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穿越重生)——金鱼白兔

时间:2019-10-09 16:31:57  作者:金鱼白兔
  说着他转身便走。
  刚刚走到走廊的尽头,傅轻云就被乌正德拦住了。
  乌正德气急败坏地挡在他面前,看着他的眼里都是怒火:“傅轻云!我不是已经提前提点过你了吗!你竟然还敢给黄总下药?”
  “那药也不知道是谁放我杯子里的。如果那人不给我杯子里下药,黄总现在也没事啊?”傅轻云好整以暇道。
  乌正德脸一白,压低声音道:“你小子怎么这么不上道!你还以为你现在可以有顾峙撑腰吗?我可是知道,顾家已经变天了。当初要不是为了讨好顾峙,你以为我会签你?现在你只能老老实实给我想办法挣钱,还装什么清高!”
  傅轻云挑了挑眉。果然,这个心比他姓还黑的经纪人,是顾峙给原身安排的。只是这消息传得够快啊,顾峙前脚刚失势,后脚就已经墙倒众人推了。
  但乌正德显然还不知道,让顾峙倒霉的真正原因,就是他傅轻云。
  傅轻云耸了耸肩,冲乌正德笑道:“钱呢,我是要挣的,但是犯不着挣这种钱。以后这种‘好机会’还是别找我了,我笨,说不定下回又把酒杯给弄错了呢?”
  说着他随意冲乌正德挥了挥手,准备离开。
  乌正德气急败坏地伸手扯他,嘴里发狠道:“现在可由不得你!黄总大发雷霆,此时正浑身冒火,你小子必须给我解决了!不然,我明天就让你身败名裂,在这个圈子里就像一只落水狗,没人能救你!”
  傅轻云皱着眉想把他甩开,可挣扎了两下却都失败了。
  却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不急不慢传来个男人的声音:“在这里做什么呢?”
  乌正德的动作瞬间停了。
  这里毕竟是“停云小院”,乌正德心里明白,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一等一的人物,自然不敢惹出麻烦。
  傅轻云连忙从他掌控里挣脱开,一扭头,却发现开口的那人也是个熟人。
  正是当初订婚仪式上,陪在顾老爷子身边的那个冷面青年人。
  乌正德也正瞄过来,看清这个青年人,脸上的神色瞬间变了。
  他唯唯诺诺道:“晏总,您怎么在这里?”
  他说着,还抬手推了推傅轻云,道:“小傅,这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晏繁,晏总。你快点跟晏总打个招呼啊!”
  晏繁一抬手,道:“不必了。我比你更早认识傅先生。”
  乌正德脸一白,不敢多言。
  晏繁视线落在傅轻云身上,冲他点了点头,道:“傅先生,正好,我们董事长想请您过去呢。”
  傅轻云一怔。
  董事长?那不就是顾宣朗么?
  他还真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  顾霸霸的私人小日记:这一章我都没正面出场,记仇。我家轻云还被人酱酱酿酿,记仇+身份证。下一章如果作者不给我安排酱酱酿酿,我就……
  (鱼兔:安排!必须安排!)
  感谢小天使们的收藏、评论和阅读,比心心~
 
 
第7章 甜*7
  晏繁当面要人,乌正德不敢得罪,只能恨恨地看着傅轻云和晏繁离开。
  傅轻云走之前瞥了眼乌正德的脸色,觉得自己必须要尽快谈解约了。
  跟着这种心术不正的经纪人,穿小鞋都不是重点。路要是走错了,才是大问题。
  傅轻云性子随和,对许多事情都很包容。但在原则性问题上,他是绝对不会退让半分的。
  他正想着该如何谈解约,在前面引路的晏繁忽然开口道:“傅先生,我们到了。”
  傅轻云连忙收回神,发现自己面前立着那只远远瞥见过一眼的鹤。
  看来他之前真没看错……傅轻云想着,一回头,就看见晏繁推开的那扇门里,顾宣朗一个人坐在一张红木圆桌前,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
  傅轻云偷偷咽了下口水。他刚刚一直绷紧神经,提防着乌正德和黄总,压根没正经吃什么菜。
  这会儿看着这一桌子菜,傅轻云发现自己是真的饿惨了。
  顾宣朗听见声音抬头看过来,冲晏繁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傅轻云的身上,又黏着不动了。
  晏繁引着傅轻云进门,回身小心把门掩好,转身恭敬地跟顾宣朗汇报:“董事长,我是在走廊上碰见傅先生的。当时我远远就听见有争执声,循声看过去的时候,见乌正德正拉扯着傅先生,神情凶狠。我出声制止了,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
  顾宣朗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定定地看着傅轻云,问:“到底怎么回事?”
  傅轻云落了座,就提着筷子准备吃东西了。听见顾宣朗问起,他轻描淡写地答着:“也没什么。乌正德没安好心,想给我和投资方的黄总拉皮条,我不顺他的意,他就在我杯子里下了药……”
  他说着,夹起一个水晶虾仁,准备丢进嘴里。
  然而虾仁还没碰到嘴唇,顾宣朗忽然操作着轮椅来到傅轻云身边,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他的体温比傅轻云略烫些,手心刚好贴在傅轻云的脉搏上。傅轻云忽然感觉自己脉搏挣动的好像激烈了几分。
  他有些诧异地看着顾宣朗,却见顾宣朗那张俊脸上堆着寒气,声音都比之前更冷了:“你现在怎么样?身体难受吗?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傅轻云眨了眨眼睛:“我没事……哦我还没说完呢,药我没喝。我把自己的杯子和那个黄总调换了一下,现在可能他正烧的难受呢……”
  顾宣朗听了他的话,神色稍稍缓和了些。傅轻云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用眼神示意顾宣朗可以松手让他吃东西了。
  顾宣朗放手的动作有几分迟缓、他没有再回之前的位置,就在傅轻云身边定下了似的。
  他对晏繁道:“乌正德是谁?”
  晏繁:“是傅先生的经纪人,匠莱影视的。”
  顾宣朗眉尖敛着,声音简短有力:“把他逐出这个圈子。”
  晏繁垂眼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他竟然备药了,说明这事他早有准备,可能不是第一次做了。我会派人去查一下他之前带过的艺人,想办法找到他之前做过类似恶劣事件的人证物证,保证会让他付出代价。”
  顾宣朗心不在焉地点头,又道:“还有那个黄总,也不能放过。”
  晏繁拿着手机翻找了一下,点头道:“那个黄总的公司,主要业务十分依赖我们集团的一家子公司。我会让他们停止和他的合作。对了,‘停云小院’的会员资格,我刚刚给他取消了。”
  傅轻云听见这最后一句,从饭菜里抬起头,有些好奇地问:“停云小院和顾家……是什么关系啊?”
  “食堂。”顾宣朗随口道。
  晏繁看着傅轻云懵逼的眼神,笑着解释:“顾家集团的总部在这附近。董事长来这边工作时,偶然路过这里,喜欢这处宅院的风景,老爷子就把院子盘了下来。又加上董事长吃惯了家里老厨子做的菜,老爷子怕他饮食不规律、吃不好,特意让大厨带着团队来这里,建了个餐厅。一开始这里是只向董事长一人开放的,后来在楚少的建议下,这里做成了会员制的半开放餐厅。董事长也不想挣什么钱,就是想让朋友们有个舒服点的餐厅吃吃饭。”
  顾宣朗跟着还补充了一句:“你要是喜欢这个大厨做的饭,可以先把‘停云小院’关了,让他回去在家给你做饭。”
  “不用不用!”傅轻云连连摆手,“我吃饭不挑食,不挑食……”
  他为了证明这一点,连忙埋头认真吃饭。
  他之前刚好夹了个蒜蓉粉丝蒸扇贝在盘子里。这扇贝肉厚味鲜,看上去就相当诱人。只是傅轻云他……不吃蒜。
  刚说完自己“不挑食”的傅轻云感觉十分尴尬。
  尴尬归尴尬,傅轻云难得有点忌口,轻易是不改的。
  于是他心一横,当自己没说过那句话,不动声色地用筷子尖,小心翼翼地把蒜蓉和粉丝剥离开。
  只是这拍蒜蓉的大厨手艺有点太好了,蒜蓉粒过于细碎,和粉丝纠纠缠缠的。傅轻云一点一点挑着,恍惚间有种自己在做什么高精尖仪器点焊工作的感觉。
  经历了好一番艰难困苦,当傅轻云终于把蒜蓉和粉丝彻底分离干净时,他看着那白生生的扇贝肉,一种骄傲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他心满意足地把扇贝肉放进嘴里,感觉那美味在味蕾间跳动得愈发活泼。
  只是这扇贝虽然已经是贝中巨无霸了,但三两口还是给吃完了。傅轻云看着那些还堆着蒜蓉的扇贝,刚刚那种成就感像是被戳破的气球,飞速泄气。
  他遗憾地砸了咂嘴,准备跟扇贝告别。
  忽然,一旁的顾宣朗默不作声地推过来的盘子,上面摆着个只剩粉丝和贝肉的扇贝。
  傅轻云扭头,看见顾宣朗自己面前的盘子上,堆着一小叠蒜蓉。
  顾宣朗……竟然帮他挑蒜蓉?傅轻云有些呆。
  顾宣朗瞥了他一眼,又开口道:“以后这里的扇贝都不要加蒜蓉了。”
  “好的,我马上通知大厨。”晏繁应着,抬眼瞥了瞥傅轻云。
  顾宣朗也回头看着傅轻云,问:“还有什么想吃的?点了让晏繁一起通知大厨。”
  “这些就够了。”傅轻云连忙应道。他抬手拉过顾宣朗推来的扇贝盘子,轻声嘟囔了一句,“谢谢你。”
  顾宣朗没应声。他很仔细地看着傅轻云吃扇贝,忽然又开口问:“我听临伯说,昨天晚上你等了我很久?”
  傅轻云嘴里被扇贝肉填满,说话有些含含糊糊的:“唔……也没什么……想跟你说一下我准备出去工作了……”
  顾宣朗沉沉地“嗯”了一声,停了停,忽然道:“以后不要熬夜。”
  傅轻云心想,现在有几个年轻人不熬夜的?
  只是吃人家的嘴短。他嘴里的扇贝还是人家亲手给挑的蒜蓉,于是傅轻云非常配合地点了点头。
  然而他这头刚点了一下就愣住了。
  顾宣朗忽然伸手,指腹轻轻蹭过他的卧蚕。这举动太出乎傅轻云的意料,让他瞬时就怔了。
  顾宣朗很快就收回了手,冷淡地开口:“你都有黑眼圈了。”
  ……哦。傅轻云本来感受到一种陌生的悸动感,荡然无存。
  他随口应了一声,决定把心思彻底放在饭菜上。还是食物好,至少给他的触动都是真实的。
  顾宣朗也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他的手垂了下去,刚刚蹭过傅轻云的那根手指,忍不住在手心里轻轻摩挲着,仿佛还在流连刚刚那种柔软细腻的触感。
  傅轻云吃得专注,也没在意顾宣朗。
  酒足饭饱之后,他蹭了顾宣朗的车,跟他一起回了家。
  晏繁还有工作要汇报,也跟着一起到了顾宣朗的别墅。
  他看着傅轻云和顾宣朗道了“晚安”,打着呵欠慢慢走上楼回卧室。
  顾宣朗回应得很冷淡,身子却保持在原处站立不动,视线跟着傅轻云走。
  晏繁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提醒顾宣朗这里还有他这么一号人物。
  顾宣朗的视线从傅轻云身上收了回来,目光中依稀的些许温柔瞬间消失了,眼神竟有些凌厉:“顾峙的事情,盯紧点。别让他爸裘占找到可以钻的空子。”
  “您放心。”晏繁低声道,“顾峙没有继承到任何财产,这事又在您的掌控下,裘占很明显是要把顾峙当弃子了。他在您面前,不也摆出了一副‘大义灭亲’的姿态么?”
  顾宣朗垂着眼冷哼一声,操纵着轮椅进了电梯:“虽然知道这人一直都是自私凉薄的,但还是要提防他,也许会为了报复暗中做出什么事情。”
  他的神色随着话音愈发冷峻:“关于裘占和半年前那场车祸的关系,我们还没有拿到最有利的证据,暂时还没法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他在集团里的势力,可以开始剪除了。裘占最贪慕什么,我们就要让他在什么上自取灭亡。”
  晏繁跟着他进了电梯,严肃地应了一声,道:“正好,这件事情上有很大的进展。”
  电梯停在二楼,顾宣朗和晏繁进了书房。
  晏繁仔细跟顾宣朗汇报着:“我们之前故意设计想引他上钩的项目,因为裘占一直本能提防着,始终没有进展。今天,那边的线人跟我来了消息,说裘占主动联系了他,隐晦地表达了想要进一步洽谈的意向。看来,您拿到全部财产和顾峙被抓的事,还是让他心思乱了。”
  顾宣朗沉吟一声,点头道:“行事谨慎些,出手果断点。”
  晏繁点头:“明白。”
  顿了顿,他忍不住开口了:“董事长,顾峙被抓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傅先生。一开始我以为您是借这件事来敲打裘占,但今天在不知道傅先生这个应酬是什么性质的时候,您就早早安排我去把傅先生从别人的酒席上带出来……您对傅先生,也太不同寻常了吧?”
  顾宣朗轻轻皱着眉,低声道:“有吗?”
  他像是反问了一下自己,因此犹豫了片刻。然后他忽然道:“傅轻云……和其他人也确实不一样。”
  他回想着,慢慢说着:“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他长得很好看。我第一次觉得原来有人能这么好看。后来,我发现和他在一起,很舒服。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就会觉得很舒服。这些都是其他人没有让我感觉过的,所以我对他,可能会有一点不同吧。这样不好吗?”
  晏繁静静听着,轻轻叹了口气,道:“董事长,我并不是想打听您的私事。只是老爷子突然离世,您身边没有其他人了,我们也确实很担心您。所以看见您愿意让傅先生在您身边,我们其实是很开心的。”
  顾宣朗低低应了一声,忽然想起什么一般,眼神又变得凌厉:“乌正德的事情,尽快处理。”
  “今天晚上就可以解决。”晏繁保证道。
  顾宣朗点了点头,却依然低着头思索着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