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第十三章 
  他们的婚期定在了三月十五,紫霄似乎身体已经快好了,寂牙没有再去魔界。
  “你为什么总要走。”寂牙把我压在床上,扣着我的肩膀,用力冲撞着我。
  “阿宁,阿宁,你同我说说话。”他卧在我的脖颈处,一声又一声的叫着我,语气惶恐。
  我扭过头闭上眼,咬紧了牙没有泄露出一点声音,眼角却被洇湿。
  他问我为什么要走,我虽灵智初开,却也知礼义廉耻,他既然已要同紫霄成婚,我又怎么能还赖在这不走。
  更何况,他并不爱我。
  我已不想再与他说这些,只盼望着他快点结束,因为我心里气血翻涌,就快要忍受不住吐出来。
  他这双手摸过紫霄吗。
  他是不是也把他抱在怀里亲吻。
  他这幅情动模样,紫霄是不是也曾见过。
  那双我吻过的眼睛,我靠过的身躯,紫霄是不是都碰过。
  我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推开了他,趴在床头干呕。
  温热的气息从身后传来,我感觉到他的靠近,翻身滚下了床。
  “别碰我。”
  我扶着床沿瘫坐在地上,往后退,不想让他再碰我,却无意撞上了身后的摆件,眼看着就要摔在我身上。
  “阿宁!”
  寂牙挥开那东西,将我抱在怀里,我忍了好久好久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瓷器的破碎声碰撞在地上,就好像我被砸成稀巴烂的心。
  小仙娥们闲来无事常常聚在一起八卦,说下界的凡人,最会的就是忍。
  世事无常,可忍。天道不公,可忍。就连有些神仙,也是这样的。
  我听了千次百次,听的耳根子都要烂了。如今看来,我做不好人,也做不好这天上的神仙。
  我忍不了,我只做西溪山上什么都不会的小妖精。
  “放我走吧。”
  “你们不都要成婚了吗。”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寂牙,刚来这的时候其实心里很害怕,可是一看见他,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他教我写字,教我读书,还带我去玩。我害怕的时候会把我搂在怀里哄我,我怎么黏他他都不生气,他还给我做小娃娃…
  我胡乱的擦着脸上的眼泪,双手抓着他的衣领仰头问他:“我不好吗?我不可爱吗?”
  他将我抱紧,抓着我手腕的手很用力,我听见他哑着声音说不是。
  “那为什么不喜欢我啊。”
  如果我这么好,为什么不能喜欢我啊。
  “他…他是为我才陨落的,我、我等了他一千年…”
  他神色迷茫,不知道在说与谁听。
  既然等了他这么久,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他如今已经回来了,为什么又不肯让我走。
  我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呆在这,为什么不放过我。
  我不想看你们成婚啊。
  他怔怔的放开了我,步履慌乱,转身离开了。
  我想这次,我是真的可以走了。
  他们三月十五大婚,寂牙说,会在前一天让重屿送我回去。
  也好,这样就看不到了。
  手上的链铐已被解开,但我还是不能出门,门上被寂牙施了结界。
  小仙娥们给小桃子做的衣服有很多,连着寂牙的衣服一起,我将他们都放在了一处,准备带回西溪。
  其他他送我的东西,我都没有带走,除了小娃娃。
  那是我的小桃子,我舍不得,咬咬牙还是将它放在了我的包裹里。
  那天后,我就从霄元殿里搬了出来,如今紫霄已经回来,那个地方,我自然是不能再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搬出来后,我睡着的时间更长了,通常一觉醒来,就已经过去了一天。
  我安慰自己,这样也好,时间过去的比往常都快,我就能带着小桃子早点回去了。
  我醒的昼夜颠倒,有一天夜里,看见寂牙坐在我的床边,一时还恍惚的以为是梦。
  忍不住扑到他怀里吓的直哭,说梦到他要和别人成亲了,不要我和小桃子了。
  我哭的越来越厉害,泪水把他的衣服沾湿了一大片,他搂着我说别怕,我怎么能不怕。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我的小桃子还能出来吗,我还能见到他吗。
  “寂牙,我不想让小桃子死掉。你能不能让他快点出来。”梦境中我搂着寂牙的脖子,一张脸泪湿湿的贴在他脸上。
  他摸着我的脊背安抚我,颤抖着说好。
  醒过来的时候才发觉是梦,我已经半月,未见到寂牙。
  离他们大婚还有三四日,寂牙却来找了我,我见他比往常还要消瘦,却不敢开口问他为何。
  寂牙站在我半尺远的地方,与我说小桃子的时候到了,今晚就可以出来了。
  这是我这段时间听到的最好最好的消息。
  幸好、幸好,我的小桃子,可以活下去了。
  我不知凡人是如何生出小娃娃,但是我只睡了一觉,身旁就躺了个精雕玉琢的小娃娃。
  他小手小脚粉粉嫩嫩,戳上去软绵绵的,与我想的一模一样。
  是我的小桃子呀,我笑眯眯的看着他,我最宝贝最宝贝的小桃子。
  我做鬼脸逗小桃子笑,小桃子也很给面子,张牙舞爪的笑的口水都淌出来。
  我正在遍地找他的小手帕,门突然被重重的推开。
  “小妖精!”一个盛气凌人的女孩子的声音。
  是小红鸟,没想到在我走之前还能见到她,我不是没有生过她的气,可是我都要走了,或许也活不了太久,一想到这些,就也不是太气了。
  我叫她来看我的小桃子,她看见我的桃子却一脸惊恐,朝我叫喊说我疯了。
  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的小桃子…如果不喜欢,不看就好了呀。
  你才疯了,我冲她呲牙,想让她出去。算了,反正我小伙伴这么多,不差她一个。
  “是你疯了,你一个男妖精怎么可能怀孕,这是假的!你还要疯多久?”
  “你闭嘴!”
  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狠狠推了她一把,不想再听她说话。
  这是我第一次打女孩子,可是她怎么能这么说。
  我的小桃子好好的呆在我怀里,他还冲我笑,还会抓着我的手指,他怎么会是假的。
  她却冲过来抢我的小桃子,将我的小桃子摔在地
  上。
  “你看清楚,这是什么!”
  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我的小桃子不见了,我的桃子呢,我的桃子呢?
  我跪在地上到处找我的小桃子,没有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去哪了啊。
  我死死勒住凤稚的脖子,恨不得生啖了她的肉。
  我的桃呢?我的桃呢!
  “我的桃子呢!你把他藏哪去了!”
  我朝她叫喊,却怎么都找不到我的小桃子。
  她翻身将我一脚踹开,我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俯身又吐出一口血来。
  一抹银光送到了我的面前,我愣愣的看着它,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
  “这就是你的小桃子。”
  是一尾龙鳞。
  凤稚说我肚子里从头至尾不过都是一颗灵珠,她说世间阴阳调和,从未听说过男人还能怀孕。
  “你说我有小桃子的……寂牙也说有…”
  我看着那尾龙鳞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呢…明明大家都说我有小桃子了,小仙娥们还给小桃子做了衣服…他、他怎么会是灵珠呢。
  “我、我是逗你玩的,谁知道你真的当真,谁知道仙君会真的认啊!”
  “那…那我的小桃子呢。”
  她突然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很慌,慌乱的问她,我的小桃子在哪。
  她说紫霄身体不好,是因为在千年前缺失了一抹魂识,昨夜他突然形神不稳,眼看就要再次消弥于天界,她看见仙君急冲冲的去了。
  你知道这枚灵珠叫什么吗?
  凝神珠,服下可使缺失的魂魄归位,万年才出一粒。
  我听说…今早的时候,紫霄上神已经大好了。
  ………
  凝神珠……
  我到今天才明白,何为肝胆俱裂。恨意在我心里盘踞生根,爱意顷刻崩塌。
  “寂牙!寂牙!!”
 
 
第十四章 
  三月十四,我让重屿去找了寂牙,说我想走之前再见他一面。
  小红鸟虽然能进入结界,却无法带我走,她说灵珠虽被服下,但若是以禁术,也是可以强行取出的,只是灵珠没有生命,使用禁术估计还没命回来,实在没必要。
  怎么会没必要,我仿佛从逆境中重生,像临死的旅人抓住最后一颗稻草,反正我也活不长了,如果…如果能让我的小桃子回来…我闭上了眼睛。
  我只要我的小桃子好好的。
  寂牙来的时候一脸喜色,我猜他是因为明日要成婚,才这么开心。
  这么高兴啊,紫霄吃了我的小桃子,身体都好了吧。
  我险些抑制不住心里的杀意,将手里藏的利刃向他刺去。
  龙鳞幻化的小桃子在床上咿咿呀呀的叫着,我牵着寂牙的手带他去看他。
  我把小桃子抱到他怀里,笑眯眯的问他,是不是很可爱。
  小桃子见到他似乎很喜欢,不断向他伸手要他抱。
  怎么能不喜欢,这就是他身上的龙鳞啊。
  寂牙或许是太久没见到我对他和颜悦色,竟放下小桃子,颤抖着想来抱我,我咬牙忍住心里的不适,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又拐弯抹角的问他紫霄是不是身体已经全好了。
  他点头说是的时候,我实在是没忍住,尖锐的指甲狠狠刺向他的背脊。
  或许是我一双眼睛盯着他的目光实在是过于仇恨,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安的叫我的名字。
  我有些累了,或许是真的傻了,亦或许是还对他存有一份妄想。
  听到他的声音,竟攀着他的肩小声的哭着求他,能不能把我的小桃子还回来,紫霄魂魄不稳,可以拿我的魂魄给他啊,别碰我的小桃子…只要别碰我的小桃子。
  “你…你知道了。”寂牙手足无措的擦着我脸上的泪,紧张的看着我。
  我哭的喘不过气来,一想到我的小桃子被当成丹药炼化,又被紫霄吞下,我就心疼的快要疯掉。
  他把我抱在怀里,声音比往常都要更加细致温柔,我却只觉得一股寒意刺入我的心脏,将我整个人都冻的刺骨。
  “那不过是颗灵珠,你若是喜…”
  我抓紧他的衣领,泪水糊满了我的脸,冲他嘶喊:“他不是灵珠!”
  我怎么这么蠢,是他把我的小桃子给紫霄的,紫霄是他的命,他又怎么会还给我。
  我求不得任何人。
  我像是突然想通了一样,放弃了挣扎,寂牙将我小心翼翼的抱放在床上,小桃子化为龙鳞,被他放在了我的衣服里。
  我神情呆滞的任由他摆布,心里却如同迷雾散开,越来越清楚,我要出去,我要去找紫霄。
  “寂牙…等我醒后,我就在西溪了吧。”
  这是他予我的承诺,会在成婚前一夜,送我与小桃子离开。
  小桃子…我的小桃子,我背对着他用力抓紧胸口,蜷缩着闷声咳嗽,小口小口的血从我嘴里溢出,我拿被子胡乱的把自己蒙起来,心里像针扎一样疼痛。
  我没有小桃子了,再也没有小桃子了。
  “…是。”
  ……
  等你醒后,你还是西溪山上什么都不懂的小桃精,不会再记得这一切…也不会再记得我。
  寂牙好像坐在我床边做坐了一夜,天还未亮的时候,周边有些动静,我睁开眼睛看向门外,是寂牙离开了。
  我坐起来将手心张开,一抹神意正悠悠躺在我的手中。是小红鸟教我的法子,结界认人,只需从寂牙身上,拿到一丝神意,就可以出去了。
  他昨夜心神不宁,我轻而易举就拿到了他的神意,却还妄想着,他能有一点点在乎我,能把我的小桃子还给我,忍不住向他哀求,我合起手掌,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小桃子,爹爹去接你回家。
  小红鸟临走前给了我一张符咒,说是能改换身份,让别人不会注意到我,她说就连寂牙也无法识破。我将那符咒,与小娃娃一起放到了我的胸口。
  床上还散乱着小桃子的小衣服,我跪坐在床边,将那些小衣服都一点点的叠好,整齐的放在床上。
  外面天色渐明,重屿快要来了,我要在他来之前离开。
  我身体已不如从前,之前连醒来都有些困难,小红鸟不知道给了我什么药,我服下后竟也有了些力气行走,我知道她大概也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然不会这样尽心尽力的帮我。
  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换回我的小桃子,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的小桃子…寂牙有爱过他吗?
  将他送给紫霄的时候有过一丝后悔吗,应该是没有的吧。
  毕竟在他们眼里,那只是一颗灵珠,又有什么资格,能让上神退步呢。
  我忍住泪意,推开了门。
  从来都没有孩子。
  那不过,是一颗给紫霄治病的灵珠。
  因缘巧合被我吞下,就此在我的肚里生根发芽,小红鸟糊弄我说他是我的小桃子,我就傻傻当了真。
  付出十二分心血对他,盼他出生,盼他长大,给他做了小衣服,给他挖了小坑,小泉水装了一罐又一罐,却再也等不来我的小桃子。
  我摇摇晃晃向殿外走去,太阳很大,也很亮,怎么就照不亮我面前的路呢。
  小红鸟说我的桃子被炼化了,烧了一夜呢。
  他会不会痛啊。
  今天的元余宫很热闹,张灯结彩的,寂牙要同紫霄成婚了,他们都一脸笑意,宫里要迎来新主人了。
  我仰起头叹了口气,谁记的我的桃子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