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心上[娱乐圈]——轲西

时间:2019-09-10 11:28:53  作者:轲西
  初次在路边碰见的时候太黑了,他没大留意,下午在后台休息室他有一瞬间怀疑过,到了今晚基本就确定了。
  也不好描述是怎么看出来的,可能是之前被老爸扔出国那会儿接触多了。
  顾铭背挨在门边的墙上,脑子里突然就闪过周喻提捏着裤腰的手。
  周喻人挺瘦,肤色偏白,刚扯下来的那一小段露出了骨骼的形状,看上去线条很好。
  那东西叫髋骨,顾铭庆幸自己没把知识全还给老师,就听见周喻冲过水,从里头喊他。
  “顾!”喊的是顾,估计是还没记住他全名。
  明明签合同的时候已经提过不止一次了,但周喻的记性简直像被狗吃了。
  顾铭拉开门,才发现这人正单脚站着靠在洗手台边,不慌不忙地开水洗手。
  他特想说,您这不是挺能蹦的吗,怎么还让人扶啊。
  “我叫顾铭,铭记的铭。”顾铭叹口气,“我是不是该把名字绣外套上?”
  “不是,我不大会记名字。”周喻从镜子里看他,“只有上幼儿园才把名字绣外套上。”
  顾铭没说话,走过去扶上他,“还去哪儿?”
  “沙发…你是不爱聊天吗?”周喻笑了。
  “我比较内向,看不出来吗。”顾铭将他弄到了沙发上。
  “看不出来,”周喻挨着块靠枕,“你看着像熟了嘴挺毒的类型。”
  “那就是还生。”顾铭起身去找水喝。
  “你真是我粉丝?”周喻从背后问了一句。
  周喻家好像看不见一次性杯子,桌上就一个蓝色马克杯,上面画了个狐狸头,估计是周喻在用。
  “我是啊,你家有喝水的杯子吗?”顾铭问,“一次性纸杯,或者没人用的也行。”
  “消毒柜第三层,都没人用,你随便选就好。”周喻说。
  顾铭拉开消毒柜门,看见里面摆了满满当当十几二十个五颜六色的杯子,全是跟桌上摆的那个同款,就是颜色不同,画的动物头也不同。
  挺难以抉择的,要从一堆这么童趣的杯子里挑出一个。
  顾铭随便伸手,想着里面的应该用得少,就从最里面掏出了个红色的,转过正面看了眼。
  周喻Q版小人带签名。
  “我看你不像,唱首歌我听听呗。”周喻仰着头看他。
  “五音不全,听了烂耳朵。”顾铭接好水,端着杯子走过来。
  周喻单看了他一会儿,没再说话。
  “这杯子我用了,上面画了我偶像。”顾铭面无表情地,将杯子举到他面前。
  原本顾铭还担心了一会儿,周喻要是接着拿洗澡什么的玩他怎么办,结果周喻后边都挺老实。
  没再四处走动了,终于像个正常人那样歪在沙发上看了个跟茶叶有关的纪录片。顾铭没明白一个二十六的人为什么爱看这种他爷爷才看的节目,又怕周喻随时喊他做拐杖,只有坐旁边钓了半天的鱼。
  周喻腿伤拆绷带以前都不能碰水,晚上找两块板凳,一块坐着一块放腿,勉强自己洗了身子。
  顾铭今天估计是累了,幸好周喻到了十一点就回房间睡觉,没再继续折腾他。
  周喻家一共就三房,除去书房和周喻自己的房间,就是个一看就没什么生活气息的客房。
  顾铭原本挺困的,但不出他所料,挨上床他就清醒了。
  他挺认床的,有时候就连换了一床被子他都可以失眠。
  于是他瞪眼看着天花板,最后想起该给罗娜发个汇报进展的短信。
  进展就是没有进展,他作为假粉俨然连半分演技都懒得施展,幸好周喻好像也不在乎。
  顾铭把短信发出去,就看见付堰八点多的时候给他发过微信。
  真没敷衍您:看啊铭哥!
  真没敷衍您:这么大的龙虾——
  附的图上付堰站在船头,手里拿着胳膊粗的龙虾,脸上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似的笑,都快笑出褶子了。
  付堰毕业以后就跟着他爸捣鼓茶叶,但逮着机会就会像这样玩乐潇洒。
  顾铭要没离开家,估计过的也就是类似的生活。那是顾枉老早给他安排好的,所谓“正道”。
  其余一切搞不出名堂的玩意,统统都是歪门。
  付堰虽然是打小就玩得来的朋友,但每回明里暗里地喊他回家,顾铭都不大爽快。
  顾铭犹豫了会儿,随便回了个“你流鼻血”,付堰果然没过半分钟就回了消息。
  真没敷衍您:还没睡呢?
  你顾大爷我:换了张床,睡不着。
  真没敷衍您:换床?
  真没敷衍您:你跟谁开房啦?
  你顾大爷我:……
  你顾大爷我: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黄颜色以外的色儿?
  顾铭拉过枕头翻个身,将他住进周喻家的玄幻经历简要说了。
  付堰不知道是不是震惊,好半天才回消息。
  真没敷衍您:你说,他会不会想泡你…不都传他弯成贪吃蛇吗。
  真没敷衍您:啊,奥利奥男孩顾铭。
  你顾大爷我:那不关我事。
  真没敷衍您:是,扭是不用扭了,问题大家都输在了舔一舔的那一步——
  你顾大爷我:别提这茬儿,提了我郁闷。
  顾铭再翻了个身,这床不硬,但不认识的床就是能硌得他腰疼。
  真没敷衍您:没准他把你病治好了呢。
  真没敷衍您:你总不能,真试着靠充气娃娃过日子吧。
  你顾大爷我:我发现你挺会聊天啊!
  付堰毫无愧疚地回了他一串儿哈哈哈。
  真没敷衍您:我突然想起,你以前不还挺喜欢他的吗?
  你顾大爷我:什么时候?
  真没敷衍您:你在英国那会儿,歌单里全是他。
  你顾大爷我:操.你玩我手机?
  真没敷衍您:是不是啊,是不是喜欢他?
  你顾大爷我:不是,睡了。
  顾铭退出微信,没再管付堰了,久违地点开音乐软件看了一眼。
  里面杂七杂八塞了一堆歌,顾铭是个一首歌能听十几年的人,当然能留下来的都是经过时间筛选的。
  他是有一段时间,真情实感地当过周喻的音饭,那时周喻还没红。
  后来怎么就没再听了,他也不大记得。
  可能是他品味变了,也可能是周喻风格变了,说不准。
  现在想想觉得挺神奇的,换作七年前他要能躺在周喻家里,怕是得激动得抱着周喻嚎的……
  周喻生物钟一向很准,他就跟个老年人似的,天亮必然醒。
  跟房间安不安遮光布没关系,他就是能感知到太阳出来了,而且一般醒了就不容易再睡回笼觉。
  他把手机摸过来看一眼,早上七点不到。
  天还挺冷的,以往要没通告,他即便醒了也得这么团在窝里不动,然而现在情况有变——
  对面房住了个假粉。
  他掀被子从床上起来,随便给自己拉了件外套披上,很利索很健康地走去开门,再开始卖力地单脚蹦到了走廊对面。
  虽然觉得顾铭不会醒这么早,但万一呢。
  就在周喻都要为自己完美诠释一位身残志坚的瘸子而鼓掌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跳错脚了……
  伤的是右脚啊。
  好可惜,新晋演员周先生与小金人失之交臂。
  周喻换只脚站着,抬手要敲顾铭房门,想了想又放下了。
  他直接把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扭动把手,幸好油上得足的门无声地开了。
  先强调一遍,周先生不是变态,这儿是他家,所以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周喻进去以后没把门带上,留个条能给他逃生的缝儿。
  顾铭果然还在睡,但把他吓了一大跳。
  枕头被扔在了地上,床上挺混乱的,棉被像胃痉挛似的扭了好几圈,勉强让其中一角裹在了顾铭身上。
  顾铭人本来就高,这会儿竟然勉强横躺,一条腿卷在了胃痉挛棉被里,另一条腿直接伸到了床外边,前面胳膊还扒在了床沿上。
  配上床上这乱的一片,顾铭就跟战死沙场似的,周喻都想上去给他探探鼻息。
  周喻愣了好半天,才把他枕头捡起来,搁回到床头位置。
  这么放东西身体得经过顾铭尸体的上空,周喻停了一会儿,确定能听见顾铭的呼吸声。
  应该睡挺沉。
  周喻将手收回来之前,路过顾铭的手臂和肩膀,最后实在没忍住,从顾铭脑袋上拂过了。
  手感不错,毛绒绒的。
  顾铭给敲门声弄醒的时候头挺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
  他摸过手机看了眼,才七点十五分,他都不知道自己昨晚失眠到几点。
  “顾,小顾,顾小顾,”周喻接着敲了两下,“起来没啊?”
  顾铭就知道,周喻昨晚只是短暂性消停,等今天睡饱了又得接着搞他的。
  低气压大魔王顾铭气急翻身而起,棉被阻碍了他前进的脚步。
  大清早的,他竟然就这么栽一跟头。
  虽然裹了被子,其实也没摔疼,就是周喻门敲得依然很烦人。
  周喻依然没记住他名字,也可能是故意装没记住,顾顾顾小顾小顾小顾顾小的换着喊了半天。
  “等会儿!”顾铭暴躁地开始解缠在自己腿上的那团儿。
  他是有睡不老实的习惯,碰上生床就尤其格外不老实。
  这习惯说出去挺丢人的,顾铭解开棉被就迅速爬了起来,扬了好几下再扔回床上,勉强让床显得像正常人睡过的模样。
  凌乱中不失美感,挺好。
  他拉开房门,看见周喻单脚站着:“小顾早。”
  顾铭看他显然是自力更生洗漱过,还换了套看着挺顺眼的休闲装。
  “顾铭。”顾铭觉得头更疼了,“你起这么早?”
  “天亮我就醒,”周喻说,“今儿天气好,吃完早餐出去转转。”
  “行,”顾铭朝外看了眼,的确像是能出太阳的天儿,“你吃什么,我去买…还是直接出去吃?”
  “不用麻烦你,”周喻看着他,“就吃你做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试考了一半,还有另一半。
  这章发完估计又得停几天,11号放假了会争取日更or隔日更。
  这坑是我挖着好玩儿的,有大纲,但最终能写多少字还不清楚_(:з」∠)_
  可能会从圣诞短篇变成中长篇(T ^ T)
  感谢看文的天使w我挖坑必填,会尽全力把文写好
 
 
第7章 
  顾铭挺确信,这周喻的语文八成就是美术老师教的。
  出于作为人粉丝应有的热情,顾铭还是咬咬牙下厨煮两碗面条。
  挺让人惊讶的,周喻虽然是个艺人,但厨房冰箱里该有的储备粮还是不少,佐料也齐全。
  “吃醋吗?”顾铭打量着调料区。
  “不吃。”周喻说。
  “麻油呢?”顾铭拿起下一个瓶子。
  “不要。”周喻想了想又补充:“胡椒味精什么的都不要,就放点盐和酱油吧。”
  “噢。”顾铭搁下一堆瓶罐,直接就起锅了。
  面颜色旧旧的,盛进碗里看着一点食欲都没有。
  在顾铭四年来的独居生活里,吃面不放调料,这面就是没有灵魂的。
  顾铭将没有灵魂的面放到周喻面前,自己去找别的酱料拌面,回来的时候看见周喻还拄着筷子盯着面没动。
  “加点酱吗?”顾铭将找到的炸酱放桌上。
  周喻半张了张嘴,没说话,单抬起了筷子。
  顾铭自认为,自己的厨艺还没糟到让人震惊得说不出话的地步。但他没再多管,倒了炸酱将面拌成勉强能吃的颜色,就看见周喻开始吃面了。
  周喻吃面的时候不发出声音,也不说话,顾铭觉得安静得都有点儿尴尬,但也实在没有和周喻聊上几句的欲望。
  不过,像这样和别人面对面吃早餐,还是挺久违。
  “挺难吃。”周喻搁下筷子,碗空了。
  “难吃你又都吃了?”顾铭将碗拿去洗,水开得稀里哗啦,也没听见周喻有没说别的。
  周喻嘴里说的出去转转,还真是“转转”。
  顾铭开着他的车,绕着市区上高架下高架转了好半天。而周喻要做的事情,竟然就是在行驶的车里听音乐电台。
  “反正腿伤了不能下车走,只能让车载着我一直跑啊。”周喻眯眼靠在椅背上。
  “这么跑着油不要钱?”顾铭已经连着开了两个小时了。
  “没事儿,”周喻懒洋洋打个哈欠,“有的是钱。”
  可能是穷的时间太长了,顾铭听他说这话,都特想给他当头一撬棍。
  操他妈的败家玩意儿哎。
  歌单里播到一首法文歌,周喻歪着脑袋跟着哼哼,顾铭发现这歌他以前也爱听。
  “Et dans les vitrines en face, elle se voit passer.”周喻开口唱了一句,声音听着干净。
  八卦里说的没错,周喻唱歌的确是自带录音棚效果,嗓子的条件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这种人天生就是得唱歌的,跟红不红没多大关系。
  顾铭驱车驶下高架,歌正好播到副歌部分:“Et les écrans de télé reflètent le cté caché de ses envies.”
  是个高音,周喻挺漂亮的和着女声把它唱出来了,有点酥到骨头里的感觉。
  顾铭直接就打了个哆嗦,车在减速带上颠了几下,那种浑身都震颤的感觉又转眼消失了。
  “你还学了法语?”顾铭难得稀奇地问了句。
  “没学啊。”周喻心情挺好,“我照着歌抄了个谐音,大概就能唱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