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装逼的(玄幻灵异)——林擎霄

时间:2020-01-14 15:05:39  作者:林擎霄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装逼的》作者:林擎霄

  文案
  邱铮有个秘密。他有两张嘴。
  一张,长在普通人正常的位置,用来吃饭,说话,接吻。
  而另一张,却长在他的脑后。
  恐怖文学爱好者攻X霸王花混沌无敌受。
  攻:表面衣冠楚楚,温文尔雅的绅士,实际上是个克苏鲁神话的重点爱好者,有一颗想要中二的心,浑身彰显我爸爸是首富的气质。
  受:真·混沌之神,有个无底洞的胃,脑袋会炸裂变成人形巨型霸王花,啥都吃,近期吃了一辆玛莎拉蒂。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邱铮,林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朵霸王花
  邱铮有个秘密。
  他有两张嘴。
  一张,长在普通人正常的位置,用来吃饭、说话、接吻。
  而另一张,长在他的脑后。
  它隐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巨大无比,深不可测,边缘布满了密密麻麻数十层的尖牙,以及极具腐蚀性的浓酸,它并不像一张嘴,更像是一个无穷无尽的黑洞,令人恐惧。不过目前为止,除了他,还没人,或者说暂时没活人能够看到它。
  邱铮还有一个秘密。
  他总是觉得很饿,非常饿,从出生开始,他就没一天能吃饱过,虽然在父母身边,邱铮用正常的嘴吃饭,但他实际上真正想进食的部位却是他的脑后,他想用那张嘴把看到的一切东西吞噬殆尽,无论是石头,花草还是生物,通通咬碎吞掉,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做到。
  而他的父母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邱铮不是他父母的亲生孩子。
  十八年前,邱家夫妇在野外捡到一个光/裸的弃婴。
  出于同情心,他们把这个小孩抱回家,当做是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
  哪怕为此没有办法有自己的小孩,邱家夫妇仍然没有后悔。
  那个孩子就是邱铮。
  邱铮在十岁的时候,已经可以吃下比自己体重重二十倍的东西,他的胃就像个无底洞,吃下去的东西一点都没在肚里停留,邱家夫妇以为孩子是得了什么病,带邱铮在全国各地寻医问药,可惜这个症状一点都没缓解,反而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发严重。
  等到邱铮十八岁的时候,他每天都要吃掉十公斤的大米,十公斤的肉,无限量的蔬菜和各种饭后水果甜点。
  这还是他努力克制下的结果。
  他不想把自己父母吃的太穷。
  邱铮的家境一般,父亲是大学教师,母亲是公务员,每个月拿固定工资,不享受其他待遇,因为邱铮的饭量,家里早已经有点捉襟见肘,虽然不至于负债累累的地步,但日子过得很清贫。
  对此,邱铮深刻的反思自己。
  他偶尔会在半夜的时候,去自家住宅后面的山上散步,偷偷吃掉一些山鸡野兔,每到这时候,他就用脑袋后面那张嘴来吃,反正那张嘴也不计较鸡有没有放血,野兔有没有拔毛,它来者不拒,迅速裂开,扩张,变成一张布满利齿的巨口,舌头一卷就能把猎物吞进腹中。
  邱铮本来以为自己以后要一直这样下去了,隐藏着自己的小秘密,平平淡淡在人世间生活下去,尽管每日都在挨饿,但是有父母的疼爱,朋友的关心,这样的日子好像也不是不能忍受。
  结果事情的转机突然出现了。
  一日晚上,他又在后山打猎,偷偷抓一些田鼠来吃,这些田鼠长得肥硕又多/汁,咬起来咯嘣脆,还总是扎堆儿居住,邱铮每次都能一口气吃掉上百只,就在他张开血盆大口,把十几只田鼠卷入腹中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就从一旁的树林里传来。
  邱铮:“……”= =吃个饭都不给人安心。
  邱铮不想多管闲事,但他这个人就有一个毛病,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他眼前他都要去瞅瞅。而且,有谁会在他家的后山上面和人打架?像这样的荒山,平时白天都不一定看见人影,更别提现在还是午夜了,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肯定是做坏事,他要看一眼然后决定要不要报警。
  邱铮在树枝后面小小的冒出一个头。
  然后正好和一双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睛对上。
  这双眼睛的主人双手被束缚着绑在身后,灰头土脸,衣着凌/乱,他身边站在好几个狞笑着的男人,正狠狠踹着那人的肚子,“马上给我哭,给我叫,让你爸给我们哥几个送钱来,要两百万,赶紧的,不然你别想要好果子吃!”
  对方缩成一只虾米,咬着牙,十分抗拒的别过头。
  “不哭?兔崽子硬气?”为首的男人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邱铮看了一会,默默的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然后发送短信给110:“进山小路去山腰方向800米左右,发现一起绑架案,犯人有三名,有凶器,麻烦速来。”
  短信发了出去,邱铮也打算功成身退,不料,在他转身想走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他和所有影片中正在偷看犯罪交易现场的主人一样,一时不慎,踩到了脚边的树枝。
  “咯吱。”
  坏了。邱铮心想。
  本来正在殴打受害人的几个男人忽然停了下来,抬起头,就和偷偷把视线转过来的邱铮打了个照面。为首的那个人立刻跳起来,“女马的,有人!”
  邱铮立刻拔腿就跑。
  然而他只是个十八岁,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少年,没跑几步,就被追上来的人掐住脖子,和小鸡一样的拎了回来。
  邱铮啪的一声被推倒在地上,摔在了刚刚被打的那个人身上。
  “这里怎么会有人?”绑匪们很气愤,又很心虚,他们怒瞪着邱铮,然后看向刚刚发号施令的男人,“老大,这家伙怎么办?”
  “怎么办……”老大呸了一口,“凉拌呗!弄死他!”
  “别动他!”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不吭声的人忽然说话了。“他就是个小孩子,和这件事又没关系。”
  “我说林大少爷,你都要自身难保了,还关心这个小孩啊?”老大嗤笑了一声,“行啊,这个孩子也算在内,三百万,让你父亲来钱赎人。”
  林少爷顿了顿,“给了钱,你就会放过我们吗?”
  绑匪们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得意的笑道,“当然喽,我们老虎哥是什么人,你去外头打听一下,绝对说话算话。”说着,他们中有人掏出一只小录音笔,“请吧,林少爷,三百万对你们家又不是什么大数目,何必这么倔强呢?”
  林少爷其实知道这份录音的重要性,也许他前脚刚录完向他父亲求救的音频,后脚他就要被这些人撕票,但是他必须想尽办法拖延时间,这样才能救自己的命,对了,现在还有一个人要救,就是眼前这个不小心被自己连累的男孩。
  “不能给钱。”他还没开口,邱铮就忽然这样说。
  他的语气很冷静,也很平淡,完全没有被抓/住的慌张。
  绑匪们挑起眉,“呵?你说什么?”
  邱铮抬头,一字一句的说,“不能给钱。”
  老大心头火气,这个林晗倔强的要死,死活都不肯录音跟他父亲求助,好不容易让他妥协了,又有个不配合的小/畜/生在这里捣乱,他握紧拳头就要打邱铮。“兔崽子找死是吧?”
  “住手,打了他就别想要我一分钱。”林少爷呵斥。
  绑匪闻言收回了拳头,却冷笑着转身一拳打向林晗。“不打他,打你可以吗?”
  砰的一声,林晗又被打倒在地,他晃晃脑袋,噗的吐出一口血,感觉自己眼睛都花了。
  老大拉着他的头发,拍拍他的脸,“听话,就少受点罪,懂吗?”
  林晗愤怒的看着他。
 
 
第2章 第二朵霸王花
  老大懒得和他多说,把录音笔放在他嘴边,“按我说的说,别让我催你。”
  邱铮这时候又要张口说话,老大不想他多说坏事,吩咐他手下,“把这个臭小子带到外头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林晗忍不住道,“你们别打他。”
  老大说,“听见没有,少爷说不准打他。”几个人顿时哄堂大笑。
  邱铮被拖出去了,林晗无可奈何,他也是倒霉,好好出来考察公务,想要在入驻公司之前心底有一个考量,没想到刚去工地就被人一棒子打晕过去,也不知道时间过了这么久,他的两个助理有没有注意到他失踪,怪他出来太急,来不及和助理沟通,如果助理他们没有发现不对劲就糟糕了。
  “爸爸,是我,我被绑架了,绑匪说要三百万赎金,现金,准备好放在我指定的位置里,具体位置我等会儿说,不要报警,否则我有生命危险。”
  再说邱铮这一边,绑匪把他推搡到了远处的另一处灌木丛中,等看不见林晗几人,其中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摸了他一把脸蛋。
  “靠,刚才我就想说了,这长得真够水灵的,不看身高还以为是个小姑娘……”
  “找死啊?老大最讨厌二椅子你不知道?”他的同伴打掉他的手,“快处理了,别废话。”
  “可就这么弄死了不是很可惜吗?”那个男人嘀咕,“我也不是二椅子,就是好几天没找女人了,实在是憋不住……”
  “那……”他的同伴犹豫了一会,“算了,当我欠你小子的,你快点,我就假装没看见。”
  “好好好!”那人顿时眉开眼笑。
  等同伴退了出去,□□熏心的男人立刻转头,把魔爪伸向邱铮,他心想怎么从刚刚开始这小鬼就不吭不声的,不会是被吓傻了吧。其实吓傻也好,更方便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待会儿少年不会反抗,他也能尽快了事。
  没想到,当他走进邱铮时候,男人并没有看到一张害怕的脸,相反,在黑暗中,邱铮美丽的面孔正对他微笑着。
  他笑的很甜,很迷人。
  犹如生涩的花骨朵一样。
  这么上道?男人欣喜的摸过去。
  他是不是以为这样做就可以逃过一劫?呵呵,太天真了,活命是当然不可能的,但如果这少年一直这么听话,他不介意送他走时候下手轻一些。
  男人迫不及待的向少年走了过去,可就在他向对方伸手的一刹那,忽然,一阵轻轻锦缎撕扯的声音响起。
  那张脸忽然变得四分五裂起来。
  少年的面孔瞬间裂开,膨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头部破土而出一样。
  男人猛的僵直了身体,惊恐的睁大眼睛。
  那具头颅仍然再膨胀,后脑勺裂成不规则的片状,随后把少年的脸裹了进去,一层层的,好像花瓣一样错落有致,当然,这些色彩也如同鲜花一样鲜艳,在花瓣下面,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牙齿,粘稠的酸液正不断从上头低落下来。
  它转向男人。
  没有眼睛,却死死盯着他。
  男人:“……”这是梦吧?
  那朵巨型人形花说话了。“我……我好饿啊……”
  “我想吃掉你……”
  “可是妈妈说不能害人,害人的人不会是好人……”
  “可我好饿……”
  “对了,这不是害人,这是救人……”
  “我在救人,就可以吃了是不是?对的,嗷呜……”
  ……
  片刻之后,男人屁滚尿流的从树丛后面滚出来。
  他一头撞上在外头抽烟的同伴。
  同伴大笑,“搞个男人练路都走不了了?”随后他闭了嘴,因为他看见对方脸上极度的恐惧。
  “怪物……有怪物!”对方大喊,“那个小鬼是个怪物,花,花!”
  “别闹了好吗?”他同伴无语的道,他转身就往灌木丛走去:“老大叫我们处理那个小鬼,可别把人搞丢了……”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一朵艳丽的巨型霸王花从里面走出来。
  他还穿着正常人穿的衣服,上身体恤,下身牛仔裤,裤腿有点脏,因为刚才有人把他推倒在地。然而他的脸,或者说那根本不是脸,是一张张开着血盆大口,不断口申口今的花朵的脸。
  “好饿啊……我好饿啊……”
  “想吃,不行,要忍住,但是好想吃……”
  “啊啊啊啊啊!”两人尖叫着转身就跑。
  他们跑的方向正是老大的位置。
  老大刚录完音,用脏兮兮的手侮/辱的拍拍林晗的脸,笑着站起身,准备等第二日用快递把录音笔寄到林父手上。就在这时,他听见他两个手下尖叫的跑过来。
  “干什么!”他呵斥道,“吵吵嚷嚷,不怕把人引过来?”
  他的两个手下充耳不闻,“有怪物啊啊啊啊啊啊!”
  老大嗤笑,“发什么神经?”他心情很好,因为林晗终于肯开口了,有些人就是不得不教训。天之骄子又怎么样?在他手里还不是随意的揉搓扁圆。他要打就打,对方连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就在这时,他也看见了迎面流着口水走来的邱铮。
  老大:“……”⊙⊙!!!
  “啊啊啊啊啊!”老大一瞬间喊得比他两个手下还大声,还凄厉。
  邱铮脸上的肉型花瓣不住的晃动,层层叠叠的獠牙张狂的起伏,他滴下来的口水是酸性的,沿途一路上破坏脚下的花花草草,连土地都腐蚀得冒烟了。
  “怪物!怪物!”三人一边大喊着一边往外头跑去。
  林晗趴在地上,手被绑在身后,脸朝下,什么都看不见。
  但他心一急,腰部一用力,猛地把自己翻过来,什么怪物?难道树林里来了野兽?此刻,他想得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被带走邱铮的安危。如果这个小孩出了什么事,林晗会自责一辈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