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花君别乱来[重生]——梅绛紫

时间:2019-10-05 08:09:48  作者:梅绛紫
  他不禁在躲避中思索,这小道士如此年轻,为何修为比他还要厉害,竟然让自己无法逃开他的追击。
  “饶命啊小道长!我真的没有做坏事啊!”林音不断求饶。
  “而且我还经常做好事的!”
  “道长!”
  小道士收剑说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妖物口中的鬼话?就算你没作恶,也要离开我师兄这里,不得再来打扰他!”
  “我不要!”林音爬在地上拒绝道,“我灵识初现,就生在这里的,为何要离开?”而且道长都没有赶我走,你凭什么要我走。
  “果然是执迷不悟的妖!既然如此,那我便收了你!”
  “救命!道长!”林音虚弱的爬在地上求救。
  突然传来一阵异香,一个妖娆至极的红衣女子飞来,挥袖挡下了小道士袭向林音的那道收妖仙锁。
  “颜曼!”
  “林音,你没事吧?”
  “没……”林音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
  “哟,原来是个如此白嫩的小道士。”颜曼不慌不乱的打量眼前的小道士,面带媚笑,若是被凡夫俗子看到,定会被她绝世美貌倾倒。
  只可惜,眼前这个小道士却是谢清涯的师弟,而且是天生灵根,修为纯净,眼中心无杂念,法力更是非常人可比。
  颜曼淡笑一声问他,“小道士,你如此厉害,可否报上名讳?就算被收,也得让我们知道是被何人打败啊。”
  小道士敛起四周飞散的符纸,字正腔圆的说道,“我乃思道涯,无念真人坐下弟子,陆子灵!”
  “哦……原来是无念真人坐下的闭关弟子,没想到,思道涯的弟子竟然一个比一个俊逸灵气,还真是个好地方呢。”
  “你,你这个妖孽竟然敢口出狂言,污蔑我等修行之地!”小道士被她惹恼,持剑飞出道道金光,在空中编制成网。
  林音一惊,连忙拉着颜曼闪躲,奈何金光越来越靠近,他现在又比较虚弱,着实飞不动。
  “颜曼,你快走,别管我!”
  “呵,小把戏!”颜曼一道血红之光劈开金网,满是迷香的身影化作缕缕青烟缠绕在小道士身上。
  迷烟吸入,顿时浑身无力,小道士摇晃了一下身子,眼前开始出现一阵阵幻觉,妖物丛生,衣不遮体,轻纱绫罗,曼舞在他在眼。
  嬉笑吟唱,芊芊细腰如柳摆动,颜曼化作妩媚妖身,一点点向他靠近,红妆魅人,衣衫似火,盈盈香气扑面而来。
  “小道士,我美吗?”颜曼纤细玉指勾起他的下巴,与他对视。
  “妖……物……”陆子灵额头渗出细汗,封闭五感,阻隔那不断缠绕他的妖气,和漫天的浓烈迷香。
  一旁的林音看傻了眼,这才是真正的妖术!摄魂夺魄,媚态天成,他那点伎俩,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奈何小道士竟然不为所动,一点也没有被迷惑,这样的定力和修为,果然不愧是谢涯的师弟,二人简直同出一辙。
  “小道士,若果你现在认输罢手,我就撤了这迷香和幻术,咱们就此互不相干,你也别再为难林音,可好?”
  陆子灵咬牙切齿道,“休想!”
  “我们各自退让一步不好吗?看你长得白白净净十分讨喜,竟然半点都不懂得处事之道,莫非是在那思道涯修炼修傻了?”
  陆子灵不予理会,默念起般若经,手中辟邪符被汗水浸湿,大喊一声,“破!”
  幻术破!
  颜曼和陆子灵各退一步,各自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二人远远对视,一个恼怒,一个苦笑。
  “今日,我定要将你们全部收服!”陆子灵厉声上前,忍着内伤,召回掉落在地上的桃木剑,打算和颜曼硬拼。
  “还真是无情!心如磐石的榆木!”颜曼怒道。
  小道士拿出师父留给他的束魂丝,乃是师父用神鸟比翼鸟的羽毛炼化而成,一共就三条,一条给了自己,另外一条便在他大师兄谢清涯手中。
  束魂丝化作千丝万缕将整个小草屋包围,赤金光芒灼灼耀眼,陆子灵手中再次飞出一道束魂丝,向颜曼袭去。
  “不要!”林音飞快扑向颜曼,用自己的身躯挡在颜曼身前。
  “啊!”束魂丝穿过他的肩胛骨,鲜血飞溅,紧锁他的三魂七魄,痛不欲生,林音整个人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砰!
  忽然,一道柔和的道气飞来,斩断陆子灵手中的束魂丝。
  林音痛苦的向后倒去,谢清涯快步接住他孱弱的身躯,指尖轻点眉心,将自身灵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他体内。
  “师兄!你为何要救他?”
  谢清涯冷声说道,“师弟,不要伤他。”
  “可他是妖,你不该留他在你身边,他在扰你对抗心魔!”
  “子灵,我自有打算,你不必劝我。”
  陆子灵知道他说不动眼前之人,收起漫天束魂丝,转头看向一旁的颜曼,“妖孽,今日绕你一命,别再让我看到你。”
  颜曼对着他不恨,反而媚笑一声,又看了眼谢清涯怀中身受重伤的林音,转身化作青烟消失在小草屋的院子里。
  “咳……”陆子灵在颜曼离去后,亦是轻咳出一口血。
  “师兄,师傅传唤你回思道涯。”
  谢清涯看着昏死过去的林音说道,“我如今还不能回去。”
  “为何?”
  “因为,他的天劫将至,我不放心,等他安然度过,我自然会回到思道涯,亲自向师父赔罪。”
  陆子灵一脸的震惊,急忙劝道,“师兄!你可知天劫非同儿戏,你如今尚且被心魔所困,竟还要帮一个小妖渡劫!”
  谢清涯却执意道,“我意已决。”
  “师兄!你真是……罢了罢了!我知道自己劝说不动你。”陆子灵无可奈何,只好留下来一起布阵,帮这只小妖精渡劫成仙。
  大不了同师兄一起回思道涯去面壁思过。
  谢清涯抱着怀中的林音回到了草屋内,脱去他满是血迹的衣衫,施法在他狰狞的伤口处修复,奈何束魂丝之伤极难愈合,他也只是替他止住了血,好在没伤到魂魄,待以后慢慢恢复。
  “道长……”林音痛苦的在沉睡中呢喃。
  “我在。”
  “道长,我好疼。”
  谢清涯在他的伤口处轻轻吹着,给他小心上药,哄着沉睡中的人,“一会就不疼了。”
  
 
  ☆、心魔浮现
 
  
  林音这一睡,便是三天三夜,不仅耽误了修行,还受了内伤,他从道长的床榻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得不偿失啊,得不偿失,这下可如何是好。”他没有看到小道士和道长的身影,独自一人在院子里打转。
  不一会,谢清涯从河边回来,手中还提着两条活蹦乱跳的鱼。
  谢清涯与他四目相对,问道,“你醒过来了?伤可有好些?”
  “嗯。”他点点头,看着那两条鱼儿问道,“道长竟然去抓鱼了,是给我抓的吗?”
  “是的,子灵他伤了你,是他太过嫉恶如仇,也因关心我,我打算给你做鱼汤补补,你觉得可好?”
  “好啊!”林音高兴的点头。
  他没想到,谢清涯竟然也会下厨,点柴生火,很是熟练,他以为那个不染人间烟火的道长向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噼里啪啦的柴火作响,鱼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他趴在一旁看着谢涯忙碌的身影很是入迷,就差流口水了。
  “道长,你说我要是没抗下三道天雷死了,你会不会想念我?”
  谢清涯道,“不会的。”
  林音顿时心中一冷,就差哭出来,问道,“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谢清涯回他,“我不会让你死的。”
  所谓的大起大落,就是如此吧!林音被他的话说的一会想哭,一会又想笑,这心情就像从高山跌入谷底,然后又没摔死。
  他一直都觉得谢清涯是喜欢他的,就算他不说,不承认,自己也能感受得到,他暗自咬牙,总有一日,会让这个冰块亲口承认!
  “师兄,我已经将阵法加强。”陆子灵从山头回到了小草屋。
  “有劳师弟你了。”
  陆子灵转头看向林音,发现他又缠着自己师兄,不满道,“你这个小妖孽离我师兄远一点,别整日打扰他!”
  “你哪里看到我打扰道长了!”林音纷纷道,想起他对自己下的狠手,还打伤了颜曼,真是又气又恨,却又拿他没办法。
  谁让他是谢清涯的师弟呢,还那么厉害,自己和颜曼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陆子灵警告道,“总之,你不准靠近师兄,离他越远越好,我也是为你和师兄的安危着想!否则就别怪我收了你。”
  “你你你!”林音气的跳脚,瞪着一双大眼看他,“你还真是个不讲理的道士,你干脆现在就收了我,不然我一定要和道长双修!”
  “气死你!”
  陆子灵顿时红了耳朵,破口怒斥,“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妖孽,竟然还妄想迷惑师兄!我现在就成全你,让你直接魂飞魄散!”
  “够了!都给我住嘴!”谢清涯怒喝他们二人。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陆子灵愤愤不平的坐在远处的石阶上打坐,整个人面红耳赤,被林音气的又羞又恼。
  满满的一锅鱼汤,未曾动一口,赌气的二人谁也不开口说话。
  林音委屈巴巴的坐在树下,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乱画,他时不时的转头去看谢清涯,果然是他想多了,怎敢奢求谢清涯来哄一哄他。
  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片刻陆子灵起身对谢清涯说道,“师兄,我要下山买一些符纸,你切莫被这个妖物迷惑,同他双修,不然你日后回到思道涯定要被师父惩戒尘心未断,杂念丛生。”
  “师父说明心净神,断开执念,方可了却心魔。”
  谢清涯回道,“师父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
  “师兄记得就好,师弟先行告退。”陆子灵说罢御风离去。
  潦草的小院子就只剩下谢涯和林音,寂静无声,一碗乳白色的鱼汤端在林音身前,他抬眼去看身前的人,顿时眼眶微红。
  “趁热喝吧。”林音接过,在唇边浅尝起来。
  “道长,你是不是要离开了?刚刚你的师弟说,你要回思道涯,是真的吗?”
  “没错。”谢清涯回他。
  林音低叹一声,只觉手中鱼汤顿时无味,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回他,“这鱼汤甚是无味,还是留给你的师弟吧。”
  他转身回到了小草屋,爬在书桌上满心委屈不舍,这个道长可真是狠心,一次次的拒绝与他双修,却又对他这么好,相伴多年,说走就走。
  果然,他和那个凶巴巴的小道士才是一家人,要走就走吧,他一个人在落涯岭也不算孤单,毕竟还有颜曼,和那些未修成人身的花草精灵作伴。
  “臭道长!坏道长!”
  林音低声骂他,越想越不舍,越想越生气,于是在夜色中选择离家出走。
  夜色弥漫,虫鸟声阵阵,他赌气的游荡在山林中,若是谢清涯不来寻他,他就再也不回那个小草屋了!
  林音的气息消散在小草屋周围,谢清涯修炼回来,没看到熟悉的身影,也感受不到那淡淡幽香,心中莫名担忧。
  烛火未明,木门大开。 
  他走入房间,没有林音的身影,御风至河边,依旧不见任何踪迹。
  “林音!”谢清涯怒喊他的名字,眉心涌上黑气,心魔趁他松懈之余占据了他的元神,白衣被魔气沾染变成墨色,一双眼眸变得猩红可怖。
  “林音!林音!”
  谢清涯怒及的声音飘荡在河边,惊起远处林中之鸟,眉心浮现魔印,周身化作一片黑烟消失在河边。
  “啊呀!”林音被飞起的惊鸟吓了一跳,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晚上的这些鸟儿怎得如此躁动。
  他在夜色中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弯弯绕绕的山路让他在夜色中迷失了方向。
  不知不觉间,他走到了一处山洞前,为何这个山洞如此的熟悉呢?
  梦中……
  啊!他记起来了,这是他在梦中被魔物掳进的那个山洞,他怎么会走到这里!顿时心中惊慌起来,也不再赌气了,转头就要往回走。
  他现在开始自我反省,是不是他做错了。
  毕竟道长和小道士是多年同门,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虽然那个小道士对自己很是不留情面,可他也不能和道长置气啊!
  他竟然有点后悔了。
  可是他一想到谢清涯要离开……心里始终是五味杂陈,他不舍。
  既然不舍,他更是应该多看谢涯两眼啊!多看一眼是一眼,如此想着,他的脚步加快起来,欲飞离这里,却不想竟然被一道结界挡了下来。
  这荒凉之地怎么会有结界?
  “你要去何处?”梦中熟悉的魅声传来。
  “谁,是谁?”林音转头四处张望,警惕的看着那个山洞。
  阴沉的夜色中飞来一阵黑雾,带着骤风落叶化作一道身影,他身上蔓延着魔气,顺着地面飘向林音,缠绕住他的脚裸。
  “是你!”林音大惊,想要逃跑,却发现脚下被魔气禁锢不得动。
  “这一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再次遇到这个大魔头,我在做梦!我要快点醒来去见道长!”
  心魔嘲笑一声,在夜色中飘向他,抬起纤长手指滑过他白嫩的脸颊,随即捏住他的下巴说道,“你别想见他了,那个臭道士怎么能和本尊相提并论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