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我觉得他们就是懒,毕竟每天晚上要凑在一起也不太好,大家总有不方便的时候,这一来二去的,还不如找个理由推了算了。
  反正不看星星又不会死人。
  我也属于这一类人,不是,这一类桃。
  我在西溪的山上呆了五百年,作为一颗风吹雨打无遮挡的桃树,白天对着太阳,还有小伙伴陪我玩。
  晚上大家都要去睡觉了,我只能对着月亮和星星发呆,一呆就是五百年。所以见不见星星,对我其实也不太重要。
  但这是寂牙做的,那就自然不同了。
  我靠在他的怀里,与他一同看这漫天星辰,下方的凌渡河也如同星空般闪碎着银光,铺满了一层翎羽。
  此时此刻,便是最好不过。
  寂牙得意的看着我,向我邀功:“好看吗?”
  自然是最最最好看的,我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脸上,用行动表现我的喜欢。
  寂牙手里的笔半浮在空中,他手掌移动,凌渡河竟逆流而上,宛若瀑布,盘旋着直往星空而去。
  一股细流从那瀑布中分叉开,往我的方向而来,我看着那停在我面前的河流,不知道要做什么,只好抬头看了看寂牙。
  他挑了挑眉,故作矜持的从那细流中取出一团流光包围的东西递给我。
  我看他眉眼处尽是嘚瑟,一脸求表扬的样子。我平日里很少见到这样鲜活的他,不禁更好奇他手里的东西。
  那流光渐渐散去,竟是个木雕的小娃娃!
  是我的小桃子!
  我举着那小娃娃目不转睛,越看越喜欢,寂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做了好久,手都划伤了。”
  他把一双手伸到我面前,果真是布着好几道伤痕。
  我看到他这一手伤痕,首先竟不是感动,而是有些羞愧。
  我其实心里隐隐觉得他对我的小桃子不太上心,还曾在心里埋怨过他几次,现如今看来我是想的太多。
  这是他与我的小桃子,他怎么会不爱他。
  我将那娃娃小心收在身上,寂牙说这支笔是星辰笔,但只在凌渡河才有用,所以带我来看。
  还问我想不要要这支笔。
  天界不见星空已经千年,我知道这支笔定然来之不易,不过他已送了我小娃娃,而且我一个人来看星星做什么,我自然是没有要。
  他也将那支笔收回去,没有再提。
  作者有话说:
  假糖预警!
 
 
第十章 
  回去后,我将娃娃放在我的床头,时不时就要抓在手里摩挲片刻,只觉得对寂牙的爱意更深。
  晚上便更卖力的伺候他。
  “太大了。”
  我抱怨的握着那个粗大的东西,有些退缩,这么凶,我怎么可能吞的进去?
  寂牙摸着我的脸一脸温柔的诱骗我,让我先试试。
  我从下至上的舔了舔那根东西,手指捏着下方的两颗丸蛋,那东西顶端抑制不住的冒出些黏液来,我好奇的用手指蘸了蘸,送入口中,皱着脸看着寂牙。
  “好腥。”
  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那肿胀的性器变的更大,腥味散发的愈加浓烈,喘着粗气就把我的头往下摁。
  我一看他发疯,连忙讨好的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性器,他闷哼着拿那东西拍打着我的脸,小腹往前挺了挺,让我继续。
  我看着面前这个硕大的驴玩意,深吸了口气。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拼了。
  两手握着这肿胀,尝试着把它吞入口中,然而寂牙的东西太大了,我不过是勉强塞了个头,便再也张不开了。
  他一看已经进去,就想往里挤,我吓的要死,连忙用舌头推拒那东西,想把这驴玩意给弄出去。
  后脑勺却被人死死摁住,他横冲直撞的顶进来,龟头按着我口中软肉不住研磨,我被他弄的直翻白眼,双手拍打着他的小腹让他出去。
  他抓起我的头发让我向后仰去,稍稍退出些就又大力的操了进来。
  “乖…好孩子,嘴再张开些…”他一边激烈的在我口中进出,一边用嘶哑的声音哄着我。
  我努力把嘴张得更大,哼唧着让他进的更爽利些,我觉得我都快被他操晕了,他闷哼一声,接连抽动了数十下,才在我嘴里释放出来。
  我被弄的迷迷糊糊,只觉得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塞我一嘴。
  情不自禁的把沾满精液的舌头伸给他看,他双眼紧缩的盯着我的嘴,手指夹着我的舌头左右摆弄,眼看东西就要从我嘴边滑落下去,他立马把我舌头塞回去,哑着声音说:“吃下去。”
  我听他的话乖乖咽下去,汗津津的靠在他身上摸着小腹。
  他眯起眼睛在我耳边吹着气,问我吃饱了吗?
  吃什么吃?我不过是摸摸我的小桃子。
  我凶巴巴的朝他瞪了一眼,不想与他说话。
  ………
  我也不知道我的小桃子什么时候出来,只好早早的给他先准备东西。
  小仙娥们兴高采烈的给我张罗,因为不知道小桃子是公是母,索性大家把小裙子小裤衩都做了。
  霄元殿热闹的跟市井一样,大家都在等着我的小桃子出生。
  我是一颗纯正的桃树,寂牙是一条龙,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这生出来的会是什么。
  自然是小桃子,我撇着嘴说。
  小仙娥们天马行空,纷纷应和我,从我肚子里出来的,自然是桃子,说不定还能生出新品种,龙桃!
  我一脸忧愁的想,也不知道我的小龙桃出生后,是先放水里养,还是放土里养。
  说到这我就已经开始打听,哪里的仙土仙泉最好了。
  我本来有些嗜睡,寂牙不知道从哪找来了几颗丹药,都喂我吃了,吃了之后我果然清醒的时间变长了,也不像之前那样疲倦。
  精神变好了,我又有力气胡蹦乱跳了,寂牙怕我闷,竟然让我西溪的小伙伴上了天界。
  重屿引他进来的时候,我正蹲地上铲土,看到他就一声尖叫,差点没吓死过去。
  兮深比我晚出生两百年,但是天资聪颖,族长都说他以后肯定会修炼成仙,登入天界。
  反正与我是一个天一个地,也不知道我们俩是怎么玩到一起的。
  没想到他竟然是因为来找我玩这样的原因上了天界,也不知道族长知道的时候会不会郁闷的吐血。
  我看到他开心的要命,他看见我自然也是,我们俩往常是最相依相伴的两颗桃子,他每天都要来找我说话,我就蹲在山上伸着枝桠,听他唠叨。
  我没想到寂牙会把他叫过来。
  他看见我在铲土就问我做什么。
  我突然不好意思了起来,这毕竟是我多年的玩伴,开口还是有些难为情。
  我一脸羞涩的告诉他我有了小桃子,正在给他找好地方,等他生下来就栽进去。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我的个乖乖,这天界真是无所不能,竟然能让个男妖精怀孕。”
  我还没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重屿就打断了他,说三天后来接他。
  我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兮深竟然只能呆在这三天,我张嘴想问他能不能让他多呆几天,或者我去和寂牙说也行。
  兮深连忙拦下了我,说他一个妖物能来这已经不容易了,其他人想见还见不着我呢。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怕我在这被人欺负。
  我两眼汪汪的转头看他,我的小伙伴对我是真好。
  他一脸淫笑,说他在凡间勾搭了一个书生,怕回去迟了被人拐跑了。
  ……
  族长如果知道他的成仙好苗子满脑子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估计会扒了他的桃子皮。
  重屿在一旁低声说先退下了,我挥着铲子朝他摆摆手。
  脸皮这种事,多习惯习惯就厚了。
  寂牙最近好像很忙,都是让他来传话,他来这的次数多了,我早就忘了尴尬是什么东西。
  兮深与我一起铲土,我们挖了小坑,小心翼翼的用小围栏把这块围起来,还用小牌子在旁边写了“小龙桃”。
  是我一笔一笔写上去的,兮深看到我会写字很惊奇,我得意的告诉他是寂牙教我的。
  他问我寂牙是谁,我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说就是让你上来的人啊。
  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说明元帝君吧。
  这次换我纳闷了,明元帝君是谁?
  我只认得寂牙,他们都叫他仙君啊。
  兮深恨铁不成钢,说我都有了他的孩子,竟然都不知道自己身边是什么人。
  寂牙原来在千年前不知怎么的触怒了天道,天道连劈了七十七道天雷,差点把寂牙劈的形神俱散,直接把他从帝君劈成了仙君。
  往后数年,他也不许别人再叫他一声帝君,但是他毕竟修为强大,早就恢复了神力。
  外人在他面前叫一声仙君,背后是万万不敢这么叫的。
  我听完与有荣焉,寂牙真厉害,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恢复这么快。
  我问兮深天道为什么要劈寂牙,他一脸怪异的看着我,说他怎么会知道。
  行吧,等晚上我自己去问寂牙。
  结果晚上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出了事。
  禁崖的一头凶兽不知怎么的逃出来了,寂牙还未到家,又转头去寻那凶兽。
  自从我知道自己有了小桃子,就几乎没有再一人睡过,今夜寂牙不在,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索性爬起来翻翻书。
  我觉得我还算不上真正的天资愚钝,毕竟我认字不过大半年,现在普通的都能识得了。
  大半夜起来读书并不是我多么好学,而是我早上刚铲了土,那万一我的小桃子出来是需要水的怎么办?
  我还要找一处灵泉给我的小桃子备着。
  果然书是最催眠人的东西,我翻了几页就开始困的直打哈欠,迷糊着就要往床上爬。
  忽然窗户沙沙作响,我还未反应过来,脖子就被人擒住。
  那个人嗅了嗅我的脖颈,桀笑一声,朝外喊道。
  “帝君若再动一步,你这小美人,可就不保了。”
  门被一道利剑破开,寂牙冷着脸走进来。
  脖颈处被不断收紧,身后的人紧张的拖着我往后退。
  我心知他肯定不是寂牙的对手,也知道我一定能全身而退,但是我摸着自己的小腹,还是很怕。
  寂牙冷笑一声,一道金光罩在我的身上,下一
  秒,利剑划破长空,那个人眨眼就被一剑穿心,死了个透心凉。
  我拍了拍胸口,心想这大哥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死的比炮灰还不如。
  寂牙冷着一张脸来牵我的手,我刚想朝他笑笑,却看见他背后一道寒光,还未来得及多想,就将他一拽整个人覆到他背后。
  被刺破皮肉竟然这么痛,我眼前痛的发黑,只看到寂牙震惊又慌张的一张脸,张了张口想跟他说没事,却好像未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没事!!我的的小桃子!
  作者有话说:
  明天开始没有糖了哈
 
 
第十一章 
  醒来时寂牙正坐在床边看着我,我没顾得上叫他,立马摸摸我的肚子,问他小桃子怎么样。
  寂牙神色晦暗不明,说小桃子没什么事。
  我听到他的话松了一口气,寂牙总是比我懂的,他说我的小桃子没事那肯定就没事。
  我看他脸色不太好,就忐忑不安的问他怎么了。
  我有点怕他骂我,毕竟我脑子一热就冲上去了,毕竟就算我没给他挡这一剑,他也不会出什么事。
  说是这样说,可他是我的寂牙啊,我怎么会看到有危险,只躲在他身后呢。
  他看我小心翼翼的样子,勉强的笑了笑,将我抱坐在怀里,整个人都埋在我的脖颈处,迟疑又虚弱的叫我:“阿宁。”
  昏睡时寂牙肯定已经给我疗好伤了,我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乖乖的窝在他怀里。
  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软弱呢,和我一样,担心对方受伤吗?
  我搂住他的脖颈,拍着他的后背哄他,就像我小时候在山上下大雨很怕雷劈到我,吓的直哭,族长也会撑着伞来哄我。
  “小桃不要怕哦,族长陪着你。”
  “乖乖不要怕哦,阿宁陪着你,小桃子也陪着你。”
  我感觉到身体被不断收紧,寂牙也很怕吧,就像我看到那阵寒光刺向他的时候,心脏都停止了。
  寂牙好像变了一点,但是我又说不出来,非要挑出个不同,大概是他在床上比以往温柔了不少吧。
  我昏睡的时候兮深已经走了,知道后我有一点点难过,但是寂牙说没关系,下次再让他来见我。
  但是这个下次有一些远。
  我变得越来越虚弱,总是使不上力气,我很害怕的问寂牙,我是不是要死了。
  寂牙给我喂了好多药,亲亲我说不会的,他不会让我有事。
  可是我还是很害怕,怕自己死掉,怕我的小桃子也死掉,我还给他准备了小坑和小泉水,他还没有用到。
  可是我每一次提起我的小桃子,寂牙总是用一种迟疑的目光看着我,我有点害怕。
  我醒来的时候越来越少,但是寂牙总陪着我,他把批公文的地方也搬到了霄元殿,这样只要我一睁眼,就可以看到他了。
  我摸摸自己的肚子,希望我的小桃子争点气,可以早点出来,这样我还可以看他几眼,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听到他叫我爹爹。
  就算我死了,寂牙也有小桃子陪着,他就不会太难过了。
  可是我不想死。
  我忍不住哭出来,寂牙把我抱在怀里问我怎么了,我搂着他的脖子哭哭啼啼,跟他说我不想死。
  我舍不得他,也舍不得我们的小桃子。
  寂牙把我抱紧了些,没有再说话,我觉得我可能这次真的要死了。
  晚上寂牙端了一碗红红的药,让我喝下去,那个药有一股难言的铁锈味,我捏着鼻子不肯喝,他咬牙给我硬灌了下去。
  我与小仙娥们蹲在地上,前夜不知道怎么下了雨,小龙桃的坑被雨水填满了,怎么都下不去。
  我们试了好多方法,那水就像在里面生了根,动都不动,后来我觉得,这或许就是天道对我的预警,可惜我当时不知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