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建国后文物不许成精!(玄幻灵异)——雨魄云魂

时间:2020-01-11 10:14:00  作者:雨魄云魂

   《建国后文物不许成精!》作者:雨魄云魂

  文案:
  瞿清时看得到器灵。
  当然,器灵也不是所有物件都有,只有那些历时经久,源远流长的物件才会慢慢生出灵智,化出器灵。
  比如说明清时期大花瓶的器灵是垂髫小童,唐宋时期字画的器灵是意气少年,而商周时期的就是额头老高耳垂老长的寿星爷爷了。
  曾侯乙编钟的横梁上坐着个胖老儿,袒胸**对主角说:“给爷挠挠痒?就这儿就这儿,对!对!那儿那儿,啊~~~~~~~~~~~~~舒服!”
  瞿清时活得好好的,突然哐叽一个任务砸到他身上,于是带着贴身帅气保镖,公费出国,吃喝全包,把我们**流落在外的古董,一一找回家。
  前特种兵耍流氓大狼狗×清冷美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研究员
  新文请多支持,每天早上9点稳定更新,么么哒!(づ ̄+3 ̄)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异能 爽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瞿清时,顾豪峰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湖北省博物馆。
  由于工作日的关系,博物馆里的人寥寥无几,三三两两,偌大的展厅里回荡着脚步声,镇馆之宝曾侯乙编钟伫立在展厅中央,被玻璃房保护的严严实实,刀枪不入。
  玻璃房内,曾侯乙编钟的钟架上,在最不可能出现人的地方躺了一个胖老头,他一手撑着头,一手摇着蒲扇,不拘一格袒胸露乳,活像一个胖弥勒,听玻璃房外几个人的对话。
  一个男的带着两个女的,男的大热天的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皮鞋噌亮,还梳着背头,拿博物馆宣传册当扇子挥:“这个就是曾侯乙编钟,他们这儿的镇馆之宝,第一批被列入不可出镜的文物,是世界上最雄伟最庞大的乐器,从出土到现在只演奏过三次。”
  两个女的全程没在看钟,反而盯着西装男看:“哇,嘉文你懂的真多。”
  西装男故作谦逊的笑了笑,继续道:“这个东西啊,贵就贵在它是乐器,这么大规模的青铜器在整个春秋时期都是很少见的。”
  钟架上那胖老儿闻言嗤笑一声:“屁,老子战国的。”
  胖老儿正说着,突然瞥到三人旁边不远处还站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材清瘦,肤色白白净净,看上去顶多二十出头,穿了件白衬衫,黑色的头发衬得他皮肤雪白,一双眼睛清澈澄净,眉眼弯弯,正朝他这个方向笑。
  胖老儿心想他在看我?
  西装男继续道:“这个编钟还有个厉害的地方,就是他每个钟都能敲出两个音,而且据说这钟和钢琴的音域差不多。钢琴17世纪才发明出来,这编钟的历史比钢琴早2000多年。”
  两个女的连连惊叹,一个女的问:“这钟上面刻的什么字?不会是乐谱吧?”
  西装男愣了下,连忙道:“啊,对,被你猜对了。这上面刻的全是几千年前的乐谱。他们演奏的时候就是照着这上面的乐谱演奏的。”
  胖老儿气笑了:“放他娘的屁,老子身上铭文内容多着呢,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乐谱。”
  话音刚落,胖老儿就看到旁边那男人,本来正好侧着头听西装男说大话,突然朝他这边转过头,又冲他一笑,就好像是被他的话逗笑了一样。
  胖老儿心想不会吧,这人不仅看得到我,还能听得到我说话?
  胖老儿一脸狐疑,试探着问:“这后生,你看得到我?”
  胖老儿问完,心想自己莫不是傻了,自己乃器灵,他一介凡人怎么会看得到自己。
  只见那后生一笑,朝他点了点头。
  胖老儿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从钟架上坐直了身子。
  西装男还在装逼:“放这儿这个是假的,复制品,真的怎么会拿出来给你看……”
  胖老儿一听,顾不得和男人说话,气得眼睛都瞪圆了:“我是假的?你还是假的呢!装什么大尾巴专家!这这这……这厮胡言乱语,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胖老儿刚要挥扇子,就见白衣男人朝他摇了摇头,手向下虚压,让他稍安勿躁。
  两个女的眼神亮晶晶的盯着西装男看:“那真的呢?”
  西装男说谎不打草稿:“真的在国家博物馆那儿!他们说,那国家博物馆的馆长,趁着拍《国家宝藏》的时候,借口霸占着文物,不还了!”
  白衣男子转向西装男,打断三人的对话:“国家博物馆从来没有霸占别馆的文物不还。”
  西装男和两个女的转过头,诧异的看着男子。
  男子严肃道:“我国博物馆之间经常会举办文物交流活动,国家博物馆经常会展出一些别馆的文物,但是展出结束后就还回去了,霸占文物什么的纯属谣言。”
  “顺便,”男子指了指曾侯乙编钟,“这是战国的。”
  西装男先是一愣,然后回过神来,风度翩翩道:“怎么会是战国的呢?小兄弟大概是读书读岔了吧?我研究文物十多年,这文物大致年份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旁边的女的阴阳怪气帮腔:“我们嘉文是微博文物大V,网上有100多万粉丝呢,专门鉴定文物的,他怎么会看错。”
  男人看了西装男一眼,解释道:“春秋早期的青铜器基本采用平面蟠螭纹为饰,而春秋晚期至战国,由于生产力和制造技艺的提高,浮雕成了最流行的装饰技法。你看这个编钟,采用大量的铜焊,错金技术,以浮雕,圆雕,阴刻作为主要的装饰,所以怎么能说是春秋的文物呢?”
  胖老儿一听:“哦哟,这后生你懂不少啊。”
  两个女的听得云里雾里,什么浮雕什么错金听都听不懂,茫然的看向西装男。
  西装男面色不悦:“我都说了这是假的,复制品,复制品怎么会复制的那么真?真的早就藏在国家博物馆的地下仓库了。”
  男子争锋相对:“您说他是复制品有什么证据么?还是说您去过那个地下仓库亲眼见过?网上确实流传过相关谣言,但是我相信一个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一定不会相信的。更何况是‘见多识广’的微博大V。”
  西装男被男子堵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支吾了半天:“别一副教育人的样子,我没去过,难道你去过?”
  没想到男人点了点头:“对,我去过。”
  他伸出手:“国家文物研究院研究员,瞿清时,你们好。”
  三人愣住了。
  .
  三人灰溜溜走远了,空旷的展厅三三两两的散落着零散的游客,没人注意到这里。
  胖老儿对男人很是感兴趣:“你真看得见我?”
  瞿清时点头:“真看得见,不仅看得见,还听得见。”
  胖老儿不信,伸出手指:“我这比划的是几?”
  瞿清时:“四,”他顿了顿,“您不用考我,我不仅知道您比划的是几,我还知道您坐在钟架上,我还知道您没穿鞋。”
  胖老儿低头一看,确实没穿。
  他不好意思的嘿嘿笑:“哎反正除了大家伙儿也没人看。”
  他口里说的大家伙儿指的不是人,是展厅里的其他器灵。
  胖老儿从钟架上跳下来,和瞿清时隔了一面玻璃说话:“诶,我问你,我乃器灵,吸天地灵力孕育而生,肉眼凡胎根本察觉不到我的存在,你是怎么看到我的?”
  瞿清时摇摇头:“不知道,家族遗传。”
  胖老儿盯着瞿清时从上到下瞧了又瞧:“稀罕,稀罕……”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跳上钟架:“对了,小后生,你来,进来帮我敲敲,我这儿痒的不行。”
  瞿清时吓了一跳:“什么?”
  胖老儿热情的朝他招手:“进来啊,帮我敲敲钟,就用旁边这根槌子敲。”
  瞿清时吓的结巴了,连忙摆手:“您,您是国宝,出土以来只奏响过三次,怎么能随便敲呢。”
  胖老儿一拍大腿:“就是因为这个,这老胳膊老腿的不动弹多难受啊,诶你帮我敲敲怎么了,你没给你家长辈敲过腿?”
  展厅里的游客寥寥无几,没人注意到他们这儿的动静。
  瞿清时无奈:“不是……您是国宝,再说您在玻璃房里,我也进不去啊。”
  胖老儿:“这好办。”只见他一挥扇子,旁边的智能密码锁倏地暗了下去,玻璃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
  瞿清时:“……”
  瞿清时死活不肯,后来禁不住胖老儿软磨硬泡,硬着头皮推开玻璃门,想了想又退出去,从包里拿出一双一次性鞋套套上,又戴上口罩套上手套,这才小心翼翼走进房间。
  胖老儿:“哎不用那么小心,我又不是那些玉器,一吹就散。”
  瞿清时心想幸好玉器不跟他一个展厅,不然大概要吵翻天。
  瞿清时大气都不敢喘,千年前的文物零距离展现在他面前,激动得胸腔里的心脏咚咚直跳,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珍重的拿起木槌:“敲哪儿?”
  胖老儿手一指:“就那,最左边那钮钟。”
  瞿清时照着指示,用木槌敲了一记,只听来自2400年前的钟敲响,悠远空灵,绕梁不绝,仿佛空谷幽兰,蝴蝶振翅。
  胖老儿兴奋道:“对了对了,再敲敲,敲重点。”
  瞿清时又是一记。
  胖老儿手舞足蹈:“舒服舒服,敲下面那甬钟,再敲旁边那个,右边右边,然后最当中那个,对了对了……”
  瞿清时在胖老儿的指挥下奏出一首绝美乐曲,钟声如同凤凰振翅,云起雪飞,有时似兵临城下战鼓齐鸣,乌云压城城欲摧,有时似阳春白雪柳絮纷纷,斜风细雨不须归。最后钟声齐鸣,仿佛产生愉悦的共鸣一般余音袅袅,三日不绝。
  曲终,瞿清时放下木槌,一转身,看到玻璃房原来没人的展厅在此时外聚满了被音乐吸引而来的游客,一个个的长大了嘴巴看着他,全场鸦雀无声。
  胖老儿在他身后瘫着,心满意足发出喟叹:“舒服。”
  工作人员终于赶到,远远的往这儿冲,大惊失色:“你干什么的,给我出来!快点抓住他!”
  胖老儿一看:“啊呀,快走快走,别让人抓住。”
  瞿清时连忙从玻璃房里出来,手忙脚乱背上背包,游客还拉住瞿清时不让走:“小伙子,你刚刚敲的曲子叫啥名字?噢哟可好听了。”
  “你怎么进去的?咱能进去摸摸不?”
  “能再给我们敲一遍不?啊呀这好听的……”
  胖老儿急了,一挥扇子:“磨磨蹭蹭的,我送你一程。”
  瞿清时眼前一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一推,人已经在展厅门外了。
  胖老儿又是一挥,只见工作人员平地摔跤,摔了个狗吃屎,连带着后面的人也纷纷摔倒,一时间现场手忙脚乱,混乱无比。
  瞿清时不敢再逗留,匆匆离开,胖老儿爽朗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哈哈哈哈哈,小后生,今天多谢你了,改天再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打滚卖萌求收藏
  注:
  此文内有一些内容会介绍文物的过往历史,这属于必要的背景知识,别举报我抄袭啊QAQ
 
 
第2章 
  瞿清时从湖北省博物馆出来,在路边小店点了碗热干面,边吃边拌,脑子里乱哄哄的全是刚刚那一幕,又是愧疚又是暗爽。
  他从小就能看到器灵。
  这没什么奇怪的,人老了还成精呢,还不许年长的器物生出点灵智来?
  当然这器物并非指工厂流水线里生产的器物,得要年深日久的,且由匠人精心打造的,独一无二的,才会生出灵智。器灵是器物生出灵智的具象表达。
  明清时代的器物,器灵大多是懵懵懂懂的孩童,扎着两个髻。
  唐宋时代的器物,器灵大多是意气风发的少年少女。
  而像曾侯乙编钟这种年代的,器灵大多是鹤发童颜的老人了。
  他看多了,能总结出几条经验来。
  第一,器灵吸收天地灵气,年龄和什么时候出土无关。
  第二,器灵体型大小和器物大小成正比,且不是实体。
  第三,器灵不能离开器物独自存在,他们存世时间久了会习得一些能力,一般存世时间越久,能力越强,像刚刚曾侯乙编钟露的那一手,瞿清时就从未在其他器灵身上见过这么强的能力。
  所以,奇怪的并非器物能生出灵智,这世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多了去了,器灵只是其中一个。
  奇怪的是瞿家家族遗传,生来便能看到器灵。
  瞿清时还记得小时候爸妈忙,一旦出差能几个月不回来,只好把他交给外公外婆带。但是他却从来不寂寞,因为家里有好多“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弟弟妹妹”和他一起玩,“哥哥姐姐”教他读书写字,他幼儿园就能背诗,写字写的端端正正。小学的时候他不开窍,老师教的记不住,“哥哥姐姐”就在家里一遍一遍教他,直到他会为止。
  有时候“哥哥姐姐”还会吵架,哥哥吐槽姐姐教的宋词是靡靡之音,教坏小孩,姐姐骂哥哥教的数学一塌糊涂,连平方立方都算不清。他和弟弟妹妹们在旁边看热闹鼓掌,姐姐一瞪眼指着弟弟:“好歹也是清末的,让你教英语你一句不会,要你何用!”弟弟一撇嘴,哭了。
  后来瞿清时在小学里终于交到了朋友,兴冲冲的带朋友到家里玩,指着家里某处:“给你介绍我哥哥!”
  朋友吓得小脸煞白:“什么都没有啊?”
  瞿清时言之凿凿就在那儿,朋友瞪大了眼睛就是没看见,后来两个孩子都哭,小朋友边哭边跑回家,好像后面有人追他似的,瞿清时则委屈的扑到外婆怀里:“哥哥明明在那里,他为什么说看不到!”
  外婆仔细的抹去瞿清时脸上泪花,反而笑他:“傻孩子哦,这有什么好哭的,这是福气,人家想看都看不到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