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意意难忘gl——八戒曹

时间:2019-08-28 12:47:15  作者:八戒曹
  程昱带吴娇娇到卧室拿衣服。
  吴娇娇好奇的说:“这谁啊?气场太强了。”
  程昱很满意别人对陈意的高评价:“哦,这个,认识的姐姐。
  :“哦。”
  程昱知道有什么等着自己,给吴娇娇安排好,这个一室一厅,房间只有一个,哪里好意思让人家睡沙发呢,把吴娇娇推进了浴室里,刚才进房间前,她在脑海里反复的确认过了,早上她收拾了房间,把垃圾扔了,直到吴娇娇坐在床边她还反复看了几眼,确认无误。
  吴娇娇去浴室洗澡,一会儿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陈意坐在沙发上,程昱走到她身边,陈意向她伸手,揽住了她,程昱顺势靠在了她身边。
  软软的,温温的,程昱猜测陈意是不是有些不高兴,毕竟大老远的过来,却还有外人在自己都会有想法。
  程昱想要开口解释,陈意已经捏住了她的下巴,轻轻的吻她。程昱一下就昏头转向起来,晚上她在酒吧喝了一杯。
  :“她是我的同事,还是大学校友,人很好的。”程昱有些迷离的解释。
  陈意看着她红红的嘴唇,距离这么近,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去喝酒了?“
  程昱拉开一些距离,想要站起来,动作刚开始,就被陈意拉住,因为惯性栽在她怀里,程昱解释:“还有人在!”
  陈意倒是笑着说:“以后不准去。”
  程昱去厨房倒了一杯蜂蜜水,吴娇娇喝酒了,给她准备的。
  陈意坐在沙发上,看着程昱动作,程昱是典型的温柔,典型的少女,穿一身nike的运动衫,怎么看怎么青春,陈意有些放浪,这人穿白色衬衫是什么样呢,尤其是带着放纵的时刻。
  程昱认真的给陈意倒牛奶,一点儿都没意识到陈意的想法,放在奶锅里热了一会儿。
  浴室的水声持续不断,程昱过去问了一声:“好了吗?”
  吴娇娇才意识到她都冲了10分钟了,但是沐浴乳还没抹。
  被热水冲一冲,温暖,什么烦恼都被抛到了脑后,吴娇娇总是觉得有些奇怪,成熟的大姐姐,程昱,她,怎么看怎么在这大半夜的遇见就奇怪。
  她快速的冲了冲,从浴室里出来,擦着自己的头发,穿着程昱给她的长袖T恤
  :”把这杯蜂蜜水喝了。“
  程昱把玻璃杯递给他。吴娇娇笑着点点头,颇有些撒娇的意思,平时放在嘴边的那句:“还是我家程昱对我好“在看到坐在沙发上虽然嘴角带着笑的姐姐后咽了下去。
  程昱拉着她到沙发上坐着,程昱坐在两人中间,陈意的那杯牛奶喝了一半,吴娇娇明显一副拘谨的样子。
  程昱看这样说:“娇娇,你带你去睡觉,早点休息。”
  吴娇娇感谢她,赶紧点点头,起身去,还不忘对这个姐姐说:“您好,我先去睡了。”
  程昱给她拉好被子,把空调的温度升高,给她把被子拉到脖子,压住她,:“你先睡,我送送人。”
  吴娇娇点点头,她还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喜欢被人照顾的感觉。
  把卧室灯光关了,卧室门隔绝了声音,砰的一声,卧室趋于安静,吴娇娇闭上眼睛,睡着了。
  桌上放着的牛奶还在微微冒着热气,陈意拉着她的手:“送送我。”
  程昱被陈意拉着,如旋风一样,驾驶座没开,陈意直接拉开了后车座,程昱被有些蛮横的推进去,陈意挤进去,然后程昱又被放在了陈意的腿上。
  在程昱的眼里,这是世上最暧昧的动作,两人相对,几乎没有空隙,心事暴露无遗。
  程昱扛不住,开口解释:“是新衣服。”
  陈意笑笑,吻住了她,不同于以前,温柔又缱绻,细细密密的,让程昱痒痒的想要发笑,一个劲的躲:‘别~“
 
 
第9章 
  陈意眼神清亮,贴在程昱最脆弱的脖颈处,程昱被迫仰起头来,微微热气传来:“真的不考虑搬到我那儿去?”
  程昱呼吸加重,脑子也混沌,虽然这样,但是在她的底线里她很清醒,太快了,太快了。
  程昱还没正经起来说话,陈意已经很温柔缱绻的说:“没关系,我们有时间,慢慢来。”
  声音沙哑,:“等你再长大一点,等你再强大一点,你终究是我的。”
  这话让程昱更加动情。
  两个人抱着,没玩没了的感觉交换,两个人都放不开,时间已经过了12点,程昱狠了狠心,推开了陈意,:“很晚了,你先走吧。”
  陈意抓住她的脚踝,一路延伸上来,程昱今天穿运动短裤,修长紧实的白皙的双腿暴露在空气里,一时间,程昱呼吸抽紧。
  陈意从车子的储层箱里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程昱亲眼看着陈意拿出一串手链,细细密密的好像链条缠在一起,陈意解开搭扣给程昱戴在手腕上,一丝一毫,刚好一丝缝隙都没有。
  :“戴着。”
  陈意放开她,整理了下她的头发,摸了摸她粉红的脸颊,拿了一个黄色的非常大的礼盒,:“奶奶给你的。”
  程昱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子的甜和温暖,陈意从车子下来,拉开车门,牵住程昱的手,在车子的掩映下,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耳朵。
  程昱走到楼道边,有了声响,声控灯亮了,程昱笑着对陈意挥挥手。
  直到收到程昱的消息,陈意才启动车子。
  程昱站在窗边看着车子闪着大灯走了,被她放在茶几上的礼盒安静的站着。
  程昱这几天越发的敏感,身体涌起的潮涌再次平息又再次涌起,一次一次。
  轻手轻脚的打开卧室门,吴娇娇睡得已经很熟了,程昱看了一眼,她的脸颊红红的,打开衣柜,随意拿了一件长T恤,匆匆的冲了澡,钻进了被子。
  程昱的床不算小,和吴娇娇一人一边,两个人愣是一夜都没有碰到一起,早上8点程昱醒过来,和平时她一定睡到10点的风格颇为不符。
  程昱爬起来,才看到吴娇娇的脸,睡得还香。她每次和陈意在一起 ,两个人总是缠在一起,直到两个人醒过来程昱总发现自己抱着陈意,或者在陈意怀里。
  既然醒过来了,就不打算再睡了,起来,去厨房里做了早餐,等到厨房里烟火气息起来了,吴娇娇也揉着眼睛出来了。
  程昱和她打招呼:“过来吃早餐。”
  吴娇娇就是个典型的窝里斗,看见了熟悉的程昱,像个孩子欢腾的跑过去:“谢谢我最亲爱的程昱宝宝了。”
  宝宝?程昱发现被人叫宝宝的时候总是高兴的。
  程昱笑着拿开她的手:“快去洗漱。”
  吴娇娇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礼盒,:“咦,这是什么时候的,昨天没看到啊。”
  程昱探头出来,:“哦,姐姐给的。”
  :“这个很贵的,最好的了,你的脸色有时候是不太好,带着清,吃点阿胶挺好的。”
  程昱点点头。
  吴娇娇又在程昱这里窝了一上午,接到了吴家的电话,吴娇娇一副被训了的萎靡样子,拿起包包,对程昱说:“我先走了,我家母老虎发威了,我要回家解释一下。”
  程昱本来还想留吴娇娇在家吃午饭,换好了衣服两个人要去生鲜超市,那程昱只好自己拿着手机顺便送吴娇娇下去。
  看着吴娇娇在门口打到了车,程昱一个人去生鲜超市,这里生活设施齐全,一大片都是成熟的老小区,生鲜超市好几家。
  程昱喜欢去那家最大的,东西齐全,经常做活动,程昱拖着拖鞋,手里拎了一个购物篮。
  在冰柜里拿鲜牛奶。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温润的声音,:“嗨,好巧。”
  程昱惊奇的转过头来,有些慌:“啊,好巧好巧。”
  硬朗的脸面,头发用发胶竖起来,一丝不苟,今天天气带着热,开始放晴了,这人身上就像是今天的天气一样,带着阳光。
  周印湖脸上带着笑,见程昱拿了牛奶要走,赶紧跟上去,:“还是喜欢喝牛奶啊,喝牛奶对身体好。”
  程昱点点头。
  周印湖在程昱上大学的时候两个人就认识了,两人不同学校,在兼职的时候认识的。
  周印湖一直颇受女孩子欢迎,热情阳光,两个人在加油站里发传单的时候,连加油站的阿姨都格外喜欢他。时不时就关心热不热,喝不喝水。
  周印湖可以说追了程昱3年,大二的时候,两人一天传单兼职结束后,程昱就收到了周印湖的消息,:“我可以追你吗?”
  程昱受宠若惊,她不知道可以这么唐突,这么快。
  她很是坚定的回答:”暂时不想交男朋友。“
  在兼职的时候,两人几乎都把各自的信息说了一边,周印湖一边抛自己的,一边诱导程昱,所以,至于有没有男朋友这种事情他很清楚。
  程昱大二,身边人陆陆续续的都谈了恋爱,寝室里的女孩子每天都脸色绯红,花枝招展,程昱倒是真没有一丝的羡慕。
  现在寝室里已经有人结婚准备生子了,那时说起程昱的恋爱来,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样子:“哎呦,大学生要是不谈恋爱,就跟猪猪没有什么区别,程昱,不会是打算是这么占着茅坑不拉屎,单四年吧?”
  程昱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无可厚非的样子。
  大家集体晕倒,学校里谁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长得温柔,做事更加温柔的女孩子,单身,像水仙花似得。
  明里暗里追求程昱的人不少,大家也都说不明白,好像渐渐的大家都觉得程昱没有男朋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
  大家哪里知道,程昱心里在想什么,有时去陈家,看望奶奶和陈奶奶,陈奶奶总是会念叨起陈意,把陈意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一遍,程昱每次最关心的就是陈意有男朋友了吗?而每次程昱都会心满意自的听见陈奶奶暗自神伤的念叨:“意儿什么时候能有个男朋友哦!“
  程昱总是安慰陈奶奶:”陈意姐姐这么优秀,很多人配不上她的。“别人都不知程昱心里多高兴。
  就这样,这几年,从陈奶奶口中以及奶奶口中知道的关于全部陈意的消息,就构成了程昱的青春,或许是第一眼太过惊艳,后来的太过崇拜,让程昱都没来得及想什么同性之间,只知道想到陈意的样子,就心里涌起温暖,她时常感到幸运,心里有那么一份寄托,及时两人没有任何的直接的联系方式,每次怀疑自己的时候,那个夜晚,那个动作,即使没有以后,就这么存在她心里都能让她的生活充满阳光。
 
 
第10章 
  周印湖与程昱年龄相当,两人的大学一个南一个北,周印湖被拒绝了以后丝毫不受任何影响,甚至尝试着约程昱。
  即使周印湖人很不错,但是程昱的自我保护很强烈,周印湖或许是猜测到女孩子的心理,竟然把自己的身份证拍下来,传给了程昱。
  程昱惊奇,但是周印湖给她的印象更深了。
  然后程昱后知后觉的才发现,校园里经常出现周印湖的身影。周印湖从自己学校里过来起码有1个半小时的车程。
  周印湖人很不错,朋友遍地,连室友都知道了学校里有这么一个帅哥,和学校的学生会玩的很好。
  程昱没有反应,每当寝室夜话,说到学校的帅哥的时候,难免有时候说到周印湖,程昱闭嘴。
  有时候碰到,但是见到的机会不多,他们第一次打招呼的时候,惊呆了室友。
  周印湖跟在程昱身后,一点儿不耐烦都没有:“我现在住在机关家属宿舍里,你呢?住附近吗?”
  程昱点点头。
  :“哈哈,那真是好巧啊,在这附近上班吗?我现在在设计院里工作。”
  程昱摇摇头,:“在市中心,每天坐车。”
  周印湖听到这里:“啊,真的?那不是很挤?设计院也在市中心,是东街那一块儿吗?我每天可以送你啊。”
  程昱还没来得及拒绝,他又挠挠头说:“你不用不好意思,你可以稍微给我点油钱,刚自己买了一辆代步车,油钱还挺烧的,两个人能减减负。”
  这样就顺理成章了,但是程昱还是摇摇头,:“我可能快要搬家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周印湖瞬间就冷冻了,两个人站在冰柜前,程昱在调挑海鲜,周印湖心里凉了,他刚搬到这里没几天,本来觉得无所谓,住哪儿都一样,有张床就行,遇见了程昱一眼就让他从内到外的通透。
  他一眼就喜欢的人,以为大学后再也机会了,表白了几百次都不行,他就快要放弃了,现在,又让他熊熊燃烧起来。
  可是现在,这么快,程昱竟然要搬家,他这房子刚租不久,他愿意马上退租,跟在程昱身边:“啊!要搬去哪儿啊?公司周边吗?这里到期了吗?”
  程昱感受到了他的慌。
  摇摇头,:“还没想好,再看吧。”
  周印湖雀跃的心情因为这种不确定性而带着慌张。
  程昱买东西向来一个人,但是现在陈意时常会来,往篮子里多买了一份,周印湖瞄了一眼:“东西这么多,我送你吧。”
  不等程昱说什么,周印湖已经提起了袋子。两人走到外面,中午天气正热,两人从生鲜超市出来,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周印湖和她闲聊:“明天上班了吧?在哪儿上班呢?累不累,还是以前读书的时候好啊。“
  程昱回答:“一家全国性的外包公司,销售助理,确实挺累的。”
  周印湖惊讶:“销售?这很累的,常常要加班!”
  :“呐,我自己拎吧,已经到机关宿舍楼了。”
  周印湖执意送她回家,程昱怎么可能,与周印湖的君子之交点到为止,从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
  伸手把周印湖手里的袋子拿到自己的手上,两人争抢半天,最终周印湖只能放弃,有些颓废,依依不舍的对程昱说:“小心,慢点”
  -
  程昱把冰箱给填满了,一个人的午后,还真有点空落落的,随便煮了点东西吃,窝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盖茨比。
  沉浸在史上最大舔狗当中的悲哀与无奈,程昱对盖茨比有一种天然的同情和好感。这部电影看了不知多少次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