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死对头又甜又粘日常(古代架空)——夕阳大帝

时间:2019-12-16 13:54:08  作者:夕阳大帝

 《死对头又甜又粘日常》作者:夕阳大帝

【文案】
楚宴七岁那年撩拨了一个人,自此在撩拨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要知道,他撩拨的那个人可是整个皇城里出了名的阴郁冷血,生人勿近。
偏偏,楚宴就喜欢太岁头上动土。
就这样,撩拨戏 弄了对方很多年,直到两人同朝为官。
他觉得,两人就这样每天见面相互扶持……哦不对,相互撕咬下去也挺好。
岂料,对方要成亲了。
他慌的一批,心想:搅黄一个是一个。
于是多年之后,朝堂之上多了一对出双入对的……jilao。
主要讲丞相和王爷在战场,在朝堂,在家里,互怼互撩的日子。
 
【真香剧场】
起初,
楚宴:“陵安王举世无双!风华绝代……”
夏明懿:“滚!”
楚宴:“陵安王受累,下官给你捶捶。”
夏明懿:“滚!”
楚宴:“陵安王,下官这次是真心的。”
夏明懿:“滚滚滚!”
 
后来,
楚宴真的“滚”了,
夏明懿误以为他再也回不来了,
郁郁寡欢了一年,得知楚宴还活着以后,
夏明懿:“本王的男人,我看谁敢动!”
嗯……真香!
 
高贵冷艳面冷心热毒舌攻x放荡不羁死皮赖脸痴汉受
【PS】
1.1v1,主受,HE。架空文,勿考究。
2.王爷攻,丞相受。剧情日常多。本文酥甜,轻虐
3.双向暗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宴 ┃ 配角:夏明懿 ┃ 其它:
 
 
 
第1章 楚宴
 
公元463年,春,吴国进军南夏,两国于商丘交锋,所到之处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双方兵力势均力敌,战争持续了数月未分胜负,直至八月,吴国与魏国签署协议,两国联手攻打南夏,很快,南夏大军节节败退。八月末,商丘陷,乐阳告急。
  就在乐阳四面楚歌的次日一早,南夏王宫内,早朝未退,文武百官正在为当前的战况议论不休时,忽然,一个急促的声音自殿外由远及近的传来,
 
  “报——”
 
  被中途打断的众人纷纷回头望去,见是一个快马加鞭赶回来的斥候。斥候满头大汗的跪至殿前,气喘吁吁的紧急奏道:“启禀大王!魏国发兵十万支援吴国,赵将军被奸人算计围困,不幸阵亡!”
 
  话到此处,整个大殿一片哗然。
 
  斥候换了口气,继续又道,“我军惨败,义景王带领余下的十五万人马退守至乐阳,乐阳如今也遭围攻,只怕支撑不了多久,还请大王速做决策!”
 
  话音未落,南夏王顿时一拍桌案,愤然起身道:“好个魏国!竟公然与我南夏国作对!”
 
  众人受惊,一个个噤若寒蝉。
 
  南夏王将近半百的年纪,容颜冷峻,眸色精锐,此时闻听此等噩耗,两眼之间拧成一个“川”,面色极其难看。
 
  他心烦意乱的在御座前来回踱了两步,突然停下来,转头,目光一一扫过御殿之上的文武百官,沉声道:“寡人欲增兵十万,诸位爱卿之中,可有人愿意亲自挂帅,平定外乱?”
 
  话一掷地,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竟无人作声。
 
  人人无不自危,心里有一杆秤。不必多说,眼下这个军功可不是那什么好建的。
 
  想那赵将军是谁,那可是名震八方,响彻大江南北的赵氏之后。赵氏接连四代,每一代无不是丰功伟绩建立军功无数之辈,到了这一代的骠骑大将军赵广,更是达到了整个朝野至今无人能与之匹敌的境地。出于敬仰感激之情,民间甚至还流传着这样一句颂扬之词:“南夏有赵佑,四海之内皆净土。”
 
  试问,这样一个了不得的风云人物都倒下了,整个南夏国内,还有谁有能力冲锋陷阵呢?换言之,即便领旨去了,搞不好,命都搭进去了。这个烫手山芋一样的差事,岂会有人敢接?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就在整个大殿瞬间陷入一片沉寂中,南夏王欲动怒之际,这时,一个立于左侧首位,身穿一身绛紫仙鹤朝服,外系罗料大带,下着白绫袜黑皮履的年轻男子,缓缓挪步而出,上前拱手道:“大王,臣愿请旨一试。”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乃是南夏国丞相,楚宴。
 
  细端此人姿貌,腰系紫色绶带,头戴玉珠七梁冠,身高八尺,五官端正,面容生的甚是年轻俊美。说话间,语气轻快,眉眼间,略带一丝风流倜傥。
 
  明明是文官,然而整个人往那儿一站,给人的感觉却是洒脱浪荡,不拘一格。只一眼望去,便叫人过目难忘,印象深刻。
 
  同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向他看去。这些目光无一例外,不是惊讶,就是疑惑。
 
  南夏王一双讶异的长眸落在他的身上,不由轻轻皱起眉来:“楚爱卿?”
 
  语气带着一丝惊讶,和不解。
 
  为何不解呢?只因为他是文官,身为文官,如何能上战场杀敌呢?
 
  再瞧他这副身板......
 
  好吧,虽看起来并不文弱,老实说,且要比天下大多男子精干伟岸许多。可是,想想整日宅在书房里捧书的人,必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恐怕到时候光一身重甲就够他吃不消的了。
 
  南夏王目露担忧的看着他,正要询问原由,这时,一个清冷磁性的声音自大殿右侧缓缓传来:
 
  “真是荒谬!可笑!”
 
  一连两个冷淡的否定用词,语气轻蔑的近乎刻薄。
 
  闻言,楚宴眉梢轻轻一挑,侧目向他看去。
 
  与此同时,夏明懿一双狭长凤目微微上扬,丝毫不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夏明懿云淡风轻的扫了他一眼,整个人纹丝未动,继续打压他道:“怕是楚大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头脑发昏了吧。带兵打仗这等大事并非儿戏,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况且,我偌大南夏国并不乏人才,武将比比皆是,岂容你一个耍笔杆子的乱凑热闹!传出去,简直都是笑话!”
 
  楚宴耐着性子听他说完,从头到尾,也没表现出丝毫不悦,反而嘴角上扬,当下并不急于反驳。
 
  而夏明懿是谁?他可是先帝当年最受宠的七皇子,如今,更是南夏国皇室中为数不多有封地的王爷。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尊贵可想而知。
 
  再说他的为人,虽然长相属于万里挑一的清丽绝美,可是性格却是出了名的阴郁冷淡,说话刻薄。脾气差,毛病多,无论走到哪儿,都会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
 
  自然,即便是这样,身边也有不少追随迎合者。
 
  此刻,他所言正是南夏王以及满朝文武的看法。
 
  盘龙御座上,南夏王淡淡颌首,对他的话表示赞同,于是对楚宴道:“楚爱卿,寡人知你一片赤胆忠肠,可是,陵安王所言即是。寡人以为,你还是莫要掺和此事了。”
 
  出乎意料,楚宴表情十分平静。他淡淡一笑,拱手道:“回大王的话,臣既然斗胆自荐,必定是有些把握才敢请旨的。大王或许不知,臣虽文官,可闲暇之余也看些兵书,对军事略懂一二。再有,往年臣曾拜过师学过艺,常年坚持晨起习武,一直至今。”
 
  “臣不才,不怕大王见笑,其实,臣此生遗志便是能够有朝一日上战场杀敌,虽没有十全把握大获全胜,但臣的一腔誓死效忠之心天地可鉴,还望大王能够成全微臣!”
 
  这番说辞显然足以打动人心,不过,南夏王的顾虑尚且存在:“这......”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不该应允。
 
  见他迟疑,楚宴略一沉吟,又道:“若大王仍有顾虑,臣愿以丞相之职作为担保,若不能赢得胜仗,甘愿让贤。”
 
  南夏王一怔。没想到他会自信至此。
 
  不得不说,楚宴这次真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或许,这才是他所认识的楚宴。
 
  冷静!
 
  睿智!
 
  胆识!
 
  南夏王见他信心满满,又见再无他人自荐,眼下攸关之际,思虑片刻,轻轻点头道:“既然楚爱卿如此执着,且胸有成竹,寡人愿意信你,准你便是。”
 
  楚宴勾唇一笑,高声拜谢道:“多谢大王。”
 
  南夏王面色肃然,语气凝重:“事态紧急,容不得出半点差池。寡人命你速速率领军队启程!争取早日解我南夏之困。若能大胜而归,必有重赏!”
 
  话音犹落,夏明懿面色一动,站出身,再次阻拦道:“此举不免有失考量,还望大王三思啊。”
 
  南夏王轻合双眼,捏了捏两边生出细纹的眼角,略显疲惫的说道:“寡人倘若三思,那陵安王可有更加合适的人选?”
 
  夏明懿一怔,一时哑然。
 
  南夏王拂了拂手,示意他退下:“既是如此,你不必多说了,寡人心意已决。”
 
  “大王!”
 
  夏明懿还想试图阻止,此刻楚宴心思一动,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大王,臣冒昧,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大王能否成全?”
 
  南夏王抬眼:“什么不情之请,你说说看。”
 
  楚宴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上扬了一下,回道:“臣斗胆,想向大王借一个人。”
 
  南夏王一愣:“借人?爱卿欲借何人?”
 
  楚宴向身边扫了一眼,意有所指的看向与自己齐肩并站的夏明懿:“此人便是……”
 
  突然间,夏明懿有种不祥的预感!
 
  与此同时,南夏王已经惊诧出声:“陵安王?!”错愕不已。
 
  楚宴不置可否:“正是。”
 
  南夏王百思不解,左看看,右瞧瞧。
 
  要知道,往日朝堂上两人可是没少斗嘴皮子,私底下明争暗斗更是不在少数。那么,问题来了,楚宴此番做法究竟是何目的呢?
 
  就在南夏王暗自揣测之际,旁边的某人一听,狠狠剜了楚宴一眼,暗咬起银牙,以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斥骂了一句:“居心叵测!不怀好意!跟你一起去,哼,妄想!”
 
  南夏王道:“给寡人一个理由。”
 
  楚宴无视夏明懿的臭脸,轻轻一笑,向南夏王解释道:“大王您想啊,陵安王容貌绝世,风华绝......”
 
  听此,夏明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当即朝他低声喝道:“你说什么?!”
 
  楚宴抱歉的拍拍嘴巴,连忙改口:“哦错了错了,应该是足智多谋,智勇双全。希望大王在此危难之际能够予以重用才是。再者,臣听民间对陵安王的为人似乎颇有偏见和误解,不妨借此机会为陵安王重正形象,改变大家对他的看法。不知大王以为如何?”
 
  此话一出,果然,夏明懿居然一时连个拒绝的理由都没有。
 
  虽然南夏王对他的做法心存疑窦,但是,他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毕竟,那些评价夏明懿“外强中干”“毫无建树”等等负面传闻,可是千真万确的存在着。
 
  他的意见的确中肯。南夏王倍感认同。
 
  接下来,南夏王立马换上一副慈祥,关爱失足亲人的眼神看着夏明懿,意思好似是说:为兄全是为你着想,你可不要怪我。
 
  继而道:“好,寡人准了。”
 
  什么?!
 
  夏明懿眉梢一跳,心下一紧。再想说什么,楚宴连忙提高音量,上前高声拜谢道:“大王明智!多谢大王成全!”
 
  完了还不忘捧捧夏明懿的臭脚,扭头咧嘴,笑的好不开心的道,“陵安王受累了!”说完忍俊不禁,就差笑出声了。
 
  夏明懿狠狠瞪了他一眼,心知到这一步已经骑虎难下,容不得自己再拒绝了。于是此事默认下来,与他低声放狠话道:“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两人奉旨拿到虎符,一同自大殿走出来时,楚宴一脸同情的看着他,笑的一脸欠揍的关心道:“这一去山高路远,陵安王身娇体贵,需得多备些吃的用的才是啊。”
 
  夏明懿本来就郁气未消,此时听完这话,细长的凤眸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不善道:“本王的事就不劳相爷你费心了,反倒是你,心术不正,居心不良,到时候上了战场,你死也就死了,可别丢尽我南夏国的脸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