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忘羡】满盘皆赢(魔道祖师同人)——柏漓Geisha

时间:2019-12-26 08:34:49  作者:柏漓Geisha

   《(魔道祖师同人)【忘羡】满盘皆赢》作者:柏漓Geisha

  喜闻乐见双穿梗
  原著向  婚后忘羡魂穿火烧云深不知处前逆转乾坤的故事
  熟叽x熟羡穿越回云深不知处被烧之前 逆转乾坤
  背景原著/动漫/电视剧/广播剧都会参杂一点
 
 
第一章 01
  云深不知处 冥室
  一名红衣妖冶女子十分闲适的躺在招魂台上,满不在乎的看着眼前站的笔直准备拔剑的蓝忘机。
  女子并不害怕,反而凉凉的开口道:“公子,我可从未害人,公子要是灭了我,怕是有违玄门道义。”
  淡琉璃色的眼睛毫无波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感受到女子身上确实没有怨气和杀气,便将避尘撤回腰间,冷声道:“你是何物,为何来此?”
  他本来在值夜,路过冥室时却发现冥室异动,进来便看到如此景象。
  “世间万物皆有缘由~”女子轻佻的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个玉佩,上面有蓝氏禁纹,还刻有一字,是蓝氏一位先祖的名字,“我呢,并非邪祟,而是天灵地泽所生灵物,名叫溯,百年之前突破修为瓶颈时曾受过你们家老祖宗的恩,百年后终于修成正果,今日到此,便是报恩。”
  女子跳下招魂台,脚步轻巧的走到蓝忘机身边,“小公子真是跟你的老祖宗一样俊俏清冷呢。”
  蓝忘机看了眼那个玉佩,确实是先祖之物,问道:“如何报?”
  女子轻笑一声,“人世间诸多遗憾,心意难平,千百世人的悔意造就了我,人们想要回到过去,曰之为溯,公子……心中有悔。我便可回溯公子的时间,一切从头再来。”
  蓝忘机的神色动容了一下,想起了在静室呼呼大睡的道侣,不由摇了摇头:“我心意已平,无需回溯。”
  女子的眼神忽然变的犀利起来,绕道蓝忘机背后,勾起自己一缕头发,“公子心意已平,可是心上人仿佛总是意难平呢,公子不担心您的心上人吗?蓝家的几千条家规除了培育玄门名士,便是养出情种,百年来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蓝忘机沉默了,即使是已经在云深不知处过上了太平日子,魏婴也时常会午夜梦回惊醒,随后用劲的抱住自己,直到确认自己还在身旁才会再慢慢入睡。
  魏无羡心里终归是有诸多遗憾的。
  思忖片刻,开口道:“若回溯,现世之人该当何如,又有何弊处。”
  “一同回溯,死者复生。只不过他们将失去曾发生的一切记忆,记得一切的只有你,你将孤军奋战,若成,则逆转乾坤,若不成,则痛苦重来,也许变本加厉。人世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含光君也明白这个道理。说到底,我所做的,只不过就是让你回到过去,只不过你预知了未来,当然,若中途发现自己势单力薄并不能改变什么,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一切也不过重演一遍,还是可以和你家小郎君长厢厮守的。”女子轻笑了一下,口气却十分平淡,只是在叙述一个事实。
  “当然,我相信含光君一定有所作为。”
  蓝忘机默默思考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可。”
  见蓝忘机点头,又绕道他背后,附在他耳边:“不过呢……我十分喜欢你们蓝家人,可以给你偷偷开几个小后门。”
  蓝忘机用询问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女子但笑不语,只是默默的绕到蓝忘机前面,忽然正色,口中念念有声。
  蓝忘机刚想开口说什么,一道光芒在他眼前闪过,他便失去了知觉。
  失去意识前,他想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去给魏婴把被子盖好,不知道他会不会着凉。
  溯站在空荡荡的冥室之中,将掉在地上的玉佩捡了起来,收回袖中,想起了许多年前也有个头戴抹额,一尘不染的少年,为素不相识的自己抗了数道天雷。
  回想起来,都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你们蓝家的恩,我也算是报了……”
  随后,整个冥室,整个空间,湮灭在溯眉心闪出的光芒之中。
  再醒来,蓝忘机发现自己已在云深不知处的静室之中,窗外玉兰树正在飘香,偶有雀鸟掠过天际。
  走到铜镜前看了看自己,约莫是十五六岁的身量,运转了一下灵力,却发现跟几十年后的自己没有差别。
  “这就是开的后门么……”蓝忘机心想。
  穿好衣服,步出房门,四处看了一看,是重建之前的云深不知处,又去兰室看了一眼每日更新的挂历,确定了现在的时期。
  心下暗自算了一下,还有七日,温氏就会上门,火烧云深不知处。
  那魏无羡此时应该还在云梦逍遥快活,虽然如今自己的修为颇高,但双拳难敌四手,未必能挡下温氏之祸,当务之急是先让兄长和叔父将藏书阁内的东西都先转移,然后加强云深不知处的禁制,尽量减少损失。
  思及此,便提步去往寒室。
  “兄长,叔父。”蓝忘机来到寒室,蓝曦臣正和蓝启仁在房中对弈,对两人行了个礼。
  看到蓝忘机来了,蓝曦臣放下手中白子,疑惑的问道:“忘机今日怎么过来了?”
  蓝忘机思考了一下,决定如实相告:“兄长,叔父。忘机自约二十年后回溯至此,七日后温氏会带人火烧云深不知处,兄长携藏书失踪,叔父重伤,父亲……身陨,故忘机特来此,希望兄长叔父尽早转移藏书阁藏书,加强云深不知处结界。”
  蓝曦臣和蓝启仁大惊失色,又想到以蓝忘机的性格绝不可能用这种事情胡言乱语,二人对视一眼,随后蓝启仁开口道:“忘机,你……此事可当真?”
  蓝忘机跪坐下来,在二人面前伸出双手,“事关重大,忘机不敢妄言。兄长叔父可探查忘机灵力,便知真假。”
  一番探测,蓝曦臣和蓝启仁皆是不敢置信,蓝忘机身上流转的灵力绝不是即将及冠的少年可以拥有的,没有几十年的潜心修炼,是绝对达不到这样的修为的。
  二人收回手,蓝曦臣依旧难以置信的问道:“从未听过有什么回溯的阵法,忘机是如何做到的?”
  蓝忘机道出了自己在冥室的遭遇,蓝启仁听完拈着胡子沉思半刻,点了点头:“确实听闻过蓝氏有一位先祖,曾救下一女子,该女子声称是天生地灵的神,可回溯时光,但是当年渡劫未成,只能滞留人间,静待二次飞升,先祖正是在她飞升失败时救了她一命,女子问先祖求予一块玉佩作为信物,承诺日后必定相报。”
  蓝曦臣已经从震惊中恢复了,挂上了平日柔和的笑容,还带着三分欣慰:“忘机能有此番奇遇,也是先祖保佑。”
  蓝忘机又行了一礼,道:“忘机此番回来,一是阻止前尘灾祸发生,二是为了忘机的道侣。”
  “道侣?!”
  “是,忘机的道侣因温氏之祸,家破人亡。又为报养育之恩,剖金丹还情,被温氏扔入极恶之地,不得已修了非常道,却依旧在伐温之战居功至伟,后为报当年医师剖丹之恩,为众人唾骂,阴差阳错,身死魂销。”蓝忘机想到前世发生在魏无羡身上的种种,眼中不住流露出一丝痛色。
  蓝启仁举起一盏茶沉声道:“那如此看来,倒是一位重情重义之人。”
  蓝曦臣道:“不知这位仙子我们是否认识?”
  “并非仙子,忘机的道侣,是云梦江氏首徒,魏婴,魏无羡。”
  ——啪!
  蓝启仁手中的杯盏光荣牺牲。
  “忘机你,你,你说什么!?”
  蓝忘机一字一句道:“忘机未来的道侣,亦是忘机今生唯一认定的人,是云梦江氏大弟子,魏婴。”
  “你,你,你们可同为男子!而且此子冥顽不灵,顽劣跳脱,你们怎会,怎会,哎!”蓝启仁气的胡子都歪了,一手指着蓝忘机抖个不停,一旁的蓝曦臣看见了急忙走到他身边扶住他给他顺了顺气。
  “叔父,魏公子虽然有些……不拘泥于小节,但是赤子天性,为人正派,刚听忘机所言也确实是个极重情义之人,想必他们也经历了无数挫折,更何况蓝家祖上并非没有男子之间结为道侣的佳话,叔父莫要如此动气。”蓝曦臣说着,边对蓝忘机使眼色。
  蓝忘机却半分不让,依旧面不改色,郑重说道:“忘机此生只认他一人,此情不改,此生不换。前世魏婴已与忘机有夫妻之实,入蓝氏祠堂,三拜已成,今生还求叔父,兄长成全。”
  蓝忘机明白,现在叔父顶多就是看魏婴有那么点不顺眼,大错尚未铸成,正因为是刚正不阿目下无尘的蓝启仁,即使是前生那三十三鞭,都没有一鞭是罚他对魏婴的爱,现下不如早早与叔父说明白。
  蓝曦臣见状赶紧说道:“忘机,你先去藏书阁准备转移的事宜吧,此事……此事让叔父好好想一下。”
  蓝忘机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又行了一礼,“忘机告退,还望叔父……成全忘机。”说罢,又看了蓝曦臣一眼,退出静室,前往藏书阁。
  云梦 莲花坞
  魏无羡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一个红衣女子,对他说:“你愿意回到过去吗?”
  魏无羡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人生应该向前看,为何要回头?”
  女子轻笑了一声,“你和蓝二公子的回答倒是一致,可他终是为了平你心中那些遗憾,只身回到了过去,你不担心吗?”
  魏无羡瞳孔微微闪烁了一下,“蓝湛他不会留我一个人。”
  女子一脸认同的点点头,嘴上却凉薄道:“确实,但是时光倒流,如今的你,也就不存在了。而过去的你,什么脾性,什么作风,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想想蓝二公子也真是可怜,又要受你一次次的言语之苦。”
  见魏无羡一语不发,女子又继续说道:“哎,蓝家人对我有不能不报的恩,想到蓝二公子要回去独自抗下一切,我就觉得这恩报的不够完满,不如,我把你们一起送回去吧,不过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也许你会再次经历那些让你痛不欲生的一切,也许不会,如此这般,你可愿意?”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一瞬。
  魏无羡感觉自己缓慢的点了点头。
  女子明艳的笑了一下,眉间闪出一道耀眼光芒,说道:“哈哈哈,庄生晓梦迷蝴蝶,情之一字,真是难解啊!想来有魏公子陪伴,不管前路多难,蓝二公子也能逆转乾坤吧。”
  魏无羡又听到女子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过我如今的修为支撑不了你们那么多记忆,但是不急,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是不可能忘记的,魏公子,他一定会让你想起来的……”
  ——梦醒了。
  床头两个亲嘴的小人映入眼帘,窗外传来阵阵莲香,魏无羡揉了揉眼睛,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什么怪梦……”敲了敲脑袋,魏无羡感觉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像心缺了一块没有着落,但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走出房门,晴光正好,师弟们正在校场训练,操练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明明是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魏无羡却觉得自己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难道睡觉睡多了?把自己睡懵了?”魏无羡摇摇头,信步向校场走去,决定去“关心”一下师弟们,刚迈出两步,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下肩膀。
  “魏无羡!你又起那么晚,等下阿娘看到了又要罚你去跪祠堂了,到时候可别哭着求我把你背回去!”江澄抱着三毒站在他身后,一脸不爽道。
  “师妹,你不是也没去校场,虞夫人要罚肯定得一起罚,我才不……怕。”魏无羡转身看到江澄那一刻,忽然语塞,怎么回事,怎么看到江澄居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江澄被魏无羡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的浑身鸡皮疙瘩,又推了他一把,“说了不要叫我师妹!魏无羡,你看什么呢!”
  这一把把他推的回过神来,难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口打了几句哈哈把江澄糊弄了过去,便跟在江澄后面去往校场。
  “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盯着江澄都能看半天,明明天天看到他这张脸,怎么会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十分不解。但他向来不是个给自己找罪受的人,想了一会便把这事抛诸脑后,蹦蹦跳跳的嚷嚷着要带师弟们去射纸鸢。
  看着天上远飞的纸鸢,六师弟又因为射偏了而有些苦恼,魏无羡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紫衣少年弯弓射箭,一发即中。纸鸢摇摇晃晃的从天上落了下来,魏无羡站在湖边静静的看着,莲香随风而荡,湖中波光粼粼,魏无羡看着这看了十几年的景色,眼前不知怎么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人一身白衣,负琴执剑,头戴抹额,站着的时候总是如劲松一般笔直挺拔,冰雪似的面容却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声音却分外好听,旁人都唤他魏公子,魏无羡,那人却只唤他——
  魏婴。
  那人的身影像是顺着纸鸢遥遥远去,魏无羡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再眨眨眼,却只看到纸鸢默默的掉落下来。
  魏无羡怔楞的收回了手,心道:“我今天真是见了鬼了,怎么会想起那个小古板。”
  望向纸鸢落下的方向,日薄中天,心里却隐隐有一丝风雨欲来的感觉。
  -TBC-
 
 
第二章 02
  该来的总会来,七日后,温旭带领温家众修士造访云深不知处。
  温家人皆是一身烈阳红袍,带头的温旭依旧一脸嚣张,云深不知处虽然加强了结界,却也难敌温家数百修士的合力袭击,不过这次蓝忘机修为和上辈子不可同日而语,未让青蘅君和蓝启仁受重伤,亦扛下了温旭的攻击,虽然还是不防被温旭点燃藏书阁,但是战况和损失较前世而言已经好的不是一星半点。
  至此,蓝曦臣和蓝启仁也算是真的相信蓝忘机所言之事。
  不日,温氏便传来要仙家百门的亲传嫡系子弟前往岐山接受教化的消息,这一世蓝曦臣没有携书出逃,自当是蓝曦臣前去,蓝忘机却自请前往岐山,蓝曦臣看了他半晌,最终还是同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