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近代现代)——公子寻欢

时间:2019-10-08 09:31:48  作者:公子寻欢
  陆成俨说道:“对不起学长,我……”
  许俊麟却摆了摆手,说道:“情况我了解过了,错不在你。小白也没什么事儿,失血量也不大,你不需要自责。”
  一旁的卫泽安却不干了:“不需要自责?机动车事故造成他人伤害的,即使没有全责,也该承担医疗费用。把医疗卡给他,把该交的钱交了。别心里没点逼数,敢情撞的不是他们家孩子。”
  许俊麟皱眉,看了一眼卫泽安。卫泽安撇开眼睛,转身走出了病房,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我速速做一道人参养生粥,补血鸽子汤,红枣桂花糕,送到H市省立医院急诊病房。”
  待卫泽安出去后,许俊麟对陆成俨笑了笑,说道:“他还是当年那个样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小白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只是暂时性昏迷。医药费我已经缴过了,你有事就去忙吧!改天……嗯,如果改天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吃个便饭。”
  陆成俨点了点头,他猜想许俊麟应该还有许多事要和卫骁解决,便离开了医院。
  临走前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许骁白,直到坐上他的商务车后,才无力的按了按太阳穴。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呢?他竟然睡了男神的儿子。
  男神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看年龄,至少也有十七八岁了吧?但愿不是未成年,如果是未成年,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从他抱着许骁白上医院的路上便认出了这个孩子,本来他还窃喜,这小孩简直就是老天爷给他送上门的。现在却完全笑不出来了,如果男神知道这件事,应该会杀了自己吧?
 
 
第9章 
  虽然不知道男神会不会杀了自己,陆成俨当晚反正是失眠了。他觉得逃避不是办法,从小他就被太爷爷培养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正直好青年。
  他不抽烟,不喝酒,只是偶尔烫个头。
  努力赚钱,辛苦养家,连带着跟着太爷爷一块儿吃斋念佛修身养性。怎么就一时管不住下半身,办了不该办的事儿呢?
  左思右想,陆成俨都觉得,自己该和学长把话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陆成俨便买了鲜花水果,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去探望许骁白。
  还没进病房,便看到卫泽安在病房里和许俊麟臭贫:“昨天那枣糕好吃吧?我特意给你订的!我知道你喜欢吃枣糕,还是那家老店,滋味儿没变吧?”
  许俊麟仍是那一副清冷的性子,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语气里透着一股子那么恰到好处的泾渭分明:“谢谢卫总,您有心了。不过小白还在休息,您说话声音可以小一点吗?”
  卫泽安闹了个没脸,不过这里的确是病房,他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成,成,孩子昨晚不是醒了吗?要不你去睡一觉,我替替你?”
  许俊麟说道:“真不用,昨晚我睡过了。对了,小白还得观察两天,您看看要不准我两天假吧?”
  卫泽安说道:“准,准,你这不是特殊情况吗?要不我……”
  许俊麟没等卫泽安把话说完,便下了逐客令:“那就好,卫总您还有事要忙吧?那就不麻烦您了。”
  卫泽安没办法,只好退出了病房。出门刚好碰上拎着一大堆东西的陆成俨,两人眼神稍一对视,便仿佛有千军万马兵戈交战。就算不说话,都像上了演武擂台。
  两人很默契的谁也没有搭理谁,就连天生嘴贱的卫泽安也没有开嘲讽。他看了看躺在床上安睡的许骁白,朝陆成俨撇了撇嘴,嘴里切了一声,走了。
  陆成俨把果篮和鲜花放到床头,许俊麟抬头见到他,对他点了点头。这时护士敲了敲病房的门,对着病房里说道:“12床补缴一下费用,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
  陆成俨问道:“这么快吗?”
  两人很默契的到门外才开始说话,许俊麟道:“昨晚就醒了,医生说没什么事,就用了点葡萄糖和生理盐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观察一下,看看脑震荡的情况严重不严重。昨晚醒来吃了不少,也没有呕吐,一切生理状态正常。我呆会儿去办一下出院手续,你帮我照顾他一下。”
  陆成俨点头,略显拘谨的说道:“您去吧学长,我来照顾他。”
  许俊麟点了点头,对他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拘束?倒是长高了不少,壮实了不少。”
  陆成俨不敢说,他和卫骁交手的几次,不可能总是平手,也有输的时候。为了保证以后不输给他,自己从十四岁那年便开始锻炼,身高更是猛窜,长到了188。这些年也在健身,肌肉匀称,爆发力和持久力都还成。
  还有一件事他不敢说,就是这些都曾在他儿子的身上得到过验证。
  陆成俨自觉心虚,只是低头笑了笑,回病房照顾许骁白了 。
  许骁白觉得自己也是倒霉,怎么就赶上这寸劲儿了呢?好在问题不大,睡醒一觉看到老许在自己身边,还吃到了味道不错的粥,便又安安心心的休息了一夜。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他有些嗜睡,可能是车祸导致的后遗症。
  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他缓缓坐了起来,想尿尿,便喊道:“老许,给我拿夜壶……”抬头却对上一张静漠的脸,差点直接把他给吓尿了。
  陆成俨对他点了点头,说道:“醒了?”
  许骁白的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皱眉问道:“你是……”
  陆成俨没说什么,从床底下给他拿了夜壶,说道:“先尿尿吧!”
  许骁白接过夜壶,掏出工具,守着个外人有点尿不出来。
  对方倒是挺贴心,转过了身,并吹起了口哨。
  许骁白:……
  身后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陆成俨又转了过来。许骁白看着他那张精美帅气的高级脸,脑中猛然灵光一线,尿又给硬生生憋了回去:“你你你你你……”他他他他他!
  陆成俨倒是淡定如常,说道:“先尿完,不然容易早泄。”
  许骁白硬生生努力了半天,总算尿完了。他把夜壶端出来,被陆成俨接了过去。
  不过几十秒的时间,许骁白的心里便仿佛打鼓一般。那一夜许骁白虽然喝醉了,但是基本的记忆还是有的。他不就是云帆会所那只高级鸭?怎么会找到这儿来?他到底什么目的?不会是要敲诈吧?
  陆成俨将夜壶倒掉后顺便冲了一下,又返回病床前,就这样站在许骁白跟前。
  许骁白战战兢兢的问道:“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有什么目的?我跟你说,那天是你自己不要钱的,不是我想白吃。快说你一晚上到底多少钱?我转给你!”
  陆成俨:……
  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觉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十分艰难的问道:“什么意思?”
  许骁白说道:“什么什么意思?你不是云帆会所的男模吗?欠你点嫖资至于吗?还找上门来了!”
  陆成俨的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
  他把自己当成了鸭,当然这也没什么可生气的,自己当时不也把他当成了送上门来给自己泄|浴的工具?
  陆成俨艰难的说道:“是你爸让我先照顾你一下。”
  许骁白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惊声道:“我爸?他他他……也点过你吗?你你你……跟我爸什么关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尴尬了,他和老许点了同一只鸭吗?
  陆成俨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了,这孩子……似乎误会了什么。
  这时许俊麟走了进来,一脸疑惑的问道:“点什么?小白,把你身份证给我。”
  许骁白立即去衣服口袋里摸钱包,把身份证给了许俊麟后急忙回答道:“点点点点菜啊!正商量中午吃什么呢。”
  许俊麟看了他们一眼,笑说道:“你们两个还挺谈得来,我先去办手续,可能有点慢。小白你没事的话就换衣服吧!医生说随时可以出院。”
  许骁白应声道:“哦哦哦我知道了。”
  待许俊麟离开后,许骁白立即对陆成俨道:“喂,我警告你,那天晚上的事绝绝对对不能告诉我爸!我给你双倍的价钱,以后不许再来找我了!”
  陆成俨按了按太阳穴,说道:“双倍是不是少了点儿?”
  许骁白怒了:“你敲诈啊?三倍!不能再多了!我告诉你,你们做鸭的也要有职业道德,是你自己忘了收钱不能怪我。你支付宝多少?我转账给你。”
  陆成俨掏出手机,加了许骁白的支付宝,很快,对方转给了他一万块钱。
  转完钱后许骁白说道:“我是按你们门市价给的,你们店长一晚上才三千,我给你转了一万,买你闭嘴!不要告诉我爸!知道了吗?”
  陆成俨听话的点头:“知道了。”
  很快,许俊麟办完了出院手续,又找医生了解了一下注意事项。医生表示,只要在一周内别剧烈运动,适当活动,别吃太过油腻的食物。只要没有头晕呕吐的情况发生,基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办好手续归来,许骁白也换好了衣服。他转身对陆成俨说道:“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走吧!”
  许俊麟满头黑线,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道:“臭小子,怎么跟你陆叔叔说话的。”
  陆成俨摇手表示无妨,说道:“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他记得许俊麟是卫泽安开车送过来的,他们如果回去,又要打车,比较麻烦。
  许骁白心虚,直说道:“不用了吧?我们自己……”
  他话未说完,许俊麟便打断了他:“好啊!刚好,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呢!这么久不见了,顺便留到家里吃顿便饭。”
  许骁白:???便饭???
  老许同志,你跟这鸭到底睡了几次?都睡出感情来了?
  很快,三人来到停车场。上车后许骁白的眼睛都绿了,陆成俨开的是一辆骚蓝色兰博基尼。
  他一个做鸭子的,这么有钱的吗?
  这会儿许俊麟才想起来,对儿子介绍道:“对了,小白,这位是你陆成俨陆叔叔。他是爸爸高中时的校友,也是爸爸小时候的邻居。你陆叔叔很了不起的,有空可以和他多学学为人处事的经验。”
  这会儿许骁白终于傻眼了,虽然他并不知道爸爸的校友和邻居是谁,但他知道陆成俨是谁。
  大名鼎鼎的陆成俨,携资本进驻H市,一进来就大刀阔斧的买下了整个东城区的所有地块儿。自主开发了高端人文小镇梧桐镜,并以凤凰作为地标建筑,如今房价已经炒到了三万左右一平。
  用楚微的话来说,就是那个东城区的黑心开发商。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陆成俨,陆成俨也看向他,表情里的意思很明显:你踏马的不是个鸭子吗?什么时候又变成豪门大佬了?
  作者有话要说:陆点豪门大佬点成俨上线。
 
 
第10章 
  陆成俨表示自己很无辜,他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是做鸭子的。
  当然,正如许骁白也从来没说过他是自己的合作伙伴送来给自己的小礼物,当时自己也是误会了。
  陆成俨开着车,许骁白乖巧的坐在后座上,副架势座上坐着他爸。
  氛围一时间很尴尬,他的内心也很复杂。如果他爸知道他睡了他的老同学,会作何感想?不论他作何感想,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于是他瞬间化身乖巧可爱小侄子,十分礼貌的扒着后座对正在开车的陆成俨说道:“陆叔叔,您真厉害!我可以加您一个微信吗?”
  陆成俨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心情有点儿复杂。你说我厉害,指的是哪方面?
  不过当着男神的面儿调戏他儿子,这事儿不厚道。于是他把自己手机递给了许骁白,说道:“没有密码,自己加上吧!”
  许骁白打开陆成俨的手机,干干净净一屏幕,里面下载着几个重要的APP。他找到微信,扫描以后加上了。加完以后,他迅速给陆成俨发了条微信:“不论当天晚上我们是怎么勾搭上的,请千万当任何事都没发生过,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计较那么多。而且,你都收了嫖资了,当一天的鸭也算鸭,做鸭就要有做鸭的职业道德!”
  许骁白把手机还给他,陆成俨撇了一眼微信信息,没崩住笑了。
  一旁的许俊麟还在跟他忆往昔,看到他笑后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吗?”
  陆成俨说道:“哦,没什么,学长,是前面这个小区吗?”
  许俊麟应道:“是,从正门开进去,往里走,然后右转。二十八号楼,十五层。”
  陆成俨将他那辆拉风到极点的车停在了楼下,许俊麟看了一眼他的车,问道:“你从前不是这种风格的啊?怎么忽然喜欢这样的车了?”
  提起这件事陆成俨就头大,他一脸生无可恋道:“老太爷送的,三十二岁生日礼物。”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开兰博基尼的富二代好泡妞儿。于是二话不说,给他买了一辆,希望他也能骗个小网红回家给他们陆家传宗接代。
  但是陆成俨让陆老太爷失望了,他不但没泡上妞儿,还泡了个男的。
  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间,许俊麟给他们按下了电梯,又把钥匙扔给许骁白:“我去买点菜,你先带你陆叔叔上去坐。”
  许骁白应声道:“知道了爸爸。”
  这声爸爸喊的,让陆成俨或多或少腾起了几分负罪感。因为那声音,那姿态,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他这可真是作孽了,总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许骁白终于卸下了乖乖崽的伪装,一把将陆成俨按到了电梯上,略带急切的说道:“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给个准话啊!嫖资给你了你就不能赖账,这件事如果你敢告诉我爸,我……我就让你负责。反正现在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明天你就得带我去扯证!”
  陆成俨被那甜美的少年气息扑鼻打了个劈头盖脸,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说道:“好,扯证。”
  许骁白一把推开他,说道:“想得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