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桃(古代架空)——奶糖不甜

时间:2019-09-03 08:53:18  作者:奶糖不甜
  虽然他后来把我变作了人形,那也只是短短一瞬,而且还不是方便他翻来覆去的折腾我。
  寂牙将我抱着半坐在他怀里,双手被缚在背后,我什么都看不到,只感觉到温热的呼吸从我脖颈处蔓延。
  耳垂被人含在嘴里舔弄,痒的出奇,我轻哼着想要避开,腰却又被他搂紧了些。
  寂牙一只手揉弄着我胸前的一点,另一边却碰都不碰,弄得我瘙痒难耐,不自觉地把胸膛往他那凑了一凑。
  温热的呼吸拍打在我另一边的红果上,寂牙轻笑了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这么馋?嗯?要不要让重屿也来弄你?”寂牙把两根手指伸入我的口中,拨弄着我的舌头,我一脸痛苦的和他的手指纠缠,想把他推出去,他手指弄的我口水抑制不住的顺着嘴角淌下来,好像我族里刚出生的小桃子一样邋遢。
  我一听见重屿的名字,才突然反应过来榻下还有一人,吓得要死,急忙费力的把他的手指顶出去,言辞恳切的说:“不要不要,你一个人就够了。”
  他上次和我玩这游戏,我就昏睡了三天,我的小伙伴还以为我真被仙水给淹死了,这再来一个我可不是要生生被他们弄到再睡半个月。
  那我还回不回家了。
  我抬起腿蹭了蹭他腰间,摸索着搂住他的脖子,朝他的耳朵吹气:“嗯…夫君快来肏我,给小桃儿止痒…”
  这还是上次他教我的话,反正我每次一说这个,他就激动的跟什么似的,掐着我的腰跟疯狗一样弄我,等他尽兴了我也就解脱了,这样就能让他快点走,我就可以偷偷回家啦。
  贴在我腿边的性器果然一下子肿胀的老大,寂牙将我的腿又掰开了些,手随便揉搓了些药膏就往我身下探去。
  “嗯……”我被他又快又狠的顶撞着,身体不自由的向后倒去,碰到的却不是软软的床榻,却是一具温热的身体。
  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却被寂牙猛的翻了个身,脸正对着重屿。他性器都未拔出,翻转间粗长的一根不知怎么的划过某一点,我只觉得一阵痉挛,尖叫着前端就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半数都洒在了重屿身上。
  身后寂牙闷哼着快速抽动着,我舒爽的头皮发麻,一声接一声低喘着,眼上的布松开了些,我半眯着眼睛昂起头。
  面前的重屿像是着了魔,竟痴迷着朝我的脸伸出手来,我还来不及避开,就见他被一道金光弹到了半丈外。
  寂牙的声音带着怒气,低喝道:“滚!”
  他真是奇怪,让重屿在这的是他,让重屿滚的也是他,不过是月余没见,他怎么变得这么喜怒无常?
  本来还想给重屿说说好话,但一想到他之前打我的那一巴掌,还是算了,毕竟这黑袍看上去也是打不过寂牙的,看来我回家之路遥遥无期。
  寂牙那天弄完我之后就把我往榻上一扔,气冲冲的走了。
  也不知道他气什么,不过我摸了摸肚子,打了个嗝。他又弄了我一肚子精水,我只觉得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小腹处一团暖意,腿脚也能站起来了。
  宫殿很大,原本身上的黑袍早就脏的不能看了,闻起来也是一股味道,我嫌恶着实在是穿不下去,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索性什么都不穿在殿里跑来跑去。
  我化成人形也有几次,这样能跑能跳的倒是头一回,折腾了自己的手脚新奇了半天,也没有人来找我,我一个人无聊的很,宫殿的大门紧闭,我推了几次也推不动,干脆就放弃了。
  “唉,好无聊。”我把文书下的桌布抽出来披在身上,坐在台阶上唉声叹气。
  我只觉得自己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外面日出日落,霞光洒满了三次,估摸着已经过去了三日。
  我长叹一口气,张望着已经熟悉了不少的宫殿,愈发的失落。
  三天一个人都没看见,我心里不禁更埋怨起寂牙,若想要做那事,继续去山上找我不就行了,干什么要把我弄到这来,我的小伙伴都不在这,都没人给我念画本了。
  好想回去,这里好无聊。
  “吱哑——”
  宫殿的大门被推开,两个小仙娥走了进来。
  她们朝我一福礼,柔声说:“仙君吩咐我等来接小公子回去,小公子随我们走吧。”
  “啊!我可以回家了吗?”我兴奋的站起来,寂牙终于想明白要让我回去了吗。
  她们走到我面前给我穿上了新衣服,笑着说:“是接您去霄元殿。”
  “啊…还不能回家啊。”我泄了气的坐下来,这要让我在这多久啊,族长也不来接我。
  听到我的话两人相视一笑,捂着嘴说:“小公子说的什么傻话,如今您以身饲养灵珠,离不开仙君半步,自然是要留在这的。”
  “灵珠?什么灵珠?”我一脸莫名,她们在说什么?我身上光溜溜的,除了新穿的衣服,哪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旁边的小仙娥打了那个说话的仙娥一下,她神色懊恼,连忙低下头对我说:“奴婢妄言。”
  我再问她,她却什么都不肯说了。
  真是要命了,话说一半最憋死人,而且说什么离不开寂牙半步,我看我三天没见他,不也活得好好的吗。
  那两人将我带到一个新的院落里,那院子倒不像那个金碧辉煌的宫殿一样华美,反而清清冷冷,种了一大片竹子。
  我刚到那就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揉揉瘙痒的鼻子转过身:“我能不住这吗?”
  两个小仙娥一脸为难的看着我,“这…这是仙君指给您的,也是仙君最喜欢的地方,您还是不要推脱了。”
  好吧,我看着这两人纠结的样子,悻悻的放弃,推开那院门进去了。
  这院落看上去质朴,内里却应有尽有,两个小仙娥给我送来了许多吃的,可是奇怪的是,我一丁点都感觉不到饿,只好望美食兴叹。
  又呆了两天,我觉得我就是从一个牢笼换到另一个牢笼,除了那两个仙娥谁都见不着。
  好在第二天,寂牙终于来看我了。
  我急冲冲的迎上去,抓着他的袖子说道:“你终于来了。”
  寂牙今天心情看上去不错,摸了摸我头发笑着问:“怎么,想我了?”
  呸,谁想他,我只想回家。
  “我没拿你什么灵珠,你快放我回去。”
  我刚说完这话,就看见他凶狠的看着我,不由后退了一步。
  “回,你族长已经将你卖与本君了,你还能回哪去?”他嗤笑一声,甩开我的手坐了下来。
  晴天霹雳,我族长怎么会把我卖了呢?虽然我经常不听话,也没什么本事,五百年都不会化形,但是他怎么会把我卖了呢。
  我心里一塌,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我…那我也要回去,我不要在这。”我抹着眼泪朝他喊。
  他踢踢我,一脸不耐烦的说:“你还揣着灵珠,乖乖给本君在这。”
  我根本没拿他的东西,我坐在地上两手张开,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吸吸鼻子说:“我没拿,不信你自己搜!”
  他倒是真蹲下来扯我的腰带,似笑非笑的摸着我的肚子,“我怎么搜,灵珠都被你吞下去了。”
  我…难不成是我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我匪夷所思的看着我的肚子。
  脸上被轻轻拍了几下,他把我抱起来放到里面的床上,又把我脸上乱七八糟的都擦干净,一脸温柔的看着我,“好了不要闹了,在这不好吗?你想要什么,本君都给你弄来。”
  “我…”我只想回去,他突然变的这样温柔,倒和之前山上的样子有几分相像,我情不自禁的把话咽了回去,点了点头。
  他见我乖顺了不少,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好了,等灵珠取出来,我就放你回去,如何?”
  我急忙点点头,拉着他的衣袖向他求证:“真的吗?”
  他眼珠转了几转,低笑道:“真的。”
 
 
第六章 
  却没想到不想回去的人却变成了我。
  寂牙不知怎么的,全无之前对我的不耐烦,反倒对我嘘寒问暖,每天都来霄元殿找我,还对我关怀备至。
  我从一开始的寒毛立起,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竟只用了短短一月。
  我在霄元殿没有朋友,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蹲在地上看蚂蚁打架。
  然而这仙宫中的蚂蚁也是有灵性的,我看了几次,竟然还躲起来避着我。
  嫌我在一旁指导他们的战术啰嗦,真是气死我了。
  某天寂牙来找我,看见我蹲在那就问我在干什么,我仰起头说在看蚂蚁,他就一脸嫌弃,可惜这神色转瞬即逝,我再看过去,他又是那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温和的看着我。
  我还以为是太阳太大晃了我的眼。
  他把我拉起来拍了拍我的袍子,笑着说要带我去凡间瞧瞧。
  我嗫嚅着问他能不能拐个到去西溪看看。
  西溪就是我的老家,我的族人和小伙伴都在那,数来数去,我都两个月没见过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想没想我。
  至于寂牙说的族长把我卖了,我才不信,族长肯定是有难言之隐。
  虽然我又调皮又不听话,还爱串掇人做弄他,可是族长还是很慈爱的。
  寂牙低垂下眼眸,捏捏我的脸,拒绝道:“不行。”
  我是没什么骨气的,他说不行我就不再问了,反正等灵珠出来,我就能回去了。
  可惜我这回去的心一天比一天淡,造孽啊。
  他带着我玩遍了凡间的市井,还给我买了一堆小玩意,晚上睡我的时候还在我耳边说了好多情话。
  在他的教导下,我也算是知道一些事一些话的含义了,他把我说的满脸通红,还要我复述,气的我朝他一直翻白眼。
  然后他狡辩说我是爽的翻白眼,不想解释。
  我是个五百年才开灵智,幻化人形的废桃,自然是大字不识两个。
  他自己莫名其妙叫我去陪他办公,还让我把文书读给他听,我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小虫一个头有两个大,我哪认识这个。
  他笑话我半天,竟然握着我的手教我读书认字,可惜我的字写的跟狗爬一样,一个月才磕磕绊绊写了一小半,他还夸我厉害,我不禁自得的有些飘飘然。
  数来数去我也呆在这小半年了,这灵珠还是毫无动静,寂牙也不说要怎么把它取出来,我每次一问他,他就把我压在床上逼问我是不是想走。
  唉,我只是觉得肚子里揣个东西有点慌张,而且没看见我提起西溪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吗。
  我也是惊叹于他的迟钝。
 
 
第七章 
  寂牙这两天被派出去镇压魔界的叛乱,我更闲的没事了,殿里的小仙娥已经同我混熟了,我便在她们的帮助下偷偷溜出去玩。
  不过我也跑不了太远,因为整个宫殿都被寂牙放了结界,反正凭我这一点点修为,想出去可能要等到下辈子。
  寂牙离开的第四天,我溜到花园的走廊里坐在围栏上,这里灵气充沛,最适合我这种植物类妖精了,比霄元殿好上千倍。
  毕竟我一呆在那就想打喷嚏,偶尔还会有些胸闷难受。我把这些同寂牙说了,想换个地方住,他却不知道为何,怎么都不同意,我问了几次,他就冷着脸说,霄元殿是他日后正宫的住所,走了就别想回来,还连着几天碰我时都没有亲亲。
  我也憋屈了几天,因为不知道正宫是什么意思,我又不好意思去问他,就偷偷去问玩的好的小仙娥。
  小仙娥偷偷覆在我耳边说,正宫就是仙君唯一的伴侣。
  靠!那不行,这我可不能让给别人。
  我立马就妥协了,当天就跟他他好声好气的道歉,还陪着他玩了好几个姿势,他才缓了脸色,又过来亲我的嘴。
  我坐在围栏上吹着风,冷不丁的后面有人推了我一下,要不是我手疾眼快的抓住了柱子,就又要摔个狗吃屎。
  我跳下来一脸怒意的看着推我的人,竟然还是只杂毛鸟。
  我朝她狠瞪一眼,不想跟她一般见识,转身就要走。
  族长说了,要让着女孩子,虽然她刚差点把我推下去。
  她一身艳丽的红衣,挡在我面前不让我走。
  我冷哼一声,猫着腰从她腰间溜了过去,还回头朝她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这世上能拦住我的人还没回来。
  “喂!你跑什么?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她一脸凶狠的拉着我的袖子。
  我从上至下的扫了她一眼,不明白她想要做什么。
  “不就是只杂毛鸟吗?”
  她生气的指着我,气势汹汹的说:“什么杂毛鸟,我可是凤族的公主,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
  我朝她翻了个白眼,她是天王老子都和我没关系,我出来的够久了,万一寂牙回来找不到我,我又要被他说一顿。
  她见我要走,又在身后叫我。
  “你就不想知道仙君为何这么宠爱你吗?”
  我转过身,心想,还能为什么。
  自然是他喜欢我,这可是寂牙亲口说的。
  我也这样跟她说了,结果她却很鄙夷的看着我,还噗嗤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我恼怒的想,寂牙喜欢我是件很好笑的事吗?
  我不想同她纠缠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就是怀了仙君的种吗?有什么好神气的。”
  “等我下月嫁到这元余宫,定要你好看。”
  她气势汹汹的走了,留下我和几个小仙娥面面相觑。
  我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一时不知道是该震惊我有了小桃子,还是寂牙要娶她。
  我浑浑噩噩的回了霄元殿,摸着我的小腹一脸惊奇。
  黑袍却站在殿门外,我如今知晓了人事,自然明白那天是个什么境况,自然看到他是一脸尴尬。
  他见我捂着肚子,倒是很焦急的问我是不是哪不舒服?
  我见他这模样,心里不由更确定了,我肚子里估计真有个小桃子!
  重屿是来告诉我寂牙明天回来的,我笑的两眼弯弯点了点头,又心里念着我的小桃子,就急忙跑到了内殿,没有再理他。
  寂牙说是明天回来,结果我晚上就看到了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