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生命里的意外只有你(GL百合)——绿须以姜

时间:2019-12-29 09:38:47  作者:绿须以姜

   《我生命里的意外只有你》作者:绿须以姜

  文案
  所有的故事,总是冥冥之中注定。
  林盈第一次见到刘舒,被她似曾相识的侧脸吸引。
  第二次见她,命运的齿轮就将她们转到一起。
  原本两个性格迥异的人,却在命运的安排之下,渐渐交织,萌根发芽。
  然而,两个女子的路注定不会平坦。
  而未来这两个字也许还建立在满地坎坷荆棘之后。
  这段不为人知的情感,终将如何收场。
  ------真实故事改编,前十章为认识预热细节。
  ------10-20章为感情升华细节,20章之后开虐,谢谢大家观看。
  --本文不是甜文哦,看的小伙伴们要有心理准备呢,这是一篇实纪改编的小故事,前面慢热,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但大部分是为后面做铺垫,有时间的小伙伴们可以看看。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谢谢大家,本文已经更新完了,结局番外有沙雕合结局,有兴趣的可以看看。以姜。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盈,刘舒,林希宁。 ┃ 配角:杨涵,林春,小雅。 ┃ 其它:林禾,沈燕知。
 
 
第1章 相遇
  “叮当叮当”,一个孩子拿着玩具从不远处跑来,我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淡蓝色清澈的天空。
  刚才闭眼浅寐的时候,似乎有几个不同的声音,穿过时间的长河飘到我的耳边。
  我说你值得,你就值得。
  你也不看看我们两个是谁,一个了解你的过去,一个了解你的后来。
  王子和公主会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我苦笑着晃了晃脑袋,抽回这该死的思绪。
  很久没有回来这个小城镇了,夏天的傍晚,趁着太阳快下山,还不会很闷热,我在热闹的公园里挑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来。
  我特地挪了挪位子,不想坐在以前坐过的地方,想起那些记忆里的人,让自己难过。
  可是这个小公园里只有这个亭子是四处都被茂密的树叶遮挡着,安静而惬意,让人觉得放松,坐在这里,内心深处总是会逸生出一种安全感。
  人总是很难更改一些习惯的吧,一种习惯会给人安全感,让人觉得心安。
  从前很喜欢坐在这个亭子里,靠着柱子闭着眼睛,听着耳麦里慢悠悠播放的歌,觉得惬意,现在看来,仍然觉得,在这个地方惬意地听着歌别有一番韵味。
  公园里人来人往,到处都是老人和小孩,不远处还有小商贩拿着小孩的玩具叫卖。
  与公园其他的地方相比,这个小亭子要安静很多,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坐在角落里听着歌发着呆。
  这傍晚的时刻,年轻人都是形色匆匆的下班赶着车回家,没有人像我这么悠闲,还能在这个时候坐在公园的亭子里吹着风,塞着耳机听着歌,偷得浮生半日闲。
  当然,我是特地避开了周末,公园里的年轻人就会少一些,遇见熟人的机率会更小,毕竟这样的小县城热闹的地方不多。
  记忆里的那一些往事,知道的人其实也不多,但认识我们的人却很多,我总觉得看见我们彼此认识的人,就会想起从前,想起我们是如何一步一步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所以这些年来,我不曾参加过任何同学聚会,避开所有彼此认识的人,就为了能够淡出过去。
  天慢慢黑下来了,我拿起自己的背包,准备离开。
  再晚一会,公园会比白天还热闹,商贩会把公园的亭子围得水泄不通。
  环顾四周,远远地看见一个短发女孩和一个长发女孩有说有笑地朝这边走来,长发女孩我是见过几次面的,但我不敢打招呼。
  旁边的短发女孩头发修剪地干净整齐,一如既往地干练,她嘴角的微笑印入我的眼睑,我的心跳突然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一下一下开始变得沉重有力,好像在提醒我忘记了什么事情,越来越快,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被人抽光了所有力气,只剩下心脏在跳动。
  而心跳却越来越快,开始不受控制,我的手也蓦地开始轻微地颤抖。
  我再也不能安心地坐着了,扶着座椅用尽全力站了起来,慌乱地用手捂住胸口,仓惶地从另一条小路离开,我不敢回头,怕自己一旦停下来,便再也没有力气离开。
  说来可笑,人总是会幻想自己和某些人各种重逢的场景,有的时候就连对白都会想得透彻,生怕自己没有镇定地回答出对方的言语,而泄露自己内心的波动。
  我又何尝躲得过人之常情,曾在心里反复斟酌过的对话,在真正遇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连张嘴的勇气都没有。
  绕过许多建筑物最后才停了下来,停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腿有些发抖。
  这该死的腿,怎么就走不动了呢。
  我靠着街尾的墙,深呼吸了几次,还是不能让他停止颤抖,我只好靠着墙壁缓缓蹲下,也许这样才会好一些。心脏还在快速的跳动,手也有些不安分,无力地抓了抓裤子,才勉强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
  *
  我叫林盈,你们猜的没错,我确实和那个短发女子更熟悉一些,有一种莫名的关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彼此折磨彼此纠缠。
  她有一个很俗的名字叫刘舒,性格却没有名字来的柔和,刚毅且执着,认定的事情会一直坚持到底,不到南墙不回头。
  而我却恰恰相反,很难执着地去做一件事情,总是优柔寡断,战胜不了自己。
  刘舒曾开玩笑地跟我说:“盈盈啊,你没有认真坚持过一件事情,你怎么知道你确实坚持不了,你跟我说你放弃了,你要我怎么才相信。”
  我笑笑没有反驳,我承认,我从来都是一个随性的人,想做的时候便做,不想做的时候就放弃,能坚持便去坚持,不愿坚持的事情从不强迫自己。
  可是多年后我强迫自己坚持过一件最久的事情,就是忘记你。
  *
  遇见刘舒的那一天,就是阳光在作祟,该死的阳光明媚了一个上午,午休的学校一片静谧,班级里几个同学在玩闹,我趴在书桌上睡得正好。
  突然听见一阵刺耳的声音,“ 吱嘎吱嘎。”
  不知是谁挪动了班级里的书桌,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我烦燥地抬起头来,打算看看是谁这么没有眼力,打扰同学的休息。
  这才看清班级中间一排的桌子不知道被谁合并在一起,桌子两边各站了一个女生,她们手里拿着羽毛球拍,正打着起劲。
  阳光堂而皇之地照在我斜对面女生的身上,白色的短袖上衣在阳光下特别刺眼。
  我揉了揉眼睛,重新看了看她,发现她并不是我们班的同学。有着纤瘦的身体,留着短短的马尾,在刺眼的阳光下却印出一张好看的侧脸,棱角分明,似曾相识。
  我眨了眨眼睛,瞬间毫无睡意,愣愣地看着她的侧脸,心里的某个地方好像突然被人埋下一颗种子,破开土的时候有了一丝疼痛,稍纵即逝。
  种下的种子突然松动了一下,产生一种小小的悸动,不过瞬间也归于平静。
  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是那种感觉却在心底徘徊很久。
  我就这样傻傻地望着她们打了一个小时的羽毛球,看着她的侧脸印着另一道风景,听着她们的笑声直到上课铃声响起。
  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毫无创意的开场,她没有记住我,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一个影子。
  我以为我们永远只是一个没有说过话的陌生同学,却不知,心里那颗种子却在萌发一种叫做缘份的枝丫,因为良好的土壤,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
  很快一个学期过去了,高一第二学期开始,开学第一天,班主任点完名字,然后抬了抬眼镜慢悠悠地说:“后面新来的同学上来跟同学介绍下自己。”
  大家很有默契地转过头看向后排,我一眼就看到了陌生人刘舒,心里有根平静的弦似乎被人小小地拨动了一下,产生一点点异样的感觉。
  我抿着嘴唇压下心里那些惊讶,错开眼神不去看她。
  刘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坐在最后一排靠教室后门的位置,听见老师叫她,她才慢悠悠地从倒数第一排的位置站起身来,走向讲台。
  “大家好,我是从二班转过来的,叫刘舒,文刀刘,舒服的舒。”说完班级响起了掌声,刘舒的脸有些红,赧然般朝大家笑了笑。
  班主任慢条斯理地说,“那你就坐中间那个陈婧的旁边吧,你跟她差不多高,旁边那个同学,你比较高还是坐最后一排去吧。”
  陈婧的同桌迅速收拾了自己的书包,坐到后排空着的位子上。刘舒跑回那个靠门的位子,拿着自己的书包安静地走到陈婧旁边端坐起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客气没有扭捏,甚至没有和陈婧说话。
  我以为她们至少会相互打个招呼,而她们竟然装作不认识彼此。就在我以为她们其实不是很熟悉的时候,班主任低下头看着手上的点名册。
  我看见刘舒迅速地朝着陈婧眨了一下右眼,恍然觉悟,我茫然地转过头看了看隔着一张桌子的陈婧,又看了看坐在陈婧旁边的刘舒,心想,也许班主任不知道刘舒其实跟陈婧是认识的,才会让她们坐在一起,如果班主任知道她们一开始就认识,大概就不会这样安排位置了。
  因为我记得上学期站在刘舒对面和她一起打羽毛球的女生就是陈婧,这是不是巧合呢?很快我就知道,这真的是巧合。
  *
  半个月之后,刘舒和陈婧撕开了伪装,很快玩到了一起,甚至上课有的时候也会窃窃私语,很快引起班主任的不满。
  星期一开早会,班主任把班上同学们的位子来了个大调换,最后刘舒变成了我的同桌,我内心有了一点小波澜,那个熟悉的侧脸,我就要时时看见了吗?
  我低着头,掩饰着表情,不敢看凑过来的这张脸。
  她拿着书包坐在我的旁边,往我眼前凑了凑,小心翼翼地说:“你是叫林盈么?陈婧告诉我的,我叫刘舒,以前二班的。”
  说完转头看了看班主任,然后又收回目光看着我,好像在等我的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观看。
 
 
第2章 考试
  我没有转头,怕班主任以为我也和她认识。
  感受到她疑问的目光,我顿了顿说:“嗯,我知道你叫刘舒,你还没转到我们班的时候,我见过你,午休的时候和陈婧打羽毛球。”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微微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而后转过头开始很认真地听着班主任总结上周班级里的事情。
  过了一会,她突然小声地说:“你不是寄宿么?怎么那么早到班里来?”
  我想大概是我拆穿了她和陈婧认识的事实,所以不想和我说话,或者她不爱和陌生人说话,那么久才回一句,于是我就应了一声,继续听着班主任的总结。
  *
  很快我就发现我又错了,做了同桌半个月,她把我桌位前后左右的人变得比我还熟悉,称兄道弟。
  若要按熟悉程度排个顺序,第一名是她前桌的男生张勇,他们两个拜起了把子。
  张勇做哥哥,每次她有事都是一拍他的肩膀,叫一声老哥,张勇准是马上转过头说,什么事老妹。除了班主任的课,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
  最后一名就是作为同桌的我,我性格腼腆,很少主动找同学说话。
  刘舒刚开始也有跟我说不完的话,我总是她问一句答一句,她说的多我回答的少,永远都是认真听课埋头写字的样子,只有她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偶尔会抬头看看她好看的侧脸。
  时间久了,她便知道我是不爱说话的性格,就很少搭理我了,只有要抄作业或者笔记的时候,会主动跟我说很多话。
  后来他们再讨论什么无聊的话题,或者上课开小差时,总是把我排除在外,她总是装成长辈的样子很认真地摸着我的头发说:“好孩子,你还是写作业吧,我们说的事情不适合你。”
  其实我才是她的长辈,我不仅身高比她高三公分,年龄还大了她一岁。
  *
  月考到了,学校贴出考试座位,下课之后,我靠在位子旁边的窗户上发呆,眼睛直直地盯着教室对面的实验室走廊,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
  刘舒突然走到窗户前,遮挡了我的视线,我看着她衣服上的扣子又发起了呆。
  “勇哥,学校以前挺让人讨厌,老是按年段名次拍座位,这次做好人了,都是咱们自己班的人一起考,就是顺序打乱了下。不知道我旁边有没有成绩好的人,唉,那你这次的位子跟我有没有挨的一起呢。”
  张勇转过来看着刘舒,刘舒顺手拿起我放在桌子上的尺子,拍了一下刘勇的肩膀,然后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窗户上的木框,翻了下白眼。
  “你要跟我挨着干嘛,难道要抄我的不成,你还不如问问林盈坐哪里,她肯定考的比我们好。”张勇转过头看着我。
  “林盈你这次坐哪里?”
  我想起自己上节课去小卖铺,经过的时候看到的考试位子,准备开口说话。
  “嗯,我坐在……。”
  “林盈坐我右边,你别想了,哈哈,老哥你还是安心坐我后面吧。”
  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刘舒扼杀了。
  张勇哀嚎了一声,铃声刚好响了起来。刘舒绕到大门走了进来坐在我的旁边,而后用我的尺子又拍了拍张勇的肩膀说:“老哥,我左边是叶清,我叫他给我抄一份答案,到时候给你哈。”
  说完把尺子拿过来还给我,看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她一边伸手进抽屉拿书本,一边对我天真无邪地笑了一下,然后端坐着看向黑板。
  *
  下午快上课时,刘舒背着书包笑嘻嘻地走进来,一边放下书包一边对我说:“林盈,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帮我参谋参谋。”
  我抬起头看见她从书包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然后看了看左右,发现没有人看她,才把手伸到我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
  盒子的中间嵌着一个银白色的戒指,戒指的中间有一条凹槽,显得光泽度很强。
  她献宝似的拿到我面前转了转,凑近小声说道:“林盈你看,这个戒指好看吗,很漂亮吧。”
  “挺好看的,你买给自己的吗?”
  她拿起戒指拉过我的手套了进去,“你先帮我试下看看能不能戴,我买给我朋友的,她手和你差不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