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里长街空余泪(GL百合)——布非浅

时间:2019-09-10 11:25:16  作者:布非浅
  “走!”
  
  “驾!”
  
  两人策马往回跑,那尸人本来是来追她们的,但是在她们离开村子一段距离之后,却又回去了。
  
  “怎么回事?”李听枫对今天所有的事都很迷茫,只能问曲从南。
  
  “不知道。”曲从南捂着心口,似乎极其难受。
  
  李听枫感受到她的痛苦,将她抱了下来:“小云儿应该快到了。”
  
  没一会萧云便真的到了,不过还是有些微喘。
  
  “没事吧?”
  
  “没事,曲姐姐怎么样了?”
  
  “不太好。”
  
  “我看看。”
  
  萧云给曲从南治疗的时候,李听枫便在一旁放风。
  
  “没想到你医术还不错,方才还以为你单休云裳。”曲从南始终是勾唇笑着,似乎体内的痛苦并不算什么。
  
  “我云裳其实更好一点。”萧云如实说到。
  
  “曲姐姐先莫要说话了。”
  
  李听枫去旁边的小树林找了些柴火,点燃:“今晚只能将就了。”
  
  “嗯。”萧云倒是没什么意见,曲从南自然也没,眼下这情况,这两个小家伙还能保持镇定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曲从南倒是忘了自己也比她们大不了多少。
  
作者有话要说:
剧情开始
 
第五章
  等到处理完曲从南的伤,萧云才开口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曲姐姐,那人是谁啊?”萧云皱眉问到:“还有那些尸人,怎么回事?”
  
  一下子又太多的谜团,萧云感觉自己身处浓雾之中,摸不清方向。
  
  “那些人如你所见都是之前大唐的运粮对,被天一教的人杀害了而已,刚刚那人我也不认识,不过可以确定是天一教的叛徒,我也是过来查探的,正好遇到你们,顺手给自己惹了个麻烦。”曲从南略嫌弃的说到。
  
  “天一教?”萧云不记得有这么个。
  
  曲从南叹了口气:“五仙教的叛徒,盗走了五仙教的禁术秘籍,专门修炼毒功,但是中原人并不知道,这几年天一教在中原作乱,很多人都以为是我五仙教做的,我等就是奉教主之命出来调查的。”
  
  萧云依旧不是很明白:“之前飞亮前辈不是......”
  
  七秀坊的孙飞亮为了曲云所做的事,秀坊弟子基本都知道,萧云自然也知道。
  
  “天一并未被灭。”曲从南叹气说到。
  
  “这样。”
  
  “那些尸人还有救吗?”李听枫突然开口问道。
  
  曲从南摇头:“我教费心研究解蛊之术,如今也没有什么令他们恢复的办法,其实这些尸人都已经死了,最低级的,最厉害的,是那些用活人炼制的尸人。”
  
  曲从南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她也想救那些人,可是如今也是束手无策。
  
  萧云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放在曲从南的手上:“总会有办法的。”
  
  就像她相信总有一天这乱世会结束的,恶人虽横行,可总也不乏一些顶天立地的人,他们在为了这个世道而共同努力。
  
  “嘁。”曲从南轻轻笑了。
  
  那一夜,谁都没有睡,根本毫无睡意。
  
  “接下来去哪?”萧云问李听枫。
  
  李听枫也摇头:“或许我们找到昨天晚上那人,还有办法。”
  
  “你们打得过吗?找到又如何?”曲从南挑眉看着她们。
  
  李听枫摇头:“便是打不过,也得去,将军还在等着我们,要么死,要么带着粮草回去。”
  
  曲从南的目光不再带着戏谑:“天策府的人啊,还真是,固执,走吧,我和你们一起,或许我知道他在哪。”
  
  “多谢。”
  
  李听枫翻身上马,再次将手伸给曲从南。
  
  另一匹马不知从何处过来了,通体雪白,看起来倒是比李听枫的马更好看几分。
  
  萧云也上马了:“那边的村子,要不要去看看?既然是天一教做的,那便总有些线索。”
  
  “可以去,不过不是现在,去找找附近有什么城镇没有,我需要炼制一些要,就这样进去,我们三个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是他们之中的一员了。”曲从南严肃的说到。
  
  “那里面都是毒气,对尸人是养料,对我们是毒药。”
  
  “好。”李听枫基本没什么多余的话,曲从南故意逗她,轻轻挑了下她的下巴:“我说小狼狗,你们天策府怎么教人的,说话都没教会?”
  
  李听枫哪里被人这样逗过,双耳通红。
  
  憋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说到:“天策府只教如何守护身后的河山。”
  
  萧云在一旁,没忍住笑了,李听枫这样窘迫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也不是话少,听枫在军营里话还是挺多的。”萧云倒是不客气的戳破李听枫的紧张。
  
  “原来是这样。”曲从南还是笑,手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城镇,虽然不大,但是好歹能暂时歇会。
  
  三人一同走进一家客栈,三个女孩,长的还挺精致的,不免引人注目,尤其是曲从南的装扮。
  
  那些露骨的目光落在曲从南身上。
  
  上楼的时候,曲从南勾着萧云的手臂:“男人啊,哪里的都讨厌。”
  
  萧云勾了下唇:“没事听枫打架挺厉害的。”
  
  曲从南嗤笑了下:“也是,小狼狗嘛。”
  
  “是天策军。”李听枫没忍住反驳。
  
  萧云和曲从南都笑了:“行,未来的小将军。”
  
  萧云和曲从南一间房,李听枫自己一间房,曲从南的巫蛊之术不错,不过近战就不太行了。
  
  虽然一开始是主修云裳,不过自从萧安走了之后,萧云就开始努力的修习冰心了,加上天赋也不错,其实萧云的冰心也挺好的。
  
  叫来热水,两人轮流洗了个澡,一同躺下休息了会。
  
  “小云儿,等你有空了,去苗疆,苗疆啊可比中原美。”曲从南忽然说到。
  
  “好啊。”萧云一口应下了。
  
  “我想等战事终了,去看看那万花的花海,尝尝君山岛的松子糖,还有很多很多地方。”萧云认真的说到,难得笑的那般轻松。
  
  “哈哈哈,那些有什么好的。”曲从南不屑的说到,在她的眼里,最美的地方只有苗疆。
  
  “你看过吗?”萧云问她。
  
  “没有。”
  
  “那以后一起去看。”
  
  “好啊。”
  
  只是这个约定其实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实现,但是有个愿望总是好的。
  
  次日曲从南去药房买了些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都不让进。
  
  再出来手里多了三瓶药丸。
  
  “现在可以去了,不过日落时分必须出来,此药能暂时让你们的气息和那些尸人一样,不过药效只有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过了必须服下另一颗。”
  
  曲从南很严肃的叮嘱。
  
  萧云和李听枫接过药,很郑重的点头。
  
  进了那个村子,才发现和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四处充斥着腐烂的味道,看起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活人来过了。
  
  “记住不能说话交流。”
  
  因为曲从南的交代,三人只能用手势和眼神交流。
  
  走进去便看到那些尸人在飘荡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白天尸人的攻击性没有那么强。”
  
  萧云看着一个女孩从她面前走过,看起来应该才七八岁的样子。
  
  “我们这次只是进去看看情况,如果能找到导致这一切的源头更好,找不到不要过多逗留。”
  
  整个村子目之所及都是一些尸人,他们没有意识,没有感觉,也不认识自己最亲近的人,只是在随便的游荡。
  
  从那些蜘蛛网和灰尘来看,这样的情况应该已经很久了。
  
  三人几乎将整个村子都逛了一遍,最后在村子里那条河边停了下来。
  
  曲从南想下去看看,用帕子沾了一点河水。
  
  那条河也不似平常的河,整个河道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曲从南放出几条小虫子。
  
  李听枫和萧云就看着那虫子从小小的一条变的很大,而且通体泛着绿光。
  
  曲从南洒下粉末,那几条虫瞬间化为灰烬。
  
  “是河水。”曲从南叹了口气。
  
  “这水的源头是山上的泉水。”
  
  好歹是找到了,曲从南沉吟了半晌:“先出去吧。”
  
  “嗯。”
  
  今日所见让三人的心头都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
  
  看着那些人却无能为力。
 
第 6 章
  出了那村庄,刚刚出去萧云就吐了。
  
  不是因为那些尸人,而是因为所见所闻,人心啊,真的是这世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李听枫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点了吗?”
  
  曲从南在后面站着,轻笑了声:“习惯就好了。”
  
  萧云站起来,喝了口水?:“没事。”
  
  “先回去吧。”萧云淡淡的说到。
  
  李听枫看着她:“真没事?”
  
  “有事能怎么办?”萧云摇头说到。
  
  “也是,那走吧。”依旧是李听枫先上马,不过这次曲从南拒绝了她的邀请。
  
  而是上了萧云的马。
  
  双手揽着萧云的腰,胡乱的摸了几下:“还挺细。”
  
  “曲姐姐~”萧云憋红了脸,无奈的看着曲从南。
  
  曲从南娇笑着摸了下她的小脸:“这么害羞做什么,你们中原人都这样?”
  
  “不,不知道。”萧云有些磕巴的说到。
  
  “真可爱。”曲从南放开萧云不再逗她了。
  
  “小可爱,看开点,日后你还会看到更多的这样的事,甚至比这个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你见过以自己亲骨肉为食的人吗?有时候人啊,什么都做得出来,这乱世之下,人性毕露,连一颗坚强的心都没有,那什么去做守护者?”
  
  曲从南的话让萧云沉默了。
  
  “嗯,谢谢曲姐姐。”过了许久萧云似乎是消化完了曲从南的话。
  
  “不过,有时间倒想看看你们七秀坊的舞,云裳一曲动天下,应该不错。”曲从南笑嘻嘻的,好像没什么事能让她不开心。
  
  曲从南一路从苗疆追逐天一到中原,她见过太多了,战场上两军厮杀,坦坦荡荡,可是在一些远离战场的地方,却也藏着太多的恶。
  
  为了炼制毒功天一教不惜以人为蛊,为了活下去,亲情也是虚无。
  
  回到客栈三人一同进了李听枫的房间,李听枫问曲从南接下来去哪里。
  
  “狼牙军中,敢去吗?”曲从南笑着说到。
  
  “有何不敢。”李听枫如今已经是将曲从南当成自己人了。
  
  “只是如何进去?”萧云倒是不太明白。
  
  “俘虏。”曲从南玩味的说到。
  
  “那人我跟踪了许久了,是狼牙军山狼帐下的人。”曲从南难得严肃。
  
  “山狼?”李听枫自然是听过的,据说那山狼是个汉人,却投身狼牙军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