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仿佛终有声(GL百合)——灯草祭酒

时间:2019-09-23 10:02:28  作者:灯草祭酒
  她坐起身,走到客厅去收拾其余的东西.也许是有些累了总感觉力不从心.所以她去浴室清洗浴缸准备放水泡澡.
  还是有些不习惯,她往脸上拍了一把水.但是总会习惯的,熬过这阵子就好.不去想些七七八八的就行.谁还没有个孤单难熬的时候.
  她把整个身子缩进浴缸里,将脸埋在水下.她睁着眼在水里向上看浴室的天花板.模模糊糊的,有些迷离,有些变型.她脑子里忽然又冒出林陌的脸.
  那双眼睛为什么会是那样的?不像是天生的,是经历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的吗?她猛从水里挣扎而出.甩了甩满脸满头的水.
  如果是她的话,是不是多少能了解现在我的这种心情.在她身边的话,我是不是就不会显得那么可悲,那么孤独了.她看着被泡皱的手指这样想着.
  与此同时,林陌在昏暗的房间拿着铅笔在速写本上东涂西画,纸上的图案没有轮廓,没有主体.远看就是一团团黑色的线条凌乱的交叉重叠再交叉重叠.黑黑的一团.
  "姐姐!"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同时用食指戳她的背.林陌转身摘下耳机刚巧听见屋外哐啷一声什么东西被打翻在地.
  "什么事?"
  "爸爸妈妈又在打架了.外面都是血.我们害怕!"
  林陌走到门边将门反锁又坐回椅子上.继续拿起铅笔,她将那张满是乌黑的纸张撕下丢进垃圾桶.开始轻轻描型.
  "姐姐!"
  "怎么了?"她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去看他们.
  "我们想跟你去外面住.我们能不要爸爸妈妈了嘛?"
  "不可能!条件不允许!"
  两个小男孩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又问道:
  "那什么时候可以?我们等着就可以了."
  林陌猛的画了一条曲直却精确度极高的线条,一张人的侧脸被美妙的勾了出来.
  "等你们到我这么大的时候.你们等得了吗?"
  "姐姐都已经这么大了,还是没有离开家啊!"
  她笔下顿了顿.又继续.
  "因为我是被抛弃的那个没有选择,你们却可以选择我."
  小男孩们同时坐到床上.又齐刷刷的拿黑洞洞的眼珠看她.
  "姐姐,我们会等着的."
  她轻轻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双胞胎们也很默契的没有再打扰她.两人静静端坐,听着门外有规律的对骂声躺下睡着了.
  桌上的秒针一直滴答滴答的转圈.也不知转了多少个来回.林陌将素描纸拿起.她端详了很久.觉得没必要再补线条和颜色才将它放下.她看了眼时间,一点二十.
  外头不知什么时候消停的.她开门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灌装咖啡,看到水槽里有血迹,地上也有一些,一点点的在白净的瓷砖上开着血花.她拿出手机点开相机拍在地上的血迹.
  林陌喝完咖啡才回到自己房间.床上的男孩们都睡得中规中矩,没有任何他们年岁该有的放肆.她拉起被子帮他们盖上又做回椅子上,照着刚在厨房拍的血迹照片继续拿起画笔在空无一物的白纸上起草构图.
 
  肉松面包
 
  纪梵刚走进学校大门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她回头毫无意外的看见了柳筱岺的大脸.她笑的满面春风,一点早上该有的疲倦都没有.
  "大佬!你也是走路上学的!"她绕到纪梵的旁边同她并行.
  "你不也是嘛!"纪梵敷衍着回道.
  "那当然!我就住在学校的员工宿舍里."
  纪梵望向她"你有亲戚是这的?"
  "我爸妈都是这的!我妈教音乐,我爸教书法!"
  "那你怎么学起美术了?"纪梵有些惊讶."你自己选的?"
  柳筱岺嘿嘿一笑,忽然对她小声道:"这是我爷爷选的.我爷爷是教舞蹈的,我奶奶是教表演的."
  "呵呵……"纪梵敷衍一笑."你们家族爱好挺广泛啊!"
  "那是!加上我这个画家,我们家大致都齐全了.按我爷爷的说法,我们柳家到我这一代才终于成了当之无愧的艺术世家!"
  纪梵看着她夸张但自满的脸有些羡慕.她一定活的很幸福,不然这种欢快逗比的性格是不会自然而然养成的.
  "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姑姑婶婶还有各种巴拉巴拉都是在这所学校任教吗?"
  "也不是啦!"她忽然安静下来."爷爷奶奶去年一起去世的.现在就我爸妈在这里."
  "不好意思啊!"纪梵有些尴尬.
  可对方却也只安静了一下,忽然又捂着胸口夸张的说:
  "这并不影响我们柳家日后的辉煌!我爸妈身子特棒,我也正值青春.爷爷的壮志由我们来实现!"
  "嗯……"她瞄了眼周围有不少人都在朝她们窃笑.可柳筱岺却丝毫不在意,继续着她羞耻的表演.
  纪梵不得不加快脚步与柳筱岺拉开距离.可对方又飞快的追上来还姿势奇怪的壁咚了自己.
  "大佬!鉴于你昨日重复问的那谁.我以我庞大的关系网替你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纪梵一脸黑线.被一个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小胖妹壁咚这她绝对忍不了.于是乎,她抓住柳筱岺的肩膀将她按在墙上反壁咚.
  "什么消息?"
  柳筱岺无耻的看向走在她们身边朝她们吹口哨声的男生,脸上还装出很娇羞的样子.可嘴上却正经道:
  "听说林大佬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经常在网上接一些画图的活."
  "……"
  "而且!她似乎有自残的倾向."
  "自残!!"纪梵轻呼出声."你从哪打听的,靠谱吗?"
  "我找到了一个之前跟她同校的同学打听的."她坚定道."没想到林大佬活的这么艰辛!怪不得了,总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纪梵低头分析着可能性,却听对方又说:
  "其实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她的事,为什么不直接问班长呢?她肯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
  "不行!"纪梵直起身子.她的手撑得有些麻"她们两个太亲密,绝对会互相通风."
  这不不就是直接告诉林陌我在查她嘛!我傻呀!
  柳筱岺也站直身体.没有了之前的吵闹.忧郁道:
  "她肯定很孤独.看她的眼睛就知道了.不像是少男少女的,更像是一个被掏空了的西瓜,外面看着好好地,打开一看.我艹!空的!"
  "你这什么狗屁比喻!"纪梵忍不住爆了粗口.转身继续往前走.心里焦躁难耐.
  虽然柳筱岺的比喻很荒诞,但她的那句"空的"确实说到点子上了.确实是空的.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纪梵就这么觉得.
  她们一走进教室,班里的人都拿似笑非笑的眼神看她们.纪梵没心思在意她们幼稚的好奇心和八卦思想直直往自己座位走.
  林陌和叶尔的桌上还是空的.两人还没到.
  她在心里寻思着要不听柳筱岺的去问问叶尔?不不不不!!!自己以什么理由去问啊!别看叶尔总是面带笑容好像很亲切,可是她切开来肯定是黑的那种.自己不能冒险.
  要不直接问林陌?不不不不!!!!肯定是疯了才会这么想.这不等同于自杀嘛!太不靠谱了!
  话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她啊!她是好是坏关我什么事啊?才两天时间啊~~,连鸡蛋都孵不出来自己怎么就想着要吃鸡了!
  纪梵东思西想,从怎么打听林陌的事到自我的怀疑和厌弃只用了区区十分钟时间.
  "大佬!大佬!"
  她听见柳筱岺正小声的喊她.纪梵抬起无力的眼皮见林陌和叶尔正说着话朝这边走过来.两人心情似乎很不错.
  纪梵仔细端详起林陌,也看不出什么.就跟之前一样冷冷的,大致只是在点头,也会时不时的回几句但次数很少.
  她拍了拍前面柳筱岺的背,同她耳语道:
  "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
  柳筱岺转过头一脸惊恐的盯着她"大佬!你至于做到这个份上吗?"
  纪梵被她看的有些尴尬,小声咳了一声.忽悠道:
  "你看啊!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她的情况可是大发了,弄得不好要搞出人命的!能不重视嘛!我们可是一个班的同学,还有一起吃过饭的交情呢!你怎么忍心放着不管呢!你还是不是中国好同学了!"
  柳筱岺被她说的直直点头.忽然又问道:
  "大佬!没想到你看着酷酷的,还是很有人文关怀的!我第一次听你一下说那么多话."
  "额……关爱同学人人有责."
  柳筱岺看着她,被她的同学情感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她拍着胸脯承诺道:
  "大佬放心,一切都包在我的身上!必定完成使命!"
  纪梵点头,刚想说让柳筱岺可以退下了.一直默默无闻的杨妍有些僵硬的转过身看着纪梵.
  她应该是下了很大决心来和纪梵说话的.可是看了不到几分钟脸上就烧红了一片,但还是极力盯着纪梵的眼睛强迫着不移开.
  纪梵有莫名其妙."杨妍?她努力持续着耐心."有什么事吗?"
  "我……我……我……"
  我什么我啊!你倒是我出个意思来啊!纪梵在心里吐槽.
  这时柳筱岺开口道:
  "你是不是想一起啊?"
  杨妍马上用力点头,一脸放松.
  纪梵想着觉得有些诡异.感觉一个跟踪偷窥的犯罪组织正在猥琐发育.她朝杨妍点头算是同意了.
  人多的话万一不小心暴露,还可以把锅往她们两个身上砸.万谢自己高冷的人设应该还没有在别人眼中崩坏.
  一上午就在纪梵的胡思乱想和盯着前面某人的背影的发呆中过去了.三人结伴去食堂.
  一路上柳筱岺都在讨论她要怎么攻破对皮特黄恐惧的对策.纪梵走在前面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听到太夸张的点就回头敲打她几句.杨妍就在她身边默默听着,也不说话回应.走了十几分钟三人来到熙攘的食堂.
  纪梵拿着餐盘在玻璃门前点菜,走到底,餐盘上都还是只有一碗白米饭.她把米饭放在身后柳筱岺的餐盘上走到餐具回收处把餐盘丢了进去.
  "大佬你去哪里啊?"
  "我去买面包吃.你们自便."
  柳筱岺冲她背后喊:"那我们操场上见!"
  纪梵背对着她们摆手表示知道了.
  她去小卖部里买了个肉松面包和一瓶牛奶.想着直接去操场上等她们好了.这也是柳筱岺的主意,说是要讨论关于攻克林陌身心弊端的方针和前进方向.
  纪梵想到柳筱岺说话的方式就想笑.她吸着牛奶走在去往操场的林间小道上.今天万里无云,九月的太阳已不是很毒辣反而带着些亲切,打在树叶上让人有些恍惚.
  她收回望着树叶的眼,一低头见到前面站着个人.也在往树上看.她顿了顿,走了过去.
  "叶尔呢?"
  林陌没有动作,仍旧抬头看着上面.
  "她在教室."
  "你在看什么?"
  纪梵顺着她的视线向上看,也没看出什么东西.
  "我能在太阳直射下看一分钟."
  她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纪梵有些懵,只能附和说了声"嗯,厉害."
  "要不要比一下?"
  "啊?"
  她斜着眼看纪梵,清冷的眼睛在太阳照射下竟然有了些暖色.
  "赢了有什么奖励吗?"纪梵也抬起脸斜着眼看她.
  "赢了我帮你画一张画.输了你把手上的面包给我."
  "行吧!我数一二三,一起睁眼."
  "……嗯."
  纪梵闭上眼,把手里的面包握紧了些."一,二.三,睁眼!"
  两人同时睁开眼睛.纪梵看了一会儿就不自觉的想眯眼睛可她仍旧强迫自己不能闭眼.大概过了二十秒,她实在是看不下去.太阳光对眼睛的伤害很大,自己肯定是脑子秀逗才答应她比试.
  最后她还是低下头选择放弃.闭着眼睛适应了会儿已经想着要把面包给她了.她转头去看林陌.
  见她闭着眼睛迎着阳光无所畏惧.纪梵正想发问.却见她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了颤.很轻弧度很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可也是这一瞬间的时间纪梵忽然觉得心脏狠狠抽了一下.
  她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齐耳短发,可是她的好像更柔软些.她还有和自己一样的身高,可是她的脖子比自己更细长些.还有一样略显苍白的嘴唇,可是她的好像更……
  "你输了!"
  纪梵被她的话语惊醒.
  "你是闭着眼睛的,你这是作弊吧!"
  "我没说不能闭着眼啊."
  "……"纪梵回忆了会儿.好像确实没说.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被骗了!
  "我觉得这不是很公平.你这是在误导我!"
  林陌垂下头不响了.纪梵被她突然的举动惊了一下.她左右摇摆,还是把手里的面包递到她面前.
  对方抬头看她,默默接过面包.她接过面包也还是没收回视线.纪梵被她看的有些慌乱可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
  "我会帮你画张画的.想好了告诉我."
  "算平局是吧!"
  对方不回答."这件事别告诉别人.会很麻烦."
  "什么意思啊?"
  林陌转过身不理她,向前走去.纪梵看着她的背影又想起自己刚才偷窥她嘴唇事不自觉老脸一红,竟然破天荒的害羞起来.她懵懵懂懂的往来时的方想走去,完全忘了操场的约定.
  林陌走到教室看见叶尔正拿着手机发呆.她无声的从她背后绕过坐在椅子上.
  "哪来的面包?"
  叶尔放下手机,看向她手上的面包.
  林陌把面包放进书包里,也没有回答她.叶尔早就习惯她的问而不答也就不去深究面包的来历.
  可林陌却拿起桌上的英语书看起来.叶尔看着她一脸的惊讶.
  "你今天心情不错,居然会主动看书!"
  "……"
  "是画卖的不错嘛?还是家里最近消停些了?"
  "……画不错."她微微抿了抿嘴唇.
  叶尔无声的看她看书.心里绝对不信她只是单纯的画卖的不错.又想起她带回来的面包,她超准的第六感觉得林陌肯定发生了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