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大神收集系统(穿越重生)——数辑算法

时间:2019-12-23 09:15:55  作者:数辑算法

 

 
 
 
《大神收集系统》作者:数辑算法
 
文案
辛辛苦苦送能力,勤勤恳恳养大神
正常系统不该是把我培养成超能力者吗?
我辛辛苦苦就是把各种超能力送给别人?
每次辛苦完系统给的奖励是更快更好地培养别人?
送给别人的超能力还要我来设计?
行吧,命该如此,那么……
“为什么我用超能力之前还要尬舞?”
“爱跳不跳!”
※ 有惊悚成份,不过我还是喜欢轻松搞笑的风格
※ 当然有CP哦
※ 主线升级流
 
标签:幻想 玄幻 爽文 升级流 软科幻
 
 
 
 
第一章 
  「系统正在生成。」
  林秋盯着电脑屏幕,眉头打成了结。
  「检测宿主资质……符合要求。」
  林秋抿紧了嘴唇,开始觉得脑袋都大了,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恼怒地道:“操,这BUG不是我码的!”
  林秋没有耳聋,更何况系统的声音并非是从听觉进入的,他不搭理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系统的唯一原因是在赶工。这次“甲方爸爸”提供了一个不错的报酬,但是要求在一份程序上做修改,他宁愿从头写一份也不愿改别人的,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向金钱低头,这就是他熬出了两个黑眼圈,在昏暗的灯光下对着屏幕摧残眼睛的原因。
  所以,这个系统冒出来不仅没带来任何惊喜,甚至令他觉得烦躁不已。
  「宿主……」
  “操,怎么还不行?”
  「你的任务……」
  “靠,这个码到底过了几手?”
  「你将获得……」
  “不行了,我要休息下。”
  林秋从电脑椅上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厨房把事先准备好的现磨咖啡加热,再一口气灌下,感觉腹中暖洋洋后才走回书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浑身上下都没了劲,脑袋也不清不楚的。熬夜就是这样,尤其对他这种奔三的人,就像被榨干的烧鹅不会剩下一滴油水。
  系统沉默了,大概因为林秋一直毫无反应,它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里是一片老城区,都是以前老国企和市政分的公租房,经历了这么些年后被各家买下,再转卖转租等等,由于地段非常好但是房子本身无论格局还是环境都很烂,现在住的要么就是错过涨价浪潮、无钱换房的老人,要么就是刚刚进入社会或者成家,在父母支持下买过渡房的年轻人。
  林秋买下房子时房价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换作如今他是绝对买不起的,背上三十年的债换来一个安心写码的环境,也算是聊以自慰吧。
  这一单外块并不容易,林秋写写删删快四点才告一段落,他盯着屏幕上一行行代码,只觉得眼前都要转出万花筒来了,过了许久才吐出口气,在脑中说了声:「系统?」
  「我在。」大概是被冷落久了,系统极快的回应里居然带着一丝热情。
  「你的上一个宿主死于哪一年?」
  这个问题太过突兀,系统过了好几秒才道:「这个问题宿主无权询问。」
  「哦,原来你是有上一任宿主的啊。」林秋一边懒散地检查着代码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上个宿主没有达成你的目标吗?」
  系统这次沉默了更久才道:「这个问题宿主无……」
  「所以你是有目标的?」林秋毫不留情地道,「那么你是被某个人制造出来的?怀着某种目的?你寄托到我身上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的?」他停顿了下,带着几点兴味道,「也许不是人制造你的?」
  系统干脆不回答了。
  林秋叹了口气,大力伸了个懒腰,感受到身上骨头卡卡作响,只觉得岁月不饶人。换作以前三天三夜写码也不是个事,完了还能去看个零点首映,一点儿问题也没有。现在,只不过半宿不睡,他就头重脚轻,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还有这个什么系统……会不会是我咖啡喝多了?
  「我跟你说,我是个警察,会把你的事上报的。」林秋根本不是警察,他只是个与公安系统有合作软件公司的普通码农,最爱的语言是JavE,被同事说是老古董……
  「你不会的。」系统很快回了话,「没人会信你,人类社会不具备对我这样存在的理解。」
  「这样说来你在我们社会有一段时间了,警察啊社会啊什么的都懂嘛?」林秋开始觉得这个系统有点可爱了,「听起来没有达成你目标的宿主都要完蛋啊?那我还是什么都不做好了。」
  「随便你。」不知道是不是主观因素,系统这句话听起来居然有点赌气的感觉。
  林秋还真这么做了,关了电脑洗个澡,扑到床上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去对面黄焖鸡解决了午饭,再去超市补充卷纸、肥皂、定期更换的牙刷,这一番步行彻底催醒了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把晚上要做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化冻,再把衣服扔洗衣机、打扫一下卫生,开电脑写两行码,钻研一下那个总是找不出来的BUG,差不多一天就过去了。
  林秋很早就独自生活,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早就习惯遇事多想想,所以才对这个宿主没什么动静,对他来说人生早就是大冒险,不需要这个鬼系统再来增添更多的“色彩”。
  沉默的对峙持续了一星期,直到又一个周末熬夜码海畅游时间,林秋听见了那个即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你不想了解下能得到什么吗?」
  终于忍不住了啊。
  林秋在心里感叹了一句,道:「你告诉我你上个宿主多久前死的,我就了解一下。」
  系统沉默了片刻,道:「215小时30分15秒前。」
  林秋换算了下,道:「你还真是一分钟都不浪费,上个死了立马就来找我了啊?」
  「作为新手,你可以获得规则之手,只要你本人认可并且见过的规则就可以实现,在某个范围内甚至可以无视认知与能力。」系统完全无视林秋的感叹,径自开始新手教程,「不管这个规则是不是现实在存在的。」
  林秋咋一听,觉得“不错嘛”,再暗自琢磨了下就觉得有些不对,道:「我认识人能在天上飞,人就能在天上飞了?」
  「你心里真的认为人能在天上飞吗?」系统反问道。
  「可以啊,比如坐个飞机什么的。」林秋心中一动,明白了过来,「所以,我必须得认为人什么都不带也能在天上飞,这条规则才能成立?」
  「是的。」也许是错觉,系统的语气里居然有一丝幸灾乐祸,「而且这条规则还必须是你见过的。」
  「我怎么可能见过规则?好比重力,我怎么可能看见?」林秋开始吹毛求疵。
  「但是你可以看见重力引发的结果,比如东西往地面掉落。」系统不慌不忙地道,「你和我抠字眼有什么意义?规则之手就是这么规定的,我改不了。」
  「对,只有你的制造者才能改。」
  系统这次学聪明了,一声不吭装不存在。
  仔细想来,这个“规则之手”十分鸡肋,完全是个悖论,创造地球上已经存在的规则是没意义的,那些没有的规则,比如“人在天上飞”,先不说林秋无法实现自我认同,就是先看见这个“现象”就是个不可能的事,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总之,“规则之手”听起来很高大上,仔细一想就觉得这玩意儿定义模糊,完全是个看起来很美好的陷阱。
  「新手送的东西就是坑。」林秋评价了一句,重新投入到无边码海中去,完全没有继续与系统交谈的兴趣。
  礼貌地等了一会儿后,系统觉察出了不对:「你还有什么问题?」
  「你让我问问题,我问了。」林秋盯着屏幕道,「还有什么事?」
  如果系统是个人,这会儿恐怕已经被噎得翻白眼了。
  沉默片刻后,系统顽强地开口道:「我的目的是……」
  「关我屁事。」
  林秋觉得系统不会就此放弃,不过清晨七点开始播放第八套广播体操的音乐这一招还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你上一个宿主是中学生?」林秋死尸般坐在床边,整个人都不好了,别的不说,如果以后每天系统都用这一招,那除非他不睡觉,不然迟早疯掉,「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杀掉达不成目标宿主的吧?」
  系统完全无视林秋的冷嘲热讽和试探,径自道:「宿主的目标是尽快培养出合格的觉醒者……」
  林秋没听完就重新倒回床上,裹紧被子再也不动了,人体是很有耐性的,尽管系统还在喋喋不休着说明,他却渐渐习惯了这声音,很快重新进入了半梦半醒中。当他完全清醒后,摸过枕头边的手机一看,已经是中午了,而他还在躺在床上,被子也没有怎么移动,他的睡姿非常稳健,有人曾经评价过“不比喝饱了的吸血鬼好到哪里去”,要知道,吸血鬼可是死人……
  「呦,看起来你也没办法控制我的身体嘛。」
  林秋心情愉悦地点评了一句,起床洗漱一番后神清气爽了不少。系统一直保持着沉默,这倒让他有些意外,继续调戏道:「如果我一直不完成你的目标,也不死,你怎么办?」
  系统没有任何回应,事实证明,林秋抓住了重点,在十天****的熬夜加班与广播体操催眠曲后,他发现什么事也没发生,系统的存在感越来越稀薄,如果不是广播体操他几乎察觉不到存在,而他也没有遭遇任何事。
  终于给“甲方爸爸”交了一稿后,暂时有了闲情的林秋问道:「你的制造者是为了什么制造你的?」
  作者有话说:
  每晚八点,存稿定时自动发。
 
 
第二章 
  「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似乎明白“防守”是没有用的,系统开始“反击”,「为什么你不去试验下给你的能力,为所欲为是所有人类的终极梦想不是吗?」
  「有所得就必须有所失啊。」林秋感叹了句,「哪有天上掉陷饼的。」
  「不觉得你是天命所归吗?」
  听见这个词,林秋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些好奇地道:「是不是你以前的宿主都是这么想的?」
  「大部分。」系统给了个含糊的答案,「毕竟这种事不是天天有的。」
  「吃饭噎死这种事也不是天天有,但是我想没有哪个吃饭噎死的人觉得自己是天命所归。」林秋淡定地道,「这样吧,你可以把制造者的目的和我说一下,总要让我有个大概的参考。」
  「目的是帮助人类。」
  「所以你的制造者不是人类?」
  系统大概已经习惯林秋的试探,开门见山道:「你觉得人类造得出来我?」
  「不能吧,毕竟你这种存在太过不科学。」林秋觉得不再挣扎的系统顺眼多了,调侃道,「帮助人类进入未来新时代吗?」
  「不,帮助人类不要灭亡。」
  林秋皱了皱眉头:「人类会遭遇什么麻烦吗?」
  「对啊。」系统刻板地道,「人类会因为无法为制造者提供更多的觉醒者而被消灭啊。」
  林秋无语了好一会儿才道:「制造者应该不想让你就这么把真实目的说出来吧?」
  「这是个相悖的命令,我必须配合你尽力培养更多的觉醒者,同时也不应该把真实目的说出来,在此时,配合你得到了更高的优先级。」
  「为什么?」林秋觉得很莫名其妙,「难道不是隐藏目的更重要?知道了目的,我怎么还会去做这件事?」
  系统似乎终于找到了机会,反唇相讥:「第一,就算你知道了目的又怎么样?你能做什么?第二,你不帮我就不帮我呗,反正你死了我还会找其他人。哪怕你一百岁死,对我来说也不过是白驹过隙而已,更何况人类还会有许多其他意外死法,说不定你明天就死了呢?」
  林秋想了一会儿,道:「如果你的目标达成了,就是那个什么觉醒者有了,你的制造者就会来地球收割?」
  「他们来过。」
  林秋眉头一挑:「以前有宿主达成了你的目标?」
  「对。」系统似乎放开了,一五一十地道,「制造者收割了海量的觉醒者,非常满意。」
  「海量是多海量?」林秋有点不相信,「没听说过有大批人类失踪啊。」
  「我上一个成功了的宿主名字叫阿道夫·希特勒。」
  林秋差点儿没被口水噎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干笑一声:「你是说我的终极目标是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
  「战争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系统流露出一丝无生命的冷漠,「制造者十分满意上次收割的数量。」
  林秋皱起眉头:「二战中的士兵全是觉醒者?」
  「二战死伤总人数1.9亿,其中只需要千万之一是觉醒者就是个好成绩了。」系统滔滔不绝地道,「人类历史上流传着一些英雄,他们总是有别于常人,或者有着令人无法置信的功绩,你不觉得无法理解吗?」
  「别搞笑了!」林秋没好气地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对我有什么好处?神经病吧!」
  「不一定需要世界大战,以前仅仅是因为战争能够最好的激发人类潜能,有什么比生死更能令人振奋的呢?如果你能找到其他办法发掘觉醒者,制造者不会在意的。」系统道,「况且,不是你也有别人,区别在于,你想做哪一方?胜利方,还是失败方?我的宿主范围可是全人类,并不仅止于中国人。」
  尽管天气还没有完全冷下来,坐在家里,关着窗户的林秋还是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他只是个小人物,无从辨别系统的真假,但是这些信息仍然细思极恐。
  林秋不是个冲动的人,系统透露出来的这些令他有些烦恼,但是还不至于立刻就去做什么,不过,无论他再怎么追问,系统表示这已经是他所能透露的全部,如果他依旧决定什么也不做,那系统只有继续等待时机。
  现在看来,系统并不能控制林秋的身体,甚至无法影响现实的他,这又令他觉得奇怪,如果系统能够赋予他那么强大的力量——尽管有点鸡肋,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事——那么为什么不强行控制他或者其他人去做点什么?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至今再也没有那样规模的人类死去,看起来,系统并不能独自达成目标,只能借助人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