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你的土豪已上线(重生)——泡面香肠君

时间:2020-01-09 10:38:45  作者:泡面香肠君
  《你的土豪已上线(重生)》作者:泡面香肠君
  内容简介:
  【马上写蜗牛,快去收藏~】
  夏瑾重回到了少年时期,此时,继母还惦记着他的房子,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惦记着他上大学的名额,学长也还惦记着他打工的小钱钱……而某个土豪……还是那个装病博同情的傲娇小可怜。
  其实,喜欢欧阳的人很多。夏瑾装作好奇的问:“上次那个女孩唱歌好甜,她去哪了?”
  欧阳修迟笑得真诚:“她……出国了。”
  “你的助理真体贴,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吧?”
  欧阳修迟笑得无辜:“他……被大哥要去了。”
  夏瑾失望的低下头,心里偷着乐,又赶走一个暗恋欧阳的人。而欧阳修迟也在庆幸,又赶走一个暗恋小家伙的人(~ ̄▽ ̄)~
  只对攻呆萌的运气受VS只对受装病的腹黑土豪攻
  (1V1、甜文、虐狗、男男可结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瑾 ┃ 配角:欧阳修迟 ┃ 其它:配角都是炮灰
 
 
第1章 重回高考前
  啪!
  窗帘被人大力拉开,强烈的阳光照进来,床上睡着的少年微微皱起秀气的眉,翻身揪住被子盖住了头。
  梅芳不屑的翻个白眼,拉开柜子翻出内衣扔在床上,又拉开另一个抽提掏出裤子,乒乒乓乓,声音很大很响,但真正厉害的是她的嗓门:“太阳都照屁/股了小瑾你怎么还不起来?你爸上班要迟到了,一直等你吃饭呢。”
  “都快七点了。”
  “盒饭放包里了,零钱在鞋柜上,一定要记得拿,万一有点啥事别忘了给你爸打电话。”
  熟悉的吧嗒吧嗒声终于吵醒了夏瑾,他坐起身,头晕的厉害,伸手揉了揉眉心。
  梅芳依旧没停嘴,拿出袜子扔在夏瑾脸上:“你爸为了这个家那么辛苦,你是长子,一定要孝顺他知道吗?”
  夏瑾:“……”
  梅芳叹息,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出去了,贤惠的给老公盛饭:“理哥,上班快迟到了要不你先吃吧?我会盯着小瑾吃饭的,这孩子压力太大都瘦了。”
  “哼,”夏东理摔了报纸,失望的看了眼房门口,拿起筷子使劲儿磕了磕桌子,发泄不满。
  已经16岁了还不懂事?连衣服都不能自己准备,难为继母,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再看对面乖巧的小二,明明饿的抿嘴角,却依然稳稳的坐等,真是体贴的好孩子。夏东理的心里总算有了点安慰,家里穷,只能供一个人上大学,委屈小二了。
  每天早上都这样上眼药,梅芳转身时,眉梢的得意怎么都掩饰不住,可惜男人正在低头吃饭,没留意这些细节。
  ……
  夏瑾倒在床上,无法适应,他这是死了还是做梦?难道怨念太深回到重前了?重生?怎么可能?
  等待五年的未婚夫高鹏终于回来了,顺便带回了老婆跟孩子,让夏瑾情何以堪?订婚而已,不像结婚受法律保护,那女人有背景有娃有房有车有颜,不是只有高中学历的夏瑾能比的。人心在这一刻丑恶到了极点,未来婆婆立即变脸,恨不得把夏瑾从阳台扔出去。
  掏心掏肺付出那么多的夏瑾岂会便宜了小三?
  双方拉扯时,夏瑾失去平衡后撞到茶几头破血流倒地不起,高家人居然冷漠的看着他失去意识。
  嗙的一声,老爸狠狠的关门上班去了。
  男主人走了,梅芳自然不会再演戏,端起碗大口吃饭,把盘子里仅有的几块肉挑出来给亲生儿子吃:“今天有小考吧?记得早点回来,妈给你炖鱼吃。”
  “好,记得要做糖醋鱼!”
  “知道啦,妈妈的小馋猫~哎呦呦~”
  夏严开心的笑着,体贴的给妈妈夹菜。两人吃完饭赶紧拿着东西出门,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家里终于清静了,除了夏东理没人真的在乎拖油瓶夏瑾。
  妻子去的早,孩子才一岁,夏东理只能带着儿子去上班,人憔悴不说孩子也瘦了。邻居看他实在辛苦,就把梅芳介绍给他认识。一开始夏东理没这个心思,但梅芳太热情了,又喜欢孩子,将夏瑾照顾的很好,没几天就又白又胖了。
  为儿子,夏东理再婚了,第二年夏严哇哇落地。
  夏瑾头重脚轻的下地,老旧的拖鞋仿佛在讽刺他的愚蠢,为他人做嫁衣的滋味爽不爽?
  桌上的残羹已经凉了,夏瑾不想再委屈自己,干脆穿上衣服拿好钱出门了。老楼房还没动迁,旁边的包子铺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这个味道仿佛沉醉在记忆的长河中,令人感慨万千。夏瑾顺从心意坐在褪色的塑料椅子上,扬起手:“大叔,来四个包子。”
  “哎,好的,”李胖子对里面大喊:“婆娘,四个小菜包。”
  “大叔大叔!”夏瑾连忙从变嫩的声线中回神,哭笑不得:“我要吃肉包子!四个小肉包。”
  “你家发财啦?哦~我知道了,你给你弟弟买的,打包是吧?”
  “不,我在这吃!麻烦您快点,我要饿死了。”
  “行行行!”李胖子再次对里面喊了起来。早上他的铺子生意很好,全是手工制作,李胖子包的飞快,每一勺肉馅都一样多,十分厉害。
  肉包子来了,以前只能光看着流口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吃到嘴里了。唇齿留香,夏瑾眼角湿润,李胖子是做生意的消息灵通,张家长李家短的事多少知道一些,见孩子吃个包子都能幸福成这样,真可怜啊。
  微微不忍的李胖子善心发作,趁婆娘没留意,盛了一小碗鸡蛋汤放在桌上。
  夏瑾一愣,也没用勺子,拿起碗喝了一口汤,顿时暖洋洋的全身舒畅。对李胖子竖起大拇指,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呀。
  “小瑾啊今天不上学吗?”
  噗,夏瑾喷了,上学?现在1几年呀?他还是学生吗?
  上辈子傻兮兮的以为全天下都是好人,继母是好的,弟弟也是好的,他是哥哥理应谦让,家里没钱他就出去工作,供弟弟上学天经地义。如今想来真特么的傻/逼,养虎为患。曾几何时,他瞧着那些潮气蓬勃的学子难过不已,羡慕的躲起来哭了好多次。
  快速跑回家,身体虚的汗流浃背,夏瑾不管不顾的先看座机上的显示,xx12年,居然是xx12年,岂不是才高二?
  还有一年高考,他还有机会,太好了。
  这下夏瑾激动的呜呜大哭,上气不接下气,将这些年的委屈一股脑全发泄出来。
  已经8点半了,高二一班的老师微微皱眉,今天夏瑾怎么迟到了?瞥眼门口,正好看见夏瑾狼狈的推开教室门。
  眼皮肿着,脸白如纸!
  班主任大步流星走过去,摸了摸夏瑾的额头,没发烧就好:“出什么事了?”
  面对班主任的关心,夏瑾红了眼睛,是她苦口婆心劝他高考,是她不辞辛苦一次次的上门家访……
  “继母腿断了我难过!”
 
 
第2章 干活
  “这么严重?”怪不得夏瑾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班主任知道他家条件不好,幸好现在是高二期末,若是高三恐怕就雪上加霜了。拍了拍夏瑾单薄的肩膀,老师不想他因此而耽误学习:“你别太担心,养几个月会好的,赶紧回座吧。”
  “嗯!”
  周围同学听见“腿断”立即交头接耳,同情的望着夏瑾。一班是尖子生,就算是好奇也不会过多关注。
  夏瑾五年没上学了,怎么可能还记得座位在哪里?幸好班级学生多,一眼扫去就一个空座,马上屁颠屁颠的走过去坐下。打开怀里的老旧书包,摸着只在午夜梦回里出现过的教科书,手指微微发抖。
  马菲菲全看在眼里,不知该怎么安慰不太合群的同桌,低声靠近:“别害怕,你继母不会有事的,我舅舅曾经从屋顶掉下来也摔坏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很快就好了,现在生龙活虎的在工地搬砖呢,真的。”
  夏瑾缓了缓才回答:“谢谢你。”
  “不客气,应该的。”
  毕竟还在上课,马菲菲不敢多说话,怕被老师看见,连忙专心一意的学习去了。
  这个时候的男女同学关系很纯洁,很少有谈恋爱的,若是有谁跟谁走得近了,就会传出闲言碎语,轻则见老师,重则叫家长来学校。
  打开书……好吧差不多全忘了,夏瑾悲催的扶额,只能重新复习了。
  下课后,前桌回头按住了夏瑾的手:“你妈住院了你还能出来玩吗?”
  “你说呢?”
  夏瑾缩回手望着田家涛,皮笑肉不笑很慎人。
  此刻的田家涛青涩的脸上摆着无奈,下巴有几根胡子,看似在关心,但眼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以前确实没看出来,觉得他人品不错,够仗义,借东西没还或许是忘了,毕竟一块橡皮,一根笔、一两元钱之类太计较不好。
  在外打工一年的夏瑾赚了点小钱,田家涛有急事拿去用了,发誓一个月还钱,结果一年都没动静。一千对夏瑾来说不是小数目,顶着继母的压力,十分不好过。但田家涛却没有体量他的难处,说过来坐坐走时又偷拿了一千块钱跟一条项链。
  那是继母唯一的一条黄金项链,她跟老爸大发雷霆,俩口子差点打起来。夏东理要报警,是夏瑾拦着没让,也许只是一场误会。他亲自找田家涛询问,人家当然不承认,都过去好几天了,再报警也没证据了,因此夏东理打了夏瑾一顿,用皮带。
  现在想起来,后背刺骨的痛啊。
  “你什么态度呀我在关心你嘢!”田家涛气得拍桌子,夏瑾似笑非笑的样子什么意思?你家倒霉往谁身上撒气呢?要不是需要一个人顶包,才懒得带你玩,真是给脸不要脸。
  “你真关心我?那行,把笔还给我。”
  “一根笔而已,你这么小气?”田家涛激动的站起身,周围围过来不少同学,有热闹大家一起看嘛。
  “笔不要了,橡皮呢总该给我了吧?”
  “我怎么不记得向你借过橡皮?”
  “忘了?行,那把书卡还给我。”
  年初学校帮学生们集体办了身份证,全班都是十六岁,人手一份。书卡是用身份证办理的,田家涛借书不还校图书馆肯定让夏瑾还钱,无可厚非。
  “在家呢明天给你,咱们俩掰了从今往后不再是朋友了,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斤斤计较的人!”气愤不已的田家涛甚至扒拉扒拉头发,好像很委屈似的。
  “你大方?”夏瑾单手支头,别有深意的目光很亮:“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继母腿断了需要医药费。”
  “你……”田家涛被挤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下不来台。
  “别告诉我忘了借多少?”其实夏瑾也不记得学生时代借给他多少钱,反正打水漂了,多说无益,今儿是他自找的,不打他的脸对不起自己。夏瑾不再看田家涛调色盘一样的臭脸,低头收拾书桌。
  同学们都很惊讶,原来田家涛背地里这么不堪?最讨厌有借无还的人了,简直无法忍受。
  一时之间落在田家涛身上的厌恶视线多了起来。
  “夏瑾,你最好祈祷以后不会求我!”田家涛受不了教室里的气氛,扔下一句狠话气哼哼的逃了。
  班长坐在马菲菲前头,一直侧身津津有味的看戏,夏瑾忽然抬头,四目相对,班长尴尬到不行:“你……你有事呀?”
  “这题不会。”
  “那……我教你?”
  “谢谢班长,”夏瑾笑得像个乖宝宝,看热闹是要付出代价的,摊手。
  “……”为什么有种上贼船的感觉?韩博眼角直跳。
  班长高冷不爱说话,学习特别好全校排第一。若深交的话你会发现其实他很好,也是热心肠。夏瑾知道他不少事,听闻他大学毕业以后进了一家小公司,硬是拉起了效益,带动了资金链,顺利上市了!
  放学后,夏瑾没马上离开,帮马菲菲将作业送到老师办公室。因为母亲转职的关系她高三就转学了,还剩下二个月左右。
  马菲菲有些受宠若惊:“谢谢你。”
  “不客气,拜拜,明天见。”
  “明天见!”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夏瑾先洗个澡,马上抓紧时间复习。虽然没参加高考,但内容他全知道,甚至弄一套自己做一遍,找找感觉,想知道能考多少分。当年他出了意外,是自愿放弃高考的,现在想来疑点重重,全是继母跟好弟弟的安排。
  五点半时门响了,梅芳一般五点下班,顺路买些菜不会闲逛,因为夏东理六点多到家,所以她要抓紧时间做饭。乒乒乓乓,她一回来就别想清净了,夏瑾烦的要命,戴上耳机继续学习。
  “小瑾,过来摘菜。”
  “没时间了。”
  “我叫你呢没听见吗?”
  梅芳很生气的走进屋子,少年坐在书桌边戴着耳机,正刷刷刷写着英语。梅芳眼里闪过一抹阴郁,学毛?高中毕业就给老娘滚出去打工,伺候你这么久也是够够的了。上前一把抓下耳机,颐指气使:“去做饭。”
 
 
第3章 开始反击
  夏瑾放下笔,从容的站起身往厨房走去,鸟都没鸟继母。
  梅芳根本不知道傻白甜换了芯子,得意的翻个白眼,去阳台收晾干的衣服,哼着曲儿,不知小严考的怎么样了,上次全年级第十,这次最好考第三。小严如此优秀,肯定能考上名牌大学。
  梅芳想到亲生儿子,眼角眉梢的喜气怎么都压不住,抱着衣服进房间……可一想到夏东理的选择,顿时心如刀割。瞧着夏瑾的旧裤子,狠狠的抓起扔在地上,踩几脚才解气。
  而夏瑾趁她不注意,连忙溜出厨房找到耳机扯几把再扔回去。
  复读机是夏东理送给夏瑾的生日礼物,喜欢极了,天天把着不放手。当时夏严也有复读机,是舅舅家哥哥淘汰的老旧破机,根本不好使,于是找个机会说回家的路上丢了,开始一而再再而三的借哥哥的复读机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