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蘑菇(玄幻灵异)——一十四洲

时间:2020-01-11 10:15:37  作者:一十四洲

   《小蘑菇》作者:一十四洲

  文案:
  安折是朵蘑菇,毕生使命就是养出一颗自己的孢子。
  有一天,他把孢子弄丢了。
  他满世界找了很久,终于在新闻上看到了眼熟的孢子。
  安折绝望地敲开了人类军方某位上校的家门。
  “先生,您好。您手下那项研究进行得好吗?研究完可不可以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上校一脸冷漠:“你的儿子?”
  “我生的QAQ”
  上校:“我养的。”
  “真的,先生,我亲生的QAQ”
  “再生一个我看看。”
  安折:“嘤。”
 
  [食用指南]
  1.孢子不是生子。
  2.废土科幻,微克苏鲁。
  内容标签: 科幻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折,陆沨(feng) ┃ 配角:波利·琼 ┃ 其它:废土,童话
 
  作品简评:2030年,地磁消失,全球变异,人类在末日废土建立基地,挣扎求生。安折是一只有了自我意识的蘑菇,为了找到自己的孢子,他潜入基地,并与“审判者”陆沨相识,在两人的了解不断加深的同时,人类基地所面临的危机与矛盾,信念与秘密也在安折眼前缓缓展开。生存环境与社会结构的全面崩溃下,人类又该怎样找到延续的希望?
  本文以非人类的视角展开对人类生活方式的观察与描述,末日气氛浓重,剧情悬疑重重,世界架构别出一格,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审判日】
第1章 
  洞穴昏暗潮湿,被植物发出的微弱荧光照亮。
  石壁上缠绕着藤蔓,墨绿,深紫,浓黑,像大团的、纠缠的蛇。
  一只黑色的飞虫跌跌撞撞闯入,它长着六只坚硬的翅膀,有三个口器。
  下一秒,纠缠的藤蔓间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深紫色膨起,它迅速裂开,像张开了一张嘴,在下一刻瞬间合拢,将飞虫吞入腹中。
  藤蔓群缓缓蠕动起来,膨起的那部分逐渐回收,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洞穴里响起仿佛翅膀扇动的声音,一滴粘液拖曳着半透明的细丝从洞穴顶端落下来,啪嗒一声落进地面黏腻的苔藓里,它们细微地蠕动起来,这滴闪光的粘液很快被吸收殆尽,在地面消失了踪影。
  角落——被绿色真菌发出的荧光照亮的角落。岩石与土壤的缝隙里,白色像潮水一样涌出来,覆盖了大片的区域,是雪白的菌丝。它生长,蔓延,伸出数以亿计的触角,最后向着中央蠕动而去,合拢,聚集,拉长,一个形体出现。一只脚踏上厚重软腻的苔藓,苔藓陷下去吞没了它,只露出雪白的脚踝。
  安折看自己的脚踝——属于人类的肢体,由骨架、肌肉和血管支撑起来的肢体,关节可以活动,但因骨骼的限制并不灵活。角质层构成指甲,圆润透明,是退化的产物,来自兽类锋利的爪尖。
  他抬起腿,迈出一步,先前因被踩而凹陷的苔藓湿凉且富有弹性,在他离开后重新聚拢起来,像竖立的蚯蚓。
  这一次,他脚下踩到了别的东西,是一具人类骨骼的手臂。
  昏暗中,安折望向那具骷髅。
  真菌、藤蔓已经扎根在它骨骼的深处,髋骨、腿骨上缠绕着深绿的藤蔓,肋骨生长了颜色鲜艳的细小蘑菇,像盛开的花朵。
  荧光蘑菇从它空洞的眼眶和稀疏的牙齿里生出,绿色光芒像细碎的流沙,在洞穴的雾气中,很模糊。
  安折看着它,看了很久,最后他俯下身去,拾起骷髅身旁一个兽皮制成的背包。背包内部储藏的物品并未被潮气侵染,是几件衣服、人类的食物和水,以及一枚半个巴掌大的蓝色芯片,芯片上刻着数字:3261170514。
  三天前,这具骷髅还是一个活着的人类。
  “3261170514,”年轻的人类声音沙哑断续,洞穴里幽绿的荧光映亮了他的面庞,“我的ID号。这是我的ID卡,拿着它我才能回到人类基地。”
  安折问:“我能帮你回去吗?”
  人类笑了笑,右手手指软垂下去放在身侧,芯片从他手中滚落,隐入高高低低的苔藓里。他背倚着山壁,抬起头,左手按上自己的胸膛——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伤口,灰白色的骨刺从前胸穿透出后背,周围的皮肤已经溃烂了,一部分是灰白色,絮状的血肉覆盖了骨刺的表面,另一部分则显出墨绿的色泽,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节奏往下不停滴落着灰黑的浊液。
  他喘了几口气,轻声说:“我回不去了,小蘑菇。”
  他的衬衫被染透了,皮肤苍白,嘴唇干裂,身体在不规律地颤抖。
  安折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喃喃念了一声这个年轻人类的名字:“安泽?”
  “你几乎学会人类的语言了。”人类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
  这具躯体上除了脓液、血迹,还有雪白的菌丝,那是安折身体的一部分。菌丝蜿蜒生长,紧紧附着在安泽四肢和躯干各处的伤口上,蘑菇的本意是为这个弥留之际的人类止血,但出于本能,菌丝同时也吸收、消化了那些流出来的新鲜血液。
  “吃掉我的基因,就能让你学会这么多东西吗?这个地方的污染指数确实很高。”人类道。
  零碎的知识碎片在安折脑海里展开,五秒的转换后,他知道污染指数意味着基因的转化速度。现在,来自人类的基因正顺着安泽的血液流进他的身体。
  “或许……等我死了,你把我的身体全部吃掉……还会获得很多东西。”安泽望着山洞的顶端,牵了牵嘴角:“那我好像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对你来说到底是好是坏。”
  安折没有说话,整个身体向安泽的方向移动,他用刚刚长出来的人类手臂抱住安泽的肩膀,大量的菌丝涌过来,堆积在安泽身旁,为他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寂静的山洞里,只有濒死的人类喘息的声音。
  良久,安泽终于再次开口:“我是个活着没有意义的人。”
  “……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所以他们丢下我,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实,不回人类基地,我很高兴,那里和野外一样,都是……有价值的人才能活下去的地方。我想死很久了,只是没想到临死前会遇到你这种温和的生物,小蘑菇。”
  安折并不很清楚那些名词的意义,譬如价值,譬如死,他只是再次捕捉到了那个名词,人类基地。
  他倚着安泽的肩膀,说:“我想去人类基地。”
  安泽:“为什么?”
  安折微抬起左臂,手指在空中虚晃一下,像是想抓住一朵虚无的空气,但他什么都没有抓到。
  就像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是空的。
  一个巨大的空洞从他躯壳最深处生出,没有办法填满,没有办法愈合,随之而来的是无边无际的空虚和恐慌,这些东西日复一日缠绕着他。
  他组织着人类的语言,慢慢道:“我弄丢了……我的孢子。”
  “孢子?”
  “我的……种子。”他不知道该怎样解释。
  每只蘑菇的一生中都会拥有孢子,有的有无数个,有的只有一个。孢子是蘑菇的种子。它会从菌褶中生出,随风散落到丛林中的任意一处,落地生根,变成一朵新的蘑菇,然后,这只蘑菇也会渐渐长大,拥有自己的孢子。将孢子养育成熟是一只蘑菇毕生唯一的使命,但它把自己唯一的孢子弄丢了,在它还远没有成熟的时候。
  安泽缓慢转头,安折能听到他骨头转动时发出的咔咔声,像一台老旧的人类机器。
  “别去那里,”人类的声音沙哑,语速加快,“你会死的。”
  安折再次念出那个字眼:“……死?”
  “只有人类才能进入人类基地,你逃不过审判官的眼睛。”安泽咳嗽几下,然后艰难地喘了一口气:“别去……小蘑菇。”
  安折茫然道:“我……”
  人类的手猛地抓住安折的菌丝,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喘息声越来越急促。
  “听话,”剧烈的颤抖和喘息后,安泽缓缓闭上眼睛,他声音很低,“你没有攻击力也没有防御,你只是……一只很小的蘑菇。”
  有时候,安折很后悔告诉安泽他要去人类基地这件事。
  如果他没有告诉安泽,安泽就不会把最后的时间花在阻止他这件事上。他或许还能听安泽讲一个故事,或许还能带他离开这个昏暗的山洞,最后一次去看天空中变幻的极光。但安泽的眼睛不会再睁开了。
  短暂的记忆消散在空气中,就像安泽的生命忽然消散在这个世界上,安折眼前仍然只有一具雪白的骷髅。
  但是,他还是要违背安泽的意愿。
  ——他缓缓张开五指。
  掌心细腻的皮肤和浅淡的纹路上,静静躺着一枚黄铜色、金属质地的圆管形弹壳,很沉,上面有一些难以理解,但绝不寻常的纹路——这是他失去孢子后在那片地方找到的,从拿到起就没有放开过。
  假如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能够找回自己的孢子,那么这万分之一的可能就寄托在这枚弹壳上,而它是人类的造物。
  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将弹壳放进安泽留下的兽皮背包里,俯下身,捡起安泽曾经穿在身上的那些衣物。染血的灰白色长袖衬衫,黑色的硬质背带裤,黑色的皮靴。
  做完这一切后,他向山洞外走去。走动间略微宽松的衣服摩擦着他的皮肤,细微的电流从皮肤里埋藏的神经末梢传向中枢,第一次使用人类形体的安折并不适应。他蹙起眉头,挽起宽松衬衫的衣袖。
  山洞长且曲折,洞壁藤蔓堆积,它们相互推挤,在安折行经此处的时候潮水一样退去,盘踞在山洞顶端。
  三个转弯后,风吹了进来,很潮湿。蘑菇拨开洞口垂落的枯藤。蘑菇,他的同类,在视野里,从近到远,一望无际。它们仿佛高到了天空,一切都很静,悄无声息。伞盖遮掩间,暗淡的天光照进来,天空是灰色的,闪烁着一些杂乱的绿色光泽。安折闻见雨水、雾气、蛇蜕和植物腐败的气息。
  现在还是傍晚,他在山洞口最近的那棵灰白色蘑菇的伞盖下坐下,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暗黄色的地图,地图上有深浅不一的色块,标志着不同地区的危险程度。安泽曾指给安折他们所处山洞的大概位置,这是是整片地图中最黑的一块,意味着危险等级六星,污染等级六星的地段,名字叫“深渊”。地图上,深渊所在的区域还被标上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符号,安折循着地图右下角的索引挨个核对,那些标志的意思是,深渊里分布着密度极高的蘑菇、食人藤蔓、食人灌木、单纯型哺乳怪物、混合型哺乳怪物、爬行类普通怪物、爬行类剧毒怪物、有翼怪物、两栖怪物、混合类多态怪物、类人怪物……这些东西。同时,深渊里还有峡谷、丘陵、山地、人类废城、道路遗址这些地貌。
  上北下南,他的视线一路向上,在这片色泽斑驳的地图的右上方,有一个纯白色的区域,用一个鲜红的五角星标定,五角星的右侧写着这片区域的名字:北方基地。
  天空的绿光越来越盛,底色也一点一点变深成为漆黑。午夜时分安折勉强辨认出天空中星星的形迹,他知道最亮的那一个叫做北极星,可以指明方向。
  于是他将地图左上角那个向上的箭头对准北极星的方向,踩着地上的朽木、落叶、菌丝与泥土,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夜晚并不黑暗,天空中,那些变幻着的绿色光芒——人类称它为极光,极光照亮了前方的一切,安折的视野里只有蘑菇。
  黄色,红色,褐色,拥有硕大伞盖的蘑菇。
  小的,在山石上密密麻麻聚集的蘑菇。
  圆形的菌包,散落在地面上,成熟后,喷发出雾雨一样的孢子。
  这些孢子落地,在潮湿的落叶泥土中开始分裂,长成与他们的母体一样的球形菌包。
  也有蘑菇没有伞盖,只是白色或黄色的触手,团在一起,或放射状分开,海草一样漂浮在空气中。
  但这并不是一个只有蘑菇的世界,藤蔓、苔藓,灌木,食人的花朵和奇形怪状的树木,静静潜伏在夜色里。在植物的丛林间,一些黑影,一些奇怪的形体,兽类,或人类与兽类的混合物,在丛林里奔跑、嚎叫、打斗,动物与动物打斗,动物与植物打斗,或植物与植物。高高低低的嚎叫声击打着安折的鼓膜,石头和泥土里掺着各色新鲜的血迹,他目睹一棵松树弯下树干,吞掉一条鳞甲漆黑,有两条尾巴的长蛇,也看见一只蟾蜍——巨大的蟾蜍,伸出鲜红色的长舌卷住空中一只背后长有人类手臂的蝙蝠,吞下蝙蝠后的五分钟,一对黑色的翅膀在它布满疙瘩和粘液的脊背上长了出来,软蜷着,这只是蘑菇所见万分之一的景象,他早已习惯了。
  就在此时,一只灰色的兽类走了过来,它有四只眼睛,身上覆盖着鳞片、羽毛和绒毛,头颅像鳄鱼,又像巨大的狼,七只牙齿露在嘴唇外,它凑近安折,血红色的鼻子在他身上嗅闻。
  安折没有动,静静靠在一株蘑菇旁,均匀地呼吸着,直到他全身都被嗅遍。
  巨大的怪物仿佛一无所获,拖着沉重的脚步转头离去。
  安折意识到没有东西会注意到他,即使他使用了一具人类的躯壳——或许因为蘑菇在这里随处可见,没有营养,也没有攻击性,有时候还会有毒。于是他和它们仿佛是两个世界的生物,相安无事。
  或许就像安泽说的那样,他只是一只很小的蘑菇。
 
 
第2章 
  安折走了很久。
  许多个黑夜和白天过去后,他在地图上移动的距离也只有人类小指的指甲盖那么宽的一点儿,离北方基地却还有一整根手指那么长。他没有人类的交通工具,不知道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去到那里。
  终于,他嗅到潮湿阴暗的气息渐渐消失,也感到脚下的泥土也终于变得越来越坚硬。
  傍晚,太阳像一只深红眼睛沉下去,远处连绵的黑色的山像眼帘接纳了它,阳光渐渐消失,暮色和极光一起浮上来,安折在地图上努力辨认字迹和符号。
  他刚刚走过去的那条干涸河流是“深渊”的边界,这道边界后,是一个叫做“二号平原”的地方。二号平原危险程度三星,污染等级二星,生活着大型节肢类怪物和啮齿类动物,不再长满蘑菇,以普通低矮灌木为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