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近代现代)——公子寻欢

时间:2019-10-08 09:31:48  作者:公子寻欢
  陈呈刚好和他看了个对眼儿,显然,他也是一愣。随即朝许骁白走了过来,仿佛在炫耀他如今的排场。三个助理,两个化妆师,一个保姆一般尽职尽责的经纪人。这身装扮,可不是贫民窟出身的陈呈能置办得起的。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金主的抬举。
  陈呈看上去心情不错,应该是角色拿下来了,他上前冲许骁白招了招手,问道:“小白,这么巧?你也来试镜?男几号?”
  许骁白说道:“没几号,哪有您陈大明星有派头,区区一个配角,没什么戏份儿。”
  陈呈说道:“哦……没事,慢慢来。需不需要,……我帮你和导演说一声?”
  许骁白说道:“真心不用,您还是多多为自己想想吧!当心您那小唇膏,哪天满足不了金主的需求,再把你一踹,换个雕大活儿好的!趁机多捞几笔,积攒点儿资本要紧。”
  陈呈的脸上一阵青红皂白,强自按捺着心头的火气,说道:“小白,你就非得……逞这点口舌之快?”
  许骁白给气笑了,说道:“你陈大明星应该了解我吧?我什么时候不逞口舌之快了?你自己什么人心里没点逼数吗?你这角色怎么来的当大家都不知道呢?行了,别跟我这儿装白莲花了。当了婊子就不要立牌坊,合着全世界都该惯着你那点儿可笑的自尊心呢?”
  陈呈说不过他,被气了个半死,转身带着他浩浩荡荡的团队去了休息室。片刻后轮到许骁白试镜,他整理了一下情绪,收起刚刚炸毛小野猫的劲儿,戴上了一副黑框架眼镜。一个乖巧温驯,体贴柔软的萌系小学弟就这样出现在了导演的面前。
  许骁白演的那场戏是被女神拒绝,女神拒绝的理由也很简单,不想要未知的姐弟恋。
  他并没有把这场戏演得悲伤,或者愤怒。在假装听到女神拒绝后,他却扬起唇角笑了笑,说道:“如果我能给学姐一个未来,那么如果到时候学姐仍然是单身一个人,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说完这句话他羞赧的笑了,再抬起头时,却是无比坚定的眼神光。
  导演忍不住赞了一句:“情绪拿捏的非常好,形象也不错,这孩子谁介绍来的?可以直接通过,定一下正式的拍摄时间吧!”
  许骁白十分礼貌的上前谢过导演,他这张脸非常有欺骗性。只要他不开口,会给人一种乖软懂事有礼貌好孩子的错觉。导演对他的印象非常好,还开口提携了他几句。
  出来的时候徐姐连连冲他竖大拇指,连声赞道:“不错啊小子,不枉费姐姐这两年来精心灌溉的苦心。刚刚工作人员跟我说了,你这种小角色没有合同,但定了就是定了,刚刚我去给你做了登记。预付了百分之三十的订金,呆会儿给你打过来。”
  许骁白打了个响指,刚刚遇到陈呈的不愉快一扫而空。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陈呈那个网络剧的男三竟然和他要试镜的这部网剧配角给撞了。不过退缩不是许骁白的性格,既然来了,这个镜他是必须要试的。能这么顺利,许骁白也很意外。这说明他平时的观摩和学习起到了作用,并给予了他肯定。
  回去的路上,许骁白给楚微发了信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好友。两人约好晚上一起去吃烤肉庆祝一下,并去逛了街,顺便把他爸在泽安集团供职的事告诉了楚微。
  楚微感叹了一声:“生活真是处处有狗血,不过许叔叔怎么想的?”
  许骁白说道:“我没跟他说我和陈呈分手的事,也没说第三者是卫泽安的侄子。我爸是我爸,我是我,除非是他自己不想在那里工作,不然我是不会干涉他的。”
  楚微揽过许骁白的肩,说道:“说得好,许叔叔的工作能力,试过的都知道,一定能在泽安集团站稳脚跟的。”
  许骁白觉得楚微这话哪里不太对,但也没跟他计较。
  晚上徐姐通知许骁白,让他周一进组,争取三天内拍完他那四场戏。许骁白回了一个OK的表情,早早的睡了,临睡前又找班主任老师请了三天假。
  第二天一早,他收拾了东西准备进组。却发现许俊麟没有去上班,许骁白看了看时间,问道:“爸,要迟到了,刚上班就迟到,不好吧?”
  许俊麟回过神来,说道:“……哦,今天要去银行,你不用管我了,忙你的。”
  许骁白上前搂住许俊麟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等着我养你吧!老许同志!”
  许俊麟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第6章 
  看着儿子走出门的背影,许俊麟百般惆怅。许骁白的身世,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一块心病。当年意外怀了他,自己也是慌了。可是面对卫骁父兄的逼迫,他也只能瞒了下来,和他分了手。刚好那个时候他要出国做交换生,去国外呆了两年。
  回来时,他怀里已经抱着一周半的许骁白。
  当时他不论是对朋友还是对父母,都说这孩子是他在国外交了一个女朋友所生下的。女朋友意外遭遇枪击,去世了。
  别人不知道 ,许俊麟的父母应该是猜到了。许俊麟易孕体质的事儿,还是许老先生亲自跑了关系才瞒下来的。但他最终也没问过这件事,他知道一些事儿一旦许俊麟做了决定,哪怕撞了南墙,也一定会撞出个窟窿看看南墙后面是什么后才肯罢休。
  这时,许俊麟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猛然被拉回了思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接起了电话。那端传来财务部部长的吩咐:“今天你先去银行把该走的流水走了,晚点再回来把该报的相关税目报一下。你是老会计了,应该不需要我再交待什么了吧?”
  许俊麟应了一声,说道:“您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两人又沟通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初进公司,需要熟悉的东西很多,多让他在外面跑跑也好。相较于工作上的冷遇,他更怕在公司里遇上卫骁。
  不对,应该是卫泽安。
  早知道卫泽安就是卫骁,他是断然不会进泽安集团的。
  这两年泽安集团在H市发展的如火如荼,可以说是占了H市的半壁江山。但是卫泽安这个人却很是低调,从未在媒体上露过面。仿佛赚钱才是他人生的基本色调,项目开发了一个又一个,每个都赚得盆满盈钵,在H市可谓是人人称羡。如果不是他在公司会议室门前看到了他,他还真不敢相信,卫骁竟然已经回H市那么多年了。
  回来了,为什么不联系他?
  当然,当初提分手的是自己,话说得也够绝。他不愿意提起,也是正常。毕竟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他们彼此过得都很平静,没必要再去打扰对方。
  许俊麟决定,今天下班,就找财务部总监提离职的事。
  至于小白的身世,他其实是纠结的。告诉他?不告诉他?许俊麟其实并不想告诉他,如果卫泽安知道小白是他亲生的,那这十几年的分离与隐瞒,自己是当真没办法解释了。
  他摇了摇头,无解。
  许骁白进了剧组,被安排进了标间。这是他第一次跟剧组,所以新鲜的要死。许骁白天生人缘极好,到哪儿都能跟人打成一片,进门不到半小时,已经跟同屋里另一名配角混熟了,并从对方那里打听了不少八卦。
  “男一是程嘉尧,听说正和女主炒CP呢。女主背后有金主,请了一堆大牌,就是为了把女主捧起来。有不少人不想来演网络剧,都是看着金主的面子。哎,你知道后台最硬的是谁吗?”
  许骁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连忙问:“谁啊?”
  对方一脸的高深莫测,说道:“不是男一,也不是男二,更不是女主!是男三!”
  男三?许骁白满头黑线,不正是陈呈吗?
  这不巧了吗?
  对方说道:“男三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新人,一没演过戏,二没唱过歌,甚至没参加过任何综艺节目。他却一出道就演了这种牌面儿制作的男三,牛逼不?知道他背后的金主是谁吗?”
  许骁白故意跟着对方的话茬儿接了下去:“谁啊?”
  对方说道:“卫鸿!提起卫鸿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卫泽安你知道吧?麒麟传媒的大BOSS。卫鸿是卫泽安的亲侄子,而且是拿来当继承人培养的。卫家两兄弟,大哥卫泽同死得早,只留下一个儿子,他老婆带着。老二卫泽安刚四十出头,钻石级王老五。没结婚,自然也不可能有孩子。听说是同性恋,也不知道真假。一心一意把这个侄子当亲儿子培养,虽然这个卫鸿不怎么争气,别的没学会,倒先学会养小狼狗了。”
  听完来龙去脉,许骁白也明白个大概了。原来如此,难怪卫鸿能仗着他叔叔横行霸道,竟是泽安集团正儿八经的太子爷。
  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许骁白也觉得自己之前怼了几次陈呈,有些冲动了。能屈能伸大丈夫,以后做人要圆滑一些,省得再次遭受社会的毒打。
  拍戏的空当,许骁白给徐慧打了个电话,把目前的情况和她说了说。关于他分手的事,徐慧后来也隐隐约约觉察到了。而且陈呈进了剧组当男三,对许骁白却不闻不问,这种情况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来。
  她怕许骁白冲动误事,便叮嘱了一番:“渣男自有男渣磨,你演好你的戏,别的不用管。只要卫鸿别在背后捅阴刀子,应该不会拿你一个小角色下手。”
  许骁白还真怕卫鸿在后后搞他,毕竟他出身平民,啥都没有,想要整他只需要动动卫太子爷的小指。但是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许骁白的意料,对方不但没把他从剧组中摘出去,竟然还给他加了两场戏。
  许骁白心道这是唱的哪一出?但直觉告诉他,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有些事儿肯定也要付出代价。
  如他所料,在他开始拍的第一天,对方果然就出妖蛾子了。
  卫鸿和陈呈以观摩学习为由,在许骁白的拍摄现场出双入对的恶心了他半天。卫鸿就跟没骨头似的贴在陈呈的肩膀上,陈呈的脸都绿了。可是为了金主的颜面,还得陪他把戏演下去。一会儿耐心的扇着扇子,一会儿细心的递着水瓶。生怕身娇肉贵的太子爷一个不小心中了暑,毕竟这可是在大太阳底下拍。
  不知道许骁白是不是故意的,反复NG了三次。在导演发火之前,总算过了。他十分抱歉的对导演说道:“我实在不习惯在拍戏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看着,对不起了导演。”
  导演表示理解,就连他都有点紧张。太子爷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为什么要跑来看一场无足轻重的戏,还给人私自加了两场。
  然而这两场戏加的似乎有些多余,卫鸿显然是高估了自己娇贵的肉体与大太阳的和平共处程度。几场戏拍下来,晒了足足俩小时,下午直接中暑进了医院。
  许骁白下午轻松自在的过了两场,没有人来恶心他戏路真不是一般的顺。
  在医院陪床的陈呈心里也苦,他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要实在不喜欢小白,就把他的戏删了,何必自己吃这样的苦?你和他不一样,他从小在街上摸爬滚打,晒晒没什么。你看看你,中暑了吧?”
  卫鸿从小被母亲和奶奶宠得无法无天,就见不得别人在他跟前耀武扬威。他喜欢陈呈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否则也不会说抢就抢过来。而且他也看到了,那个许骁白的确是有几分姿色的,而且恃靓行凶,很不把他放到眼里。既然你不把我放到眼里,那我就让你认清时势。
  陈呈现在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你就算羡慕也羡慕不来。
  如果不是因为中暑,卫鸿还想拉着陈呈去他跟前秀恩爱。他要让许骁白知道,陈呈早就臣服在了自己的牛仔裤下。他之所以不和你上床,是因为你对他的吸引不够大!
  大少爷完全不需要考虑陈呈的感受,毕竟太子爷的钱,决定了别人只能跟着他的感受走。
  被卫鸿和陈呈恶心了两天,许骁白好歹也算顺利的拍完了那五场戏。因为临时多加了两场,剧组又多给了他一万块钱。看到钱被及时打到了自己账户上,小金库瞬间跳到了六位数,他的心情瞬间变好了。
  不就是被恶心了两天吗?至少这个钱还是蛮好赚的。
  刚刚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剧组,许骁白便看到了陈呈在酒店房间门口等他。他皱眉瞅了他一眼,问道:“哟?金主让你出来放风?”
  陈呈皱眉,说道:“小白,话别总是说得那么难听。”
  许骁白摊手,说道:“那你让我怎么说?”
  陈呈想了想,说道:“我今天找你……是想跟你说一声,卫鸿他孩子脾气,但他对你也没什么恶意。你也不要太过分了,上次让他在太阳底下晒了两个多小时,下午发烧到三十九度。他是个被家里宠着长大的少爷,你就不能让着他点儿?”
  许骁白:……!!!???
  我让……我让你娘的山羊胡子牛鼻子的拐弯儿罗圈儿狗臭屁!
  让你马啊让!
  许骁白真想敲开陈呈的脑子,看看他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他一脸无语的对陈呈说道:“合着是我请他来看我演戏的?是我让他在太阳底下晒两个多小时的?自己上赶着找罪受干我屁事儿?不是我说你陈呈,你之前跟我谈恋爱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脑子有坑呢?”
  可见谈恋爱让人智力受损,否则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个傻逼呢?
 
 
第7章 
  本来许骁白在看到陈呈对卫鸿体贴呵护无微不至的照顾时心里还有点泛酸,要知道当初陈呈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谁想到他的这份体贴入微都是出于某种目的。
  也许当初他追自己的确是出于喜欢,但如今这份喜欢却变成了满满的讽刺。
  许骁白充满同情的看着陈呈,说道:“我可以理解你对金主的回护,但也麻烦你搞搞清楚。如果卫鸿想动用他的资源封杀我,我真是谢谢他。但我也告诉你,娱乐圈不是他卫家的。别忘了,除了麒麟传媒,还有个凤凰娱乐呢。我不介意和卫鸿正面刚,别有一点逼事儿就跑我这儿来逼逼,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先撩者贱?”
  许骁白之所以提起凤凰娱乐不是没有原因的,和麒麟传媒一样,凤凰娱乐在H市乃至国内的圈子里也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说起来,在H市的资本圈儿,有两大势力让圈内人士津津乐道。甚至连圈外的人,都大概知道他俩互为对头,水火不融。
  一个是泽安集团的卫泽安,一个是陆氏的陆成俨。
  这两人,一个在东郊圈地,规划了规模宏伟的梧桐镜。一个在西郊置业,建起了气势恢弘的麒麟城。一个成立了凤凰娱乐,一个组建了麒麟传媒。一个跺跺脚,金融圈能抖上三抖。一个咳一声,进出口贸易就要经历一番动荡。人人都知道泽安集团的卫泽安和陆家的小船王陆成俨不对付,因为他们俩的梧桐镜和麒麟城而被大家戏称为凤雏和龙子。又把他们来H市后的一番动作,称为龙凤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