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再动我就报警了(近代现代)——律酱

时间:2019-10-06 08:46:06  作者:律酱
  苏遇滔滔不绝说了一分钟,倒背如流的气势让人怀疑百度百科就是他写的。
  何宸对自己的生平履历并不感兴趣,翘起二郎腿,摆摆手没让他继续扯下去,“对网上的事怎么看?”
  “全都是污蔑,你是个好警察!”苏遇毫不遮掩对何宸的评价。
  好警察?
  何宸冷笑,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好警察,这年头跟“好”字扯上关系一般都没“好”下场。
  但他承认自己还真没干过坏事——
  除了10岁那年偷路华的作业本,害他第二天罚站流着鼻涕哭着叫家长;11岁冬天想要做好事去扶老人,结果因为路滑,一不小心把老人给踹的更远;12岁……呃……
  何宸捂嘴干咳了一声,“网上有证据。”
  “视频也可以造假,我现在就可以做一个。”
  “打人了就是打人了。”何宸仿佛认罪一般地回道。
  “不,我也可以用一句话就让你气的你动手打我!”苏遇眼神肯定。
  何宸低头咧嘴笑了下,弹了下烟,他很想试试,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孩到底会说什么,他脑中不禁浮现出,小奶狗在自己面前嗷嗷逞能的画面,继而又忍不住笑了下。
  多久没笑过了,这波不亏。
  苏遇看到何宸笑了,默认为肯定,又大胆说道:“如果一只狗叫出来,村里其他的狗都会跟着叫起来,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要叫,我不想让一群疯狗看你的笑话——你为什么不澄清?”
  何宸有些吃惊,他不喜欢小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说话没营养。
  他表情不由地跟着严肃起来,假装不经意地收回了压在上面的一条腿,好像这样就能收起周身的痞气。
  何宸捂嘴清嗓,学着这几天刘局长教训自己的话,装模作样:
  “本来我们这行就是靠怨恨吃饭的,所谓光环背后必有阴影,享受好的也要承受不好。”
  说完还特深沉地抽了一口名为心酸无奈的烟,然后悠长缓慢地轻轻一吐,好似光环背后的阴影一般,更多的苦涩被咽了下去。
  “有人信我就行,何必跟傻子一般见识,你得学会接受上千万的人口基数里面可以掺杂一定比例的傻子,不然谁来衬托聪明人?”何宸顿了顿,继续说道:
  “归根结底,这不是我澄不澄清的问题,是对方自己愿不愿意相信我的问题。”
  何宸心想,这逼装的,就是路华在也得给打99分,1分还是因为私人恩怨扣的。
  “当然,要是他们不信我,我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
  苏遇知道他们指的是谁,但一想到网上的谩骂,尝试反驳:“可是……”
  何宸抬手看表,摆手打断他,撇了眼他身上歪歪扭扭却剪裁精良的白衬衫,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被神溺爱的孩子,决定不再浪费时间,速战速决:
  “你长的帅,脑子聪明,家庭条件也不差,学校估计有大把的人追,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儿上——快高考了吧?”
  苏遇眼神黯淡,从喉咙里挤出了个沉闷的嗯。
  “小朋友,以后少看点电视剧。”何宸真心实意建议。
  “啊?……”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心意我就不收了。”
  苏遇顿时眼眶湿润,憋在胸腔里的一肚子话硬是被这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像是被人在食管里塞了一整个馒头,呼吸都不顺畅……
  “有钱买药么?”何宸假模假样。
  苏遇神情呆滞,木然地点了下头。
  “一会儿录完口供就可以走了。”
  何宸忙的很,时下好几件案子等着他处理,10年的警察生涯更是让他见过了太多爱恨情仇,早已经麻木,他伸了伸腰,摁灭烟,抬腿就大步迈出了审讯室。
  苏遇呆坐在椅子上,眼神失落地跟着那人飘了出去……
  就这么拒绝了?
  可我连名字都还没告诉他……
  刚转过弯,何宸突然顿住脚步,倒退了几步,伸着头,饶有兴致地对里面的人说:“哦,对了。”
  苏遇寻声猛然抬头。
  “小朋友,不了解情况就过来告白,很不明智啊!”
  不了解情况?他有男朋友了?苏遇懵了,手机里被循环播放上了上千次的视频在脑子里回放着:
  警队表彰大会结束后,20出头的小记者红着耳朵被几个人推哄着上前,抿着嘴唇紧张地问道:
  “何队长,我一直是您的粉丝,请允许我代表所有未婚适龄少女问您:您是否有恋人?”
  何宸低头一笑,眉眼间尽是铁血男儿的坚定与柔情:
  “我的恋人是这个城市!”
  现场瞬间疯狂地啊啊啊啊啊啊……尖叫,不知哪个女生喊了声“何宸我爱你”,一圈人都跟着齐声呼喊着:“何宸、何宸、何宸……”
  何宸本就长的出众,套用网上的原话就是“按小姑娘的喜好长的”,路华认为,这是对何宸的侮辱,偏爱长腿美女的他憋红着脸说了句“男人看了都会硬,不拍g/v都可惜”。
  虽说何宸已经33岁,常年加班熬夜不修边幅沧桑了不少,但经过十年警察职业的洗礼,到显的十分有男人味,表彰大会结束后瞬间吸粉千万,继而被林北市有名的几家期刊杂志评选为“林北市最想拥抱的男人”,一时间风光无限,名气甚至盖过当下最红明星。
  网上的“宸迷”也一直呼天喊地地求着何宸开通微博账号,不然,单靠市公安局那点只言片语的新闻和少的只能喝西北风的出镜率,还真不够他们塞牙缝的。
  苏遇当下心口被人揪着喘不上气,憋的实在难受,眼泪突突突地往外冒……
  公安局审讯室外,一群人已经围着八卦半天了,见当事人脚步轻松地从里面出来,难得的心情……还不错!
  这些天,天性纯良的一众警官们,为了不给何宸造成现实中的二次伤害,自发地、非常默契地、手脚眼睛并用交流,生怕哪个词不妥当刺激到何宸,就差随身带个汉语大词典了。
  十年来,何宸早就练就了十级抗压能力,也算在业内各色大小人物的恶言相向中磨炼过,枪林弹雨都穿不透的脸皮,一般的唾沫星子,对他而言已经构不成掉血的伤害。
  何宸其实根本不在意从万人捧到万人喷,正如他本人所言,人生不就应该如此吗?太平淡的一生有什么意思?
  但是语文阅读理解能写成大作文的警员们,硬是解读出了连作者都不知道的含义——有苦说不出,死要面子瞎逞强。
  而何宸也是头一次体会到:有一种委屈叫别人觉得你委屈。
  如今,难得有个令人兴奋的话题,众人立即用眼神投票决定,让路华过来问问情况。
  何宸这根老光棍,自从5年前小师妹那件事后难得有八卦,之前有小姑娘来公安局疯狂表白,何宸也是很干脆利索地找人打发了,业内出了名的表白绝缘体,根本不给吃瓜群众八卦的机会,连门口的狗仔都悻悻地接连转业,另谋出路。
  路华平常被何宸奚落惯了,天降良机,当然不会推辞,谁叫何宸当着他的面高兴地这么明显呢!
  路华拽着身子扭过去,拉过椅子坐在何宸旁边,摆出一副兄弟咱俩聊十块钱的架势。
  ……被冷落了半分钟。
  路华咳嗽一声掩饰尴尬,伸手敲敲桌子,一脸我已经看穿你的表情,贼兮兮地问道:“什么情况?”
 
 
第3章 
  何宸盯着电脑屏幕的头没动,装傻:“什么什么情况?”
  “那小孩,听说给你出气打架,看那架势像是冲着跟你处对象来的吧!说吧,背着我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了?”
  何宸瞪了他一眼。
  路华追问:“我知道你现在处境艰难,不宜恋爱,但跟我你就别藏着掖着了。”
  何宸冷哼:“我处境哪里艰难了?”
  “你看,还在装坚强!”
  何宸:“……”
  路华不依不饶:“刚还见那小孩红着眼走了,一看就是哭过了。”
  何宸鄙夷:“关我什么事?他来的时候不就是肿着眼么?”
  “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路华本就胖,这一笑显得傻里傻气,他还不死心,蹭着何宸,“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宸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松开鼠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端起手边放凉的咖啡,云淡风轻:“就一表弟,过来玩。”
  一听表弟,路华立马就急了:
  “滚你大爷的表弟,咱俩认识33年,你有表弟我能不知道?何况还是那么帅的表弟!你糊弄谁呢?”
  路华情绪有些激动,为了不被围观吃瓜群众质疑他和何宸的亲密友谊,声音还不自觉地抬高了几个调,几乎破了音。
  何宸安慰自己,老话说的好,每个成功人士的身边总会有个二百五叽叽喳喳围着转。
  然后释然地拍了拍路华的肩膀,打发道:“去忙吧。”
  路华翻白眼,凑前继续追问:“真是你表弟?”
  “如假包换,”何宸给了个很肯定的眼神,“再说,我喜欢什么样儿的你还不知道?”
  “什么样儿的?”路华还真不知道。
  “成年的!”
  ……扯淡,路华转身不想理他。
  “当然体重也不能过200!”
  “滚你丫的!”
  路华抡着200多斤的拳头,朝着何宸就是一顿狂砸,还不解气,随后整个人干脆压在何宸身上。
  “我错了……”何宸被压地喘不过气,主动求饶,“我错了行吧……”
  路华起身,整理衣服:“现在知道自己错的离谱了吧!”
  “恩,错的是离谱——”何宸爆笑,“是体重不能过300!”
  “何宸我丫跟你没完!”
  ……
  路华知道问不出什么,直接给了个“何宸不想说他亲爹都没办法”的表情给众人。
  陈小柏是今年的实习生,平常懂事有礼貌,工作态度又好,被何宸等几个领导当众表扬过,几个人推着他去试试。
  陈小柏没谈过恋爱,人又单纯,还没问呢自己就先脸红的不行,低着头,轻声细语,仿佛耳语一般地关切道:“老大?”
  何宸恩了下。
  陈小柏支支吾吾了半天,有些后悔,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搓着手,最后铆足了劲:“我看您咖啡凉了,我给您倒杯水吧!”
  众人黑线……
  最后一根稻草交给了乔仁东——亲眼所见才更有问话权。
  乔仁东双手插着兜,溜达着就过去了,188的身高往那一站就把何宸桌上的阳光挡的严严实实。
  何宸逆光打量着乔仁东,面前这人从不知道什么叫拘谨,脸红尴尬更是不可能发生,有时候何宸都会不自觉的猜测,这人是不是经历过生死,不然怎么比自己还想得开。
  后来一个江湖传言证实了何宸的猜测,说乔仁东多次与死擦肩而过,医院vip住户,是个连死神都无可奈何的男人。
  至于何宸为什么把他招过来,当时是看中了他无论任何条件下都能冷静且有条理的分析能力,以及非常不喜欢说话的性格。
  何宸没想到他也会凑热闹,此时也有点好奇。
  “他肯定不是你表弟!”乔仁东说完就走。
  ……
  *
  苏遇一连请了两天假,加上周六日,晨昏颠倒在床上,他眼角噙着泪水,手里拧着被子,身体微微发颤。
  旁边一人轻轻帮他抹掉了泪水,随即又特别嫌弃的往苏遇身上使劲擦了擦,像是沾了什么邪物。
  苏遇惊坐起,手背快速地蹭了下眼角,“你你你怎么到我房间?”
  “我都叫你三遍了,我见你门开着就直接进来了。”
  短发瘦高女生双手交叉在胸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眼睛红肿的苏遇,满意地笑着说道:“怎么哭成这样?看你亲爱的姐姐订婚,舍不得啊?”
  “对啊,多年梦想实现,终于可以把你房间改成我的书房了。”
  苏遇一边穿外套一边没好气的回答,又发神经般地迅速看了看房间有什么会被发现的可疑物品,随后稍微松了口气。
  苏琪看着站起来已经比自己高一头的弟弟,抬眸看了眼已经快要结痂的伤疤,关切问道:“你女朋友被抢,你和情敌打架,没打过,然后失恋了?”
  苏遇:“……”
  苏琪和苏遇年龄相差12岁,后来一个工作一个上学相处的少,所以不算特别亲近。但苏琪从小留着短发,性子比苏遇还直接,使得她天生就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与陌生男人十分钟之内就能发展成为哥们儿,如果她想。
  苏遇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苏琪是不是还隐藏一套器官,趁着黑夜发育,离开家人的视线就切换性别。
  他曾经见过苏琪混在一群男人堆里勾肩搭背,吞云吐雾很是娴熟,后来苏琪跟他解释说是玩摇滚的都这样,让他别大惊小怪就找爸妈,不然就跟他同学说他上小学还尿床。
  上初一的苏遇当时并不觉这就算威胁,小学尿床不是很正常么,只是不想被自己酷毙的姐姐看扁,装懂着点头。
  后来,苏遇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他有个抽烟玩摇滚很厉害的漂亮姐姐。
  再后来,苏遇有点生气,因为苏琪有一天气冲冲地当面质问他:苏遇,你什么时候有个嘴里叼着5根烟,还能边唱边打10个架子鼓的姐姐?
  苏遇委屈地摇头,但还是没忍住,当时就脑补出了农村红白事上,苏琪一身杀马特装扮,叼着5支烟跟着DJ敲打架子鼓,豪迈喊着“有钱捧钱,有人捧人”的惊悚画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