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夜尊X裴文德】焚心咒(巍澜衍生同人)——怀五夜云

时间:2019-09-24 20:39:54  作者:怀五夜云
  “我是从一个个不允许中认识这个世界的!”
  沙发不响。
  “你是布沙发,应该不怕被猫抓吧?你应该同意我养猫!”
  沙发还是不搭理他。
  “就这么决定了,我要先去买一只小猫。”他兴致勃勃地拿了钱包、钥匙,伸手捞过手机。
  “嗡嗡嗡嗡嗡……”该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能不能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方宇钦简直要大叫起来。这是什么样一个“便利”的时代啊,人把自由的权利让渡给科技,叫自己没有任何藏身的地方,任天地再大也不行,除非那里没有信号站。他想了想人类发射的数百颗卫星,又认命了,接过电话:“喂?”
  “方宇钦,组长有没有联系你?”
  “你是谁?”
  “我……”对方显然怒了,提高音量,“我是你同桌!”
  “啊,小程。”
  “我跟你说,内部消息,办公室可能要安装摄像头了。”
  “摄像头?”
  “对,他们几个经理今天上午已经开完会,我看**不离十。”
  “那你告诉我做什么?”
  “诶?你怎么这么冷漠?我跟你说,下个礼拜一,我猜诸经理会让咱们签知情同意书,咱们都通过气了,一个都不签!谁都不签,看他还装不装。”
  “行,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么?”
  “没了。哎你是不是搬家了呀?你搬去……”
  方宇钦把电话挂了。他买猫的念头又被打散,开始琢磨那个摄像头的事儿。过半天,他又把电话给拨了回去。同桌倒是很快接了起来,讲:“刚刚是不是信号不好?怎么断了?”
  方宇钦仔仔细细、一字一句对小程说:“如果公司要安装摄像头,我是不会同意签名的。不过那是因为我不想签,而不是你们约好了不签,我得顺大流才跟着不签。”
  小程沉默了几秒,问:“有区别么?”
  这其中的区别,很多人小的时候可能还清楚些,但是被一次两次训斥过后,那条界限逐渐也就模糊了。公司里已经传了些流言,说是上海分公司的绩效全国垫底,总部不开心,分公司首先想出这么一个主意讨总部开心。总部批准,说上海分公司作为首批试点,效果好的话全国推广。
  诸今尽第一次把分公司的中层领导认了个遍,除了人事部萍经理,其他的几个都是中年男子,形态各不相同,发量各有千秋。他偷偷对旁边萍经理说:“你怎么搞定你们人事部的?”
  萍经理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随后摇摇头:“你怎么比我带的实习生还老实?”
  “嗯?”
  “不需要你搞定,他们自己会搞定。”
  “什么意思?”
  “哎……”萍经理摇摇头,想骂一句男的真的不行,连这都要我教,“你们部门有好几个组吧?每组都选个组长出来,加薪,让他们去管,顺便鼓励群众互相监督,提出有建设性意见的给奖金,奖金也不用找我申请,从被反映的那个员工工资里扣,效率很快就上去了。”
  诸今尽顿时觉得这位老师不简单,问:“你的意思是让他们互相举报啊?”
  “啧。什么叫互相举报呢?这叫把权力下放到群众,让他们彼此互相监督。”
  高。诸今尽瞬间打开思路,跟萍老师讲:“这次安装摄像头的意见书,我分批发放,给先同意的员工一点奖励,从内部瓦解他们,是吧?”
  萍点点头。
  “那我向你申请点额外假期,再来一点经费,不过分吧?”
  “这怎么行?也要我领导同意的。”
  “你哪来的领导?你就是领导。”诸今尽一记头觉得这个女人真的脸皮厚,真的惊了。
  他心里有了个整治方宇钦的主意。方宇钦不是向来我行我素,搞个人主义这一套么?行,那就选他当组长,偷偷把工资加到最高,让他管人。这时候他一定会露出特别为难的表情,一张死人脸盯着自己,想想就很开心。诸今尽扬起眉毛,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走路都轻快了。回到办公室后,他向老组长招招手:“来,有个事情跟你商量。”
  老组长听这个话,领导还要“跟自己商量”,心里酥,摇头摆尾过去:“什么事体,领导?”
  “新项目事情多,我决定让你当项目主管,多帮我盯着点,你呢找几个副手做你原来组长要做的工作,好伐?”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谢谢领导栽培。”
  “方宇钦难搞,直接让他当三组组长。”
  “啊?方宇钦啊?”老组长一愣,“方宇钦今天没来,他请假了。”
  “怎么又请假?!”诸今尽原来的好心情全部走光,此时乌云密布,再次露出吓死人的脸色。老组长连忙掏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找他回来。”电话拨了半天没有人接,变成两份尴尬。诸今尽讲:“没事,我就跟你说一下这个。你走吧。”他晓得方宇钦是不会接电话的,但是恶心恶心他也是好的。想到这,诸今尽稍微又开心了一点。
  部门员工员工原本众志成城,非常团结。但是一听到下午要选组长的消息之后,小程知道,抵制安装摄像头的戏应该是没法唱了。那几个老油条又是给组长送烟,又是抢着干活,横看竖看都是要争着签名的人。他转身问孕妇同事:“玲玲,你怎么看?”
  孕妇左右为难,支支吾吾:“车间他们早就装了,我感觉应该不会有什么吧。”小程原本想嘲讽她两句,但是看了看她的肚子,又在心里嘀咕:我可不想丢了工作,我也有孩子要养呢。孕妇兀自叹了口气,讲:“我希望那两个实习生实习完了以后别留下,早点去其他公司发展。”
  “哎?玲玲,你这话什么意思?”老油条转身,笑眯眯对着她,“是不是嫌弃我们公司不好啊?”
  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公司了?
  “你这种不利于团结的话,可别让组长听到了,不然告诉经理了麻烦可大咯。”
  孕妇也朝他笑眯眯:“我看我们组新组长可能就是你了,你可得罩着我啊。”
  小程默默坐回工位,这公司一天一个政策,他已经有点看不懂。说实话,发出政策的人也不懂,他只是个执行者。由于经理办公室安装的是镀膜玻璃,别人看不到里头,里头倒是可以把整个部门的员工看得清清楚楚,诸今尽意识到,当自己真正开始使用这个体系的时候,它的效率之高,几乎令人无敌。他并不清楚自己是否享受这一过程,作为搅起浪潮的人,浪起之后,自己会不会被丢进去呢?
  所幸远在天边的方宇钦没有经历这些,他根据购物清单一点点把新家填满,享受劳动带来的幸福感。宠物店到底还是没有去成,方宇钦抱着一口锅走在朗月初升的街头,暖黄的路灯同时亮起,将他的影子拉长,他到不觉得孤独,只是有趣,看着影子讲:“你为什么比我高?”
  这时,影子突然扭曲了一会儿,变了个形状。方宇钦看到旁边有辆红色的轿车慢慢减速,最后停在了自己身边。车窗摇下,诸今尽的脸露了出来:
  “你在这里干嘛?”
  方宇钦眼皮一跳,只想快步走开。
 
 
第9章 
  逃走的大黑象 • 賢三
  字数:4002
  更新时间:2019-07-24 19:00:00
  9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不了,我家就在这。”
  “啊?”诸今尽不信,觉得这个员工胆子太大了,连领导都骗,“你怎么住得起这里?工资还是我开的呢。”
  方宇钦耗尽耐心,抱着口锅往前走。诸今尽启动车慢慢开,继续问他:“你今儿怎么没上班啊?”
  “搬家。”
  “哟喂,这谎怎么还圆上了呢?”
  “我从不说谎。”
  “别扯了,上车,我送你回去吧。”诸今尽觉得自己气量非常大,对待如此忤逆的员工都能做到不计前嫌,与群众打成一片。他说完,群众拐了个弯走进了对面小区,越走越远,逐渐消失不见。他摸摸鼻子,非常尴尬,猛打方向盘驶入自己的高档商品房小区,惹来后头司机“滴滴叭叭”无数抗议。诸今尽数不清第几次对自己说“大肚能容”这四个字,到家就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今晚是周五之夜,不应该是跟小员工生气的日子,他霹雳贝贝要把整条街给浪起来,衡山路鸭王也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是——诸今尽迅速甩掉西装,不,从头到脚,不穿!走去浴室放热水,在蒸汽缭绕的镜面前感受自己的妩媚。“我是,蜘蛛仙子,晶晶!”诸今尽一直以为自己酒量很好,奇怪的是,周围也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他的真实酒量,他就这么疯疯癫癫了那么多年,喝上两口就开始给朋友表演节目。想必这也是他的朋友们约好了不去告诉他的根本原因。
  “试问在这世界上有哪个男人不为我心动?”他面色绯红,开始翩翩起舞,“有谁不会给我打电话?”
  电话铃声真的响了起来。诸今尽眨眨眼,跑过去把电话接起:“喂?妈。”
  他妈妈中气十足,一下子把他喊醒:“回来一个礼拜了也不晓得过来看我们啊?小逼样子昏头了是伐?”
  “没有,我本来打算明天回来的。”
  “覅骗宁,侬抬起来我就晓得侧啥污。”
  “吾抬啥?”诸今尽心虚一记,在老妈面前如强弩之末,“我小菜都买好了,明朝拿过来烧小菜给倷吃。”
  “各侬拍张照片给吾看看。”
  啊?诸今尽汗下来了,也没心思泡澡了,连忙把水龙头关掉,灵机一动,一边跟他妈讲:“电话覅挂啊。”一边网上搜了张像样的图片,保存,发送,然后笑嘻嘻汇报,“刚刚发给侬了,明天我过来烧腌笃鲜。”
  “哪里有笋啊?还腌笃鲜。”
  “笋没买到,吾现在就去买。吾不说了啊,再会再会。”诸今尽挂掉电话,缓了十几秒,迅速去冲了个淋,然后心有戚戚地换上毛衣,把他那个“蜘蛛仙子”的腰遮起来,一如良家妇女,挎个帆布袋去了小区附近的蔬菜超市。
  那头,方宇钦终于收拾完出租屋,出门去超市采购食材。诸今尽之前说的“把人搞完就走”的事,怎么都不愿意相信,一方面自己完全没有印象,另一方面,就算自己失忆了,怎么可能跑去做那种事情?何况他还是痛恨出轨**的人,除了小朱,他没有和其他任何男人上过床。他对自己人品有信心。然而具体到“健身房浴室”的那个细节,还是扣住了方宇钦的脑子,捏得他头疼欲裂,晚上得吃一片布洛芬才睡得着。那人怎么知道自己是在浴室醒来的?应该是请假的时候组长多嘴告诉他的吧,可是自己有跟组长提到那么细节的事情吗?方宇钦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可是就像“不要去想大象”这个指令一样,一旦有了这个意识之后,满脑子都是大象。突如其来的精神压力令方宇钦不知道改买些什么菜,土豆成了大象,西兰花成了大象,一排排圆滚滚的茄子更是一头头发亮的大黑象。这时,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语调:
  “诶?怎么又是你?”
  他身子颤了颤,心想别又碰见那位该死的经理了吧?他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果然再次看见了诸今尽。方宇钦睁大双眼,呼吸急促,只感到心脏泵得一下比一下快,就在快要因为晕眩而跌倒的瞬间,他再次失忆了。
  “你来买菜?”
  对面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可爱,穿着一件墨绿色的高领毛衣,是自己最喜欢的颜色。方宇钦伸手摸了摸,讲:“真好看。”
  “说我还是说衣服?”
  “衣服。”
  “我妈织的。”
  “你妈是谁?”他露出困惑的表情,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像个童话森林,各种各样的蔬菜排列整齐等着国王检阅,这幅画面他记得很轻松,他在童话书里读过!尤其是左手边的冬笋,威风凛凛,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将军。他兴冲冲拿起笋给诸今尽看,诸今尽高高兴兴接过,对他讲:“你怎么知道我要这个?”
  “你是国王么?”
  “诶?”诸今尽懵了。刚刚还给我脸色看,怎么这会儿喊我国王了?这马屁也拍得太过分了一点吧,他眉头一皱,语气低沉,“不是国王,我管不了那么多人,只管你。”
  “你是管我的人?”
  “是啊。”
  方宇钦记得妈妈跟自己讲过,将来会出现一个管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老婆,他不确定老婆是不是眼前这个人,因为明显这人是个男的。方宇钦琢磨不出所以然来,注意力又很快被菜场吸引回去。这里往来女性居多,每一个都很自信,气势十足地把蔬菜挑走,且看起来很快乐。
  诸今尽问他:“你看什么呢?”
  “周围为什么都是女人?”
  “咱们俩不是男的么?”
  “其他男人不来么?”
  “其他男人……”他摸摸脸,到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一般男的不来这儿,都女的做。”
  “为什么?”
  “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诸今尽真是烦了,上班的时候手底下一个个员工跟傻子一样问他问题,下了班了他妈的还来一个个为什么,有毛病吧,他把布包一挎,讲,“我走了。”
  “你别走,我跟你一起。”方宇钦慌忙跟上,此地他谁都不认识,只愿意相信这个主动跟他打招呼的男人,毕竟可能是自己的老婆。
  “你跟我干嘛?”
  “干什么都可以。”
  嗯?诸今尽内心警铃大作:他是不是在聊骚?立刻后退一步:他是不是要搞我?这……经理立刻展开,感觉自己好几天没过过像样的生活了,这应该是好事吧。可是作为领导,真的不能再和员工纠缠不清了,一次犯错能说是头脑不清,明知故犯那就是道德败坏,天呐,自己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偏要做这种选择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