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你最温柔(GL百合)——白浅予

时间:2019-09-15 09:00:30  作者:白浅予
  “不错。”
  覃宣站定,认真听着李辞导演的点评。
  李辞导演推了推眼镜,“你演技自然,颇有灵气,好好磨练几年必成大器,但是现在并没有到凭借演技让我一锤定音的时候,你有什么更加打动我的东西吗?”
  覃宣定了定神:“我可以跳舞,剑舞。”
  “好!准备一下。”
  助理很快又递给覃宣一页纸。
  上面只有一句话:
  表演一段西北之战前的剑舞。
  覃宣循着记忆,想起了剧本上、原著中关于这一段的描写。
  西北一战时,已是李皇驾崩之后的第三个秋天,当时,西周国举国南下中原,十万铁骑来势汹汹,誓要踏平幼帝年仅七岁的中原。
  李玉堂死后,举国无一能主持大局的名将,眼看西梁国大兵压境,朝上老臣连连上奏请求议和,身为太后的宫诃力排众议,决定带着年仅七岁的皇帝御驾亲征,北上御敌。
  当时宫诃垂帘听政,丢下一句:“中原大唐泱泱大国,丢城不能丢骨气。”
  临行前,先帝宠妃沁贵妃脱下长裙,摘下首饰,以素衣舞剑送行。
  史书记载,先帝众多太妃尚在,都不同意带幼帝出征的荒唐决议,只有传言一直不和的公孙氏挺身而出,这也是公孙氏最后一次舞剑。
  覃宣十分这波澜壮阔的一段。
  当时她读剧本时,便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为巾帼不让须眉,为女子气概,为她与她的情谊。
  覃宣很快换上一身白色广袖长袍,手持三尺长剑,剑柄红色剑剑穗垂在身侧,站在房中央。
  李辞导演含笑。
  有的明星,现代装要远远漂亮于古装扮相,有的明星,却好像天然适合古装扮相,覃宣二者兼备,古装与现代装皆令人惊艳,但穿古装时,她身上还有常年练舞培养出来的古典气质。
  这种气质,哪怕技艺再高超的化妆师,也无法雕琢。
  李辞顿觉自己发现了一块璞玉,这样的人,不该演什么追梦偶像剧,应该站在最高的舞台上,让所有人欣赏她的美。
  铿锵激烈的古筝声响起。
  覃宣手腕一翻,挑起一个漂亮的剑花。
  她迈开步子,走了半圈,舞起长剑,如仙人起舞,神采飞扬。
  她跳起,转身,大红剑穗长约一米,与她翻飞的白色广袖融合为一,红白相衬,漂亮异常。
  覃宣的步伐,动作,随着音乐声而变,时而缓慢,时而激烈,她手中的铁剑被她舞地寒光闪闪,一时间室内众人都放弃了思考,视线跟着覃宣而动,生怕错过一个动作。
  最后,覃宣将剑舞动作与她自幼所学的中国舞动作结合起来,提剑起身,腾空而起,以剑画圆,身随剑动,音乐声愈发激烈,她非但没有露出颓势,反而走了几步做了云桥,之后悠然落地,剑光一闪,仿佛真的让人看见了那位一舞倾城倾国的奇女子。
  音乐声停,覃宣收剑,素衣已然被汗水湿透,覃宣平下呼吸,深深吸气:
  “导演,您刚才问我有什么打动您的地方。现在我有一个回答,我六岁学舞,今年二十四岁,从未有一天落下基本功的训练,我的身体很好,《刺后》的所有舞蹈动作您都不需要替身,我都自己上。”
  “这就是我试图打动您的地方。”
  室内响起一片掌声,人虽少,但很热烈。
  “谢谢你,覃宣。”
  李辞导演开口说话。
  “谢谢你,让我知道,世间真可能有公孙沁这样的人。”
  面对如此高的夸赞,覃宣愧不敢当,连忙推辞:“没有没有,谢谢导演的肯定,我还有很多的不足,需要努力。”
  覃宣仍有一些忐忑,正犹豫着怎么开口。
  “担心额头伤疤吗?它不影响五官,不碍事,更重要的是,有这道疤,我就知道你没有整过。”
  有的演员纯天然,虽然演技不太好,但可以毕竟让导演执导,李辞最怕的就是自己教都教不会的演员,或者由于整容,就是做不出正常表情来的演员。
  李辞导演年近五十,头顶秃了一片,戴着眼镜,笑眯眯说着。
  “嗯。”覃宣诚恳地回答。
  “好,我会尽快通知你结果的。”
 
 
第7章 迟到的女主角
  覃宣刚一回到休息室,就被两个人缠上来堵住了。.
  “怎么样怎么样?”两人探头过来,齐齐问道。
  “导演让我等通知,会尽快回复我的。”覃宣回答。
  听闻她这一句话,两人脸上露出不同神色,经纪人徐丽脸色瞬间变成哭丧一般,年轻女人却展颜而笑。
  接下来的时间便成了两人各执一词的争辩会,徐丽说八成没辙,年轻女人说一定可以,覃宣没有理会两人,她感受到一道审视目光,于是凭着第六感望过去,正好与正在打量她的王思对视。
  两人互相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直等到下午三点多,最后一位面试的王思走进休息室,神色轻松。
  想必面试很是成功。
  覃宣先前用手机网页搜索了王思的履历,发现她是自己在北舞的学姐,并且拿了“最佳女配”,舞蹈功底想必不会比自己差,演技应该要比自己好一些,覃宣看完这些之后,便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很稳了。
  果不其然,十个人中,有八个被李辞导演当场拒绝,剩下的两个,王思和覃宣,被告知回家等候消息。
  “我叫李沉黛!覃宣,你要记住我啊!”
  两人告别后,叫李沉黛的年轻女人冲着覃宣的小轿车吼着。
  回家的一路上,徐丽都在苦口婆心地劝诫覃宣看开点。
  “宣啊,不就是一个配角么,咱还不稀罕拿呢,最近经常上网,你微博又涨了五十万粉,这一个月,上过三四次热搜了。”
  覃宣点头不语。
  “宣啊,我肯定好好把握机会,以后给你接更多剧本,这不,又有两个剧本送到我手上了,虽然傻白甜了点,但好歹是女主,不是?”
  覃宣终于没忍住,眉眼一弯,冲徐丽一笑。
  徐丽当下身子一抖,拉长了脸:“别这么冲我笑,我,笔直,上有老下快有小,不想弯。”
  覃宣收起戏谑表情:“其实能跳《梦里千山》就已经是我的好运了,我的运气一向不多,不过徐姐,只要我还有一丝希望,就不会放弃。”
  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随着网剧的热播,覃宣有了一些热度,通告活动也多了起来。
  李辞导演那边一直没消息,想必对方一直举棋不定。
  直到她以为这个角色就这样黄了的时候,沈莹发来消息,通知她下周三飞往西安进组,参加全组剧本围读,之后,没她戏份时,她可以自由选择待在剧组或是出去工作。
  覃宣把屏幕擦干净,认认真真重新看了一遍。
  是的,她,赢得了公孙沁这个角色。
  是真的。
  覃宣腾身而起,跳到地板上连续两个侧翻,哼了半首歌,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
  “太好了!”
  虽然她还很疑惑导演为什么选择了她而没有选择王思,想知道导演为什么最后选择了自己,但巨大的喜悦暂时压过了这些疑问。
  一会儿后,她故作淡定地把消息截图发给了经纪人。
  不到半分钟,对面发过来一条语音,覃宣点开,是一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尖叫声,中间参杂着几句牛逼,震耳欲聋。
  覃宣有些孩子气地扑到被子上,把那条消息看了又看。
  她如今早已较刚出道时稳重太多,在别人面前时,周甚至有常年习舞留下来的温婉气质,也只有这些时候,才会露出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朝气。.
  周二时,徐丽给她准备了整整两大箱行李,覃宣推掉了一个不算重要的活动,提前进了剧组。
  西北影视城如正西北之地,给人的感觉大气宏伟,覃宣也更期待接下来拍摄的日子。
  她们住进了紧靠影视城,被剧组包下的一个四星级酒店,主演们住在顶层,她没有花太多功夫四处闲逛,一经入住就认真看起了剧本。
  第二天的剧本围读,选在酒店的圆桌会议室,覃宣到时已经在场了不少演员,她坐在导演李辞右手边间隔一个空位的位置上。
  按照番位,导演两侧依次是男一女一,男二女二……剩下的台词不多的演员则没有资格上桌,靠着墙坐成一圈。
  女三竟然是之前试镜时认识的李沉黛,覃宣一进门就认出了她,对方冲她明媚的笑了笑。
  圈内很多剧组并不会围读剧本,但是李辞导演的的剧组,演员们无一例外,都必须来。
  不知不觉,会议室已经满满当当,演员们三三两两的低声寒暄。
  男一号进来时,会议室不少人都沸腾起来。
  陈旭,是娱乐圈近几年口碑与作品都飞速飙升的一位新晋影帝,他风度翩翩,身材高大,走路带风。
  “旭哥!”
  “哇竟然是旭哥,李导厉害!”
  陈旭坐在导演李辞左手边,笑道:“李导久等了。”又转头跟圆桌上的主演们招呼:“大家好!”
  覃宣跟着众人一齐说了声“旭哥好。”心中又隐隐好奇起来,以陈旭如今的地位,又有哪位影后可以压他的一番呢?
  剩下众人似乎也都在小声讨论饰演宫诃的人,到底是谁。
  随着时间的推迟,时针已经逼近十点钟,演员们慢慢止住了嘀咕声等待围读开始,女主角的位子却一直空着。
  “李导,您给我交个底呗?我的皇后,到底是谁?”男主陈旭显然也不知道,他有点坐不住。
  李辞导演一脸高深莫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她今天居然迟到了!”
  十点钟了。
  分针又走了一点点。
  演员们低头认真看着精简过的剧本,会议室里只留笔画声,纸张翻页声,或者偶尔的咳嗽声。
  “吱——”
  木门微微开合声打破了平静,所有人齐齐抬头,不由自主被吸引视线。
  迟到的女主角来了。
  来人垂着如瀑长发,披着一件薄款风衣,她胸口墨绿色衬衫上别出心裁地点着一件碎钻胸针,闪闪发光,但有那张脸在,任何配饰都不能喧宾夺主,她看起来风尘仆仆,却依旧美得让人一阵失语。
  先前陈旭的出场根本不算什么了。
  几秒钟后,会议室彻底轰动起来!
  影后江离鹤,是一般圈内人眼里太遥远太耀眼的存在。
  她十六岁出道,二十岁时在春晚一舞成名,二十二岁凭一部电影《风声鹤唳》包揽银象奖,二十五岁凭借角色徐水将金驹奖、千花奖、金鲤奖、银像奖、华章奖五大亚洲影后奖杯收入囊中,后又成为影史上第一位斩获欧洲三大电影节桂冠的华人女星。
  她的获奖荣誉如果细细掰扯开来,恐怕比演员们此刻手上精简过的剧本还要厚上一些。
  据不完全统计,江离鹤是娱乐圈明星们口中最多被cue到的人,不少明星在采访中直言“想跟江老师合作”“能跟江老师同台就够了”“最想成为江老师那样的人”。
  所有人目光都在江离鹤身上,只有看清了来人的覃宣心跳漏了一拍,脑袋发蒙。
  怎么是她?这么巧!不过虽然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自己早该想到的。
  覃宣偏移过视线。
  “卧槽江影后!”
  “啊啊啊啊啊啊江老师!”
  “好A啊!”
  江离鹤微微一笑,撩拨了一下额边稍乱的发丝,不经意的动作都散发着一阵独属于她的成熟魅力:
  “抱歉,各位,我来晚了。”
  “没事!”会议室里热情持续高涨。
  接着覃宣听到了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听到了身侧椅子被轻轻拉动,江离鹤径直坐在了她身边女一号的位子上。
  “江姐,没想到是你!你好!”
  影帝陈旭自上桌子来只跟两个人打过招呼,一个是导演,另一个就是这位迟到的女主角,不过显然后者并不怎么在意他。
  江离鹤嗯了一声,脱下身上的大衣,挂在椅子靠背上。
  覃宣闻到了分外熟悉的香水味,让她一阵心悸。
  这款香水是江离鹤的私人订制,前调冰凉,中调略带刺鼻气味,后调花香才会慢慢显现,藏在一片凉意之中,就如江离鹤本人藏在皮相下的内敛温柔。
  当年她们异地时,覃宣很想她,晚上睡觉前就会抱一件沾满了江离鹤味道的大衣。
  后来跟江离鹤分手之后,大衣上的香水味也没有了。
  “好,女主演到了,你们满意吗?”
  李辞开口,压下会议室里的躁动。
  “满意!”
  回应他的,是众人超大声的满意。
  “好,大家来自我介绍一下吧,离鹤,你差点迟到,就从你开始吧。”
  江离鹤款款起身:“你们好,我是饰演宫诃的江离鹤。”
  声音清朗,语调柔和,说话拿捏有度,会议室里响起一片掌声。
  覃宣右手在腿侧握紧成拳,克制住微微颤抖的手,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我,陈旭,你们的陛下。”
  一片哄笑。
  轮到覃宣了。
  她缓缓起身起身,清了清嗓子:“我是饰演公孙沁的覃宣,谢谢大家。”
  李辞带头鼓掌。
  覃宣慌忙坐下,冲李辞导演点头答谢时,壮着胆子用余光飞速瞥了一眼坐在她身旁的江离鹤。
  江离鹤淡然端坐,修长的手捏着两页剧本,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覃宣身上。
  覃宣不动声色转头,低头,也将视线投在了剧本上。
  既然江离鹤可以这么自然,她也一定可以。
  “我是饰演李婉的李沉黛。”
  “我是饰演……”
  一个接一个的演员自我介绍,包括戏份很少坐在墙角的演员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