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我们在与雨水奋斗,天边突然霞光万道,一阵红光从东边扶摇而上,紧接着各色的啼叫声涌来,百鸟在凤凰身后,绕着东边的禁崖转了一圈又一圈。
  身旁的小仙娥们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叽叽喳喳兴奋的停不下来。
  我一脸好奇的问怎么了,小仙娥们七嘴八舌的说,紫霄上神回来了。
  紫霄,就是那个在一千年前陨落的,掌管万千星辰的上神。
  我听了也很开心,这下天界终于可以看星星了,我想到之前寂牙还特地带我去看了凌渡河的星星,还送了我小桃子的木雕,不禁摸了摸我的小腹,心里一阵甜意。
  寂牙回来的时候看上去也很高兴,我已经听小仙娥们说了,他与紫霄是好朋友,就像我与兮深一般,现下故友回来,他肯定也是开心的找不着北。
  他那晚对我笑语盈盈,还对我讲了许多从前的事,还说起了我与他初见的那一天,他那会就是在禁崖受的伤,本想直接回天界,没想到伤势太重,一个跟头跌在了我面前。
  我一想心里十分感谢紫霄,虽然寂牙因此受了伤,但也把他送到了我面前。
  我问他去禁崖做什么,因为他那时候受的伤很严重,差点就死掉了。
  他像是被人点了穴,突然卡住不动,然后朝我笑了笑,说我最近要好好休息,让我快点睡觉。
  他笑的很难看,我没有再问。
  那个紫霄上神的身体好像也不好,我听小仙娥们说他动不动就咳血,我很同情他,因为我偶尔也会咳血,但是我没告诉寂牙,我怕他担心。
  我跟小仙娥们学了好多,还偷偷给小桃子做了衣服,虽然做的很难看,但是我想给他亲手做几身,这叫未雨绸缪。
  当然我也给寂牙做了一套,不过太丑了,我没好意思拿出来。
  小红鸟好像已经接受了自己被退婚的现实,又张牙舞爪的来找我,不过她不像兮深那么好,看见我就要冷嘲热讽。
  但是我很珍惜她,因为除了小仙娥和寂牙,我没有其他人可以玩。
  “你不着急吗?”小红鸟坐在一旁看着我。
  我正在与那一团线斗争,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怪异的看了她一眼。
  “你不着急吗?”她提高了声音,又问了我一次。
  我叹口气放下手里的东西,问她着急什么。
  她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说寂牙与紫霄在一处。
  我莫名其妙的白了她一眼,他们两个是好朋友,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
  她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捂着肚子笑倒在榻上。
  “你不会还以为仙君退婚是为了你吧?”
  “你是不是傻啊。”
  “仙君心系紫霄上神上千年,我不过是腾地方给他让位,你算什么东西。”
  我觉得我的脸色肯定很吓人,因为她的嘲笑声越来越低,最后朝我嘁了一声,让我爱信不信。
  我把她赶了出去,不想再听她胡说,手里的线被扯的越来越乱,手背上忽然有水滴在上面。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生气,又变成水蜜桃了。
  我吸了吸鼻子,有些难过。因为我说不奇怪,是骗她的。
  寂牙早上走的时候与我说,他今天要去一趟魔界,并没有提到要去见紫霄。
  重屿今天一直都在宫里,因为我身体不好,寂牙就让他哪都不要去,一直看着我。
  我把眼泪擦干净,把我的木雕小娃娃揣在怀里,悄声和我的小桃子讲,你不要信小红鸟胡说,寂牙爹爹肯定最爱我们。
  他说去了魔界,我就去偷了重屿的令牌,溜到凌渡河等他。
  重屿并没有发现,因为我跟他讲我肚子痛,他就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慌里慌张的给我找丹药吃。
  令牌是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拿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不该利用他。
  我从未觉得凌渡河这样远,加上我身体实在不好,很费劲的才赶过去。
  还不如不去呢。
  我只是想在凌渡河等寂牙回来,我只想要寂牙,我不想看见他们。
  好像旧事重演,漫天星辰散布在天边,寂牙与一人并肩站着,我瞧见他笑的很开心很开心,我从未见过他那副样子。
  他身边的人突然低头咳嗽,寂牙很紧张的看着他,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背,将他搂到怀里。
  我躲在树后悄悄的看着他们,不敢出声,手用力的抓着僵硬的树皮,一颗心被揉的稀巴烂。
  天上斗转星移,凌渡河再一次逆流而起。
  却不是为我。
  紫霄侧过脸,我觉得眼前有些模糊,可是我知道,他长得很好看,比我好看。
  我浑浑噩噩的回了元余宫,重屿正在宫门口等着我,我却没有力气再与他交谈,从他身旁径直走了过去。
  寂牙那晚没有回来。
  作者有话说:
  小甜桃下线,我举着刀来了。
  ps:古早狗血虐心文,少不了心头血。【手动狗头
 
 
第十二章 
  我从未觉得躺到床上都是件难事,重屿跟在我后面似乎想说什么,我不想理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把他关在门外。
  心口好闷,有点站不动了。
  我沿着门坐到地上,把自己蜷成一团,愣愣的盯着地面上发呆。
  怀里的小娃娃掉在地上,我想伸手去拿,却忍不住咳嗽。
  还好寂牙不在,我看着手里的一捧血,竟然这样想。
  我快死了吧,我把头靠在门上,沾满血的手随意在身上擦了擦。
  好痛呀。
  头在门上一下一下重重的敲击着,哪里都痛,头也痛,心口也痛,肚子也痛,怎么会这么痛啊。
  地上的小娃娃仿佛都在笑我没用,我想到刚才逆流而上的凌渡河,这次寂牙会送他什么东西呢。
  小娃娃送过了,应该不会再送了吧。
  他搂着紫霄的时候,是不是也在他耳边说着情话呢。
  是不是也要向他撒娇,说自己如何如何辛苦。
  星辰笔……我没有收下的星辰笔。
  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原来我只是一个试验品啊。
  我爬起来把那娃娃用力扔出去,走开,不要笑我,不许笑我…
  天朦朦亮了,寂牙没有回来。
  他与紫霄在一起吗?他会同他做什么呢?
  忍了一夜的眼泪争先恐后的从眼眶里跑出来,我开始抑制不住的干呕,但都是血。
  地上和身上都是血。
  我…我的小桃子…
  我捂着小腹很害怕,怎么办,他喜欢的不是我,那我的小桃子…还活的下来吗?
  我要死了,可是我的小桃子怎么办呢。
  小娃娃…
  我扔出去的小娃娃…
  我慌里慌张的想站起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小娃娃被扔在不远处,我够不着,只好用力爬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是爹爹不好,不该冲你发火。”
  我把小娃娃紧紧搂在怀里,低着头嘴里胡乱的道着歉。
  “不痛啊不痛啊,爹爹给你吹吹就好了。”
  我把他举到面前,轻轻的朝他呼气,但是小娃娃身上的水却越来越多,怎么都擦不干净,怎么会有这么多水呢,我想笑话他,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门被用力推开,我恍惚着看到有人冲了进来。
  眼前虚幻的厉害,好像一切都在离我远去,我想睁开眼仔细看看是谁,但是好难啊。
  是你吗…
  寂牙……小桃子什么时候出来啊,你帮帮我好不好。
  等他出来了,我就带他走,我也给他腾地方,好不好。
  “阿宁…”他把我抱在怀里,手足无措的看着我。
  我一定很吓人很吓人,因为满屋子都是血,我想朝他笑笑,可是我很难过,心里疼的快要死掉了,我实在是笑不出来。
  我拉着他的衣袖问他,小桃子什么时候出来啊,我好累啊。
  他的声音有一些颤抖,听上去有些害怕,不过也可能是我听错了吧,他又不喜欢我,怎么会害怕呢。
  我走了多好啊,他就可以和紫霄在一起了。
  紫霄啊…
  明元帝君…
  我抓着他的衣袖,费力的看向那不远处的那片竹林,看了看我住的这个地方。
  怎么都不愿意让我搬走的霄元殿,原来是这个意思。
  我是不是明白的有些迟,小红鸟没有说错,我真的是傻到家了,我应该是全世界最最傻的桃子吧,又蠢又傻,活该没有人喜欢我。
  我不想见他了,小桃子,你快点出来吧,出来了我就带你走。
  我带你回西溪,给你找最好的土,用最好的泉水浇灌,西溪有很多可爱的小伙伴,你一定、一定很喜欢他们。
  我被寂牙关了起来,手用链子锁在了床上。
  他叫我好好听话,等身体恢复了,我们还有很长很长时间。
  骗子,还在骗我。
  他都要与紫霄成婚了,哪来和我的时间呢。
  小仙娥们偷偷与我说的,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紫霄上神身体不好,寂牙去了好几趟魔界,去给他夺上古魔兽的内丹治病。
  等紫霄的身体好了,他们就会成婚。众仙兴高采烈,都说明元帝君对紫霄上神真是一往情深,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难怪他每次回来都是一身的伤,我靠在床头愣愣的想。
  我清醒的时间不多,早已分不清日落日出,只能借由每晚的一副汤药来辨别时间。
  还是红通通散发着腥气的一碗药,我咬紧牙不肯喝,他就捏着我的嘴给我灌下去,争执间药撒了一半在床上,他自己仰头咽下去,用唇舌渡到我的口里。
  “你不想要小桃子了吗?”他咬着我的嘴唇逼问我。
  想…怎么不想,可是你都有他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呢。
  我不敢问,闭上眼睛,妥协了。
  除了进出的小仙娥,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其他人了,寂牙把我锁在这床上,这链子只许我走出半丈远。
  我如同一只被他锁住的宠物,没有他的允许,哪里都去不了。
  他最近回来,眉眼都是喜色,我觉得或许是紫霄的病要好了吧,等他的病好了,他们是不是就要成婚了。
  我不敢想,一想心口就会很痛。
  我没想到我见的第一个外人会是他。
  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想到寂牙教过我的一个词,蓬荜生辉。
  我一眼瞧见了他腰间的星辰笔,只觉得心口一窒,只有抓紧了被褥才能稍稍抑制我内心的翻腾,眼前又涌上一股湿意,果然…寂牙把它送给了紫霄。
  紫霄真的长的很好看,他站在我的床边低头看着我,也不说话,却向我伸出手。
  后面重屿跟着进来,看见紫霄的动作连忙叫了他一声。
  “这就是他养的桃儿。”
  语气平淡,仿佛我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我捂着小腹往后退,戒备的看着他。
  他瞥见我的动作,淡笑一声:“灵珠?”
  “不是灵珠。”我抢在重屿开口前说道,盯着他认认真真的跟他解释:“是我的小桃子。”
  说完我就后悔了,懊恼的低下头。
  我不该讲这些,他们都要成婚了,在这与他争这些有什么意思。
  我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我是西溪山上最无忧无虑的小桃精,寂牙不喜欢我,是他眼睛坏了,那我也不要他了。
  紫霄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又朝重屿望去,我看见重屿的拳头捏的死死的,慢慢的摇了摇头。
  我不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迷,我也不想知道。
  紫霄走了,仿佛只是为了来看我一眼,重屿似乎也想与我说什么,但最后放弃了,门又被关了起来。
  我盯着床帏发呆,我不懂寂牙还要把我关在这做什么,还费心费力的骗了我一年。如今紫霄已经回来,就算我是个打发时间的替代品,也该作废了吧。
  寂牙仿佛不知道紫霄来过这,面色如常的走进来,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去。自从知道他与紫霄的事,我便再也没同他说过话。
  “你千年前的天雷,是怎么回事。”
  我没想到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冷淡又平静,但是我隐约知道,该是有一点关系的,又或许,不是有一点。
  一颗心仿佛被放在油锅上煎滚,瑟缩不安的等他的回答。仿佛他若说了与紫霄无关,我就能自欺欺人,他还是有一点点喜欢我的。
  他见我与他说话,竟慌乱的站起来要来摸我的手,被我避开了。
  这是我第一次拒绝寂牙,我把手收回被子里,低下头不想再看他。
  他的脸色苍白,叫着我名字的声音也有些无力。
  “阿宁……”
  我不懂他为什么要做这幅样子,明明他已经不要我了,他又不爱我,我看着面前的被褥,惨然的笑了下。
  “和紫霄有关吗?”
  我不敢抬头看他,我怕我会忍不住哭,我是一个好桃子,我没有做错事,这一次,我不可以当水蜜桃。
  我感觉到寂牙的视线正盯着我,也听到他犹豫的声音。
  他说他动用了禁术,招来反噬,被天道惩戒的时候,是紫霄为他挡下了最重的一道天雷。
  我低头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这两个人的爱恨情仇,把我一个籍籍无名的桃子精牵扯进来做什么。
  喜欢他就等他啊,做什么要去招惹另一个人。
  他坐过来伸开手想要抱我,却还是收回去了。
  我控制不住心里的恶意,抬头朝他笑了笑,问是怕紫霄知道吗。
  “不许走…不许离开我。”
  他没有回答我,反而抓着我的手恶狠狠的盯着我。
  对,这才是他。
  温柔的寂牙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我得到的不过都是假象。
  “如果我和紫霄只能选一个呢。”我恶毒的看向他,问出这个问题,但是我心里是知道答案的。
  我有什么资格和他相比呢。
  他迟疑了,没有说话。
  看吧,他不爱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