逐年增加,如今已稳居全球最火爆的游戏top3。
  FOG是一款四对四对抗游戏,每局游戏中玩家和队友被投放于充斥着浓雾的地图一端,地图另一端则是这一局游戏中要对抗的四名对手,组队的四名玩家分职业有不同的能力和任务,最终目的是一步步清除对方地图一侧的迷雾让对方无处遁形,而后首先将敌对玩家杀尽且毁掉对方转生石的一队获胜。
  每队玩家由三种职业构成,两突击手一狙击手一医疗师,时洛玩的职业是突击手,顾名思义,冲在最前面血拼的职业。
  时洛直播时习惯上小号,今天上的这个小号这赛季他打得不多,段位极低,匹配到的队友水平自然也就一般,时洛倒是无所谓,路人局甚少有能跟上他节奏的,他习惯自己solo,队友只要送得不厉害都能赢,若是送得太厉害了……那就当负重训练了。
  比如现在这一局。
  队内另一个突击手开场就让对方拿了人头,走位飘忽毫无意识不算,还乱开枪暴露位置,开局不到十分钟,这人半分贡献也没,还累计送了对面三个人头。
  低分局,多呆萌的队友都匹配得到,时洛并不在意,这局他已收了对方两个人头,□□也升级了,他自己可以1V4,队友挂机也无所谓。
  但狂送人头的队友显然没这么好的心态,在死掉第四次后,他开始挂机打字骂人了。
  【贼猛贼强】:[医疗师怎么回事?梦游呢?不给套光子盾,不给补血,要你有什么用?]
  【贼猛贼强】:[看着我被打了一直不来帮忙,你玩什么呢?不会玩就退!滚滚滚!]
  【贼猛贼强】:[现在上不去分的煞笔是不是都开始玩医疗师了?靠混上分?]
  时洛正和人贴脸1v2,干掉对方两人后扫了一眼队内聊天界面。
  人菜嘴还欠。
  队里的医疗师虽说不上犀利,但比起这个菜逼“贼猛贼强”强多了,刚才给时洛套盾也很及时,根本没什么问题。
  医疗师大概年纪小或是脾气好,被喷了半天才打字说了一句:[我没混,刚才是在帮另一个突击手。]
  一石激起千层浪,菜逼突击手宛若受到了刺激,队聊又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
  【贼猛贼强】:[你就能帮一个突击?你只有一只手?你残疾?]
  【贼猛贼强】:[你到底会不会玩?不会玩能不能别坑人?]
  【贼猛贼强】:[煞笔一样,想带你上分都带不动!]
  这人游戏玩得不行,打字倒是挺快,医疗师队友不会骂人,替自己解释了几句后就没再打字了。
  时洛看着队聊界面,指尖顿了顿,最后还是没打字说什么。
  所以他不乐意直播。
  开了直播占网速、影响操作就算了,最烦的是联赛有规定,在役职业选手不得在游戏中有任何负面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和人对喷。
  直播时这么多人看着,聊天记录铁证如山,被处罚是板上钉钉的事。
  因为这点事儿被处罚,不值当的。
  时洛更新了一下装备,继续独自往前摸。
  这个“贼猛贼强”见没人理他了,又愤愤地甩了一句:[艹,一晚上遇见三个傻逼医疗师,连输了三把,玩医疗师的都是傻逼,傻逼,傻逼!]
  聊天提示叮咚一响,时洛眯眼看着聊天界面,一秒钟后,他把鼠标往旁边一推,开始打字。
  从时洛打出第一句“别喷医疗,来来咱俩比划比划”开始,直播间内弹幕疯狂刷了起来。
  【噗,我就知道他要忍不住了。】
  【当年国服第一喷子是跟你开玩笑的?打职业了从良几年,真以为他不会喷人了?】
  【跟Evil对喷,是不是找死?谁能喷得过他哈哈哈哈……】
  【这人也太会踩雷了,不知道你时神当年第一职业是医疗师吗?骂医疗师他能忍?】
  【哈哈哈时洛用的是小号,这人也不知道这是时洛啊。】
  【好久没见小少爷喷脏了,好怀念啊,看这职业的手速,看这庞大的词汇量,看这对脏字的灵活运用!唉……舒服。】
  【不是吧,职业选手喷人了?不怕处罚吗?】
  【处罚肯定会处罚啊,等一个俱乐部官博的处罚公告。唉,一万块钱,说没就没了。】
  【我的天,还在骂?他这什么魔鬼手速hhhhhh……】
  时洛面无表情,打字飞快。
  又不是按字数处罚,骂一句是罚一万,骂一百句也是罚一万,反正这一万块钱已经没了,为什么不多骂这个菜逼几句?
  这个“贼猛贼强”显然跟不上时洛的手速,不过几分钟就被骂蒙了,时洛喷够了拿起鼠标,继续这一局游戏。
  这种低分段少一个队友帮忙也没什么问题,时洛和其他两个队友快准狠地毁了游戏中敌方转生石,游戏内弹出一个大大的“win”。
  聊天界面里另外两个队友纷纷向时洛道谢,时洛没回复,刚要点退出的时候,挂机了快二十分钟的那个“贼猛贼强”又阴阳怪气地酸了一句:[赢了又怎么样?是对面太菜!这种医疗师最好别再排上我。]
  【贼猛贼强】:[不会医疗师就多学学,平时多看看职业选手的操作,比如Whisper的。]
  【贼猛贼强】:[看看人家医疗师是怎么玩的,只能帮一个队友?别笑死人了。]
  【贼猛贼强】:[正好Whisper也要回国了,到时候多看看人家直播吧,呵呵,希望再也不见!]
  这个“贼猛贼强”十分阿q地给自己找了场子后退出了本局游戏,其他两个队友马上相互安慰不要理他,时洛看着聊天记录,怔然。
  几分钟后,时洛取消了继续排位,起身下楼。
  一楼休息室内,战队经理赵峰正看微信,见时洛来了叹道:“告状的都告到我这里来了,又跟路人骂起来了?跟你说过的,你自己私下玩怎么喷都随便,直播的时候能忍就忍,这光天化日的,人家来问我,我能说什么?想帮你遮掩一下都遮不住,你……”
  赵峰看着微信唠唠叨叨,说罢一抬头一看时洛的脸愣了下:“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我、我这也没说你什么啊……”
  时洛脸色阴沉,一言不发转身要回楼上,走到一半,又折返了回来。
  赵经理心惊肉跳地看着时洛:“你到底怎么了?!”
  时洛站定,冷声问道:“余邃要回国了?”
  赵峰语塞。
  赵峰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是,这会儿没准已经回来了。”
  时洛嘴唇动了动,好一会儿才慢慢道:“没人跟我说。”
  “谁敢跟你说啊,都知道你俩……嗨,我是准备跟你说的!这不是最近忙,又要到转会期了,那么多事就没顾上。”赵峰底气越来越不足,赔笑道,“为了你,我们就没考虑去签他,说不说都没事吧。”
  休息室内进来其他几个队友,队友感觉出休息室内气氛不对,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赵峰和时洛。
  时洛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片刻后他嘴角半挑不挑地动了下,道:“没什么,回来就回来,随便问一句。”
  说罢上楼,宛若方才的事没发生一般,继续去直播了。
  一楼休息室内,时洛队友们颇摸不着头脑,纳罕道:“出什么事了?谁回来了啊?”
  赵峰撇了撇嘴:“Whisper,余邃,从欧洲赛区转回来了。”
  队内的医疗师吓了一跳:“Whisper!!!”
  赵峰眼神示意医疗师别这么大声,医疗师忙捂住嘴,然后小声道,“Whisper回咱们赛区了?!他要去哪个战队?我滴妈,今年转会期是真的要地震了。”
  赵峰摇头:“去哪儿还不知道。”
  队内最年轻的狙击手入行晚,不明所以道:“余神嘛,以前的国服第一医疗师,现在的欧服第一医疗师,世界赛三连冠……谁不知道他啊,所以呢?他回来怎么了?和时哥有什么关系?”
  赵峰叹口气:“太有关系了。”
  “两年前,余邃还是咱们赛区的最强选手,时洛还是个没人认识的普通高中生。”
  “时洛本来没想入这行,是余邃亲手把他签进自己俱乐部,说要签他一辈子,然后又亲手……”
  “把时洛包装好,高价卖给了别的俱乐部。”
 
 
第2章 
  队友们面面相觑。
  赵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缓缓道,“今天一气儿说了,你们了解一下情况,免得不清不楚的,说话触他霉头。”
  “打职业前,时洛在学校成绩很好,非常好的那种,时洛本来没想走这条路的,就偶尔直播一下,他家里当然也不同意他干这个。”
  “时洛到现在也不跟家里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跟家里闹翻的,没人敢问。”
  “他当时直播已经挺有名气了,国服排名又高,很快就被几个俱乐部发现了,时洛那会儿还是玩医疗师的,玩的好的医疗师永远是稀缺资源,联系他的俱乐部应该不少,他全辞了,包括我。当时给我的说法是他不想打职业,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进了Whisper的战队。”
  “因为这个他得罪了好几个俱乐部,前脚信誓旦旦的跟我们说,绝对不可能打职业,不用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转头就去Whisper那边了,呵……”
  “后来的事你们就知道了,没过多久Whisper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叛出赛区,带队出走,弄得声名狼藉……”经理赵峰往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撇嘴,“不能这么说,说的好听点。”
  赵峰一摊手,“当时欧洲赛区在组银河战舰队,缺个顶级的医疗师,Whisper突然决定去欧洲赛区发展,把自己战队的人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就高价卖了,时洛就这么被卖去NSN战队了。”
  房间内众人哑口无言。
  半晌一个队员低声道,“……时洛被人纯当赚钱工具了。”
  一人纳罕道:“余邃当时的战队已经是国内最强了,也拿过世界赛冠军,何必呢?”
  “那谁知道,人各有志吧,那边确实给的签约费更多,运营的也很完善。”赵峰继续慢悠悠道,“因为两年前的那次顶层选手大出走,咱们赛区受创很大,连着两年和世界赛无缘,Whisper倒是一直混的不错,他去德国第一年就拿了世界赛亚军,第二年银河战舰磨合好了,直接拿了世界赛冠军,人家确实牛逼,在哪儿都能发光。”
  队内的狙击手撇撇嘴,“跑去敌对赛区打比赛,算什么发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