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姐难嫁(GL百合)——原上光

时间:2019-12-30 09:53:05  作者:原上光

   《小姐难嫁》作者:原上光

  文案:
  江湖人称“陈半仙”的陈某人是一个三教九流无所不通的江湖神棍。
  某日,秦大小姐:听说你是为了秦家的钱财假扮我未婚夫故意来接近我的?
  陈某人:没,没有的事,绝对没有的事。我敢发誓,若是欺骗了你,便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晴天一道霹雳
  陈某人,卒。
  天上雷公:睁眼说瞎话,还劈不死你了。
  两主角一个狡黠圆滑锋芒内敛心良善,一个天资国色心高气傲小心眼。
  本文he。前期两人爱的半明半晦,后期爱的死去活来。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青醁&秦玉甄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陈半仙
  这几天天气还算清凉,要是往年这个时候,天气还炎热的很,可自打前段时间下过几场雨后,暑气渐退,早晚都能感觉一丝凉意了。
  现在时值正午,路上车仗人马来来往往,路旁摆满了摊子,做生意的人高高低低吆喝着,不远处还有人搭了台子咦咦啊啊唱着戏曲,弄的一条街市都闹闹嚷嚷的。
  靠着城墙跟下摆着一张不大的木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穿皂沿边青衣宽衫的相士,这人面上白净斯文,虽然唇上留着一撮胡须,但是样貌却极为清秀,要是仔细看,两颊上还有一对浅浅的梨窝,他气定神闲,手里慢悠悠的摇着一柄川扇。旁边立着一杆镶白边的蓝布旗子,上面大大写着‘陈半仙’三个字。
  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多,这个时候相士注意到打东边走来的两个人。走在前边那个穿着宽大的绸子长衫,圆脸大耳,一派富贵,后边跟随的人穿着一件青蓝外褂,两人面露愁容,慢慢吞吞的走着。看这样子,这两人应该是来京城不久的外地人。
  离这里往东边不过半里路便是当朝吏部李尚书的府邸。这相士低头想了一会后,嘴角不可察觉的勾起了一丝笑意。
  “哎,来来来,陈半仙算命,能知前程婚姻,能算生死贵贱,不准不要钱。”
  等那两人走过时,这相士便‘唰’地一声打开了扇子,“阁下留步,我看你行步不稳,印堂发黑,想必是近来并非佳境。”
  这什么意思,穿绸衫的胖子明显有些怒气,“你敢胡说八道,小心我砸了你的摊子。”
  后面那随从忙劝说:“爷,理这些人做甚,咱们还是先回去要紧。”
  这个相士也不恼,他慢悠悠拈着胡子,说道:“阁下是进京可是来问前程?”
  那胖子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那相士瞄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不但知道你来京城的目的,还知道你近来诸事不顺,前途堪忧啊。”
  两人听了,有些犹豫的对望了一眼。
  “阁下既然不信,大可以现在就走,不过,看您这般人物,必不是等闲之辈,听话听音,您可不要拿自己的前程作戏。”
  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人想了一下,还是掏出了一把铜钱,“我今儿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说出个子卯寅丑来,要是不能……”
  话还没说完,这相士伸手便将桌上的钱挡了回来,“这位爷,这钱您还是收好喽。”
  说着他拿扇子指了指旁边的旗子,“瞧见上面那仨字没?本仙知生知死,能算皇极先天数,就您这点铜子,啧啧,实在是……”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当然了,你要是没银子,自然也可以走人。”
  没银子?
  这人还没从没受过这般耻辱,我像没银子的人吗?这算命的也太看不起人了!一气之下,他伸手就从怀里掏出了一锭十两雪花大银拍在桌子上,“狗眼看人低,看见了没,爷我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相士拿眼睛偷偷朝银子瞄了一下,脸上一本正经道:“那就请坐吧。”
  “阁下可是南方人?”
  那人咳了一下,回答:“正是。”
  相士在他脸上仔细看了看,说道:“阁下五岳端厚,肩抱日月,看你骨骼相貌,本应是大贵之像,此生必然与功名有缘,只是我看你现在气短色浮,印堂发黑,只怕……”
  那人愣了一下,他来了京城几个月,本来是想花钱来吏部托人买个官做做,没想到钱花了不少,事情却一直不甚明朗,他伸长脖子,着急问道:“只怕什么?”
  那相士瞥了一眼他的神色,伸出五个指头算了算,“这么跟你说吧,你那贵人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之前花的那些银子,就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这……”那人显然急了。“这,大师,那我那钱还能要回来吗?”难怪自己几次去那尚书府上都见不到人。
  那相士看了看他的脸色,继续说道:当然,那银子事小,关键是你今年时犯岁君,正值恶限,不但有牢狱之灾,只怕你将来祸事临头,很可能性命难保,余生,就要断送在监牢里了。”
  这么严重?!
  这人顿时脸色苍白,连他身后的随从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相士摇头道:“恕我直言,阁下今年就不该进京来,要是再家里呆着,倒也能平平安安,坐享荣华,只是,你一来京城便冲撞了帝星,先前能帮你的贵人变成恶人,若是没人替你消灾解难,恐怕你难过今年。”
  冲撞帝星?贵人变恶人?这难道是说自己行贿的事被李大人捅出来了?行贿朝廷命官,轻则罚钱下狱,重则抄家砍头。
  一想到这里,那人已经流了一身冷汗,怪不得自己这几天总是心慌意乱的没个抓寻。
  虽然说买官卖官的不在少数,可到底是件见不得光的事,当今圣上严明,要是事发,说不得就真要抄家入狱,到那时候……
  啧,这事光想想都害怕。
  “大,大师,你,你能不能再说的明白一点。”这人一脸焦急。
  “禅机法语不得随意泄露,刚刚我说的也够多了,我看你也是不是个糊涂人,难道你还想不明白?”
  “明,明白,大师,那你看看,能不能想个办法消解消解?”
  相士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莫急莫急,所谓祸福相依,这世间的事风云变幻,万物相生相克,所以,你只要照我的意思去做,包你能一世太平。”
  那人忙忙点头,“大师若是能替我消除这次灾祸,便是我的再生爹娘。”
  相士拿出一张黄纸,拿笔在碗里涂了些朱砂,接着龙飞凤舞画了一张谁也看不懂的符。
  “你呢,拿这张符纸回去,今天晚上沐浴更衣焚香静默,等到夜晚子时,你就烧了它,然后化在水里喝完,本仙保证符到灾除,过了这道坎,自此之后,我保你只行好运,终身荣华富贵。”
  那人喜上心来,伸手就来接:“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诶。”相士收回手,说:“慢着,你想想,本来你这年命蹇滞,我替你逆天改命,便是再收你十两银子,应该不过分吧?”
  “还要加钱?”
  “二十两!”那人举着两个指头,“这也太贵了吧!”
  “阁下既然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有人是舍财不舍命,有人呢,是舍命不舍财,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行行行,加十两就十两,符纸拿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到半个时辰,双方就友好亲切的达成了这场交易。
  算命先生接过钱,客气地道一声:“好勒!两位走好,慢走不送。”
  等两人一路走远后,算命先生这才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开张发市,大吉大利!
  不过还没等他笑完,街市拐角处便来了一群人。
  “让开让开,别挡了大爷的道!”
  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手腕上还卷着一条粗大的虎眼钢鞭。
  但凡在京城这地界上混的,没有谁不知道这个人的,这人便是响当当的京师庞老虎,是这里的一霸。这些做生意的,除了要交给他们保护费外,还时不时要遭受他的欺凌,京城里龙鱼混杂,什么人都有,可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混蛋。
  真是冤家路窄,趁那些人还没看见自己,这个陈半仙眼疾手快,没一会就收拾了纸笔旗子,一溜烟走远了。
  日头已经出到了晌午,离着这里不远处有一棵大榕树,树的后边有几间破败的院子,这里住的都是些穷苦无依的一些人。
  这算命先生进了中间一个院子,转身便关好了门。
  进了东边一间屋子后,他便打了盆水,洗过脸,然后慢慢撕下粘在唇上面的胡须,重新绾了头发,等换了一身衣裳后,一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已然变成了一个娇娥娘。
  陈青醁翻出刚刚到手的两锭雪花银子,心情大好。
  她哼着小曲,把东西一一收好,这才泰然自若的出了门。
  院子的西边住着另一户人家,陈青醁刚走到院里,正好一个妇人端着个笸箩出来了。
  “哟,陈姑娘,你这是又要出去啊。”
  陈青醁笑得灿烂:“可不是,出去吃点东西,这不都晌午了么。”
  “那还出去吃干嘛,来来来,我这里还有些饭菜,你一个人也不打火做饭,好歹在我这里将就一下得了。”
  “不麻烦了,徐嫂,我下午还有点事。”
  “行行,那你去吧。”
  街市上依旧热闹,刚刚那几个搭台唱戏的哐哐哐敲了几声锣鼓,接着就喊到:“各位大爷们,我们第一次来到贵宝地,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手到跟前,休叫空过。”
  下面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拿着一个掉了漆的盘子一路举过来,四周围着看的人陆陆续续赏了些钱。
  “谢谢,谢谢大家。”
  小姑娘转了半圈,刚好走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面前,这人正是恶霸庞老虎,他瞪着眼睛,“你知道大爷我是谁吗?敢跟我要钱!”
  接着一手抢过装钱的盘子,大手一抓:“来我这地头上卖唱,还敢跟我要钱,反了你了,这些就当你们孝敬大爷我了。”
  那几个唱曲的见遇到了霸王,一个个吓得连声也不敢出,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把钱抢去。
  那个小姑娘瘪着嘴巴,看着那人把装进一个袋中,却倔强的站在那人面前不动。
  庞老虎恶狠狠瞪了她一眼,举起手亮出了手腕上的钢鞭,吼道:“还不快滚!”
  小姑娘吓得全身一抖,跟着就害怕的哭了起来。
  那些远远围观的的人害怕惹祸上身,纷纷转身离开了。
  不远处的陈青醁看到这一幕,她嘴角一抿,放下正挑着的几样点心朝着那几人迎面走过去。
  “哟,这个小娘子长的不错。”
  庞老虎看见朝他走来的人,一脸□□的调戏着。
  “瞧这细皮嫩肉的,也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
  陈青醁低着头,一副羞羞怯怯不敢抬头的模样。
  “这谁家的小娘子呢,过来给大爷我仔细瞧瞧。”
  说着庞老虎伸手就要往她身上摸,陈青醁一扭腰,躲过了那双大手。
  庞老虎哈哈一笑,“看看,害羞了,诶,诶,别走啊,大爷我带你去吃酒,哈哈哈……”
  陈青醁背过身便朝前走,一边走一边将到手的钱袋藏进了袖中,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第2章 君子爱财
  围观听戏的人早已散开了去,那几个唱戏的无精打采蹲在地上收拾东西。
  那小姑娘抱着那个空盘子,瘦削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哭的很是伤心。
  陈青醁走到她面前,将刚刚得手的钱袋放进她手里:“别哭了,看,这些钱是你们的。”
  小姑娘抬起头,眨了眨满是泪水的眼睛,陈青醁伸出手指“嘘~”了一声,“把钱收好,别让人再抢了。”
  小姑娘终于展开笑脸,用力点了点头。
  唉!这年头做坏事容易做好事难呐。
  她刚感叹完,后面一双铁钳般的手便抓住了她的肩。
  陈青醁心里一惊,不好。
  来人手上劲道大,看来是个练家子。
  不过陈青醁也不是吃素的,她身形一晃,似凤翻身,挣脱那人的手后立马回手就朝那人面上招呼去。
  那人赶紧后退一步,急忙伸手挡住自己的脸,“停停停,我是你四叔。”
  陈青醁其实转身时就看清了来人,她险险收回了手,笑了笑:“四叔,怎么是你?”
  冯老四有些讪讪的,刚刚差点被她废了一双眼睛。
  “青醁啊,走,四叔请你吃饭去。”
  “……??”
  陈青醁站着没动。
  冯老四:“瞧瞧,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这个做四叔的,难道请你吃顿饭都不成,走走走,咱们今天就去桂香楼。”
  冯老四一向抠搜的厉害,今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了。
  不过,这送上门来的,自己不吃白不吃。
  “既然四叔请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青醁也不客气。
  这桂香楼在京城里虽然算不上豪华,但里里外外布置的很是讲究,来这里吃上一顿,也是要花不少银子的。
  陈青醁跟着冯老四上了二楼,一个肩上搭着堂布的伙计招呼着:“二位这边请。”
  冯老四拣了一个靠窗的僻静座儿,两人对面坐下。
  “二位,你们吃些什么?”伙计擦着桌子殷勤问道。
  冯老四想了想,皱着眉头道:“先上半斤炒猪肉,一盘素油拌豆腐,一碗青菜。”
  还真是抠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