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铲屎官快来投喂我(玄幻灵异)——雪无瑕

时间:2020-01-11 10:13:18  作者:雪无瑕

   《铲屎官快来投喂我》作者:雪无瑕

  文案:
  滚滚有两个超厉害的爹,自己却连化形都不会,只能维持幼崽的模样。某天他被大妖一掌扇到异世界,没成想竟意外开启新天地:
  这里没有其他妖!
  所有人比他还弱!
  好吃的还超级多!(划重点!)
  妖生巅峰就在眼前,征服世界不再是梦想,谁成想
  商家:给钱。
  滚滚:倒地不起_(:з」∠)_
  征服世界?不存在的,钱都莫得怎么征服……
  干脆化身成一只胖乎乎的粘人小奶猫,日常卖萌,成为校宠,迷倒全校师生。
  除了,某位高冷教授。
  滚滚抱住某教授的腿:“喵喵喵(养我呀)~”
  项儒面无表情地看着腿上的毛绒绒。
  “毛多。”
  “要铲屎。”
  “不养。”
  后来……
  滚滚梅花爪拍桌,“好好养我!不准摸别的猫,不然,咬你嗷[超凶]!”
  项儒咬着某妖的耳垂,“好,养你,这辈子只养你……”
  嗯,真香!
  ____________
  *滚滚不是熊猫不是猫,原形后期揭晓
  *故事纯属虚构,世上没有妖。如果有幸遇到,请大声背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内容标签: 美食 甜文 校园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滚滚(阿岚),项儒 ┃ 配角:年樨,陶霄,易诗语,何爽 ┃ 其它:萌宠
 
 
第1章 一只毛团
  天色渐暗,霞光慢慢消退,暮色压沉,天空中的最后一抹艳色褪去,只余一片灰蓝。
  灌木丛中响了响,枝叶晃动间露出寸许干硬粘结的毛发,丛中,一只泥毛团子微微颤着。
  毛团子睁开眼,入目是一片绿色,水腥味儿混合着青草的味道浸入鼻息,周遭陌生的气味让他鼻尖耸了耸。
  周围静得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他抖了抖耳朵尖儿,爪子下意识地向前探了探,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嘶~”肉垫上传来的痛感使视线清明不少。低头一看,毛乎乎的肉爪上满是干硬的泥水块,粉嫩的梅花垫上也被细小的枝桠划开了一个小口。
  毛团子看着地上尤带血迹的小树枝,轻轻甩了甩自己的梅花爪。
  我现在已经弱到这个地步了,一个小桎桠都能伤到我?
  他望着自己的爪子,一脸懵。
  一阵风吹来,吹得毛团子打了个抖。
  毛团子转向风吹来的方向,耸动着鼻尖,湛蓝的兽瞳眯了眯。
  东南方向,有灵气的波动。
  微薄的体力并不足以让他抬着爪子支撑太久,体内莫名流逝的妖力也让他有些不安。
  他原地顿了顿,这才抖着腿,尽量撑住自己往灌木深处里钻。
  毛团子现在心里慌得一批:不管是大妖还是小妖,就他现在这个情况,遇上了只会是送菜的那个。
  灌木中,他趴作小小的一团,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破了洞的水壶,妖力不停地流逝,那些许灵气的补充根本填补不了。
  感受到身上丝毫没有好转的伤势和仍然流逝的妖力,毛团整张脸都垮了下来。
  这特喵是什么地方哦,吸收灵气疗个伤都不成!
  泥毛团子愤愤地趴在灌木中,耳朵尖尖立起,瞳孔几乎缩成一条直线,静心地感受着空气中灵气的波动与变化。
  几片小小的树叶飘落,周围寂静得可怕。
  一个黑色的身影,渐行渐近。
  不是什么大妖,身上也没有妖力的波动,周身灵气剧烈翻涌,但却不带丝毫的血腥屠戮,气息非常干净。
  看起来是个好妖。毛团子抬了抬爪,迟疑着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他弯弯嘴角,眼光一转就一点点地向前挪去。
  终于,半个身子钻出灌木,肉垫按上了半湿的石阶,丝丝凉意传遍全身,毛团子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冷颤,太冷了。
  男人手上提着两个购物袋,已经快走至他的面前。
  泥毛团子这才彻底爬出灌木,头一低,趴在地上喘着气,紧盯着男人。
  “喵……”他虚弱地叫了一声,四爪撑地,想要尝试着站起来。
  啪叽……四肢颤了颤,不堪重负,小小的一团直接摔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这一摔摔得挺狠,毛团子呆呆地趴在地上,睁着一双大眼睛,许久都没有反应,俨然被摔懵了。
  项儒慢慢走进,摔懵的毛团子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音,耸了耸鼻子,撑着眼皮看向他。
  “喵呜……”毛团子抬头,眼神湿漉漉的,对着他细声细气地叫了一声。
  项儒:“……”
  脏兮兮的毛团子看他神色冷漠,无动于衷,又试探着将一只小爪子放在了男人的鞋上,歪头蹭了蹭。
  “喵呜~~”
  小家伙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此刻身上全是泥块,看上去灰扑扑的很是难看,爪子上还带着血迹……
  项儒看着这只境遇凄惨的奶猫,指尖动了动。却又见那奶猫往自己鞋面上挪着,只他巴掌大的一团很快就挪到了鞋面上,然后身体一软,在他鞋上几乎瘫成了一汪水。
  奶猫抬头仰望着他,一双蓝眼睛湿漉漉,怯生生地就这么盯着他,喵喵喵地叫个不停。
  看着自己鞋面上这只软得像是没骨头的奶猫,项儒额角动了动,在他看来,这猫的行为,颇有一点……耍流氓的意味。
  明明是期待祈求的眼神,这行为却让项儒看出了另外一层意思:我在你脚上了哦,你不能视而不见哦~
  提着购物袋的手紧了紧,项儒脚跟轻轻抬起,脚尖点地,液体状的奶猫就慢慢地向地面滑了下去。
  “喵嗷!”毛团子嗷了一声,爪子一伸就想逮住什么防止自己掉下鞋面。
  但男人的动作太快,他一时不察,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趴在了地上。
  地面很凉,他不喜欢。
  男人的鞋面也冰冷,但和地上比起来,好歹还有一丝热乎气。
  身上不带血气的妖怪实在稀少,他笃定这只妖不会伤害自己,心思难免有些活泛。
  想他活了也有三百多年,各种原则变来变去,唯有三条从未改变。
  一、父亲们吵架,绝对不能掺和,有多远跑多远。
  二、遇到敌人,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麻溜地逃。
  三、遇到脾气好的大妖,不管卖萌还是卖惨先留个印象再说。
  总之一句话,他现在这样,遇到了一只气息干净的大妖,必须套套近乎,抱上这根大腿!
  只要这大妖肯接纳他,他卖卖萌装装弱,什么内伤外伤,对方总会给予他一点帮助的。
  再不济,他也还能够询问一下这里的灵气为什么这么稀少,他的妖力又为何会流失……吧?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得是这只大妖肯搭理自己。
  但依目前的情形,好像没什么效果。
  毛团子眼睁睁看着男人将自己弄到了地上,没有犹豫地抬脚离开,身姿挺拔,步伐矫健,大衣一角还掀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
  他有点呆愣,内心郁卒。
  这是假装没看到,就这么离开了?!
  毛团子吃力地蹲坐起来,望着男人的背影,委屈巴巴地叫道:“喵呜呜……”
  男人脚下动作没停,头也没回地继续向前走着。
  泥毛团子愣了愣,瞅了瞅自己现在的样子。
  ——原本蓬松柔软的白毛?脏的。
  ——软乎乎粉嫩嫩的梅花爪?脏的。
  ——蓬松的大尾巴?还是脏的。
  整个就一脏乎乎的泥团子。
  毛团子耳朵耷拉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人性化的嫌弃——就他现在这副尊容,想要向以前那样冲人家挨挨蹭蹭卖萌,脾气不好的大妖早一巴掌拍过来了。
  所以该庆幸这只大妖脾气还不错吗?
  卖萌是不行了,但是卖惨……从男人无动于衷的行动来看,好像也吃不通。
  这只大妖还真是有点难搞啊。
  机会总归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毛团子抖抖耳朵尖,摆在眼前的大腿,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得先抱一抱再说。
  忽略身体传来的疼痛,他努力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地跟在男人身后,同时发出咪呜咪呜的声音,且这声音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弱小……
  离开的男人被这声音扰得心烦意乱,忍不住回过头来,刚好看见那只奶猫又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见他回过头,毛团子一声喵呜仍然凄惨,蓝色的眼眸中倒是多了丝喜意。
  他刚想站起来,然后猝不及防地,又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毛团子:“……”
  眼见男人皱了皱眉,毛团子嘴角一撇,颤颤巍巍地终于站了起来。
  卖萌不行,卖惨似乎也不行,但这只大妖也不像是冷心肠的。
  毛团子歪了歪头,想到自己一直都是只幼崽模样,灵机一动,“喵嗷【爹地?】”
  粗尾巴在身后心虚地甩呀甩,毛团子忐忑地看着男人的反应。
  他想,像男人这种浑身上下没有血气的大妖,对于他这种“弱小的幼崽”,应当大概也许……是狠不下心的吧?
  想到这儿,毛团子心安了许多,他小心翼翼地向男人迈过去,一边叫着:“喵喵嗷……【爹地不要丢下我……】”
  男人看着踉踉跄跄地朝自己走过来的奶猫,终归没有离开,只是那眉头皱得更紧了。
  毛团子见此,也不刻意卖惨,喵喵咪地叫个不停,一口一个爹地,蓝瞳里满是对男人的信任。
  俨然把男人当做了自己的爹。
  然后……
  啪叽!
  熟悉的一声后,又摔在地上的毛团子抬眼觑了一眼男人,悄悄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真不是他装的啊,只是……只是他现在的情况,就算不想卖惨,也依然虚弱得不行。
  怕大妖反感,毛团子只好忍着疼痛,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飞快地站了起来,继续朝男人走过去。
  项儒看着左摇右晃,一副随时会倒下的奶猫慢慢地走到了自己面前,往自己鞋面上一躺,挨着他的裤脚蹭了蹭。
  “脏。”男人皱着眉,看着自己的鞋面吐出这么一个字,语气冰得像嘴里含了坨冰碴子。
  在鞋上兀自蹭得起劲的毛团子身子一僵,抬头望去,就对上了男人那面无表情的脸。
  他瞅了瞅自己现在的毛色,又若无其事地低头,继续蹭着男人的裤腿。声音是幼崽的奶声奶气,欢喜又雀跃,“喵喵喵……”只爪子攥紧了两分。
  忍住!
  既然自己模样是只幼崽,还把这只大妖当做了自己的爹地,那就不能露出破绽,毛团子咬着牙,在男人脚上蹭得更起劲了。
  奇怪,怎么感觉变冷了?
  毛团子瑟缩了一下,刚缩成球往男人小腿处靠了靠,就感觉后颈一紧。
  眼睁睁看着湿润的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毛团子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男人给提了起来。
  他眨了眨眼,盯着男人,尾巴在空中摇了摇,努力用自己最欣喜的声音叫了一声。
  喵喵嗷~~
  男人冷着一张脸,看了看提在手中的奶猫,将这脏兮兮的毛团子往自己横在胸前的手臂上一放,然后往臂弯处推了推。
  确认过奶猫不会掉下来后,他皱着眉,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将另一只手上的购物袋全部接了过来。
  湿润的走道上,身形高大的男人就这样一手提着两大包购物袋,一手弯曲护着胸前的什么东西,以略显滑稽的姿势朝自己住处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啦(⌒▽⌒)
 
 
第2章 两只毛团
  毛团子往男人的臂弯处钻了钻,感觉到久违的暖意后他眯了眯眼,抬头打量起这只大妖来。
  凌厉的五官,浓墨似的眉,高鼻深目,薄唇轻抿……化形倒是很英俊,加上这浑身干净的灵气场,那些为老不尊的九尾狐应该会喜欢得不得了。
  毛团子打了个哈欠,窝在男人的臂弯里想着该怎么像这只大妖寻求帮助,没等想明白,眼皮就开始打架。
  男人眼睁睁看着臂弯处的奶猫头点了点,眼皮不住地向下耷,耳朵尖弯弯的紧贴着小脑袋,最后整个头往他怀里一栽,睡了过去。
  男人顿了顿,手臂微微用力,将睡过去的毛团子向胸前拢了拢。
  一觉不知睡了多久,毛团子醒来后,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个彻底。
  他眼角尚带着些水花,四爪撑地伸了个懒腰,然后习惯性地往自己体内扫视了一下。
  毛团子:“!!!”
  发生了什么?
  他那严重到不行的伤势,现在竟然好了大半?!
  只是流逝的妖力并没有补回来,现在的他,还是弱得别的妖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
  严格一点说,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比之前更弱了,流逝了那么多的妖力,实力自然下降到……简直没法看的地步。
  但伤势好像真的好了许多啊。
  所以他这会儿倒也没多伤心,趴在柔软温暖的布料上,望着拿着什么东西正向他走过来的男人,眼睛瞪得溜圆。
  不用想,应该是这只大妖做的,他帮自己疗了伤?
  毛团子立马乖巧地爬起来,蓝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身后尾巴摇啊摇,“喵呜嗷~~(谢谢你帮我疗伤啊~~)”
  听到幼猫这奶声奶气的叫声,男人顿了顿,将一碟牛奶放在了小猫的面前,往前推了推。
  毛团子盯了会儿面前盛着白色液体的浅口碟子,又看了看男人,“喵喵~(我叫滚滚,这是给我的吗?)”
  男人依然一言不发。
  滚滚也没在意,大妖嘛,脾气古里古怪很正常,这只大妖话比较少,他了解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