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豪门残疾大叔的逃婚男妻(穿越重生)——金鱼白兔

时间:2019-10-09 16:31:57  作者:金鱼白兔
  订婚仪式上有些忙乱,顾宣朗的心思也并不在傅轻云身上,所以没有仔细琢磨这些。
  此时,看着酣然入睡、无遮无拦的傅轻云,顾宣朗忽然发现自己有点挪不开眼。
  熟睡的傅轻云忽然在这时动了动嘴,眉尖轻轻蹙起,双唇抿了起来,一副要醒过来的样子。
  顾宣朗连忙转头,假装四处看风景。
  傅轻云身子动了动,脸在浴缸边缘蹭了蹭,找到个更舒服的地方,窝进去,不动弹了。本来蹙起的眉尖舒缓了下去,唇角轻轻挑了起来,双靥漾起个酒窝,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美梦。
  顾宣朗的视线又忍不住一点一点移回来了。
  这次他瞥了眼傅轻云的脸,就把眼睛垂了下来。这张脸乱他心神,不看为妙。顾宣朗是这样想的。
  然后他就看见了傅轻云半露出水面的胸膛。因为刚刚傅轻云的动作,浴缸里的水此时正微微摇晃着,给傅轻云埋在水下的那半身,加了层朦胧迷幻的滤镜。
  顾宣朗呼吸顿了一下。其实都是男人,该有的都有。顾宣朗还是个非常自律的健身达人,论身材他看自己的可能更有料。
  可看傅轻云不一样。傅轻云比他瘦削,肌肉线条也没他标准有型,但就是让人觉得很好看,“赏心悦目”的标准示例。
  不考虑其他,这人的模样是真的很对他胃口。顾宣朗想。
  但他不可能不考虑其他。傅轻云在他这里还属于重点观察对象,这刚一进他家,就这么大大咧咧躺在浴缸里睡着了,顾宣朗本能是有点怀疑的。
  犹豫了一下,他抬手轻轻碰了碰傅轻云搭在浴缸上的手,低声唤他:“醒醒。”
  傅轻云无意识地“嗯啊”两下,依然睡得六亲不认。
  顾宣朗动作加重了点:“醒醒。”
  傅轻云这回终于给他反应了。
  他抬手一把勾住顾宣朗的手臂,用身子压住,不许他乱动,嘴里还嘟囔着:“发财你别闹了……”
  发财?谁?顾宣朗戒备地看着傅轻云。这个名字为什么从来没出现在《调查报告》里?
  傅轻云睡得无法无天,对自己刚刚强征来的这个“枕头”十分满意,树袋熊一样紧紧黏住顾宣朗的胳膊,对于这位死了一片的脑细胞,没有一丝的在意。
  顾宣朗盯着傅轻云三秒,决定不和这个睡鬼一般计较。
  他的胳膊被傅轻云这样抱着,指尖刚好可以碰到浴缸里的水。这水凉的差不多了。
  犹豫了一下,顾宣朗忽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那双“毫无知觉”的“废腿”,稳稳地支撑着他站在浴缸边。
  顾宣朗的手还被傅轻云扯着,他顺势俯身,把浴缸里的傅轻云横抱了起来,大踏步出了浴室。
  他把傅轻云丢在客房床上,气势很霸道,动作还是不自觉放轻了。
  傅轻云恐怕在“睡”这项技能上修炼出了神功,这么一番折腾,他竟然都没有醒,就连紧紧抱着顾宣朗的手,都没有松开过。
  顾宣朗试着把自己的手从他怀里提出来,失败。
  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回事,那小胳膊看上去怪纤细的,可用了巧劲儿,就这么牢牢把顾宣朗给“捆”自己身上了。
  顾宣朗也不再做什么尝试了,就这么静静地在傅轻云床边坐了下来。他眼睛在这房间扫来扫去,想找个落点,最后却还是落在了傅轻云脸上,没再移开。
  第二天凌晨五点半,管家临伯按时起来为一天的工作做准备。路过客房时,他透过没有关上的门,看见顾宣朗静静坐在傅轻云的床边,一条手臂还被傅轻云当宝贝似的,紧紧搂在怀里。
  临伯这种受过专业训练的管家,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讶异。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顾宣朗身边,压低了嗓音问道:“少爷,您怎么从轮椅上站起来了?您和傅先生……?”
  微微合着眼的顾宣朗,闻声睁眼看了看他,皱眉轻声吩咐道:“没什么,麻烦临伯帮我去浴室,把轮椅推来吧。”
  临伯不再多问,低头默默退出去,很快就推着顾宣朗的轮椅返回了。
  扶着顾宣朗往轮椅上坐时,临伯注意到自家少爷动作很轻,被傅轻云抱住手臂的那半边身子几乎都不动。
  临伯再次讶异了。他也算看着顾宣朗长大的,什么时候见他对人这么小心翼翼过?
  他忍不住问了句:“您就这么任由他抱着手臂一夜?不僵吗?”
  顾宣朗摇了摇头。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在轮椅上坐好,低声向临伯道谢。犹豫了一下,他又补充:“今天这事,不要告诉傅轻云。”
  临伯应了下来,见顾宣朗没有其他要交代的,便缓缓退了出去。
  他面子上四平八稳的,心里却是犯着嘀咕:自家少爷越来越难以捉摸了。他对傅轻云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啊?摆出来一副戒备的样子,可是任由人家枕着胳膊睡一夜,还不舍得惊扰他……少爷什么时候这么惯着人了?
  临伯非常不懂地摇着头出门了。
  没过多久,傅轻云终于慢慢清醒过来。
  他觉得这一觉睡得实在是太好了,神清气爽的,整个人状态完全不同了。
  傅轻云心情很好地睁开眼睛,对上了顾宣朗冷淡的视线。
  傅轻云一怔,困惑地思考着为什么顾宣朗会在这里。
  顿了一秒,傅轻云发现自己怀里还紧紧搂着个东西。
  是顾宣朗的胳膊。
  又顿了一秒,傅轻云麻利地松开手臂,尴尬地笑着,看着顾宣朗慢慢收回自己的手臂,抖了抖……动作挺僵的。
  傅轻云立刻坐直身子,主动关怀:“需要我给您捏捏吗?”
  “不用。”顾宣朗冷淡道。
  傅轻云缩了回去,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发现自己脑海里一片空白,不得不硬着头皮发问:“昨天晚上我不是在浴室洗澡吗?洗着洗着睡着了……所以是你把我送回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浴室啊?我……我没怎么着吧?”
  顾宣朗抬眼扫了他一下,看他表情确实忐忑又迷茫,想了想,道:“嗯。看到有光。没有。”
  傅轻云佩服。他三个问题,顾宣朗用七个字全回答了,真节俭。
  顾宣朗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倒是瞧见他那坐直身子后,探在被子外面的那上半身。他突然就想起来昨晚上抱起傅轻云时,他身上湿漉漉又光滑细腻的感觉。
  顾宣朗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不知怎么耳廓有点烫。
  傅轻云闻声把视线荡了过来,却看顾宣朗一脸严肃,问他:“发财是谁?”
  “发财?”傅轻云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了,“发财是我室友……”
  他话音没落,就看见顾宣朗的神色变得猝然凌厉。
  傅轻云不知道怎么回事,话倒是顺着就继续了下去:“……养的狗。”
  这是真的。傅轻云毕业后和室友合租,刚把积蓄都拿出来交了房租的室友,就被一只哈士奇给碰瓷了。本着“狗来富”的原则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这只不犯傻时看上去十分英俊霸气的哈士奇,就有了“发财”的花名。
  但是“发财”是不可能让你发财的。他只会在半夜拆你的家,在你胸口蹦迪。傅轻云经常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发财给活活踩醒。斗智斗勇好多次后,傅轻云终于掌握了在睡意朦胧时还能精准摁住发财的技巧。
  不过顾宣朗是怎么知道“发财”的啊?傅轻云刚准备问一问,就看见顾宣朗那张脸有些阴沉。他瞬间想起自己醒来时抱住顾宣朗的姿势……懂了。
  傅轻云假装无事发生地把头转开。恰在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
  傅轻云正好想把“发财”的话题糊弄过去,立刻拿起手机,看都没看屏幕,就点了接听。
  没想到这手机的语音设置是听筒播放。
  更没想到,那边是顾峙。
  顾峙的声音油腻腻的,故作甜蜜地说着:“宝贝儿?醒了吗?昨天的事我仔细想了想,你是不是因为安自喻和我生气了?哎呀,我对他早没什么感觉了!我一直爱的都是你呀!你说你为了气我,偏要跟我那个残疾表哥订婚,亏不亏啊?不过你放心,他不能满足你的,我随时都可以!别生气了哈!”
  傅轻云瞄着顾宣朗的神情,看他神色还是那么阴沉,只是不好判断到底是因为顾峙还是因为发财。
  傅轻云冲他笑了笑,对着手机,优雅温柔地来了句:
  “滚。”
  他挂断语音,把手机甩在一边。
  顾宣朗冷冷地看着他,傅轻云微笑地看回去。
  两个人互相看了三秒,顾宣朗开口了:“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挂断?”
  傅轻云坦然:“挂断显得我心虚。我又没什么可心虚的,大大方方让你听着更好。”
  顾宣朗:“我听了,这话对你很不利吧。你怎么不着急解释?”
  傅轻云:“有句俗话说的好:‘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解释了也可能是骗你的,所以没必要费这个口舌。再说,您这么英明神武的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一眼不就看出来了?也不需要我解释吧?”
  顾宣朗:“你在自我认知和对我的认识上,还真是诚实得很。”
  傅轻云笑得很谦虚:“过奖,过奖。”
  顾宣朗神色淡淡,继续道:“但你就不怕我因为生气,和你解除婚约?”
  傅轻云摇了摇头:“你不会。”
  顾宣朗眉尖一跳,问:“为什么?”
  傅轻云反问他:“你其实并不想和我订婚吧?是为了让你爷爷安心对不对?”
  顾宣朗皱着眉看他,一言不发。
  傅轻云当他默认了,继续道:“有这个目的在,你肯定会和我维持婚约。而只要顾峙或你姑父不对这个目的产生威胁,你也没必要为他们生气嘛!“
  顾宣朗依旧一言不发,眼神却藏了些变幻的光。
  傅轻云没看到,继续说着:“让爷爷开心是你的孝心,我很理解你。所以你放心,我是肯定会好好配合你的。”
  他说着,还冲顾宣朗挤了挤眼睛:“你知道娱乐圈有‘商业c’的吧?我虽然没这样营业过,但是道理我都懂!包您满意!”
  顾宣朗垂了眼睛,低低应了一声,道:“准备一下,一会儿去医院看爷爷。”
  他话音刚落,做事从来镇定的临伯,慌张跑了进来,开口的声音都有些发颤:“少爷,老爷他……快不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鱼兔微博:晋江金鱼白兔,在搞转发抽奖活动,小天使们可以来一起玩耍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皮皮饭 10瓶;三只耳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章 甜*4
  去医院的路上,傅轻云感觉周围的空气在压制之下,都变成凝固状态了,想要喘口气都感觉十分困难。
  这低气压源头自然是坐在车子另一侧的顾宣朗。
  在得到顾老爷子病情急速恶化的消息后,顾宣朗其实表现得非常镇定。他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了各种事宜,甚至脸上的神情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但所有靠近顾宣朗的人,都能敏锐地察觉到,顾宣朗那远超寻常的低沉气场所带来的压迫力。
  没有人在这种状态下还想靠近顾宣朗,大家都沉默而高效地做着自己的事。
  只有傅轻云这个“闲人”,此时才能无所事事地坐在一边,观察着顾宣朗。
  他心里有几分感慨。这应当算是顾宣朗流露出的最明显的感情了吧?
  傅轻云感觉自己是懂他的。当年养育他长大的爷爷去世时,他也经历过这一切。
  因为懂,所以更加明白此时顾宣朗需要什么。
  傅轻云没有开口说些“放心,爷爷会没事的”这样安慰之词,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在顾宣朗从响个不停的电话间隙,偶尔视线瞥来的一瞬,就能看到傅轻云无声地望着他。
  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瞧,我在这里呢。
  顾宣朗面对这种陪伴也回以沉默。但傅轻云能够明显感觉到,萦绕着顾宣朗的那种低沉气压,一点一点缓和了。
  顾老爷子所在的医院是一家收费高昂、服务一流的私人医院。这种医院往往会选在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的郊区山野,旨在为来此修养治疗的富豪们提供最佳环境。
  但这样也有弊端。
  就像此时,顾宣朗的家离医院太远,即使司机已经以最快速度行驶了,在即将抵达医院时,顾宣朗接到了爷爷病逝的通知。
  他挂断电话时,司机稳稳地把车停在医院疗养楼的门口。
  临伯率先下车,还没把车上安装的轮椅坡道彻底放置好,顾宣朗已经操作着轮椅下车了。
  他这有些急躁的举动,险些让轮椅直接侧翻。
  幸好跟在他身后的傅轻云,眼疾手快地抬手拉住了他的轮椅,把他扶稳。
  顾宣朗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道谢。
  临伯连忙赶了过来,低声对傅轻云道:“抱歉,傅先生,是我的工作失误,感谢您及时出手相助。”
  傅轻云摇了摇头。他看着操作轮椅走进疗养楼的顾宣朗,道:“临伯,你今天的心情也很沉重,我能理解。放心吧,我会多盯着顾宣朗的。”
  临伯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们进了疗养楼,还没走到顾老爷子的病房,远远就听见此起彼伏的哭嚎声:
  “爸!!!您怎么就这么去了!!!”
  “外公!!!您睁眼看看我啊!!!”
  傅轻云侧耳仔细分辨了一下,评价道:“嗯,那个声音苍老一点的,演技更好一些,哭的比较有感情。年轻的那个不行,纯粹在用嗓子干嚎,没有融入灵魂。”
  临伯扭头瞥了他一眼,不敢发表评论。
  倒是有个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你这话说得太尖酸刻薄了啊!不过我喜欢,因为说得一针见血,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