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寂牙,热,热…”
  我哭着回过头,要他松开我,他却凶狠的撞过来,性/器挤进我的小/穴,顶着软肉一下一下的激烈的肏干着我。
  “不准脱,阿宁穿着好看。”
  “啊,不要,不要,我不行,我不行的。”
  好酸…好酸…
  我感觉自己眼神都要涣散了,舌头都不自觉的吐出来半截,口水湿哒哒的滴到手臂上。寂牙掰过我脸含我的舌头,吮到自己嘴里舔弄,身下却一点都没停。
  “唔…!!”
  他插弄的起劲,穴肉深处突然一阵激烈的收缩,我被他堵着嘴没法说话,只好哭着拍着他的胸膛让他退开,他却从后面抱的我更紧,身下更加用力。
  “阿宁,阿宁。”
  里面的肉壁被磨的又烫又痛,我两眼翻白,身下一阵松懈,一股淫/水猛的喷泻出来,尽数洒在了他的肉冠上。
  “嗯———”
  他闷哼着松开我的嘴,却把我的腰高高捞起,又激烈猛插了数十下,咬着牙就要退出去。
  “不要走……射进来。”
  我手向后伸,抓着他的衣服呢喃,明明已经累到极致,却还是努力收缩着穴/口,裹他裹的更紧,想要榨干他的精水,全都射给我。
  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什么都要给我。
  “贪吃的乖孩子…”
  寂牙低声笑了一下,肉冠往里又撞了进去,我闷哼一声,感觉到一股股温凉的精水冲击着穴壁,他射了好多,我咬着胳膊闷哭,头皮都爽的发麻。
  心跳的好快,我的脸贴着地上,连动都没力气动,只有臀瓣还高高翘起,寂牙捏着那两团柔软不断揉弄,我被他顶的又往前一移,他…他怎么这么快,又硬了起来。
  一股接一股的淫/水从我们俩的交/合处流下来,我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都是细汗,身上的外衫好像也湿透了,随着寂牙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晃在我脸庞,我失神的塌着腰,嗅了嗅。
  “阿宁的水好多…衣服都被湿透了。”
  寂牙舔着我的背呢喃,还把衣服往我鼻尖凑了凑。
  “乖,自己闻一闻,是不是阿宁的骚水。”
  衣服贴在鼻尖,那股腥骚的味道若有似无的全传来了过来,我羞耻的哭出来,都是…都是我的…水…
  寂牙从我身体里退了出去,脸上的泪被他轻柔的吻去,他把我抱在怀里低声哄着我。
  “不哭啊,宝贝不哭,阿宁的水很甜,一点都不难闻。”
  “明明就难闻…你怎么知道。”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羞耻中,他太过分了,还让我自己闻……
  “我尝过,阿宁很甜。”
  他咬着我的耳朵说。
  我觉得我今晚可能要头顶冒烟了。
  他抱着我坐到床上,我整个人趴在他怀里抽泣,他刚才弄我弄的太凶,我到现在还是没什么力气,可是他还硬着…
  我边哭边分了一只手向下摸去,他的性/器上粘腻的一塌糊涂,有他的…也有我的,我一想到这个,耳朵都忍不住红起来。
  “阿宁…”
  他摸着我的头发凶狠的看着我,嘴唇被他不断揉弄着,他的手指伸进来,哑着声音让我张嘴。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我不想让他不尽兴,于是我很乖的把嘴张开,任由他拨弄着我的舌头。
  口水顺着嘴角淌下来,淅淅沥沥的都滴到胸前,冰丝滑过乳/头,我被凉的瑟缩的往后躲了一下,屁股就碰到了他直挺挺的肉茎。
  好烫……狰狞粗壮的性/器擦到了股缝,贴着穴/口摩擦了一下又退了出去,他的手从我的嘴里离开,又到我的胸前作怪。
  我把他推到在床上,整个人坐在他的腰间,房间里湿热的难受,我撇着嘴把外衫脱下扔到一边。
  “阿宁要做什么。”
  他捏着我的乳/头笑盈盈的看着我。
  “肏你。”
  我恶狠狠的捏了一下/身后的肉茎,满意的听到他的嘶痛声。我抬起屁股,握着他的性/器向后蹭,一手撑在他的胸膛抵住身体。
  小/穴刚才才被狠狠肏弄过,湿软柔嫩,龟/头轻易的挤开肉壁,我仰着头吸气,努力放松自己,想要把他的性/器全都吞下去,寂牙却突然叫了一声我。
  “阿宁。”
  我还在和身后的那个东西斗争,没有功夫理他,只朝他哼了两声,让他不要说话。
  嗯……
  吞下去一半了,我松了一口气想要回头看看,身体却突然被猛的挺入,肩膀被狠狠的往下压去。我一口呻吟堵在喉咙口,眼前一片茫然。
  太深了……我后知后觉的哭出来,好像顶到了喉咙口一样,整个人从内到外被他占有,一丝一毫都没有空地。我想要动一动让他出来,肩膀却被寂牙死死压住。
  “阿宁太慢了,为夫帮帮你。”
  我掐着我的腰又凶又急的向上顶弄,我被他颠的起起伏伏,整个人坐都坐不稳,哭哭啼啼的撑着他的胸膛让他慢一点。
  “寂牙,寂牙,慢一点…”
  “好。”
  我失神的看着他,体内的性/器一动不动,穴里的水顺着臀缝粘到他的耻毛上,戳着我的皮肤,痒的有些刺痛。
  “我不动了,阿宁自己来。”
  他红着眼看着我,视线从头到脚将我剥离,他说不动是真的不动,肉茎抵着我的软肉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我哭着打了个颤,只好向后撑着自己前后晃动着腰。
  可是不够……
  太慢了……
  我伸手拽着自己的乳/头揉弄,为什么一点都不舒服,指甲挤掐着乳/头,不舒服,一点都不舒服,寂牙只是看着我,喉咙上下滑动,却一点都不来帮我。
  我用手背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带着哭腔向他张手。
  “要抱。”
  身体在他怀里软成水,我靠在他胸前眼泪都停不下来,他却像带了火气一样,手掌粗糙的擦了擦我的脸,就将我跪趴在床上。
  他拔出性/器,贴着我湿漉漉的穴/口磨蹭,龟/头挤开滚烫红艳的穴肉,我摇着屁股往后,想吃下他的性/器,可是小/穴含住冠头,他又握着我的腰退了出去。
  “阿宁已与我成亲,是不是该改口了。”
  好难受……
  快点进来……
  脸在床上难耐的蹭了几下,我忍住心里的羞意,轻轻的摇了摇屁股,哀声求他。
  “进来…”
  “叫我什么。”
  屁股上被啪的打了一掌,臀肉被打的颤浪,我这才稍微回过神一点,委屈的回头看他。他扶着我的腰缓慢抽动,肉柱在臀缝里反复摩擦,就是不肯给我个痛快,小/穴里像有蚂蚁一样爬过,痒的我眼泪都掉下来。
  “寂牙,求求你…”
  我哭着求他快一点,但是下一秒,另一瓣屁股上就又落下了一个巴掌。
  我哀叫一声,捂着屁股哭出来。
  “夫君,夫君,不要打阿宁。”
  “夫君不打乖孩子。”
  “阿宁是不是乖孩子。”
  扔在一旁的外衫挡住了我的眼,红衣似血,我觉得我现在的脸估计跟这颜色差不多。
  “是,是,阿宁是乖孩子…嗯…夫君…”
  “叫夫君干什么。”
  他喟叹一声,摸着我的腰奖励我。
  我跪趴在床上,手往后伸,哆哆嗦嗦的掰开自己的臀瓣,哭着求他。
  “要夫君肏…肏阿宁,阿宁好痒…”
  “嗯…啊…啊……轻点…”
  “慢一点慢一点……呜呜呜好痛…”
  小/穴好像要被捣坏了,他掐着我的腰喘着粗气,又快又狠的挺动着,动作间我仿佛听到了汁水乱溅的声音,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多。我捂着脸不肯再说话。
  “小骚/货,嗯…怎么这么难伺候,一会要快一会要慢。”
  他托着我将我整个人抱起来,我双腿缠绕在他腰间,他抱着我在房里不徐不疾的走动着,一根粗大的性/器在我体内微微抽动,时而停下来猛烈挺入。
  我哭喘着咬着他的肩膀,又被他干的射出来。
  作者有话说:我的妈,车终于开完了,我这烂车技再也不开了。微博抽奖都没人来玩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