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基建狂潮(穿越重生)——肥皂有点滑

时间:2020-01-13 09:26:32  作者:肥皂有点滑
  见庄禹过来,这女人突然喊道,“慢着。”
  然后重新从兽皮里面捡起两个浆果递了过来。
  庄禹接过,确是眉头一皱,按理白白得了别人分给他的东西,他应该感激,但……手上仅有的两浆果,都烂了一半。
  见庄禹皱眉,那彪悍的女人直接大声道,“还嫌弃?嫌弃的话你回水泽部啊,何必留在这里继续纠缠我们少族长,我们少族长才看不上你。”
  大嗓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庄禹尴尬了,他这是多不受待见,整个金蜈部的人恐怕都想赶他走吧,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似乎又不能直接赶人。
  庄禹摸了摸鼻子,就算被所有人嫌弃,他暂时也无法离开,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他能去哪?
  再说就算有人肯送他回水泽部,但他一回去,恐怕就会被熟悉的人发现他的异常。
  庄禹忍受着指指点点,浆果坏了一半就坏了吧,他也不是特别讲究的人,这浆果剩下的一半还是能够吃的,只是他这么大一个人,两个只有拳头大小的浆果也不够吧。
  似乎看出了庄禹的意思,彪悍女人道,“所有人都是两个。”
  庄禹向周围一看,果然,哪怕有人流着口水,手上也只有两个而已,这女人倒是没有骗他。
  这些流口水的人,几乎都是四五岁的小孩子,脑袋很大,眼睛很凹,跟饥饿造成营养不良的非洲儿童差不多。
  庄禹心道,看来金蜈部的生活,跟刚才看到的震撼画面一样,也同样让人震撼,这种差距还真是奇怪。
  别人在生活这么糟糕的情况下,还肯分两个浆果给他,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庄禹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这倒是让分浆果的一群人愣住了,她们都准备好对方像以前一样,大吵大闹撒泼一场,然后多拿走几个浆果。
  一时间,几人面面相觑,“这小泼皮今天转性了?”
  庄禹的前身被所有人讨厌,看来也不是没有理由,而现在的他又不得不面对这些遗留的问题。
  生活在所有人都不待见他的环境中,嘲笑着他不自量力觊觎别人部族的少族长,可想而知前路多么的艰难。
  此时,庄禹已经走远,拿着浆果在身上的兽皮上擦了擦,直接啃了起来。
  他以前是考古博士,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娇气,也曾经在野外丛林生活过一段时间。
  两个浆果,几口就没了,烂掉的一半,哪怕再饿,也得扔掉。
  庄禹摸了摸肚子,一点货都没有,他都有些好奇,以前这具身体怎么没有被饿死。
  庄禹看向旁边的山脉,眼睛不由得一亮,他曾经有过丛林生活的一点经验,吃不饱,他可以自己去找吃的啊。
  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山坳,四面都是山脉。
  饥饿驱使着他向旁边的山脉走去,这里是金蜈部的族地,刚才看到有小孩子在周围游荡,所以周围的山脉应该没有太大危险。
  路上,他又遇到了最开始和他说话的那个大汉,大汉提着石枪脚踏巨蟒,似乎在巡逻。
  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大汉提枪站在巨蟒头上的样子,庄禹还是震惊了一把,这简直就是像神话传说中的神袛,只是这些“神袛”日子过得没有想象中好。
  庄禹不由得一愣,或许地球上流传的神话传说,说的是他们的事迹也不一定。
  大汉见庄禹向旁边的山脉走去,眉头一皱,但也没有阻止。
  庄禹几乎是倒着走的,他在看大汉脚下的巨蟒,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或许是想得太入神,脑子中也浮现了一点相关记忆,那只背上住着金蜈部族人的蜈蚣,被称为祖兽,拥有祖兽才能行成部族,祖兽的领地就是部族狩猎的范围。
  祖兽背上住的都是拥有巨兽的家庭,像庄禹这样没有自己的巨兽的家伙,就只能住在祖兽周围的山洞里。
  哪怕是山洞,有祖兽威慑,其他野兽也是不敢靠近的,比没有祖兽庇护的野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巨兽,就是大叔脚下这样的巨蟒,属于个人战力。
  驯服一头巨兽,方法是不固定的,也许你走在路上遇到一头巨兽,这头巨兽就直接跟着你了。
  当然这得运气十分逆天。
  也许,你突发奇想,给遇到的巨兽一些吃的,说不定运气好,巨兽没有将你也当成它的晚餐,就跟着你了。
  也有打架,打着打着,就打出特殊感情来的。
  反正,驯服巨兽的方法很多,但又琢磨不定,谁也说不准什么方法奏效。
  庄禹走进山脉中,走得近了才发现,这里的树木特别高大,锯齿科阔叶科的树木较多,那锋利的叶片,庄禹觉得像他这样的身板,跑得快了,能被树叶割成碎片。
  除了这些巨大得有些夸张的树木,庄禹又发现了让他惊讶的一点,他居然找到了少量和地球上一模一样的杂草。
  这是不是说明,这里真的和地球有什么联系?
  庄禹小心翼翼的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可食用的东西,不由得苦笑,也对,这里离金蜈部的祖兽不远,没什么危险,要是真有食物,以金蜈部的情况,恐怕早已经被搜刮一空了,哪里还轮得到他。
  庄禹饿得前胸贴后背,这还不是最悲剧的,最悲剧的是,原本还算上好的天气,突然就乌云密布,如同玻璃珠大小的雨滴洒落,不一会儿地面的坑洼就积了一层水。
  下雨天呆在巨树下面,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得赶紧回去。
  只是他没跑多远就愣住了,他看到了一只拳头大小的蘑菇,如果只是蘑菇也没什么稀奇的,关键是这只蘑菇有手有脚,此时脸上正露出惊恐的表情。
  因为它正站在一个坑里的一块石头上,而坑里的积水快要漫上来淹没它了。
  庄禹惊讶无比,这个世界的物种还真是奇怪得很,一只蘑菇居然长出了手脚,还露出特别丰富的表情。
  或许是小蘑菇看上去实在没什么威胁,庄禹停了下来,从坑里将惊恐的小蘑菇提了起来,将它放在一边,然后又摘了一张比它大一点的树叶递给它。
  小蘑菇都没有反应过来,一脸茫然的用双手将树叶举过头顶,遮住天空的雨滴。
  等它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脸惊恐地尖叫着撒腿就跑。
  没想到看上去腿挺短,跑起来速度还挺快。
  庄禹不由得好笑,这小蘑菇顶着树叶撒腿跑的样子还挺逗。
  看着消失的小蘑菇,好笑的摇摇头,然后抬脚离开。
  只是他才转身起步,一个石子就砸向了他。
  庄禹一愣,回头一看,就看到一颗大树后,一个小蘑菇露出一个小脑袋,斜着脖子好奇的打量着他。
  庄禹又看向砸向他的石子,不由得愣住了,哪里是什么石子,分明是一个完好的浆果。
  庄禹实在太饿了,赶紧捡起来擦了擦,就往嘴巴里面塞。
  边啃边看向大树后面的小蘑菇,此时小蘑菇正用双手举起一个东西使劲砸过来。
  庄禹看向砸过来的东西,不由得愣住了,居然是一颗红色的辣椒,一看就很辣的样子。
  这个世界有地球上的杂草,出现辣椒也不足为奇。
  让庄禹好笑的是,小蘑菇正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怎么看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是想让他像刚才一样,一口吃掉这颗辣椒,然后它看好戏?这居然是一只恶趣味的蘑菇。
  庄禹捡起辣椒,十分好奇,这些东西这只小蘑菇哪里来的?他刚才搜索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
  庄禹走向小蘑菇所在的大树,可是他一靠近,小蘑菇就发出尖叫声跑了,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庄禹看了看,雨下得越来越大了,也顾不上找这腹黑的小蘑菇,赶紧往回赶。
  原本的路都成了泥浆,庄禹回到他的山洞的时候,整条腿都是泥土,不仅如此,他围在腰间的兽皮也全是泥。
  这路如果是晴天还没什么,一旦下雨,还真不好走。
  庄禹现在全身都湿了,干脆站在山洞外,让雨水将他身上的泥水都冲洗干净,然后才回到山洞中。
  外面雨很大,山洞内却十分干燥,这山洞挖得不错,地势高,雨水也不会倒灌。
  庄禹将身上的兽皮裙换了下来,晾在靠近洞口的位置。
  这一场大雨的折腾,让他仅有的力气都给折腾没了,现在这么大雨,就算想干点什么也不可能。
  干脆躺了下来,盖上破旧的兽皮毯休息,养精蓄锐,不多时就熟睡了过去。
  只是他这一睡,山洞入口,一只小蘑菇探出了一个小脑袋,见庄禹一动不动,似乎胆子大了起来,小心翼翼走到山洞中,走到庄禹旁边,歪着个脑袋好奇的打量着。
  半晌,小蘑菇继续靠近,将兽皮被子掀开一角,也学着庄禹的样子,躺得笔直,然后用被子盖住它的小身板。
 
 
第3章 开垦一块辣椒地
  庄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外面的光线照射进来,让他看上去有些慵懒。
  正准备从窝里起来,眼睛一瞟,不由得愣住了,在他旁边,躺着一奇怪生物,短小的四肢正一个劲在空中又踢又抓,似乎正做着什么奇怪的梦。
  这不是昨天那只特别机灵的小蘑菇吗?
  庄禹起身的动作似乎影响到了这只奇怪的生物,小蘑菇迷迷糊糊睁开眼。
  然后……发出疯狂的尖叫,连滚带爬,抱着脑袋就往外面跑。
  庄禹有些好笑,也不以为意,以这两次接触的情况来看,虽然不知道这小蘑菇是什么物种,但应该没什么危险。
  庄禹起床,哪怕睡了一觉,身体还是特别的没有力气,他知道,这是因为身体摄入食物太少的原因。
  目前最迫切的事情,就是解决食物问题,但从整个金蜈部的情况来看,这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
  说到食物,庄禹从旁边拿起一颗辣椒,正是昨天小蘑菇砸给他那一颗。
  这辣椒虽然不能直接当食物吃,但也不是没有用。
  找来一个干净的贝壳,将辣椒籽分离了出来,他的山洞外是平地,面积还不小,正好可以开坑一块地出来。
  他现在来到这个一无所知的世界,所有事情都得从头开始,要想生存下去,得做到长远打算,面面俱到,种上些辣椒,说不定以后有用。
  这么想着,庄禹就端着辣椒籽向外面走去,山洞外,排着几个大贝壳,里面是昨天下雨接的雨水,或许这就是这里的人储水的方式?
  庄禹找来根木棍开始翻地。
  因为就这么一点辣椒籽的原因,翻了一小块地就停了一下,将辣椒籽撒了进去,掩盖上薄土。
  以现在的天气,如果运气好,应该会发芽吧。
  做完这些,庄禹开始洗手上的泥。
  说到洗漱,他不得不吐槽一下这具身体原主人的恶趣味,身上都是用不知道什么涂料画得脏兮兮的图案,或许是这里人的时尚?
  还好昨天一场大雨,他在雨中将身体冲洗得干干净净的,清爽无比。
  庄禹洗漱着,但身上怎么还有些图案没有清洗掉?
  昨天太困,他都没有仔细看。
  正准备再清洗一番,可看着身上图案的庄禹愣住了,“这是……”
  身上的图案是一只只巨兽,旁边还有他熟悉的汉字。
  “这不是我那本《道藏》上面的内容吗?怎么跑身上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庄禹有点懵,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分不可思议了,没想到他的这本书居然以这种方式跟来了。
  庄禹用水洗了洗,的确不是涂料涂上去的,洗不掉。
  无法理解,但现在无法理解的事情还少吗?
  远处,一只小蘑菇歪着脑袋看着正在洗漱的庄禹,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身体,它这么小个,昨天走了不少泥路,身上什么情况可想而知。
  小蘑菇嘴巴一撇,它才是山里最靓的仔。
  见庄禹回山洞,小蘑菇赶紧跑了过去,举起刚才装辣椒籽的贝壳,舀了一贝壳的水,然后跳进贝壳里洗了起来。
  别说,洗干净的小蘑菇还真不一样了,那蘑菇脑袋上,一条条绿色的纹路特别的神秘,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只是它干净了,贝壳里的水却洗得脏兮兮的,小蘑菇有些羞涩,偷偷看了看周围,然后将贝壳举起,将它的洗澡水倒进了刚才庄禹开垦的一小块地里。
  半晌,静悄悄地,那一小块地里,一抹绿色推开泥土冒了出来……
  此时,庄禹正饿得有气无力,眼睛都有些花了,现在的情况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但让他一个成年人,去和金蜈部一群如同非洲儿童一样的孩子争抢有限的浆果,他又觉得不合适。
  只是这样子什么也不做,他得饿死。
  这可不是说说而已,他已经感觉到了身体因为缺乏食物的虚弱感。
  庄禹想了想,昨天那只小蘑菇用一颗浆果和辣椒砸过他,以小蘑菇那小短腿,活动范围应该不大,也就是说,在遇到小蘑菇的附近位置其实是有浆果的,只是他没找到而已。
  庄禹分析着,眼睛不由得一亮,除了这个理由他实在想不到其他原因。
  庄禹爬起来就往外面走,想到吃的,肚子更饿了。
  去山脉里,必须经过昨天分发浆果的地方。
  见庄禹过来,一群人都紧张了,“水泽部的禹来了,大家准备好,别让这小泼皮撒泼抢了我们的东西。”
  庄禹:“……”
  撒泼?这原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走得近了,一群人也有些发愣,因为庄禹脸上干干净净的,完全不像以前,什么涂料都往脸上涂的样子。
  看着这张干净的小奶狗脸,不知道为何,一群女人居然莫名的觉得也不是那么难看,奇怪了,明明和她们审美的标准不同。
  比起大人,小孩子就更直接了,“好丑好丑,一道疤都没有。”
  “我们少族长脸上九道疤,可好看了,水泽部的禹,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九道疤?庄禹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他都不敢想象那是一张怎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脸。
  还说他痴心妄想?庄禹心道,就算送给他,他还看不上。
  庄禹也不好和一群小孩子一般见识,毕竟这具身体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他一点都不清楚。
  就这么笔直的从旁边路过,目不斜视,留下一群下巴都掉地上的女人和迷糊的孩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