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小怪物的家养巨龙(GL百合)——涯影

时间:2019-12-30 09:52:14  作者:涯影

   =================

  书名:小怪物的家养巨龙
  作者:涯影
  塞隆.阿瑞斯是一条龙,一条特立独行的龙,极端实用主义者。
  直到有一天,她捡到了一枚龙蛋,结果孵出了一只小怪物。
  确认过眼神,她遇上个小麻烦。
  麻烦怎么办,扔了。
  扔不掉怎么办,只能带着。
  如果上天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会说:不需要,谢谢。
  她其实一直想带着,想一直带着。
  ps:本文背景、世界观均为虚构。
  内容标签: 强强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塞隆.阿瑞斯,黎慕风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序章
  红衣的少女赤脚行在湖面上,墨发披散倾泄而下,长及脚踝,在迷雾氤氲的湖面上显得不似真人。右脚脚踝处缠着一串精致的小铃铛,衬得脚踝格外白皙纤细。
  随着少女向前迈进的脚步,“叮铃叮铃”的声音不断地在湖面上空回荡,听上去空灵又带着几分诡异。
  湖岸边生长的是奇形怪状的枯树,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花朵,花朵有红有白,加上雾气笼罩的湖,远远看去像是一幅精美的油画。少女漫步目的地在湖面上行走,神情慵懒,带着股天真无邪的感觉,如果不注意到她那对纯黑色的虹膜的话。
  突然之间,远处一群黑色的乌鸦惊起,向着湖心的方向飞来,落在枯树上,一声尖利地啼鸣带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引得人心头一悸。
  少女悠闲缓慢的脚步一顿,铃当的声音也随之戛然而止。少女的目光移向天际,那里不知何时被染上了一片红晕,近乎血色的天际莫名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太阳已经不知所踪,天色渐暗。
  少女轻轻地蹙了蹙眉头,一只乌鸦落在了她的肩头,乌鸦的羽毛格外光滑,犹如一匹锦缎,而它的眼睛是血红色的。乌鸦歪了歪脑袋,向着少女的脸颊蹭过去。少女摸了摸乌鸦的脑袋,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乌鸦便飞走了。
  少女站在原地,眼中是说不出的冷漠,眸色深沉,似乎在酝酿着一场风暴。片刻后,少女的神情恢复如初,轻轻跃起,稳稳地落座在湖边的一棵枯木上。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马车从天边驶来,马车由一匹纯黑色的骨马拉着,如果非要说它长什么样的话,只能说是一具黑色的马的骨头,只是这匹马明显比普通的马大了许多。骨马身上是黑色的盔甲,泛着点点金属的光泽。骨马拉着的马车看上去格外精致,雕花装饰极尽华美。
  无人驾驶的马车行在空中,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最终浮空停在少女身旁,刚好是少女站在树上可以一脚踏进马车的高度。
  少女抿抿嘴角,敛眸站起身,而后踏进了马车里。马车内部和外面看起来的一样华丽舒适,只是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有人气。
  马车载着少女渐行渐远,少女百无聊赖地在马车中坐着,对自己将去往何处毫不关心。
  不久,骨马一声嘶鸣,马车停下了,车门自动打开,少女向外看了一眼,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轮大大的圆月,很美,美得让人心悸。月明星稀,万里无云。
  马车悬在高空,在月旁静止不动,在浅淡的月光映衬下的一抹黑影,自然格外醒目。
  “神啊,发发慈悲吧,救救您可怜的信徒吧。”女人的悲鸣声在少女的耳际响起,与之伴随的,还有噼噼啪啪的火焰燃烧的声音。
  “慈悲”,少女听到这个词,嘴角溢出一抹轻蔑的笑。
  “快看,天上,神……巫神真的来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
  “那是什么神,邪教!”另一个声音愤怒又厌恶地吼道。
  “巫术,一定是这女人的巫术!一定是!大家不要怕,那都是幻象!”又一个声音激愤非常。
  “我就说这个女人有问题!”
  “烧死她!”不知是哪个人突然吼了这么一句。
  “烧死她!烧死她!”群情激奋,仿佛那女人犯了什么罪无可赦的错一样。而事实上,仅仅只是因为她的信仰不同,他们把她当作异类,绑到了火刑架之上。
  这个可怜的外乡女人,不过是路过的一次投宿,就陷入了绝境。人类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排斥恐惧未知的东西,人云亦云,或是对来源未知的谣言信以为真,最终发酵成一场可悲的灾难。
  到了这个时候,女人反而冷静下来了,她狠狠地盯着面前那群人,像是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一样,看得那群人心里发怵。神啊,若是能让这群人受到惩罚,即便出卖灵魂她也在所不惜,女人在心里这样想着。
  “叮铃”,清脆的铃铛声在女人耳畔响起,女人猛地睁大眼睛,她太过激动了,以至于流下了两行清泪,她坚信自己听到的是神迹。
  泪水模糊了女人的视线,恍惚间,女人好像看到一个红衣的少女,一头柔顺的长发,美得不似真人。一定是在做梦,女人这样想着。
  “来。”女人听到少女开口说道,那声音十分好听,以女人的学识,哪怕极尽所能也无法描述出那声音的一二。
  少女说完那个字,便转身走了,头也不回。
  女人一下子急了,慌忙追上去,她一直跟着少女往前走,想追上,但每次总是差那么一点。她已无暇去关心周遭的一切,只一心往前走。
  女人一直跟着少女进了一辆马车,马车门缓缓地关上了,女人的注意力逐渐回拢。“我们要去哪儿?”她问道。
  少女只是静静地看着女人,久久不言。直到女人以为她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少女冷冷地说了两个字,“归处”。
  女人一时之间有几分慌乱,那是对未知的恐惧,“你是谁?”
  这次,少女彻底无视了她的问题。
  女人一脸担忧地坐着,不安地捏着衣袖。
  “想回去吗?”少女看着她这幅样子,眸中没有任何情绪。
  女人慌忙摇头,她还记得那些人要把她烧死,她不会回去的,绝对不要,不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有比回去更糟的了。“不,我不回去。”女人的声音中投着十足的恐惧。
  少女满意地点点头,不想回去最好,毕竟,她也回不去了。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少女不甚在意,面无表情,女人则局促不安。
  村落里,一众村民欢呼雀跃,而后各自散去,进屋睡觉了。
  广场上,火刑架上的火熊熊燃烧着,因为绳索被烧断,焦尸重重地砸到柴堆里,身上的火仍在不停地燃烧、跳跃,直至化为灰烬。
  许多年以后,村里还流传着一个邪恶女巫的传说。村民们依靠着智慧和勇气识破了女巫的幻象,最终齐心协力烧死了女巫。那女巫被烧的时候,竟没有发出一声惨叫,人们叫她“那个沉默的邪恶女巫”。
  天边血色依旧,马车在湖面上空停下,车门打开,女人低头望着湖面,是母亲,母亲一脸慈爱地冲着她微笑,记忆里母亲从未对她这样笑过,生计早已将母亲压垮。这样的笑,真好。
  “去吧。”少女坐在马车里没动,淡淡地说道,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女人扬起一个笑容,从马车上一跃而下,落入湖中,甚至没有激起一个水花,像是被湖水吞没了一样。
  女人跳下去之后,少女缓缓地从马车中出来,一跃而下,红色的衣袂翻飞,像是一团炽热的火焰。少女稳稳地落在湖面上,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不过片刻,又恢复成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少女躺到湖面上,远眺着血色的天际,突然之间,天际出现了雷电,斜斜地划破天际,势如破竹。紧接着,雷电越来越多,不过,仅仅只是天际,少女头顶的天空仍然是万里无云。
  不知过了多久,雷电终于停了,整个世界一片死寂。
  少女微微蹙起眉,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之间,湖面以少女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少女不受控制地被漩涡吸了进去,直至她被完全吞没,湖面才恢复平静。
  整个世界进入了短暂的沉默,紧接着,在枯木之上的乌鸦发出阵阵哀鸣,它们急速腾空而起,猛烈地拍击着翅膀,像是要逃脱什么致命的危险一样。然而,它们的努力只是徒劳,不过一秒,所有的乌鸦同时爆裂,天空瞬间被血雾笼罩,不祥的气息在整个空间当中弥漫。
  死寂,让人窒息的死寂,犹如一匹野兽,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獠牙,狰狞地将所有生命吞噬。
  少女的意识渐渐地模糊,她最后的记忆就是满是血雾的天空。少女缓缓地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要是能就这样死掉就好了,怀着这样的念头,少女没有任何挣扎地接受了接下来的命运,尽管事实可能与她的想法背道而驰。
  欧罗巴大陆,龙岩岛,荆棘森林,在森林深处的山谷中,一头巨龙斜卧其中,她巨大的身躯几乎将整个山谷占满,而她的腹部是隆起的,巨龙不安地摇晃着尾巴,然而疼痛让她只能蜷缩着身体。很显然,这是一头正在分娩的巨龙。
  一枚银色的龙蛋成功降生,巨龙用爪子抓住龙蛋,想要将这个意外提前降生的孩子带回巢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龙蛋突然发出强光,巨龙的爪子一痛,失手松开了龙蛋,龙蛋从空中跌落回山谷。
  巨龙发出一声哀痛的吼叫,这个高度,龙蛋一定碎掉了。巨龙在荆棘森林的上空盘旋哀鸣,久久不肯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
 
 
第2章 孤僻的巨龙
  黄昏之末众王生,幽邃山脉暗影藏。
  矮人群王执雷锤,巨人王持猎龙弓。
  精灵三王统南疆,弱小凡人占中土。
  众王禁锢牢笼中,混沌初火掌轮回。
  ————
  对于龙岩岛巨龙巢穴里的幼龙们来说,今天无疑是一个适合放松的好日子,因为那个怪异不合群的黑龙今天出去了。虽说对于龙族来说,合群这个词本就显得有些可笑,因为龙,是独居动物。但在每一头巨龙小的时候,都要在龙穴和所有幼龙一起,度过在凡人看来及其漫长的未成年期。
  要说黑龙的怪异之处,所有龙穴里的幼龙们你一言我一语可以说一整天,不过现实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因为谁都不知道那条黑龙什么时候会回来。简单地来说,如果不是她足够强大,龙穴里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地,而我们的故事也要有另一个走向了。
  黑龙塞隆·阿瑞斯,此刻正在荆棘森林上空盘旋,她在找一样东西,为她成年后的计划做准备,以期能够不那么无聊地度过在龙穴里剩下的百年时间,不管怎么样,至少能让她有事情可以思考。
  在龙族上百万年的历史里,给整个欧罗巴大陆带来的,除了火焰似乎就别无他物了,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而时至今日,他们盘踞的龙岩岛,或是某个山脉,都成为了凡人不敢踏足之地,除非那个人想当巨龙的点心。巨龙的“强大”与“邪恶”齐名。
  在荆棘森林的深处,有着一面巨大的石壁,上面刻着欧罗巴大陆的地图,塞隆·阿瑞斯要找的,正是这块石壁。据传,这是龙族祖先的遗迹,也因此,在千年前的战争结束之后,龙族便来到了这里,他们坚信,这是祖先的指引。每一条出去冒险的巨龙,都会在预感到自己生命结束之际回到龙岩岛,就像是落叶归根一样。
  从荆棘森林上方来看,石壁还是很显眼的,若是走地面,很容易就会在森林当中迷路,更不用说找到石壁了。
  龙岩岛整个被一种红色的特殊岩石所覆盖,传说,这是古龙的火焰灼烧而成的。荆棘森林,由生长在岩石上的一种树木——角木构成,传说,这种树木是由死掉的古龙的龙角和骨骼变成的,有枝无叶,四季都是这样,虽然在龙岩岛上似乎没有四季这一说法。
  确定石壁的位置之后,塞隆从空中俯冲而下,稳稳地落在了石壁前。
  石壁上的地图尽管年代久远,依然清晰可见。塞隆对这份地图很是满意,希望没有因为时间而发生什么变化。因为没有用于抄录的东西,塞隆只好都记在脑子里,能记多少记多少吧,之后再想其他的办法。
  对于塞隆来说,还有非常尴尬的一点,要想抄录这些,就得化成人形才行,但是,尚未成年的龙并不具备这种能力。另外,未成年的龙也无法长期飞行,要飞出龙岩岛,哪怕是去最近的大陆也是做不到的,因此,未成年的龙都被自己的能力不足“困”到了龙岩岛上。当然,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种保护。
  塞隆轻轻地动了动脖子,这石壁可真大,比一个快要成年的巨龙还高,仰头仰得她脖子都酸了。
  记好最后的一部分地图之后,塞隆便飞离了石壁处。在塞隆出生后的这九百年里(巨龙一千岁成年),有将近一大半的时间她都在记这些东西,以及想象龙岩岛之外的世界中度过,权作消遣。在孵龙蛋的时候,巨龙都会给在龙穴的未成年的幼龙们讲外面世界的故事,每一条巨龙都会在成年后离开故土,在将死之际回来。
  塞隆飞了一段时间,感觉有点累了,便停在一座山的山顶处歇脚,反正她的那些族龙也不想她早点回去,今天心情好,就满足他们好了。
  塞隆歇脚的时候四处张望,虽说龙穴才是龙岩岛最高的山,不过,这里的风景也还不错,整个龙岩岛像是一片火海一样。突然之间,塞隆在火海里发现了一抹亮白色,就在山脚下。塞隆觉得很是奇怪,龙岩岛上有这种东西吗?
  好奇心促使塞隆飞到了那抹亮色旁,居然是一枚银白色的龙蛋。塞隆有些后悔,这样的话,她根本没办法把这个近在咫尺的麻烦弃之不顾。“啧。”塞隆不爽地轻斥了一声。
  虽然龙族因为繁衍困难的原因(雌龙很难怀孕,每次只能产一枚龙蛋,早产而亡的幼龙也很多)对每一枚龙蛋都格外重视,但塞隆并不受此约束,她并不在意这一点。不过,塞隆就是被别的龙捡回龙穴的,因此,她没有办法对这枚龙蛋视而不见。
  塞隆不爽地用尾巴狠狠地拍了一下地面,而后用爪子轻握住龙蛋,向着龙穴飞去。
  龙穴里,塞隆的归来让原本嘈杂吵闹的幼龙们彻底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幼龙们的注意力就被塞隆带回了龙蛋吸引了,龙穴已经有将近一百年没有见过龙蛋的影子了。
  幼龙们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龙敢站出来问。塞隆的目光一扫过来,那些龙就装作是在望天的样子。塞隆觉得有些好笑,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些家伙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但也仅限于此了,塞隆可不会因为这些家伙好奇就告诉他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