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基建狂潮(穿越重生)——肥皂有点滑

时间:2020-01-13 09:26:32  作者:肥皂有点滑
  因为是第一次做石锅,小巧紧致的石锅肯定做不了,第一个就当练手。
  庄禹看着他做好的石锅,与其说它是一口锅,还不如说它是一口鼎,实在有些大,都快和蜂吻差不多高了。
  这也没办法,第一次,手艺不佳,不过有了经验,他就可以做更小的了。
  庄禹又开始做石头坛子,用来腌制泡辣椒,随便给蜂吻和小蘑菇做个石碗,每天用贝壳当碗,他到无所谓,但贝壳上的边缘是十分锋利的,他怕伤到蜂吻和小蘑菇。
  而此时,蜂吻已经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蜂吻虽然性格胆小孤僻,但也会一个人到处玩,这也不错,总比一直窝在山洞好。
  此时,金色的大蜈蚣下,围绕着很多的巨兽,悠闲的晒着太阳,这些巨兽都是金蜈部族人的。
  金蜈部族人生活在金色蜈蚣背上,巨兽就围绕在金色蜈蚣周围,形成一道拱卫。
  金蜈部的狩猎队外出狩猎,其实就是巨兽们饥饿的时候,带着它们出去扑杀猎物。
  巨兽们的食量非常大,但饱食一顿,能够管很多天。
  巨兽们吃饱后,剩下的猎物,才会由狩猎队带回来,这些猎物首先会满足巨兽战士的需求。
  一个部落,最重要的就是巨兽和巨兽战士,要是他们都吃不饱,气血衰退,整个部落也会跟着衰退无法生存,所以无论如何,都得保证巨兽和巨兽战士的食物充足。
  这也是,这原始山脉,明明物产丰富,猎物数量繁多,一只恐龙都能提供好几顿的食物,然而,还是有这么多族人吃不饱饭的原因,消耗实在太大了,光是巨兽就消耗了大部分肉食,但没有巨兽,部族又根本无法在这野蛮的原始山脉生存下去。
  此时,巨兽群中,蜂吻正迷迷糊糊的,他一个人玩着玩着,怎么身边突然多了这么多巨兽?
  不得不说,还真是一个小迷糊。
  金色蜈蚣背上,少昊眉头一皱,然后想了想,回去提了一大块肉和一些剔得干干净净没肉的骨头出来,骨头他准备带出门扔掉。
  今天他吃了这小孩带来的食物,虽然少,但十分好吃,就用这块肉作为报酬吧,这些住在山洞的小孩是什么样的生活他是知道的,他也不能白吃别人的东西。
  蜂吻正准备退出巨兽群,这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了他面前,“这些肉食给你,上午的咕咕鸡的脚味道不错。”
  蜂吻一愣,看着那么大一块肉直流口水,明明今天吃饱了的,但看到肉还是忍不住流口水,或许是长久饥饿造成的原因。
  不过,蜂吻却没有接过肉,而是拿了那些没有肉的骨头,这种恐龙骨头十分坚硬,剔掉肉后会直接仍掉,完全没有用,蜂吻小声说了声谢谢,然后跑了。
  少昊一愣,这些骨头是他带出来准备仍掉的。
  还真是有礼貌,居然能忍住这么大的诱惑,在吃不饱的人面前,食物是完全无法拒绝的吧,要是他哥能有这么一点心性,也不至于被金蜈部所有人讨厌……
  蜂吻回到山洞,庄禹就看到他抱着一堆剔得干干净净的骨头,恐龙骨架十分大,所以每一块都特别大。
  “这是哪来的?”庄禹问道。
  蜂吻低着脑袋,都不敢抬头,细弱蚊声地道,“狩猎队的一个哥哥给我的。”
  他今天看到禹在凿石头,虽然不知道在做什么,但这些恐龙骨头十分坚硬,用来凿石头最有用了。
  庄禹看了看骨头,虽然没有肉,但可以用来熬骨头汤,给蜂吻补补钙,正好他的大石锅也做好了。
  庄禹赞了一句,“蜂吻做得真不错,都知道给家里带食物回来了。”
  蜂吻脑袋低得更低了,只是脸上带起了小酒窝,哥哥夸他了,不过,他带回来的不是食物啊?
  庄禹正好准备试试他的石锅,加了水烧了起来,这些骨头太硬了,根本批不开,还好他的石锅大,不然还真装不下。
  石锅烧水费时间了一些,不过还是能将水烧开,庄禹点点头,这原始山脉最不差的就是柴火,多烧一会就烧一会儿吧。
  蜂吻疑惑的看着庄禹,他哥这是在干什么?
  装水的大贝壳里,小蘑菇也好奇的露出一个脑袋看着,似乎也看不懂。
  不过很快,他们就懂了,因为石锅里散发出了香味,庄禹加了盐慢慢熬起了骨头。
  这骨头越熬越香。
  小蘑菇都顾不得玩水了,从贝壳里面跳了出来。
  庄禹看着守在锅边的蜂吻和小蘑菇,有些好笑,说道,“你们记得添柴火,别让火熄了。”
  他自己跑去继续凿石碗了,等石碗做完,还得给蜂吻做一个蜂箱,每次看到蜂吻,他嘴角就直接抽,全身都是蜜蜂,走一路跟一路蜜蜂看上去十分奇怪。
  等他将石碗和一个有盖子的石坛子做好,已经是晚霞满天的时候了,因为有了做石锅的经验,石碗和坛子倒是凿得平整了不少。
  石锅里面的骨头汤也散发出了迷人的香味,庄禹将最后剩下的一点蘑菇也丢进去继续熬。
  小蘑菇已经举着它的贝壳一直指锅,好香,肯定能吃了。
  庄禹看了看锅里,汤都开始变白了,很不错的骨头汤。
  庄禹开始盛了起来,不过用的不是贝壳,而是他新凿的石碗。
  小蘑菇楞了一下,然后仍掉贝壳就去守在它的石碗旁边。
  庄禹看着两个小家伙,排成一排,一个劲吹碗里的汤,心情都高兴了不少。
  庄禹试着喝了点汤,只放了盐,不过也将骨头的香味熬了出来,给蜂吻补钙十分不错,就是他的石锅实在太大,这么一大锅骨头汤估计他们怎么喝也喝不完,有些浪费了。
  蜂吻和小蘑菇喝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哎呀,水都这么好喝,太神奇了。
  他们碗里也盛了蘑菇,两人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是蜂吻,对一直都吃浆果的蜂吻来说,这碗汤,这些蘑菇,简直太好吃了。
  庄禹又给他们盛了汤,一人一蘑菇最后肚子都鼓鼓的。
  庄禹去给蜂吻做蜂箱,顺便将坛子里面的盐水弄起来,就可以做泡椒了。
  而蜂吻,又端着他的石碗出门了,里面是一碗骨头汤。
  蜂吻见人就将石碗举得高高的,这是我哥给我做的骨头汤,可好喝了。
  也不知道明明一个性格内向得可怕的孩子,却有炫哥的奇怪习惯。
  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理解,在小小的蜂吻心中,他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庄禹,庄禹以前对他不好,他很伤心,特别是别人说庄禹欺负他的时候,他就更伤心了,现在庄禹稍微对他好一点,他就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
  有自闭症的小孩子,想法有时候的确是十分古怪的。
  反正他现在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哥给他做汤喝,没有抢他的浆果。
  只是他这么见人就举着一碗“水”,别人也看不懂。
  蜂吻也十分伤心,这么好喝的汤,其他人居然看不懂,他又胆小,不敢开口解释。
  蜂吻想了想,然后向集体洞穴走去,他稍微敢开口说话的人,就只有集体洞穴那些和他一样可怜巴巴的小朋友了。
  庄禹做好坛盐水,将剩下的辣椒都放了进去,盖好盖子,放到了山洞角落里,又将晒好的盐也装进刚凿好的一个石头罐子里面,同样放在角落里。
  看着一个坛子一个罐子,最最基本的调味料算是有了,以后至少有泡椒有盐吃了,不用像金蜈部的人那样舔盐石。
  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始给蜂吻做蜂箱。
  还好他小时候在乡下的时候,经常去那个破旧的道观,道观的老观主有一副木工好手艺,经常用木头做一些工具箱子等,完全不用钉子那种,他觉得有趣,跟着学了学,老观主还夸他有天赋,这也是他和老观主开始熟悉起来的原因,
  最后,孤老终身的老观主,在临终前,还将那本《道藏》送给了他。
  庄禹做好蜂箱后,走出山洞,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了,怎么回事?
  在山洞外,围着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子,人手拿着一个贝壳,眼睛都不眨地看着那口散发骨头汤香味的大石锅。
  蜂吻脑袋低得更低了,有些害怕地看向庄禹,“是他们自己跟来的,我没有让他们来。”
  他就是去集体山洞炫耀了一下他哥给他做好喝的汤了,结果这些曾经的小伙伴都跟来了。
  庄禹嘴角一抽,看着一群口水直流,又有些害怕的小孩子。
  小孩子们的确有些害怕,这可是小泼皮禹啊,出了名的以大欺小,肯定会用棍子将他们赶走,刚才蜂吻说他哥不抢他的浆果了,还给他吃的,他们都不敢相信。
  庄禹看了看还剩下的一大锅骨头汤,他们自己已经喝不下了,而且这天气骨头汤也保存不到明天。
  庄禹招了招手,“过来吧。”
  一群孩子迷迷糊糊的,等庄禹给他们贝壳里面盛满了骨头汤,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口锅和这些小孩子人差不多高,庄禹也不放心他们自己盛汤,出了事就不好了,只得一个个帮着盛。
  一群小孩子还有些不敢相信,禹给他们汤喝了?
  端着的汤散发的香味战胜了他们的想法,喝了起来,眼睛都露出了陶醉的表情,果然如蜂吻说的那样,太好喝了。
  “谢谢禹哥哥。”齐刷刷幼嫩的声音。
  庄禹一愣,笑道,“不够喝的再来,还有好大一锅。”
  在一群集体洞穴的小孩子,喝着好喝的骨头汤的时候,金蜈部的族长和巫,正在愁眉苦脸,他们食物紧缺的问题,可怎么办啊?
 
 
第8章 少族长,你真的误会了
  一群围着破破烂烂兽皮,头发乱糟糟的小孩子,光喝汤肚子都鼓起来了,好饱,好久没这么饱过了。
  庄禹都有些担心,可一群小萝卜头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而在山洞不远处,一个带着小皮帽的小孩子,一个劲的吞口水,他们在喝什么,看上去就很好喝的样子,隔这么远他就能闻到香味。
  小皮帽手里拿着一个贝壳一个劲舔,好像这样就能知道那是什么味道一样,他也好想喝汤,可那是他最讨厌的禹……
  小皮帽心里在挣扎,当看到别人喝了一碗接一碗,估计都快喝完了。
  “不管了。”小皮帽一咬牙,然后将他的皮帽子藏了起来,在地上一滚,将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他现在也是集体洞穴的孩子。
  举着他的贝壳就往山洞跑。
  庄禹看着眼前低着头,举着贝壳,等他盛汤的脏兮兮的孩子,嘴角不由得一抽,以为将自己弄脏一点他就认不出来了?不就是今天骑着一头鹿,在他洞门口路过十三次的那个小孩。
  小皮帽现在特别羞耻,因为他居然假扮集体洞穴的孩子,举着贝壳等他讨厌的禹给他吃的。
  不管了不管了,为了吃的他拼了。
  这时候,庄禹突然道,“你今天怎么一直在我洞口转悠,小皮帽。”
  小皮帽的贝壳都掉地上了,被……被认出来了,啊啊啊,好丢人,他以前老是高高在上的指责禹,现在却来禹这里混吃的。
  小皮帽整个脸通红,然后掉头就跑,一直被自己看不起的禹会怎么看他?太丢人了。
  正准备给小皮帽盛汤的庄禹看着逃跑的小皮帽也是一愣,这是怎么了?怎么又突然不喝汤了?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
  而小皮帽羞愧得跑了好远,又有些恼怒,居然被禹鄙视了,不就是骨头熬的汤,他刚才看得清清楚楚,哼,他也会做。
  于是小皮帽开始自己熬骨头汤了,只是等汤熬好,开始兴高采烈的喝的时候,哇的一口就吐出来了,这是什么魔鬼?怎么和禹熬的不一样,禹熬的汤他虽然没喝到,但是光那味道,他闻着就馋得很。
  小皮帽熬的其实就是洗骨头的水,才烧开而已,加上没有放盐,又腥又臭,能好喝就怪了。
  此时,庄禹的山洞前,一群喝饱了的小萝卜头也没有离开,而是在帮庄禹的辣椒地抓虫。
  这个世界没有农药,虫子很多。
  庄禹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些小朋友喝了他的汤,所有用这种方式来当报酬?
  还真是特别有趣的一群小家伙,他辣椒地的捉虫小队算组建起来了?
  庄禹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别踩到苗就可以了,然后回山洞将他做好的蜂箱拿了出来,将蜂吻招过来,好说歹说,蜂吻才将他一身的蜜蜂弄进了蜂箱中。
  蜂吻能聚集这么多蜜蜂,是因为他有一只拳头大的蜂王,这个世界的生物还真神奇,一只蜂王居然跟自闭的蜂吻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蜂吻不舍的将蜂王放进箱子,那些蜜蜂也跟了进去。
  庄禹说道,“我们只是将它们养在里面,不会让它们离开你的。”
  蜂吻似懂非懂的守在蜂箱旁边,怎么也不肯离开。
  没了蜜蜂环绕的蜂吻,看上去个头特别小,而且更加的不敢抬头,连看人都不敢,自闭到了极点。
  庄禹叹了一口气,只能慢慢来了,将蜂箱就放在山洞口,既不会淋雨,又不会影响到山洞里面。
  小蘑菇歪着个脖子,在那里观察着蜂箱,对什么都特别好奇的样子,拿着个小木棍往蜂箱里面捅,吓得蜂吻死死的抱住蜂箱。
  这时,外面的孩子开始帮庄禹浇水了,天气比炎热,辣椒地得早晚浇水一次。
  只是……
  “禹哥哥,你们家快没水了啊。”
  庄禹一愣,跑出去看着一排贝壳,这些贝壳特别大,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他看其他人的山洞门口也放着这样的贝壳,应该就是专门用来储备水的。
  他的辣椒地太费水了,加上他洗漱得也勤快,看着马上就要空空如也的储水贝壳,最多还能维持一两天,这可如何是好?
  看来得想办法弄水回来,不然他的辣椒苗还不得直接干渴死,而且他们也需要持续的生活用水。
  他记得族地外就有一条大河,他在山上采蘑菇的时候,远远的看到过。
  将一群勤快的小朋友打发走,看了看守着蜂箱,泪汪汪防备着捣乱的小蘑菇,不肯离开的蜂吻,庄禹独自带着巨大的贝壳装备去河里打水。
  天色虽然已经黑了,但天上三个月亮不是摆设,可见度还不错。
  庄禹加快了脚步,因为昼夜温差很大,晚上呆山洞都那么冷,可想而知,外面的温度得多低。
  借着月光,庄禹直扑清澈的大河。
  用贝壳打水,说实话一点都不方便,路程可不近,但眼下也只有这个工具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