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他还穿着一身盔甲,我急忙跑过去想要跳到他的身上,突然想起我可能有了小桃子,忙止住了步伐乖乖站好。
  寂牙抓着我的手让我帮他解开盔甲,我心不在焉的随便拨弄了几下,急忙问他:“寂牙,我肚子里的其实是小桃子对不对!”
  寂牙听到我的话诧异的眯起眼睛,我倒是没注意,因为我完全沉浸在小桃子的欢喜里,拉着他的手说:“今天有只小红鸟说我肚子里是你的种,我真的有小桃子了吗?”
  寂牙沉吟了片刻,反问道:“凤稚?”
  我哪知道那个小红鸟叫什么,不过既然都是凤,那肯定是同一只了,我连忙点点头。
  他看到我点头,笑着摸了摸我的小腹,低垂下眼眸,说是的。
  原来是真的,我真的有小桃子了!
  “那为什么你要说是灵珠啊?”
  我笑眯眯的靠在他身上,把玩着他的手指问他。
  他一脸正经的说怕小桃子根基不稳,说成灵珠好养活。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这大概跟凡间给刚出生的孩子起贱名一个道理,寂牙真是博学多才,连这个都知道。
  我又问他,那为什么我肚子一直这么平啊,小伙伴给我看的话本上的凡人,怀孕了肚子都会变的很大。
  寂牙将手指插到我的指缝里,笑道:“你又不是凡人,再说本君的种,岂是凡人能比得了的。”
  我一听也是,一想到这是我与寂牙的小桃子,我就开心的找不着北,要不是肚子里揣着小桃子,恨不得原地蹦上一蹦。
  又想起平日里我上串下跳毫不顾忌的模样,连忙在心里跟佛祖祈求,千万千万不要折腾我的小桃子。
  我好开心,原来喜欢一个人,为他生孩子都是开心的。
  喜欢,喜欢?我原来竟是这样喜欢寂牙,我们桃族敢作敢当,我既然喜欢他,那自然是要正经告诉他的。
  我决定了,等我们的小桃子出生,我就要正正经经的告诉寂牙。
  我喜欢他,我爱他,我想同他永远在一起。
  隔天我有孕的消息,就传遍了元余宫。
 
 
第八章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原来觉得我不过吞下去一颗灵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知道了竟然肚子里揣的是一颗小桃子,我连跳都不敢跳,甚至对寂牙,都变得更加依赖了。
  而且我甚至觉得,最近有些嗜睡和犯懒,身体总是软绵绵的,我很害怕是不是真我生病了,从前生病没什么关系,可是如今我有了小桃子,自然不能再那么随便了。
  小仙娥让我不要担心,说这些都是正常的,还让我好好养胎,他们都很看好我,等我的小桃子生下来,我肯定是寂牙名正言顺的伴侣,没有那个凶恶跋扈的小红鸟什么事。
  我这才想起我忘了什么!
  这小红鸟可是说要下个月嫁给寂牙的!
  但是寂牙从未提过啊…
  说曹操曹操就到,我正坐在竹林里的石凳上,双手撑着脸发呆,就看见那个小红鸟气势汹汹的朝我走过来。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她进出元余宫这么轻松?
  “你这个妖精!”
  ……
  我被她喊的一愣,我本来就是妖精啊,她强调这个做什么?
  她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狠瞪了我半天,竟然呜咽着哭了起来。
  她哭什么啊?她之前推我我都没哭呢!
  “呜呜呜你这个妖精,不知廉耻!”
  “……你哭什么啊?我怎么不知廉耻了?”我不禁离她坐的远了些,怕她又像上次那样趁我不注意推我,小仙娥也很给面子,立马上前一步挡在我的面前。
  “呜呜呜都怪你,你肯定和仙君告状了呜呜呜,我、我被退婚了!”她哇的一声趴在桌子上大哭了起来。
  寂牙退了她的婚!
  我可能是太开心了,完全没有办法抑制住我的笑意,小红鸟一抬头就看见我笑的跟傻子一样,竟又扑上来要打我,还叫嚣着我没种,只敢背地里告状。
  我的小仙娥一下子就给她推开了。
  虽说好男不跟女斗,但是我如今可是有了小桃子,我还是别惹她了。
  至于我有没有种,寂牙知道不就行了吗。
  我试图跟她解释我与寂牙是两情相悦,我喜欢寂牙,想同他在一起,寂牙也喜欢我,所以退了你的婚。
  但是她冷笑一声,只让我记住她的名字,说日后如何,且等着看。
  她叫凤稚,和之前寂牙说的一样。
  她最后的话有些过于像话本里反派败走时的结束语,我当时实在是没放在心上。
  如果我能追问两句,或许……
  算了,问了小红鸟也不会告诉我。
  小红鸟这次走后我连上好多天没见着她,看来她是真伤心了,但是对不住,我很开心。
  我最近黏寂牙的程度实在是有些过分,但是寂牙一直抱着我安慰我,让我别怕,他会一直在我身边。
  我问了他退婚的事,他不太想说,只又把我压在床上做那事。
  奇怪,人家凡人不都是怀孕了说要克制吗?为什么寂牙在床上一天比一天凶,进的很深,我几次三番怕他伤到我的小桃子。
  情到浓时,我又提起了退婚,他用力的顶撞着我,嘴唇衔住我的喉咙,声音嘶哑又冷淡,抽身就要离开。
  “那我现在去把她娶回来。”
  我没想到他真的走了,坐在床上看着一处愣愣的发着呆。
  我只不过是想他说一句是为我退的婚,他为什么这么凶。
  过了没多久,门吱哑一声被推开,他披着袍子走到床边,双手抱胸看着我。
  我真的不想做水蜜桃的,水蜜桃是最没用的桃子,可是我看见他过来,眼泪就不受控的落下来。
  “你不是要去娶她吗?”
  他啧了一声坐下来,大手粗糙的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把我抱坐在他怀里。
  “不娶了,家里有一个小妖精就够了。”
  我哭哭啼啼的搂着他脖子去亲他的嘴,我实在是看不起自己这幅娘兮兮的模样,可刚才,我是怕他真的走。
  一旦接受了自己这黏糊糊的模样,就越发不可收拾。
  我觉得我最近黏寂牙,近乎到了病态的地步。
  我一日看不见寂牙,心里就慌张的难受,他一在身边我就撇着嘴要他抱我,不管他在处理公务,或是看什么文书,都要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才安心。
  甚至晚上睡觉时,我都要趴在他身上,不允许他抽出去。
  小桃子呆在我肚子里已有七八个月,寂牙不在时,我就与他说话,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讲。
  有一次还被寂牙看到了,他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问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小桃子吗?
  怎么会不喜欢?!
  这可是我与他的桃子!
  再说了我的桃子这么可爱,这世上有哪个人会忍心不爱他。
  虽然他还没生出来。
  但是我就是知道他全世界最可爱。
  他听到我的话倒是笑的很开心,还夸奖我做的对,就是应该好好爱护肚子里的灵珠。
  我与他在一起已经大半年,早就不怕他了,听他还叫我的小桃子灵珠,自然是不高兴的。
  小桃子就是小桃子,以后会哭会笑会长大,才不是什么灵珠。
  我同他讲以后不要再叫小桃子灵珠了,让他也叫小桃子。
  寂牙倒是没什么意见,立即就点头答应了。
  我与他不过说了几句话,竟又困又累,眯着眼靠在他身上就要昏睡过去。
  他的衣袖还被我抓在手里,他亲了亲我额头,将我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我察觉到他的动作,不安的伸出手去抓他。
  手被人轻柔的握住,寂牙低声哄着我,抚摸着我的头发,说道:“阿宁乖,睡吧。”
  下一秒只觉得一阵清香扑鼻,我迷迷糊糊的蹭了蹭被子,就睡了过去。
  朦胧间仿佛有人推开门进来,随即小腹处一阵冰凉,我想要动一动给我的小桃子再盖个被子,整个人却像被魇住了一样,好像隐约听到寂牙在和人说话,再没多久,我就彻底睡了过去。
  ……
  “仙君为何要骗他?”
  “他若真把灵珠当成自己孩子,日后灵珠被……仙君又要他如何自处?”
  “你这是在教训我?”
  “……重屿不敢。”
  寂牙一脸奇怪的看着他:“灵珠孕育需饲养之人心甘情愿,之前呆在他肚子里半年都没有动静,如今他把灵珠当成自己孩子,自然会付出十二分心血,这法子是你与本君说的吧?”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隆起的床褥,不在意的继续说:“他日后如何,又与本君何干。”
  “我看你对他倒是念念不忘,你若真的有意,待本君用完他,送你也不是不可。”
  “你适才查看的如何?灵珠还要多久才能成型?”寂牙皱着眉一脸不耐烦:“这小桃最近越发痴缠了。”
  重屿跪在下首低声回道:“灵珠已经在吸食他的灵气,不出半年,应该就可以取出来了。”
  寂牙听闻这话心情舒畅了不少,这凤稚,倒是做了件好事。
  “看来他对这灵珠倒真是用情至深,不过短短月余,竟真的有动静了。”
 
 
第九章 
  唉,怀孕都是这样累的吗。
  我一觉睡到中午,身边的寂牙早就没了身影。
  我揉着僵硬的身体,仿佛昨晚像死尸一样睡了一整夜,身体稍微一动弹,就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我推门出去的时候,小仙娥正在门外等着我,见我出来,连忙凑到我耳边低声说重屿大人来了,正在殿外等我。
  我真是!一点都不想看见他!
  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毕竟他来,就代表着寂牙有事。
  我一看见他就尴尬的头皮发麻,上一次我光顾着我的小桃子,完全没在意到他,这次与他实打实的面对面,想到大半年前的那档子事,真是脸皮都快烧透了。
  他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朝我行礼,不动声色的说仙君正在凌渡河等我。
  半年前我是肯定不知道什么凌渡河凌迟河的,现下我虽没出过门几次,但也知道凌渡河是通往凡间与阴间的枢纽。
  仙界可通过此处去往下界和地府,亦可在某夹缝中去往魔界。
  至于怎么去,我一个桃子自然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没本事去。
  寂牙在凌渡河等我做什么?
  如果是去凡间,走南天门不就好了?
  我一脸狐疑的跟着重屿出了门。
  凌渡河虽是下界的地方,但却需要手令才能通过。重屿带我一路出示了四五次令牌,才得以通过这层层关卡。
  我更奇怪了,去这一趟凌渡河这么麻烦,寂牙这是要做什么。
  重屿站的一直与我有三尺远,我觉着这应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尴尬,我摸了摸鼻子心里跟我的小桃子讲,等你出来了我一定早早教育你,千万不能跟我当时一样没脑子。
  我原本跟在他身后一直往前行,却没发现他突然停了下来,径直就往他的背上撞了过去。
  真是要命,刚才揉鼻子是因为尴尬,现在可是痛死我了。
  我捂着酸痛的鼻子缓了好一会,重屿顿了顿想来扶我,我一个退步就避开了。
  我们俩面面相觑。
  虽然更尴尬了,但是我毕竟是知道他对我有点想法,总归还是要避一点的,我挠挠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还好他及时给了我台阶下。
  他收敛了神色,向前指道:“往前直行半盏茶的功夫,便是凌渡河了,仙君就在那等您。”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点点头,急忙就要撇开他向前走去。
  “小公子!”
  我穿过他的身旁时,他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腕。
  我啊了一声,不明白他想干什么,但是脑子里已经闪过了千万个话本剧情,迅速在心里组织着各式拒绝的理由,以防他要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来。
  “是这边……”他将我调转了个方向,都怪我刚才太紧张,闷头就往前走,眼睛看都没看一眼,我面带尴尬的朝他点一点头,旋身立马溜了。
  是我自作多情了,告辞。
  可惜我走的太快,没发现他神色有异,自然也没看到他捏紧的拳头,也未听到他的呓语。
  “阿宁…别去…”
  说是半盏茶,但是我尴尬的头上冒烟,不一会就冲到凌渡河前,但是寂牙并不在此处,我四处张望了下,也未曾看到人。
  我捂着小腹叫了几声寂牙,也无人回应我。
  我有些慌张,寂牙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我在凌渡河边忐忑不安,突然眼前悄无声息的被缚上了一双修长的手,寂牙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猜猜我是谁?”
  我摸着那一双手心里的石头终于坠坠落下,转过身扑在他怀里,抓着他的衣领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他见我半响都没动静,就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没好意思说,我被吓的腿麻了。
  我最近这性子实在有些软弱可欺,一点事就把我吓的慌里慌张,胆小的要命,我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我趴在他怀里问他去哪了,他好像是看出了我腿软了,低笑着将我打横抱起,只一个转瞬,我们就坐在一座悬崖处,下方遥遥对着凌渡河。
  “看。”
  他与我坐在悬崖上,长袖一挥,周边竟眨眼黑暗,只有上头的一轮孤月遥遥映衬着。
  寂牙捏了捏我的脸,一支笔陡然出现在他手中,他拿着笔在空中轻点了几下,点点星光骤然闪现。
  “啊!星星!”我一脸震惊的指给他看。
  自从我入了仙界,就再也没有见过星空,小仙娥说掌管漫天星辰的上神在一千年前陨落了,从此天界的夜晚,只有一轮孤月。
  这个说法太文艺了,我当时听到的时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我没太明白,因为我听说那个什么管星星的几个星君还活着,明明他们几个凑一堆就能召唤出星星,却非要找出这么个理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