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近代现代)——公子寻欢

时间:2019-10-08 09:31:48  作者:公子寻欢
  陆成俨皱眉,陈可为立即止住了笑声,摆手道:“哎呀我话多了,话多了,自罚三杯。来来来,小姚啊,你也自罚三杯。”
  听到这个名字后,陆成俨的眼神瞬间朝那年轻人投了过去。只见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白面粉唇的年轻人。虽然和那一夜的“小姚”是同类型,但气质模样差远了。仿佛就是古董文玩的真迹与低劣的仿品,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陆成俨问道:“他是小姚?”
  听到这句话后,小姚的神色立即慌了,他立即站起身来朝着陆成俨躹了个躬,瑟瑟发抖道:“陆……陆总,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没去的。我只是……只是……临时有事耽误了,您大人有大量,千……千万别跟我计较。”
  陆成俨的神色开始变得冷峻,陈可为惊声问道:“那天晚上你没去?”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白月光,只是从前动过心,而后成全了对方的真爱。也不会大篇幅的写娱乐圈,主要还是写日常及互动,以及主角的感情线。
 
 
第4章 
  作为船王世家的陆家,从陆老太爷开始做跑船生意,如今进出口贸易遍布全球。可惜,陆家家大业大,偏偏人丁不旺。陆老太爷更是死了儿子又死了孙子,只能把家业传给重孙。如今百岁高龄,虽然身体还算硬朗,却一直有块心病。
  重孙三十二了,至今没有婚育,难道陆家偌大的家业,就这样无人继承了吗?
  他从七十岁上开始吃斋念佛,希望老天爷能放过陆家,放过他。早年为了跑船,他的确走了些灰色的路。但为什么要报应在他的儿孙身上?陆景宏觉得,自己如今守着偌大的家业,年逾百岁,却还在担心儿孙身后事,未免感到凄凉。
  九十岁上下,陆景宏想落叶归根,带着重孙子回了国,在老家H市定居,并开始在国内大搞建设开发。后来因为主要战线仍在国外,小船王陆成俨仍然定居温哥华。那边的港口贸易需要陆成俨坐镇,直到去年三月份,他才渐渐将战线从温哥华转到了国内。
  H市是个新型沿海城市,进出口贸易刚刚起步,他想趁机抢占国内市场,顺便再发展发展金融地产以及其他周边行业。
  陆成俨是个工作狂,比起其他世家子弟二十来岁的时候开始搞明星把网红搞出了一条又一条人命,他却一头扎进了工作里。一心一意挽救在日益萧条的国际贸易大环境下越来越消沉的陆氏集团,在他的努力维系下,陆氏仍然在国际上享有一线地位,同时他手里的景宏资本,全都注入到了国内的投资与建设当中。
  于是初回H市的陆成俨,便成了无数人物想要结交的对象。
  陈可为仗着自己曾和陆成俨是校友,知道他在初中时的一些传闻,更是明目张胆的往他房间里塞人。却没想到,自己竟整了个大乌龙。
  那天小姚没来,可是来的人又是谁?
  当日的宴会不欢而散,陈可为自知得罪了大金主,再三向陆成俨赔礼道歉。但是他心里也明白,大佬们都是有洁癖的。一个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模特儿睡了金主,谁知道干净不干净?
  只有陆成俨是知道的,那小孩是第一次,还出了血,而且明显是他倒霉撞上了,醉酒误事。
  这么想来,是自己不厚道,就这么白白把人给睡了。
  但是当天酒吧人来人往那么多人,怎么还查得清进他房间的人是谁?就算陈可为发誓一定要把那孩子的身份查清楚,陆成俨也没抱什么期望。而且那孩子没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无心,不如当成春梦一场,也没有再牵挂的必要了。
  于是他继续忙自己的事业,这次回来他是做了十足的准备,直接拿下了H市郊区一半的荒地。力求建造一座商业与人文相结合的小镇,远离市中心,建一座新城出来。他给那小镇取名梧桐镜,寓意有凤来仪。
  他太爷爷还取笑他:“小子,等你的凤凰呢?就你这天天把自己泡在工作里的劲头儿,哪儿有那美国时间泡凤凰。”
  他深吸一口气,不跟老年人一般见识,继续埋头忙工作。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徐姐的车在许骁白家小区门口停下。她戳了戳躺在车座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许骁白,说道:“天塌了,地陷了,小花狗,不见了!”
  许骁白猛然坐了起来,看到的便是徐姐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他一脸疲惫的说道:“徐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徐姐指了指窗外,说道:“不回家了?跟姐姐回家带孩子?”
  许骁白这才看清,车已经停在了自家小区门口。他跟徐姐匆匆道了别,便推开车门下了车。经过楼下便利店的时候,他顺便买了晚上要吃的蔬菜和肉蛋。看到有新鲜的山竹,也买了一些。
  手机付款的时候,发现徐姐把他这次的费用给他打了过来。
  他点开微信,给徐姐回复了一句:“谢谢姐,您真是我亲姐。”
  拎起装满食材的袋子摁电梯上楼,把蔬菜放到厨房后却没由来的一身疲惫。他懒得做饭了,转身回了卧室,衣服都没脱便睡了个天昏地暗。
  醒来的时候许爸爸已经回来了,厨房里传来浓郁的饭香,小餐桌上摆着刚刚剥好的山竹。
  许骁白端着小盘子倚着门框问道:“老许同志,工作找的怎么样啦?找不到没关系,我养你啊!”
  许俊麟回头看了他一眼,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金丝框眼镜,拿起刚刚剥下的葱叶丢了他一下,说道:“臭小子!贫嘴。”说完他将煤气灶关了火,一边往外盛刚刚烧好的菜,一边吩咐道:“洗手,吃饭。”
  许骁白去洗了手,坐到餐桌前开始吃饭。红烧鸡翅和素炒空心菜都是许骁白喜欢吃的,他一边吃着饭一边发呆,想着三天前发生的事情。自己到底是该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还是先去老城区陈呈的家里放一把火。想想又觉得幼稚,陈呈他妈养大这么个畜生也不容易,他的命当初都是老许救回来的。人在做天在看,他不信陈呈能靠着卫鸿洋洋得意一辈子。
  然而事情却并不如许骁白的意,陈呈还真洋洋得意起来了。H大表演系,一个仅比野鸡大学强了一点的院系。在演艺圈人才多如过江之鲫,隔壁H市戏剧学院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候。跟他们抢饭吃的H大表演系,其惨状可想而知。就在这种大前提下,陈呈获得了一个炙手可热的网络剧男三的试镜名额。说是试镜,其实已经内定了,是谁的手笔,众人心知肚明。
  卫鸿可是麒麟娱乐老总卫泽安的亲侄子,往一个不是很热门的网络剧剧组里塞个男三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楚微背着他的LV小挎包,戴着DIOR时装秀新款的太阳镜,一身轻奢休闲小套装,就差脸上写着我是纨绔富二代几个字了。他拉着许骁白在学校西门的咖啡厅吐槽:“陈呈这个不要碧莲的,还真是有本事。巴着金主爸爸给他弄到了角色,学校里都传遍了,说是片酬一集八万!”对于一个新人来说,一集八万可以说是天价了。
  许骁白小口啜着咖啡,说道:“这么有钱的吗?看来他要脱贫致富奔小康了。”
  楚微满脸的不屑,说道:“没办法,人家J8值钱啊!”
  两个小gay蜜又笑作一团,引来旁人一阵阵侧目。许骁白说道:“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我真觉得当初和他谈恋爱的自己是个小傻逼。”
  楚微摇了摇手,说道:“可别这么说,谁没有被傻逼玩弄的那几年?当初要不是因为他,以你的成绩,上隔壁H市戏剧学院完全没问题!他倒是好,拍拍屁股卖雕去了。”
  许骁白一脸的盲目自信,说道:“嗨呀,学历不是问题,就凭咱这张脸,到哪里不是大放异彩?”
  这时许骁白的手机响了一下,是徐姐发现的信息。
  徐慧大美女:明天上午九点,臻桓影视基地,有个四场戏的配角试镜。自己带妆,呆会儿把剧本发你。
  许骁白刚吹完牛逼便一拍桌子,说道:“你看,来活儿了吧?徐姐说这回是电视剧,四场戏,能露脸。一场戏四千块钱,打包一万五。徐姐说这回不要我提成,让我自己争取。”
  楚微一脸的欣喜,说道:“行啊小白!走走走,买衣服去!”
  许骁白和楚微连买了三套衣服,最后选定一套少年感十足的运动装,准备穿着去试镜。因为他这个角色就是一名在读的高中生,是女主的爱慕者,也就是传说中的炮灰甲。
  他看过剧本后,和楚微大概对了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了,才和他一道吃了晚饭。因为他家那边距离臻桓影视城近一些,他便打算晚一点回家睡,第二天也不用起那么早,不然太赶了。
  表演系的课程本就不是很多,而且老师是鼓励大家多多在演绎圈进行社会实践的。只要跟班主任老师报备一声就可以。
  晚上他便简单收拾了一点自己的东西,准备回自己家。经过校门口的时候,恰好一辆豪车自他身边擦身而过。半摇下的车窗里,是陈呈略带不安的侧脸。
  许骁白还挺新鲜,你不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吗?怎么看着还不高兴了?
  许骁白也没管他,拦了辆出租车便上了车。到家后天色还早,他本以为许俊麟还在外面奔走着找工作,没想到一进门便是一阵阵扑鼻的饭香。他提前和他说自己晚上要回来了,肯定是在给自己准备晚餐。只是这晚餐是不是也忒丰盛了点儿?餐桌上都快摆满了,许俊麟却还在厨房忙碌。
  许骁白用手捏了个蒜蓉粉丝扇贝,一边吃着一边问:“爸,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做那么多好吃的?”
  许俊麟探出头来,温文儒雅的脸上挂着些微汗水。整齐的衬衣西裤,打理的很随时的发型略微凌乱了些。他随意的擦了擦汗,脸上透出轻快愉悦的表情,说道:“我收到offer了,年薪涨了三分之一。”
  许骁白一听,蹭蹭两步跑到厨房门口,问道:“三分之一?爸,五十万呐?”
  许俊麟对他笑笑,说道:“是。”
  许骁白问道:“什么公司啊?这么大手笔。”
  许俊麟:“泽安集团。”
  许骁白:……可真他娘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5章 
  一边是插足的第三者,一边是老爸辛苦得来的工作,两相权衡,许骁白打算不跟爸爸说这件事。
  他自认为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不能波及老爸。泽安集团有多难进,他也是知道的。怕只怕卫鸿知道了这件事,在公司里给他爸穿小鞋。不过卫鸿虽然是卫泽安的侄子,但据他所知,卫鸿在公司里并没有挂什么职位。他爸是去当会计的,应该没有多少机会和老总打上交道。
  一份年薪五十万的工作得来不易,许骁白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让爸爸空欢喜一场。
  于是他在短暂的表情空白后,瞬间使用了他表演系高才生的专长——戏精附体技能卡。一手拿着筷子,一手端着饭碗,一脸惊喜的说道:“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泽安集团吗???爸!你真了不起!不行,今天咱爷儿俩必须得喝一杯。还不赶快把您珍藏的红酒拿出来?难得您老人家高兴啊!”
  许俊麟一张温和的脸上也是难掩笑意,他独自拉扯许骁白成人,也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失业于他来说打击不小,这两个月许骁白就没怎么见他笑过。天天见他早出晚归,每次都是铩羽而归。他现在长大了,得护着点儿老许了。等他拍了戏,赚了钱,一定让他好好享受后半生,不能总为了生计而奔波。
  两父子喝了点酒,便早早的睡了。一个第二天要去公司报道,一个第二天要去影视城试镜。
  一个只有四个镜头的小角色,也没啥可试的。其实徐慧把照片和一些视频小样发给对方的时候,导演就很满意的点了头。许骁白的少年感真的非常强,浅浅的酒窝又显得纯情可人。不了解他的,真的会把他当成温驯乖巧的邻家小暖弟。
  其实他就是一只把爪尖藏在肉垫里的小野猫,你不惹他,他不惹你。你要是惹了他,挠你没商量。
  第二天一早,许骁白匆匆吃了两口许俊麟放在桌子上的早餐,抓起背包便下了楼。徐慧在车里等着他,助理小刘也在。小刘是群助,就是谁有事,就去当谁的助理。即使如此,他都觉得自己挺闲的。
  今天跟着许骁白出外勤,头一回跟剧组,她还有点小兴奋。
  小刘给许骁白递上来一杯咖啡,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白哥?”
  小刘见谁都叫哥,许骁白比他小五岁,也管他叫哥。
  许骁白掏出仅有的一页剧本儿,说道:“这还用准备吗?我深深的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你们说我这十年寒窗苦读,怎么就没有用伍之地呢?”
  徐慧坐在前座,回头瞅了他一眼,回过头的时候许骁白看到了半个白眼珠子。前座幽幽的传来一句:“十年寒窗苦读怎么没冻死你?”
  许骁白趴到前座的倚背上,冲着徐慧吹彩虹屁:“徐姐你今天气色不错啊!这口红色号很配你啊!哎徐姐你是不是瘦了?这裙子明显大了一号啊!”
  徐慧就吃许骁白这一套,嘴巴甜的时候就跟抹了蜜一样,白眼珠子瞬间收了起来,别提多受用了。她拿起那一页剧本儿在他脑袋上一敲:“不论如何,打响今日这一战,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虽然只是个网络剧的小配角,但是你还年轻,年轻就是资本。信姐,你能行!”
  喝下徐姐那一碗鸡汤后,车子便停在了臻桓影视城的地下车停车场。
  三人来到片场,有部分男女主的戏已经开始拍摄了,因为演员的档期问题,有个重要演员缺席临时换了人。许骁白远远的看着一行人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进了试镜室,徐姐去找现场的工作人员对接,许骁白便站在一边和小刘一起等着。
  很快徐姐拿了号码牌过来,说道:“试镜的人不多,都是试男四的,你这个基本就定下了。”
  许骁白问道:“还有个男四吗?”
  徐姐答道:“男三和男四,导演正发脾气呢。听说这会儿在应付资方的人,我们呆会儿再进去,别触这个霉头。”
  许骁白点头,乖乖站在外面等着。
  很快,一个刚试完镜的青年在一堆助理的簇拥下从试镜室中走了出来。一旁的化妆师帮他整理着妆容,助理给他递上矿泉水,经纪人耐心的跟着说着些什么。
  许骁白有点羡慕,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牌面儿?
  然而对方一个转身,那张化了精致妆容的脸竟透出了七分的熟悉。许骁白觉得今天自己不宜出门,怎么偏偏就碰上他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