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随身空间之我的小傻瓜(穿越重生)——雨竹丁

时间:2019-09-12 08:30:07  作者:雨竹丁
  又接着说:“钱和玉佩别让人看到了,就算是田志也不行知道吗?以后在外面遇到的人不会都是好人,自己要小心。”婆婆越说越不放心了,拉着他的手不放。
  后来见他收好了东西,才让他把田志叫进来,又好好和田志交代了下他以后的生活,说他有天分,又认真努力,肯定会很快学好的,一年后就要给他开工钱了,现在去就只要供吃住就行了。
  田志赶快答应下来,并保证说一定拿他当亲弟弟看待,怎么都会照顾好他,不会让他有事的。最后婆婆才放了点心。田哥出来之后,他又进去陪着婆婆。后来婆婆终于是走了,他就在田哥家和乡亲们的帮助下安葬了婆婆。
  安葬完婆婆之后,他就收拾行李和田哥进城了。田哥一直遵守着和婆婆的约定,认真的教他厨艺。并在一年后给他开了还算高的工资。只是后来在他17岁的时候,田哥和店里的服务员周梅定了亲,就没有和他一起住了。他自己出去外面租房子住。
  虽然现在没有住在一起了,但是田哥一直还是那么关心他。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苗白住的地方。他们上楼后,苗白打开了门。进去就看到那位伤员已经醒过来了,正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呢。
  苗白看到就赶快走过去扶着他,说:“你肚子上的伤口可是很长的,你先别动,待会儿扯到伤口会变严重的。”
  伤员见到有人进屋,就赶快说:“我想去上厕所。”
  田志看苗白那小胳膊细腿的,怕他扶不住人高马大的伤员先生,就赶快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走过去搭了把手,说:“想上厕所是吧?我们先扶你过去,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说着就和苗白一人架住一只胳膊把人扶进了厕所里。因为这人还是光着的,只有一条底裤还在身上,也不怕他不方便脱裤子了。
  他们就都出来了,让伤员自己在厕所解决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
 
 
第3章 受伤原由
  苗白出来就想着给伤员找件衣服穿,伤员自己的衣服裤子上面又是血又是垃圾的,实在没有办法穿了。只是苗白在自己衣柜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适合的衣服,主要是他的衣服伤员肯定穿不下,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一套他拿来当睡衣穿的还算比较宽大的短袖衣服。就先拿出来,待会儿看看能不能穿上。
  田志就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忙,还在那里感叹:“都不知道你昨晚是怎么把这么个大块头给捡回来的!你够可以的啊苗白。”苗白站在那里认真听着,不时出点声音:“我....我。”田志不理他,继续说他:“我就说你傻不傻?平时看到流浪猫狗什么的喂点吃的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升级到在外面捡人回来了。要是惹了麻烦我看你怎么办!”正说着呢,就听到厕所门响了。苗白赶快说:“那个,田哥。伤员先生应该上完厕所了。”说着就把眼睛望着田志,好像在说:不说我了吧!要去扶伤员了。
  田志被他看得说不下去了,就狠瞪他一眼。和他赶快进厕所准备把人给扶回来。
  苗白和田志一起进去照样架着胳膊把人给扶回床上,苗白用枕头给他靠坐着,就去厕所冲水去了。
  田志见人坐好了,就把带来的早餐打开来,先把白粥递给他,说:“先吃早餐吧。就只有白粥和炒粉,早上没有来得及做其他的,中午的时候再做点适合伤员吃的东西带来。吃完东西我们好好聊聊。”
  伤员先生确实饿了,就接过白粥,用勺子舀了开始吃,边吃边说;“我叫司靖,谢谢你们了。”田志听了说:“司先生,救你回来的不是我,是这个屋子的主人苗白,我叫田志。你要谢就谢苗白吧,只是有一点,你不能让苗白卷入什么麻烦之中。”
  司靖停了一下舀粥的手,说:“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既然到了现在还没有人找过来就是暂时没有什么事了,等我的伤好点,我能行动了就会走的。谢谢你带早餐过来。这几天可能就要麻烦你们了。”
  田志发现这人虽然看着就很有气势,但是也能面不改色的半躺在这个小出租屋里,手中捧着一碗最普通不过的白粥也能吃得很香,和他说话也不会感觉盛气凌人,半点架子都没有。田志就对这人的观感好了很多,至少苗白没有救了个白眼狼。
  田志发现苗白放在床头的短袖,就和司靖说:“这是苗白找出来给你穿的衣服,只是他的身材瘦弱,不知道你能不能穿得上去。”
  司靖看了一眼那套衣服,就说:“可能不行,我伤在肚子上,太紧的衣服肯定不能穿了。我裤兜里的钱包不知道还在不在?如果没有掉的话,可以麻烦你拿钱去帮我买两套换洗衣服吗?”
  田志回答说:“现在可能不行,我一会儿就要和苗白回饭馆去了,中午的时候就会非常忙了,苗白在我的饭馆里做厨师。现在过来主要是我想来看看苗白捡了个什么样的人回来,再有就是给你送早餐。中午休息的时候,苗白再回来给你换药。今天白天肯定没有空去商场了,等晚上下班后,再去给你买吧。现在是夏天,你也只能待在床上,动不了,一天不穿衣服也没有问题的。”
  没有办法,行动受阻的司靖也只能接受这个安排了。
  司靖喝完了一盒子的粥,田志把炒粉也递给他。司靖尝了几口炒粉,就吃不下去了,觉得放太多油了。田志看他不喜欢吃炒粉,就接了过来,说:“这是炒了当作员工们的早餐的,你吃不习惯的话,就等着中午单独给你做病号餐吧。”
  苗白看他不吃了,就走过来给他看了下伤口,发现昨晚包的绷带没有渗血就放心了。
  田志重新帮着他躺下去睡着,就准备带着苗白上班去了。走之前和司靖说:“你就好好在床上躺着吧,中午苗白就会回来了。”
  苗白把水杯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和司靖说:“水我给你放在这里了,装凉开水的水壶也放在上面了,如果想喝水,伸手就能够到。”
  司靖看这个小少年这么细心,就给了他一个微笑,说:“谢谢你了,苗白。我渴了会自己倒水喝的。”我们的苗白小少年被大帅哥的笑容晃得脸都红了,就低着头和田志走了出去。
  司靖看着他们走了出去,把门也关上了,才抽回注意力。
  他想着,这次差点就栽在小叔的手里了。既然没有死成,那么小叔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又想到昨晚的情况,本来是有保镖跟着他的,只是追杀的人太多了,打了他个措手不及。最后没有办法了,保镖就引着大部分的人往另一个方向去了。一直追着他的人也有那么几个,在他好不容易都解决了之后,自己也挨了一刀。
  他受伤之后,就一直慢慢走着,因为失血过多,头一直晕着。不知道怎么走进了那条小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跌进了垃圾桶中的。可能是听着有脚步声就怕是追杀自己的人吧,就赶紧的找了个地方躲避,没有想到躲进了垃圾桶。
  他躲进垃圾桶后,就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后来还直接晕了过去。不知道晕了多久,等他醒来的时候,就准备着起身,可是没有力气,起来一点就又跌了下去。弄出了响声,就被经过的小少年苗白救了。
  昨晚光线不好,而且他头晕晕的,就没有看清楚苗白的长相。今天看了一下,发现是个还很瘦弱的小少年,让他把自己这个块头还比较大的人一路弄回来,也让他受累了。
  可能潜意识中他也知道苗白对他无害,所以被他救了才那么放心的又晕了过去。今天见到的田志也算是个不错的人。这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人了,却会在遇到受了刀伤的人也能毫不避讳的捡回家,就算田志担心了那么一下,也没有问问他是怎么受伤的,才几句话就对他放心了。
  他在社会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心思单纯的两个人。特别是苗白,什么都没有问过,就只会默默的照顾着他。那双眼睛也是能一眼望到底的清澈剔透,在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一点阴霾。让他这种见惯阴谋诡计的人觉得呆在这么单纯的人身边很轻松自在,所以本来他可以打电话给保镖,让他们来接他走的,他也没有动了,就想着在这里呆几天,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司靖想到苗白最后红着脸逃出门的样子,就会心一笑,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他想了一会儿,就又觉得有点累了,看来还是有点虚弱了。他干脆就又开始睡觉,要把伤赶快养好了。
  司靖在屋里呼呼大睡,苗白却在小饭馆里忙得飞起来了。每天临近中午的时候都是非常忙碌的,就算有他和田志两个厨师有时候也会忙不过来。
  他们一般中午就要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会慢慢的清闲下来。不过今天因为要回去给司靖换药,他就要早点回去了。到中午差不多12点的时候,田志就让苗白准备司靖的午饭,想让他早点回去。
  苗白就把手上的活转给了田志,就开始做病号餐了。苗白用鸡汤熬了些小米粥、蒸了个排骨,又炒了几样清淡的小菜。弄好了之后,就用饭盒装好了准备拿回去了。
  苗白自己在饭馆吃了午饭就带着弄好了的菜走了回去。他回到家的时候,见司靖还在床上睡着。就先把带来的菜都放在桌子上,先去洗手间里洗了一个澡。忙了一个早上感觉全身都是油烟味,而且全身都是汗。
  他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出来,就看到司靖已经睡醒过来了。就想着帮他看看伤口,准备先换了药再让他吃饭。
  苗白先把他扶了坐起来,就去解开绷带。看了下发觉没有发炎,就松了一口气。把绷带丢在垃圾桶里,就准备起身去打水来给他清洁伤口上的药粉。他走进了小厨房,就拿了个小盆子装了半盆的空间泉水进去。他打算用空间泉水来清洗,这样伤口应该会愈合得比较快。
  苗白把水盆端了出去,放在床边,就开始给司靖清洗伤口。洗干净之后,就另外换了一盆空间泉水,用棉球浸湿了之后敷了一会儿再上药。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
 
 
第4章 害羞少年
  苗白在刚开始清洗伤口的时候,司靖还感觉有点痛,不过也是在他能忍受的范围之内。等苗白换了一盆水,用水给他敷伤口的时候,就只剩下清凉的感觉了,感觉不痛了。他本来一开始见苗白就用水给他敷伤口,有点接受不了,不过苗白动作比较快,还没有等他拒绝的话说出口,就已经敷了上去了。等伤口被敷上的时候,他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感觉伤口舒服了很多。
  就这样,司靖就看着苗白给他敷了一会儿之后,就又开始上药。等上完了药,缠好绷带,苗白已经又累出一身汗了。司靖见他小脸上都是汗水,就伸手给他擦了擦。苗白被他的动作吓得楞了一楞,就僵住身体等他擦完。司靖见他白嫩的小脸热得绯红,就说:“再去洗个脸吧!天气热,一会儿就出汗了。”
  苗白听了点了一下头,就去打水洗脸去了。司靖见他走开,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就又变成了那个气势强盛的男人。他想到苗白刚才给他敷伤口的水,肯定不是平常的水,不然不会感觉那么大的效果。他想先看看在苗白这里,让苗白用这种水给他敷几天伤口,再慢慢看有没有更好的效果。如果效果更好的话,他也就不用去医院了。
  至于苗白这个小少年,是哪里得来这种神奇的水的事情,他就不会多探究了。怎么说都是这少年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还那么相信自己的给他用了。
  司靖刚刚想完这些,定下了心,就看到苗白已经洗了脸出来了。
  苗白出来之后,就把他刚才带回来的午饭给打开了。他先把鸡汤粥递给了司靖,说:“这是我刚才做的,你尝尝味道怎么样?你现在受伤,就要吃得清淡点,所以没有给你做其他的。这里就还有一个蒸排骨和几样清炒蔬菜,你也吃吃看。”
  司靖接过了鸡粥就开始喝,他喝了一口后就被惊到了,觉得这个味道一点都不像是小饭馆的厨师做出来的。他又吃了几口才抬起头来说:“你的厨艺真的很不错,非常好吃。你吃过了吗?”
  苗白反应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是在饭馆吃了午饭才回来的,这些都是特意做给你吃的。你喜欢吃就好,晚饭我准备拿点菜回来这里做,晚饭的时候饭馆厨房里会更忙的,到时候肯定没有空闲在那边做好菜带回来。田哥说了,这几天我要照顾你,晚上都可以早点下班。”
  司靖听了就继续自己吃了,边吃边和苗白说话:“我待在这里麻烦到你了吧?等我伤口好得差不多了,我就回去了。这几天你就受累了。你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在步行街那边,是去逛街的吗?”
  苗白说:“不麻烦的,你就别客气了。我是去那边卖麻辣烫的,基本上晚上我都会骑着三轮车去卖麻辣烫。只是现在你在这里,我这几天就不准备去卖了。”
  司靖听了就想:怪不得我昨晚好像是看到了三轮车。
  司靖喝完了粥,就又开始吃菜,觉得排骨做得也还不错。其他蔬菜就一般了。他把排骨也吃完了,蔬菜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苗白看他吃饱了,就把餐盒收拾了,然后丢进垃圾桶里。然后又扶着司靖上了一次厕所。再把他弄上床靠着之后,他也想睡一下了。厨师忙,现在有空就要多休息一下,不然下午想闲一下都不行。
  只是看着坐靠在床头的司靖,苗白就不好意思上床休息了。所以就一直站在床边发着呆。
  司靖刚刚吃饱,不会现在就睡觉,而且早上他一直是睡过来的,现在比较有精神。他见苗白傻傻的站在旁边不动,也不说话。就出声问他:“苗白,你是不是想睡一下?下午还要上班,会比较累吧?现在趁还有点时间,赶快上来躺一下。”
  听到司靖的声音后,苗白才慢慢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一下司靖,见他微笑着等着他上床。就红着一张小脸,手忙脚乱的爬了上去,不过不敢躺太进去了,就沿着床边躺了下来。司靖看他这样害羞,就“呵呵”的笑了出来。苗白听见他的笑声后,就更不好意思了。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苗白除了在小的时候,婆婆陪他睡过之外,都是一个人睡觉的了,就算以前和田哥一起住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和田哥睡一张床的时候。他还没有习惯和别人分享一张床。昨天晚上是因为太晚了,他也太累了。所以发完代躺下之后就很快睡着了。今天情况不一样,司靖又没有睡着,是醒着的。苗白就更拘谨了。
  司靖看苗白实在害羞,死死背对着他,都快要从床上掉下去了,而且脖子都红了。就不忍心再逗他了,就收了笑声,温和的说:“你睡进来一点吧,别待会儿睡着了掉下去。我也准备再睡一下。”说着就慢慢躺了下来。
  苗白支着耳朵听了一下,觉得司靖躺下来了之后,才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还是没有动,也没有转过身去。
  司靖看他还不睡进来,就伸手去把他搂着躺进来了点。苗白被司靖的动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正准备挣扎的时候。就听司靖在他耳边低声的说:“别动,你一动就会碰到让我的伤口了,到时候再渗血就还得你麻烦。”说话的气流抚过苗白的耳廊,使得他的耳朵一下子就红透了。苗白感觉到耳朵变得很烫,就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了,并且赶紧的闭上眼睛,也不敢再挣扎了,就静静的挨着司靖躺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