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完美互换gl——留史楚韵

时间:2019-12-28 09:22:11  作者:留史楚韵

   书名:完美互换gl

  作者:留史楚韵
  文案:
  孟姚晗为救岳柠,和岳柠一块儿从楼顶掉了下去。
  再醒来,孟姚晗发现自己腿变长了,胳膊变细了。
  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镜子里那张脸是岳柠的?
  岳柠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站在自己面前。
  岳柠惊恐:你是谁?
  孟姚晗丢给岳柠一面镜子:你占着我的身体,你说我是谁?
  岳柠:!!!
  她,竟然把孟姚晗的身体给占了!!!
  【食用说明】
  1、皮一下很开心伪校霸攻×胆小懦弱温顺学霸受;
  2、日常向小甜饼,双初恋,1V1,HE。
  3、受前期偏弱,会在攻的陪伴下慢慢成长。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姚晗,岳柠 ┃ 配角:徐皓阳,闵时哲,蒋悦 ┃ 其它:
 
 
第1章 
  开学典礼结束后,距离放学只剩半个来小时,大家也没心思看书了,都在那聊着天,教室里嗡嗡的说话声,站在楼梯口就听到了。
  孟姚晗回到座位,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把耳机塞上,音乐打开,把教室里的喧嚣全都屏蔽,结果一首歌还没听完,班上最捣蛋的那男生慌里慌张的从门外冲了进来,开门的时候一点力道都没收,门重重拍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教室瞬间安静下来,那男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想要说什么,可越是着急越说不出话来。
  教室里有人被他这么一惊,本来已经不满,见他做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却又不说话,顿时不悦起来:“徐皓阳,你有病啊!吓死人了!”
  徐皓阳不住摇头,他指着外面,好半晌才终于把话说了出来:“岳、岳柠!岳柠要跳楼了!”
  八班的人一听,顿时轰动了,一个个急不可耐的冲了出去。
  孟姚晗把耳机一拽,手机直接丢尽桌洞,也跟着往外冲去。
  岳柠成绩一向不错,从没出过年级前十,今天典礼上却被教导主任点名通报她考试作弊,估计对她打击不小。
  孟姚晗和岳柠不熟,至多就是看岳柠被欺负的时候管下闲事,她真没想到,一个被人欺负从不吭声的姑娘,竟然会有勇气站到楼顶上。
  嘉泉一中高中部的教学楼有两栋,一栋是高一高二的学生,有五层高。另外一栋只有高三的学生,仅两层。
  两栋教学楼之间隔着一个操场,刚刚开会就在高一高二那栋楼下,岳柠站着的,也是高一高二那边的顶楼天台。
  此时不少学生都往高一高二那里冲,孟姚晗遥遥看了眼楼顶那丁点大的小人儿,只觉得血往头上冲,孟姚晗发誓,这十八年,她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
  可即便如此,孟姚晗到达楼下的时候,楼下已经站了不少人,哪个年级的人都有。
  岳柠站在楼顶,火热的太阳毒辣的炙烤着她,她微微把脚抬起,又有些不安的放下。此时的她是矛盾的,她惧怕活着,却也害怕死去。
  她五年级的时候父亲工地出事身亡,母亲带上赔偿金跑了,本就贫苦的家庭更加艰难起来。
  岳柠本想辍学,早些出去打工,好让奶奶不那么辛苦,可奶奶坚决不肯,她老人家最盼望着就是岳柠好好学习,有大出息,这样就不用像她,像岳柠爸爸一样那么辛苦。
  岳柠拗不过老太太,只能继续读书,可即便是义务教育阶段,住宿费、伙食费的开销,对于岳柠来说也难以承受。
  这些年,岳柠完全就是靠着奖学金和假期打工撑过来的。
  如今不止没有了奖学金,还要背上这样的处分,明明是蒋悦抄她的卷子,为什么背处分的却是她?
  岳柠想着之后的学费、住宿费、伙食费,还有奶奶知道这样的消息之后的失望,她就觉得快要窒息。
  她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群,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声音不住的在脑海回荡。
  “跳下去吧,不要让你奶奶蒙羞,这样还能获得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可以让你奶奶安享晚年……”
  那声音充满了蛊惑,岳柠微微抬起脚,却莫名的又从心底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有一个声音仿佛在她耳边疯狂呐喊,让她停下来,那个声音说,她奶奶那么大的年纪,怎么承受得起失去她的打击?
  楼下的人都仰头看着岳柠,八班有些常常欺负岳柠的小太妹看着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在下面起哄着:“跳啊!跳啊!”喊罢又发出一阵巨大的嘲笑声,她们笃定岳柠那胆小鬼根本不敢跳下来。
  孟姚晗听着她们的喊声,只觉脑门突突跳动。她恶狠狠的瞪了她们一眼,骂道:“一群傻X,喊什么喊?都特么闭嘴!”孟姚晗喊完,那几个女生瞬间安静下来,相互看了一眼,有些畏惧的低下头,没有人再敢说一句话。
  学校的领导在疏散学生,已经有人报了警,救援还没有来。孟姚晗看着岳柠在楼顶摇摇欲坠的身影,避开校领导,顺着侧门冲了上去。
  孟姚晗用尽可能小的声音打开天台的门,里面有老师耐心劝说的声音,可是岳柠却没有一点反应。
  孟姚晗侧身进入,里面的几个老师见状,皱了下眉,却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去呵斥孟姚晗,生怕一点动静就惊了岳柠。
  老师继续在那劝说,孟姚晗见岳柠背着身,便试探着靠近,试图把岳柠从上面拽下来,可岳柠实在是太敏感了,听到丁点儿的动静,她猛地回过头,冲着孟姚晗喊道:“你别过来!”
  孟姚晗猛地止步,她就站在距离岳柠十步远的地方,生怕再往前一步就刺激到岳柠。
  “你别激动,要真掉下去了,连反悔的余地都没有了。”孟姚晗小声劝着岳柠,她对自己能成功救下岳柠的预期值是零,她不敢冒险,只能尽量拖着岳柠,等救援来。
  岳柠不说话,她转过身去,孟姚晗只能看到她不住抖动的肩膀和呜咽声。那一声声哭得真叫个肝肠寸断,尽管孟姚晗看不惯别人遇事不解决事,只知道哭鼻子,更加看不惯对生命丝毫不尊重珍惜的人,可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是教训人的好时候。
  “你要不先从上面下来?那上面多危险啊,咱们有话好好说,你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啊。”孟姚晗稍微往前挪了两步,见岳柠没什么反应,稍稍松了口气,跟着继续开口劝。
  孟姚晗不敢说太多,说两句,停一停,没一会儿就听到了鸣笛声,应该是救援来了。
  麦克风还没收好,就又接了出来,教导主任在楼下仰着脖子配合着救援人员的行动和岳柠沟通。
  岳柠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眼前阵阵发黑。她听不到教导主任的声音,听不到孟姚晗的声音,耳鸣的声音充斥着耳道,她浑身僵硬,一动不能动了。
  岳柠害怕了,她不敢跳了,可是她动不了。她能感觉到身体不自主的摇晃,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她想要呼救,可张开嘴,除了大口的呼吸,她什么也做不到。
  孟姚晗停下了劝说,她觉得岳柠的状态有点不太对。她小心翼翼的朝岳柠又走近了两步,发现岳柠一点反应都没有,立刻朝岳柠冲了过去,可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抓住岳柠的瞬间,岳柠已经支撑不住朝向下栽去。
  岳柠无论身高还是体重都比孟姚晗要大,孟姚晗感觉不对,可松手已经迟了。孟姚晗被岳柠带着直接翻过那并不高的栏杆,和岳柠双双掉了下去。
  楼下传来巨大的尖叫声,还没来得及爬上楼的消防员闻声更是卖命的往上爬,可上去之后,却只有空空的天台。
 
 
第2章 
  孟姚晗和岳柠运气好,俩人都摔在了刚刚撑起的气垫上。
  救护车守在一边,俩人刚刚摔下来便都晕了过去,虽然没见血,可具体伤情还得检查过后才能下定论。
  医护人员小心翼翼的将俩人抬上担架,救护车立刻呼啸着离开。
  学校安置好学生,让他们不要随便外传后,便赶紧通知家长。
  最终检查结果格外理想。
  孟姚晗摔下来的时候岳柠给她当了肉垫,她除了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之外,并没有受其他的伤,至于岳柠,比孟姚晗严重一点,却也只是右小腿骨裂,比预期的要好太多太多。
  孟姚晗长舒了口气,缓缓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雪白,还有萦绕在身边的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
  病房里有些嘈杂,孟姚晗皱了皱眉,头蒙蒙的,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让她感到格外的烦躁。
  孟姚晗不是没生过病,也不是没住过院,可这样的病房却是第一次待。
  孟家在嘉泉乃至全国都是一个不小的家族,即便身为女孩的孟姚晗在孟家没什么地位,可也不至于让她住这样的病房惹人笑话吧?
  孟姚晗想要坐起身,身上却立刻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疼。
  孟姚晗倒吸一口凉气,额上立刻渗出一层细密的汗。她倒回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
  隔壁床的人见孟姚晗要起来,忙招呼道:“姑娘啊,你要干嘛呢?你奶奶去打水了,等下就回来,你可别乱动。”
  奶奶?孟姚晗讶异的看着隔壁床那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孟家的老太太可是连笑脸都没给过她的,居然会给她打水?这个世界是玄幻了吗?
  就在孟姚晗愣神的功夫,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材瘦小,肤色暗黄的小老太太朝着孟姚晗的病床走了过来。
  老太太穿的衣服很旧,可她把自己拾掇的却格外干净利落,她的年纪应该比孟老太太小,可看起来却比孟老太太老。她走到床边才发现孟姚晗醒了,看着孟姚晗瞪着滴溜溜的眼睛,老太太脸上立刻攀上了惊喜。她把暖壶放到一边,凑到孟姚晗跟前嘘寒问暖:“柠柠,你醒了?学校打电话说你从楼上掉下来,你这是要吓死奶奶啊?!”
  老太太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孟姚晗整个人都懵了。这老太太是谁?柠柠又是谁?
  孟姚晗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她把胳膊抬起来,看着和老太太相差无几的肤色,还有那细瘦的胳膊和布满茧的手掌,再看着那吊在半空的大长腿,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这腿快赶上她个子了吧……
  “柠柠?”老太太见孟姚晗不说话,直盯着自己的胳膊和腿看,不由紧张起来,“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奶奶这就去叫医生来。”
  孟姚晗看着老太太张皇离开的背影,目光移到了隔壁床旁边那柜子上的镜子上。她半支起身子,脸勉强够住镜子,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孟姚晗整个人都被弄懵了。
  她倒回床上,现在满脑子就一个问题,为什么她照镜子,镜子里是岳柠的脸?
  孟姚晗做了几个深呼吸,再次支起身子,镜子里的脸依旧是岳柠的。
  “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幻觉,幻觉……”孟姚晗嘴里念念叨叨的自我催眠,没一会儿老太太就带着医生来了。
  “医生啊,你快看看我孙女怎么了?刚刚醒来直发愣,也不说话,不是摔坏了吧?”张兰秀满眼忧心,她丈夫走得早,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结果也是早早的去了,媳妇儿更别说,拿了赔偿金,孩子也不管,直接跑没了影。如今她身边就岳柠一个亲人,要是岳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叫她怎么活啊?!
  孟姚晗看向张兰秀,莫名的有些心酸。躺病床上被人关心,孟姚晗这是记事以来头一回感受,若这一切当真是幻觉,那这幻觉未免太幸福了吧?
  医生给孟姚晗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便随口问了句:“恶心吗?”
  孟姚晗摇摇头:“就是身上疼。”
  “摔那一下怎么可能不疼?你这运气还是不错的了,也就折了一条腿。”医生说着,又把脑震荡会出现的反应给孟姚晗和张兰秀说了一下,见张兰秀还是一副失措的样子,又安抚了两句,这才离开。
  孟姚晗看着张兰秀又准备抹眼泪,忙道:“奶奶,我没事儿,真没事儿。”
  张兰秀看着孟姚晗卖力安慰她,忙擦了擦眼泪。她的孙女她了解,打小就懂事,什么话都不说,自己搁心里憋着。张兰秀听那什么主任说,岳柠是自己跑楼上去要往下跳的,说是考试作弊被学校罚了,她听了简直觉得好笑。
  这么多年祖孙俩相依为命,岳柠也争气,从小学习就好,从村小到县初中,再到市里数一数二的高中,年年拿奖,上这么多年学,愣是没有出过一分学费。
  岳柠学到的知识都是实打实的,哪里需要靠作弊这种手段?
  学校害怕张兰秀闹腾,当她的面儿撤销了处分,把这事儿也摁了下去,还有岳柠的学杂费全免,医药费也由学校全包,还顺带给了她一万块的安置费。
  张兰秀没要那钱,这件事岳柠不理亏,收了那钱,就好像岳柠真做了那些事一样,她咽不下这口气,可是这当口也不敢和岳柠提,怕刺激她。
  张兰秀看着自家孙女儿明明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反倒来安慰她,不禁眼睛发酸。
  初秋还有夏季余暑未消,张兰秀看着孟姚晗额上都有汗了,忙拿过扇子给孟姚晗扇风,顺带遮掩了下快要溢出眼眶的泪。
  一丝丝凉风从孟姚晗的面前拂过,孟姚晗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那红彤彤的眼眶,微微合起眼睛不敢去看。老太太对岳柠的事儿估计也知道的七七八八,想着老太太自己心里难过,还要顾念着岳柠的情绪,心里有些酸涨,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
  孟姚晗其实有些理解不了岳柠那么胆小阴郁的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温和慈祥的奶奶?照理说,被爱滋养的孩子,不是应该阳光积极向上的吗?岳柠怎么看都像是被爱养出来的孩子。
  一想到岳柠,孟姚晗瞬间从这腻人的温馨中醒过神来。她到了岳柠的身体里,那岳柠哪去了?
  “奶奶,和我一起从楼上摔下来的那个女孩儿呢?”孟姚晗状似不经意的打听自己身体的消息,就是不知道岳柠是不是在那里面待着。
  “那个姑娘啊,在楼上呢,说是个什么微什么病房。我听说那姑娘拉了你一把,结果把她带下去了,本来想好好感谢感谢人家,可是那上面不让人上去。”张兰秀说起孟姚晗,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孟姚晗了然的点点头,看来孟家应该是把她安排在VIP病房了,现在这个时间点儿肯定是见不着人,再迟点……
  孟姚晗看着自己那条断腿,再迟点她估计也没能耐飞上去,这就有点麻烦了,她没法确定那芯子里是不是岳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