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佞宠(古代架空)——四月流春

时间:2019-12-27 09:29:48  作者:四月流春

 《佞宠》作者:四月流春

 
文案 
瑞王病中烦闷,鬼使神差,把一名俊朗大夫当金丝雀驯养,对其宠信有加。 
小宠野性难驯,飞扬跋扈,瑞王不忍苛责,渐渐的,惯出了个佞宠。
一日夜宴毕,醉酒小宠忽然变成难缠混账,瑞王怒了,严惩之——结果,累得三天没出房门。
吃一大亏……
岂有此理!
事后,瑞王烦恼暗忖:金丝雀不难,但这混账佞宠,究竟该如何驯养?
  
浪荡攻&高冷受
甜甜蜜蜜,漫天撒糖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泽琛,宋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探监
 
  九月,秋高气爽。
  成国皇宫,富丽恢弘,其中一处宫殿外,守卫森严。
  殿内,瑞王病重,卧床不起,昏昏沉沉,恍惚中耳畔动静嘈杂,难以安眠。
  病榻前,站着一群人。
  “唉。”太医院的院使诊完脉,愁眉不展,叹气并让出位置;
  院判接着诊脉,半晌,默默退开;
  几名老御医硬着头皮,轮流号脉,均犯愁,不敢吭声。
  瑞王的生母,惠妃眼睛红肿,急切问:“怎么样?各位太医,琛儿的病,到底怎么样?”
  “这……”
  “这个病,心疾……十分棘手。”
  “确实棘手,但殿下吉人自有天相,故、故……”太医们一筹莫展,支支吾吾,谁也不敢说实话,生怕显得是自己咒死了受宠的皇子。
  惠妃嗓音沙哑粗噶,厉声催促:“琛儿的病,向来由太医院负责医治,他最近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你们却支支吾吾敷衍塞责,赶紧救人啊!”
  “再敢耽误,休怪我找圣上,告你们一状!”
  太医们尴尬杵着挨训,内心叫苦不迭,左一句“岂敢耽误”,右一句“娘娘息怒”。
  这时,在场的另一名皇子,庆王提议:“焦急无济于事,娘娘冷静些。既然太医院一时半刻想不出办法,不如照我所说,姑且让宋慎试一试,怎么样?”
  “宜琳被阴险小人害死了,我只剩琛儿一个孩子,怎能冷静?”惠妃哭肿了眼睛,犹豫不决,“你推荐的宋慎,是个民间大夫,年纪轻轻的,他、他能行吗?”
  庆王答:“医术不能单看岁数,若非事先有所了解,我岂会推荐?”
  惠妃痛失爱女,儿子又病重,慌乱无措,迟疑问:“琛儿自幼与你亲密,常说‘三哥很好’,我、我也是信你的,相信宋大夫必有过人之处。但不知,圣上是什么意思?”
  “我稍后便禀明父皇,一有准信,立刻告诉您。”
  “好,好,越快越好!”
  儿子病势凶险,惠妃心急如焚,哽咽道:“幸亏有你,还愿意为琛儿的病想辙,他若能康复,我一定叫他重谢你和宋大夫!”
  “提什么‘谢’?我与四弟是兄弟,理应互相照顾。”庆王示意宫女搀扶惠妃,并招呼太医,“走,换个地方详谈,免得打扰病人休息。”
  众人离开,卧房恢复安静。
  病榻上,瑞王长相俊美,却脸无血色,天生患有心疾,嘴唇指甲发紫,迷糊睁开眼睛,半晌,眼神才从恍惚变为清醒。
  “殿下?”
  “您终于醒了!”管事太监王全英跪在榻前,两名小太监亦凑近,争相询问:“觉得身体怎么样?”
  “唉,您用了新药方后,昏迷一天一夜,把娘娘吓哭了。”
  “快叫太医回来!”
  瑞王吃力地抬了抬手,嗓音微弱,“别惊动太医。”
  “啊?”
  “这怎么行?奴婢们又不会治病。”
  瑞王下令:“也别惊动母妃和三哥他们。”
  太监面面相觑,“是。”
  瑞王屏退两个小太监,“下去。”
  小太监退下,由年过半百的管事太监服侍病人。
  “殿下有何吩咐?养病要紧,其余的事儿,过后再办也不迟。”王全英勉强挤出笑容,“太医院实在无能,方子换了又换,始终未能治好您。幸而,刚才,庆王推荐了一个姓宋的民间大夫,宋大夫一出手,兴许就药到病除了!”
  瑞王脸色苍白,语气平静,“太医院高手如云,他们花了二十多年都没能治好的病,无论换成哪个大夫,结论想必差不多。”
  “不一定呐!”王全英擦了擦泪,“只要您振作——”
  瑞王打断道:“前几天,两个太医以为我昏迷,说了句实话‘瑞王这个病,即使熬得过今冬,也熬不过明春’。如此推算,我的寿命可能只剩三个月了。”
  “太医瞎说,信不得!”
  亲信太监老泪纵横,“从您出生至今,太医曾误判多次,一会儿说‘止于十岁’,一会儿说‘活不过十八’,结果呢?您今年二十二了!显见庸医不少,胡说八道。您这次昏迷,八成因为太医院的新药方欠妥,回头查一查,狠狠治庸医的罪!”
  瑞王从小明白自己患有不治之症,注定短命,不怨不懑,异常冷静,“我能活到二十二,全靠药续命,但续得了一时,续不了一世,随时可能死。临死之前,我还有一件大事没办完。”
  “什么事?”王全英侧耳倾听。
  瑞王咳嗽两声,“泽宁在哪儿?”
  “八皇子?”王全英瞬间满脸鄙夷忌惮,耳语告知:“他还是在皇子所,一直被软禁着。”
  瑞王闭了闭眼睛,“数墙之隔。”
  “没错。皇子们年少时,统住这一片,八皇子的住所离咱们不远。”
  瑞王睁开眼睛,凝重道:“现已确定,杀害宜琳的真凶,是泽宁!万万没料到,他竟那般心狠手辣,骨肉相残,令人发指咳、咳咳——”
  病人激动,咳个不停,唇色愈紫,吓得老太监慌忙劝解:“殿下消消气,八皇子丧心病狂,谁也防不住,可怜大公主,惨遭毒手。唉,娘娘只有您一个孩子了,您要尽快好起来。”
  杀妹之仇,不得不报。
  瑞王一字一句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时日无多,索性带老八一起走,避免他继续害人。” 
  一起走?
  一起死?
  “莫非您打算、打算……”王全英目瞪口呆。
  瑞王胸闷气短,艰难说:“我带真凶一起下黄泉,方能告慰宜琳死不瞑目的亡魂。”
  “八皇子固然该死,但、但他毕竟是皇子。”老太监惊惶得结巴,“况且,圣上下旨,草草结案,并严令禁止议论,明显不愿家丑外扬……求您三思!”
  瑞王痛失胞妹,难掩失望,“父皇包庇真凶,对宜琳委实不公,与其软禁,不如我出手收拾了祸害,以儆效尤。”
  老太监忠心耿耿,咬牙说:“八皇子确实该死!具体该怎么做,您吩咐,老奴去办!”
  瑞王却摇摇头,“我亲自办。趁真凶还在皇子所,你立刻回王府,把暗格里那颗药带进宫来。”
  “啊?那可是毒/药。”
  瑞王忆起胞妹惨死之状,激忿填膺,“你把药取来,我自有妥善办法。”
  “是!”老太监豁出去了,听令行事。
  与此同时·刑部大牢外
  秋风飒爽,天高云淡。
  天空中有一只鹰,乘着风,时而翱翔,时而盘旋。
  一名身穿玄色武袍的年轻男子,抱着手臂,靠着石狮子,正仰望天空的鹰。
  此人便是庆王推荐给瑞王治病的民间大夫,名叫宋慎。
  宋慎高大俊朗,肩宽腿长,麦色皮肤,额头饱满,剑眉浓黑,双目精湛有神,鼻梁高挺。
  秋阳下,他头发呈深栗色,瞳色呈琥珀色,明亮,锐利如鹰。
  宋慎一边等候答复,一边观察鹰。
  鹰乘着秋风,盘旋了一圈又一圈;他目光追随,观察了一遍又一遍,暗忖:
  都城繁华地,不适合野鹰,它肯定是被驯养的猎鹰。
  出神间,监牢值房的角门开启,一个狱卒小头目招招手,“来!”
  宋慎回神,快步靠近,客气问:“不知您几位商量得怎么样?能否再通融一次?” 
  “这个月已经通融三次啦。”狱卒板着脸,拿腔拿调,“夏莉是贪官家眷,贪污大案,朝廷非常重视,我们不敢一次次放你进去探望。”
  宋慎掏出几锭银子,悄悄塞给对方,低声说:“她是倒霉,被牵连下狱,错在没跟对男人。还请再通融一次。”
  狱卒飞快藏起银子,松口道:“唉,看着庆王府的面子,你又如此诚心的份上,再次破例,但只能待一刻钟。”
  “多谢!”
  不久之后·女牢
  监牢低矮阴森,老鼠臭虫蟑螂无数,血腥气、汗臭气、腐/肉气……恶臭难闻。
  宋慎穿过复杂通道,停在尽头一间狭窄牢房外,隔着栅栏,定睛一望:
  牢房角落,夏莉伤病交加,蜷缩躺在阴冷地上,一动不动。
  “师姐?”
  宋慎弯着腰,略扬声:“师姐?”
  夏莉动了动,翻身一看,霎时哭喊“小师弟”,欣喜若狂地爬近,双手攀着栅栏,跪立问:“你来救我了,你来接我出狱,是不是?是不是?”
  宋慎打量蓬头垢面的中年妇人,“我来看看你。”
  “又只是探望,而不是接我出狱?”夏莉颓然哭泣,衣服沾血,脸庞脏污,看不清容貌。
  宋慎压着嗓子,“我正在想办法。河间贪污案闹得沸沸扬扬,加上镇千保暗中阻挠,救你谈何容易?我总不能劫狱。”
  “为什么不能劫狱?你干脆劫狱嘛!”
  宋慎严肃表明:“一旦劫狱,镇千保必将把罪名栽给南玄门。师父待我恩重如山,信任传授掌门之位,我今生今世,绝不做对师门不利的事。”
  夏莉恐惧焦躁,“那,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救我出去?昨儿半夜,我又被蒙面狱卒私刑殴打,你再不快点儿,我伤病交加,要死在牢里了。”
  “别嚷!不能嚷!我费了大功夫,求动庆王,才得到探监机会。”
  宋慎掏出一包食物,“吃吧。”然后捏着妇人手腕,“我号号脉,先给你治病治伤。”
  夏莉单手打开,见是鲜软糕点,立马狼吞虎咽,吃两口,却又开始哭,“你既然和庆王有交情,为什么不多求求他?早日救我出去。”
  “庆王虽有实权,但他不仅有八个兄弟,上头还有皇帝,恰又被政敌弹劾,正焦头烂额呢。况且,交情并不深,不足以令他冒险插手贪污案,肯助我探监,已是难得。”
  宋慎诊脉毕,安慰道:“蒙面狱卒把你打出了内伤,但不致命。”他又掏出一包东西,递过嘱咐:“小心藏好。这是金疮药和化瘀丸,以及治风寒发热的药,你也学过医,记得按时服药。”
  夏莉左手拿着食物,右手拿着药物,频频点头,被折磨得语无伦次,“师弟,小师弟,救救我,我没贪污,是被株连的,你一定要救我!”
  宋慎叹了口气,“要是不想救你,我何苦东奔西跑?何苦四处塞银子打点?”
  “多谢师弟!”夏莉膝行后退,突然给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师弟磕头,“当年的事儿,师姐早已知错,早想回南境,到师父坟前跪下认错。但你得先把我救出去。”
  “小师弟,你可不能不管师姐呀。”夏莉虚弱磕头,“你小时候,师姐抱着你,背着你,给你喂茶喂饭,给你缝衣做鞋,陪你疯玩,一向把你当亲弟弟疼……求你救我一命。” 
  宋慎愣了愣,偏偏栅栏隔绝,够不着,只能劝:“师姐,你这是做什么?起来!快起来!”
  “我既答应救你,一定竭尽全力。你起来!”
  “放心,我已经求动庆王,庆王打过招呼了,今后,应该不会再有狱卒敢偷偷折磨你。”
  夏莉唯恐死在狱中,拒不肯起,执意跪着,“真的?太好了!”
  转眼,一刻钟了。
  狱卒握着刀柄,探头提醒:“一刻钟到了,你该走了。”
  宋慎朝狱卒点点头,匆匆说:“按时服药,我会尽力救你。”
  夏莉一把揪住师弟衣襟,含泪催促:“要快,这个鬼地方,师姐一刻也不想多待。”
  “我知道。”
  狱卒既不耐烦,也怕担责,硬拉起宋慎,“唉哟,别聊了,立刻走!万一被对头发现,我没法解释。走走走!”
  “师姐保重,我得走了。”宋慎尾随狱卒,慢慢走远,背后是夏莉凄声不舍的呼唤“小师弟,一定要救我”。
  不消片刻,宋慎迈出监牢,牢外凉风飒飒,秋阳灿烂。
  他抬头,意外发现,那只鹰仍在盘旋,须臾,它倏然收起翅膀,眼睛盯紧地面一处,疾速俯冲,闪电般划过天空,行动极灵活,眨眼便消失了。
  好鹰!
  宋慎定定神,回头看了一眼监牢,旋即大踏步离开,寻朋友商议救人之策——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写过耽美啦,不知昔日小天使们还在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