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仿佛终有声(GL百合)——灯草祭酒

时间:2019-09-23 10:02:28  作者:灯草祭酒
  林陌有些惊讶,但还是道:
  "刚才说过了."
  纪梵颓然起身.这个人真的……
  "当初我说要离开,你为什么什么都不问?哪怕问一句我们现在就可能不是这样子!"
  "你说的要离开."林陌掐灭烟头.
  "我的离开对你一点都不重要吗?你连问一下都懒得问?"这句话她老早就想问出口了.
  "你有你的理由,我从来都没有干涉过你.以前是这样,以后更是."
  纪梵转过身背对着她沉默了许久,"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看看你眼中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也许这样我就可以彻底放弃你了."她说完慢慢走出房间没有再回头.
  林陌站在原地,脸上仍旧无悲无喜.她走到窗边去看湖边,天色又黑了些她看不清湖边是否还有人在.
  说了也没什么用,她默默在心里想,就算说了你还是会离开.事情发展成这样在林陌心里其实早就有心理准备.在她看到林悦和她在一起时的氛围和状态的那一刻她就隐隐有些预感.
  其实也是,自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比得上那样的人.想都想不来.
  第二日三人一早就起床离开旅馆.还是林陌开车.
  她一路上抽了不少烟.林悦在后视镜里看着她的脸色好像不是很对好便想告诉纪梵,可是那人今天也冷漠的不正常,一直呆呆的看着窗外也不说一句话.林悦没办法就拍了拍林陌的肩膀.
  "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换我开车吧!"
  林陌摇摇头,也不说话.可是林悦还是察觉出她的坐姿很不对劲.
  "还是我来吧!你快停在路边."她暗暗用手肘捅了捅纪梵.纪梵这才转过头从包里东翻西翻拿了盒胃药出来.
  她没看林陌,只是冷着脸说"我来开吧,你到后面躺着."
  林陌这才停了车,林悦忙将她扶到了后座上.
  她脸色有些苍白,吃了几粒胃药蜷缩着身子,林悦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她将毛毯往上提了提盖住整张脸转身背对着她们.
  纪梵靠在车门上,从林陌放烟的地方抽出一根点上慢慢吸了起来,林悦也靠在她身旁默默看着.
  "以前我们约定过一起自驾来西藏的.可是最后因为她工作的原因没去成."她淡淡说着吐出一口烟.灰蓝色的烟气瞬间就被吹散在风里.
  "那天她突然说要来西藏,说实话我很高兴.除了我们决定在一起的那天,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这应该说中了她的痛处,只能别过脸不让别人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眶
  "可是……可是."她没有说下去.林悦看着她心就像被撕了一道口子.她走到对方面前把她的脸扶正.
  "我们一起去西藏.到了那儿所有一切都会好的.你们的约定不也就完成了嘛!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纪梵摇头,冷风吹得她越发心凉."到了那儿,我们就真的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她们在外面对视了很久,纪梵推开林悦,努力朝她笑了一下."上车吧.马上就到青海了."
  林悦摸了摸她冰冷的脸"到了青海我们三个去吃手抓肉喝青稞酒.没有烦恼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
  纪梵轻轻嗯了一声,带开门坐上驾驶座.林悦刚进车里就回头看林陌.她还是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她经常这样吗?"
  纪梵启动汽车默默往青海的西宁市.
  "老毛病了!读书时候就是这样.不倒下她不会吃药消停下来."林悦想起纪梵从包里翻出的胃药.纪梵没有胃痛的毛病可她还是随身带着.
  她木着脸看向前方,轻轻问: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大学吗?"
  纪梵没有立刻回答,朝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后座上的林陌."高中,我们高中就认识了."
  "那,真是很久了"林悦愣愣说出口.
  "久有什么用,不还是这样的结果."她看向前方,启动车子.
  也如纪梵所说.三人很快到达西宁市.与所有城市一样,方方块块的建筑物,也没有什么特别可期待的.她们三人找了间看上去不错的酒店入住下榻.
  林陌在中途醒了一次,停车在路边找了个地方呕吐起来.纪梵眼神冷冷的,可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她脸上这么不近人情.林悦在车里看她们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这两人看着多般配.身高差不多,气质也差不多,两人长的还都很好看.就算是第一次看到她们的人也会觉得她们站在一块儿就是赏心悦目.林悦还发现林陌身上穿的衣服纪梵衣柜里也有件一模一样的.
  可是为什么啊?她们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地步?还被自己这样的人见缝插针插了进来.怎么想都想不通.
  林悦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脑子里还一直在想着她们分开的理由,左思右想想不通.看房里也没有纪梵的身影.想必是跑到隔壁房间去了.
  她颓然的躺在床上.什么鬼?自己为什么会感到有些惋惜啊!她们分手了自己不就光明正大了嘛!还是祈祷她们快点断干净比较符合我的性格啊!!
  她瞄向窗外,天快黑了."她不会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吧!"
  就在林悦苦恼着纪梵可能已经乐不思蜀了的时候.这边的纪梵已经同那人坐在酒店里的人工花园里很久了.
  她们一直没说话,就坐在长椅上盯着各自前方的人工棕榈树发呆.周围人也挺多的,熙熙攘攘的在她们身旁走过,不时还会回头看她们几眼.
  "我们换个地方.我有话跟你说."林陌率先开口.
  纪梵还是不说话,站起身跟在她身后.
  她好像瘦了不少,头发还是一年前一样的长度,短短的露出半只耳朵.身上的外套还是那件我们一同买的KZ,本就大的衣服现在穿着更大更空了.
  "就这吧.人少."
  她们来到后头的泳池.周围很安静,许是因为季节的原因一个人影也没有.是适合谈话的好地方.谈不妥的话往泳池里一跳正好用来冷静冷静.
  纪梵往前走一步."说什么?分手吗!"
  林陌也转身面对她,听了她的话也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张木然的脸.
  "我接受不了."
  纪梵一惊."什,什么意思?"她有些紧张.
  "我接受不了从此形同陌路.毕竟你是我在意的人."林陌毫不避讳的看着她的眼睛.
  要复合?不会吧!她是会说这些话的人吗?可不管怎么说纪梵心里还是燃起了点希望之火.她又向前走一步.表情上有所缓和,起码不再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
  "然后呢?"
  林陌也向前走上一步.两人身高一样,眼睛都是平视着对方.她眸光暗了暗又重新亮起.在纪梵漆黑的眼珠里看着自己的模样.
  果然就算到了这种时刻,自己还是一样半死不活的样子,一点改变也没有.她自嘲一番.朝纪梵伸出右手.
  "挪威的森林,两人一起种的鸢尾,给你画的画所有的一切都还你."她深呼吸了一下.继续道: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林陌,是个插画师."
  纪梵毫无动作.她看着林陌突然觉得很陌生.自己真的认识眼前这个人吗?我们真的在一起过吗?为什么这么多年自己就像只是生活在一个梦里.所有的一切都感觉那么不真实.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时就算贴的再近也觉得孤单难耐?还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只是我太自我满足了?
  "你叫林陌?那我叫什么?"纪梵愣愣的开口问她.
  林陌主动握起她的手,弯起嘴角.
  "你叫纪梵,是我以前的恋人,今后的朋友."
  她拽着纪梵的手将她拉的离自己很近,抬起脸在她耳边轻轻道:
  "西藏很美.独一无二的地方,就要赋予它缺失的成双成对.你说是不是?"
  纪梵下意识的提起双臂去拥抱她清瘦的身子.
  这是现实,不是做梦啊.她心脏上像是绑着一块铅铁很重很紧,每跳一下都不禁让人呼吸一窒.
  怎么就走到的这一步,原因呢?是哪里做错了才换来这种结果吗.
  她将怀里的人越抱越紧,似乎想要将她嵌进自己身体里.
  她猛地睁开眼睛,用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液体.右耳里传来人有规律的呼吸声.她转过脸见到林悦正朝着自己睡的很熟.
  她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确定刚才的那些是不是真实发生过.
  外面很安静,朦胧的月光透过玻璃在地毯上洒下一片清冷.她从床上慢慢退了出去,穿上拖鞋开门往隔壁的房间走.
  要去确认一下.她在心里反复提醒自己,刚才那些可能不是真的.
  可她越走近林陌的房间脚步就越慢,因为她听到了一些细微的碰撞声和风声.
  门没有关.一直被风吹的来回晃动.她咬着嘴唇继续向前.
  屋里头很黑,她没发现任何熟悉的气息.连一点温度都没有.空旷的房间空无一物,她并没有在里面发现她想见的那个人.
  这就是你说的意思!这就是什么成双成对!林陌……
  她忽然感觉头有些发晕,只能扶着门把手好让自己不倒地.可也就只撑了一会儿,她双腿就是一软整个人狠狠跌在了地上.
  "你会离开我吗?"
  她忽然听到林陌的声音,忙看向四周可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片黑暗笼罩着自己.
  她忙闭上眼睛让自己镇定下来.黑暗没有如愿而至,她反而看到了一片浓烈的阳光撒了下来.
  不远处有两人正坐在一把遮阳伞下面喝咖啡.
  她看到自己正拿着一杯咖啡递给林陌.
  "不好好学英语很不方便.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不就丢了!"
  林陌抬起眼很认真的问"你会吗?"她似乎有些在意又问了一遍"你会离开我吗?"
  对方被她问的一愣,迟迟不知怎么回.
  她低下头罕见的一笑,面容被刺眼的阳光照的不是很分明.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替对方回答,她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你不会的.对不对?"
  那边的纪梵低下头暖暖一笑."不会的."
  她看向林陌就像在宣誓,也无比虔诚的又说了一遍:"不会的."
 
  芹菜
 
  纪梵从车里走出,背起书包回头往车里看"我进去了."
  车里的老人探出头,"房子离学校不远,钥匙和行李已经跟那边说好了.放学后直接过去就行."
  纪梵点头."外公也要保重身体."
  车里的人微微颔首没再说什么.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纪梵一直望着车消失在马路尽头.面无表情的走进学校大门.
  她走到门口旁显眼的公告栏,上头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名字.纪梵一个一个看过去,在美术班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美术类高一三班.20:纪梵
  她又看向旁边的教学楼分布图.美术类教学楼是最里面的那一栋.她提了提包往里边走去.
  光羽附中,全国有名的艺术生专收高中.这里只招收艺术类学生,为国内有名的各大艺术类高校培养了数之不尽的高材生.据说不少名人都是从光羽附中毕业的.这里不乏国内许多名流官宦的子女,也有很多通过校考拿着奖学金进入的平常学生.可谓是艺术家的摇篮.
  纪梵进入教学楼找高一三班的位置.
  报到时间其实是前天,可她因为家里的事拖到了今天.这么安静现在肯定是上课时间.她一层一层的爬楼梯.在第四层的楼梯口见到高一三班的班牌.她想了一下决定等到下课再进去,就站在楼梯口拿出手机准备刷微博.
  手机屏幕里微信的绿标上有很突兀的48两个红色数字.她忽略掉直接点开旁边的微博.上头鱼龙混杂.各种段子或是明星爆料,还有很多国内外的新闻时事.她犹豫了一下点开本地新闻的版块.
  不出所料,各种人刷着前几日前因非法拢资的纪泷棠夫妇破产被捕的消息.什么谩骂和诋毁的都有.更有人说纪泷棠夫妇的儿子已被秘密送出海外.一通的添油加醋.
  纪梵被这人的发言给逗笑了.她可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哥哥.她边想边在那人的下面回复:据说纪贪官的儿子逃走时还将他两百只狗和五十只猪也带着.简称二百五.
  那人马上在下头回复:你说谁二百五?什么意思啊!
  纪梵正想回复,下课铃声突然想起来.她在手机上飞快的打字:说的是纪人渣的儿子啊.二百五.
  她将手机放进口袋,朝高一三班的大门口走去.一个矮个子男人拿着书本正往外走,两人打了个照面,纪梵头也不回的从他身边走过,看到教室最里面有张座位空着就径直往那里走.
  班上的人没见过她都纷纷朝她看.她也不在意,从讲台上绕过,经过一个个小声议论着的人,在经过第三排位置前,她瞥到有个人从窗边回头朝她看了一眼.
  她从没有见过同龄人中有谁的眼神那么空洞,那么无波无澜,一点情绪都看不到.两人对视了机秒同时收回了视线.
  纪梵有些奇怪自己心里的感觉,强制压了下来打开书桌.
  课桌里面随意堆着新发的课本.她整理了一下从书包里翻出纸笔还有几本课外书,漫画什么的.这时前面两个人忽然转过身来同她搭话.
  "你就是纪梵吧!学号20的那个."
  纪梵没回答,拿出手机看微博上的人有没有回复.可对方丝毫不在意她的冷淡,继续说
  "你可不知道,昨天班主任一直叫你的名字.过一个小时来一次喊喊.想不记住你都难."
  那人没回.真没意思……
  "你为什来的那么晚啊?你是本地人吗?"
  纪梵抬起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嘛?"她激动的指了指自己."我名唤柳筱岺,是未来一位伟大的作家.中国的文学领域就靠我了!"
  "你呢?"她看向另一个没说过话的.
  "她叫杨妍,开学这几天唯一说过的两个字就是她的名字."柳筱岺抢先道.又朝杨妍眨媚眼.杨妍僵硬一笑,算是回应她的好意.
  她正想开口说话,旁边又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是纪梵同学吧!"
  三人一惊.都不知这人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只见来人微微一笑,眉眼弯弯,脸上还有两个小梨涡.像她这样的应该很受男生欢迎.纪梵看着她的笑脸如是想.
  "班长!你不要吓人哦!你怎么过来的?飘过来的吗?"
  柳筱岺夸张的捂着自己的小心脏,那个被称作班长的人拿食指戳她的额头,还是一样的和煦笑容,一样的温婉语气但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是在逼供."是走过来,柳筱岺同学.如果要做作家的话,请谨慎用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