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意意难忘gl——八戒曹

时间:2019-08-28 12:47:15  作者:八戒曹

  程奶奶回忆道:“没听她说过,我家程昱不爱说话,太闷了。”
  陈妈妈及时说话:“哪有,程昱很乖的,多好的孩子,没有的话,我给他介绍。”“要不就我家大儿子?行不行?陈沉怎么样?”
  这话遭到自家大儿子和女儿的一致白眼,陈妈妈想我做错了什么。
  程奶奶笑着说:“程昱哪儿能和阿沉在一起呢,我家程昱能有个小富即安的日子我就欣慰了。”
  奶奶感叹:“这一大家子没有一个小孩子,真是孤单哦。”眼神在三个孩子身上来回巡视。
  还是爷爷给她夹了一块苦瓜:“儿孙自有儿孙福,想太多没用,吃点苦瓜降血糖。”
  陈家有两个兄弟,陈意爸爸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大伯的堂哥,大家各自做生意,互相扶持。
  相同的是三个孩子都是冷面脸,淡淡的。饭吃的沉默安静。
  最可爱的就是程奶奶了,程奶奶坐在那里就是一种阳光,给大家解闷。
  饭吃过,大堂哥因为还有事,拿过外套就匆匆的走了,奶奶追上他:”凭儿,把红豆糕带上。“奶奶看着堂哥的背影,坚定,翩翩君子,温文尔雅。
  奶奶喃喃自语:“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没个对象呢。”大堂哥的亲生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大伯又娶了一个,到现在都没被承认。
  奶奶有些责怪大伯。
  大家陆续的离开,陈妈妈倒是和奶奶很合得来,两个人可以说说笑笑。
  陈意等着妈妈一起离开,爸爸已经和大堂哥一起走了。
  陈意百无聊赖的,突然看到抽屉底下放着的一本相册,程奶奶给她切了水果,笑着说:“这都是多少老的照片了,还是我们年轻的时候,你的小时候了。”
  陈意的一年级入学照片,黑白色,脸上那时就带着不易靠近的精致。
  一张张翻下去,大都是爷爷奶奶的,其中还有一张是她认得出来的,是她和程昱。两个人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她面无表情无所谓的样子,程昱有些拘谨,但是笑得很甜。
  她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程奶奶说:“你们很小的时候还一起玩,凭儿玩相机就拍了你们。那时候意儿才10岁吧”
  原来,他们这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陈意回忆很淡,
  :“就那次,她妈妈在城里找店铺,就把程昱放过来两天,然后房子没找好,他们就回去了。“
  原来,原来。
  陈妈妈对陈意说:“要不然今天就睡一晚上,明天再走好了,睡一睡你小时候的房间。”
  因为这里是文化区,学校质量很高,陈家的小孩的户口都挂在这里,读书的时候都住在老宅。
  陈意没反对。
  程昱收到了陈意的照片,程昱看的出来这是他们小时候,看着忍不住就笑了,陈意从小到大都是那么美。
  窗外有玉兰花的气味飘来,很香,房子很安静,好像与世隔绝一般。房子还保持原来的样子,简单干净,以前读书的课本都在,陈意躺在床上,有些累,很快就入睡了。
 
 
第7章 
  周末被抓了壮丁,昨晚玩到2点多才回家,然后被陈意接走,又是一阵激动。
  下午有一份合同客户说可以签,但是要纸质合同,还要先看合同,于是这样,程昱这个助理只能来了,修改打印一下午就过去了,5点多从公司里出来,外面有些斜雨,程昱最近有些如鱼得水。
  那份意料之外的合同签了以后,她联系的客户又陆陆续续的合作了。
  只是,胖子经理有时候会和她拉拉家常,只是一些简单的问候,左右试探自己有什么关系。
  :“小程妹妹,你是真厉害,周特助我都没见几次,权利大得很,你就说说,你和格庭有什么渊源,哥哥我保证不说。”
  程昱笑了的同时,她也好奇?
  格庭是当地有名的会所,吃饭娱乐,一站俱全,是谈生意的首选。
  其他更多她也不知道了,对于本地企业的背后雄踞的实力不是普通百姓能看到的。
  程昱和胖子经理插科打诨,收到了吴娇娇的信息。
  :“要不要出来吃晚饭,我请。”
  已经快到晚饭时间,街头上形色匆匆。
  :“好。”
  -
  吴娇娇插着自己面前的牛排,看着有些闷闷不乐。
  程昱吃了一口据说是雪花牛肉的牛排,软软的,油脂很多,口感不错。
  说吃晚饭的吴娇娇拿着刀叉食不下咽,倒是本来没有什么感觉的程昱,工作了一下午吃的很开心,越吃越高兴。
  配着正宗的蘑菇汤,程昱心情不错。
  吴娇娇的眼底发空,一副呆萌的小孩样子,吴娇娇的心事难免都是那些,带着些孩子气的,程昱猜的出来:“是被相亲对象婉拒了?还是相亲对象又不理你了?”
  吴娇娇一副你怎么这么懂我的样子,眼底里放出一股子精彩来。
  :“那些人不适合你,没关系啊,对的人总会出现,耐心一点。她就在前面等你。”
  吴娇娇家里一直逼得很紧,吴娇娇家里条件不差,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一个合适的年龄嫁一个最合适的人,后半辈子有依有靠,做个风雨不愁的富贵闲人。
  每周几乎都盘旋在各个相亲的咖啡馆。
  吴娇娇的家庭条件绝对说不上不门当户对,但是面对一个个条件还不如她的男人,还没等吴娇娇挑他们的毛病,要么就是约了几次,再也不联系,要么就是见完第一面就婉拒。
  程昱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不知怎么吴娇娇就是这么个情况,或许就是桃花劫吧,算命的说本命年犯太岁,犯小人。
  吴娇娇粘到程昱面前:“我的好程昱,要是你是男的,我一定要嫁给你。我太爱你了。”
  程昱切了一块牛排:“不,我不做男的。”“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吴娇娇要了一杯果汁,一饮而尽,擦擦嘴,开胃了,刚才要服务员拿下去热一下的牛排又端上来了,大快朵颐。
  吴娇娇吃的比程昱还高兴,对程昱说:“这钱没白花,牛排不错,好吃,人家说这是最好的牛肉,本来我还嫌弃油腻死了,看着又白花花密恐都要犯了,入口果然好。”
  程昱点点头。
  -
  陈意早上走的时候,程昱还没醒过来,陈意在厨房里留下了一锅红豆粥,程昱在周末的神经放的很松,知道是周末,生物钟的排列很规律,睡得天昏地暗。
  直到10点多才醒过来,身边没有人,还带着一点凹陷下去的热度,她翻了一个身,看到枕头上留有一根暗亚麻色的长发。
  程昱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捡起了一边的睡裙,套了上去,双脚落地,觉得不切实际起来。
  房间里被陈意收拾了一番,垃圾桶里留着纸巾,衣服被归于原地,挂了起来。但还是显得乱糟糟,两个人在一起,霏靡的气氛还是渲染的厉害。
  “哗啦”一声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泄了进来,光线不是很强,六月的天气还是有些低迷,程昱有些喜欢。湿漉漉,就像是现在的她的心情。
  坐在餐桌上,喝着还温热保温着的红豆粥,入口绵软,如果有一个两人都有时间的时光,黏在一起,是怎么样的快乐啊。
  然后,程昱就想到陈意的那句邀请:“搬到我家可以吗?”
  程昱知道不可以,但是还是忍不住幻想那是怎么的一种甜蜜。
  手机在手机翻了翻,找到那个暗色的头像,反复的打开关上,打开关上。
  -
  吴娇娇吃过饭,两个人点了小食,坐着聊天,吴娇娇看着程昱,程昱永远都做得正版,两个人大学就认识了,虽然不同学院的,上课之间也有交集,作为校友,还是一个有着熟悉面孔的校友,两个人年龄相当,一下就感到亲切。
  程昱的长发,还有一张永远都不会生气的脸,在这个充满戾气的社会里很难得。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你小时候就这样吗,全世界都会喜欢你吗?”
  程昱笑笑:“哪有。“
  部门里有多少男士都喜欢着程昱,大家都有目共睹,和程昱一起同进同出的吴娇娇跟着程昱也享受过很多的便利。例如午饭的餐有人拿上来,时不时的下午茶。
  :“就那个,一部的主管长得好像王力宏的那个,他没有表白吗?一看就知道他喜欢你。'
  别说程昱本来就没什么兴趣,现在,她更是全身心的放在了陈意的身上,陈意一直就是她的全世界,见不到她的时候会寻找蛛丝马迹,见到她后一步步靠近就更加珍惜,每天都是心动的一天。
  程昱笑笑:“没有,没用的。”
  :“有时候我真怀疑要什么样的人才能站在你身边,如果有这么多人喜欢我,我简直要飞到天上了。女人不都是喜欢别人说喜欢她的吗?总归是对自己魅力的一种肯定。”
  程昱不知道,或许是她心里压着一块太大的石头,这对些都觉得困扰。
  程昱开口:“这些无所谓的人一点都不能让自己的生命惊喜,反而会得烦恼,现在拥有的就是最好觉的,总有一天你会怀念现在。”
  吴娇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两人出来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吴娇娇没有开车,时间还早,问程昱要不要去酒吧坐坐。
  说来奇怪,长这么大,程昱从来没有去过酒吧,倒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因为日常没有接触到这里的机会。
  程昱点点头。
  两个人没有打车,沿着河边走,一排都是酒吧一条街,男女青年人特别多,还有一些背包客。
  吴娇娇看来对这里很熟悉了,找了一家门脸很小,独门独户的小院子。
  服务生是个长得很高大,脸上带着青涩的男生,礼貌的对他们微笑。
  吴娇娇说这里是个清吧,安静,环境很好。
  进去后,只有中间小舞台上一个歌手抱着吉他唱民谣,人不是很多,倒是有两层。
  吴娇娇要了两杯梅子酒。坐在这里感觉还是不错的,程昱放松下来,一会儿场子里人多了起来,吴娇娇凑在程昱耳边:“这里和你来感觉特别好,平时我一个人来也不好。”程昱喝了一口手里的梅子酒,笑了。
  吴娇娇安静下来,坐在程昱身边,程昱觉得进来后,她不像平时似得多话,眼里在灯光的映衬下好像有心事。
  程昱想不至于吧,感情的事情不必勉强。想要开口劝劝她。
  吴娇娇突然开口了:“程昱,我晚上可以去你家睡吗?”
  程昱一时间惊了,认识以来,吴娇娇从来没有提过这个,如果是以前,程昱会毫不犹豫的说可以,但是现在她可是有了领地意识,房间里有了陈意的气味,她不想带着人进去。
  看着吴娇娇的渴望询问的眼神,程昱只能商量:“怎么了?”
  吴娇娇忧郁的说:“只是想你多陪我一会儿,跟你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这个理由太过真诚,程昱一时间拒绝不了,打趣说:“睡沙发介意吗?”
  吴娇娇凑上来,拉住程昱的肩膀:“可以啊啊,不过人家想要跟你一起嘛,可以吗?”
  程昱哭笑不得,现在还真是有点不方便了。
  吴娇娇打趣她:“程昱,你不是吧,家里藏了人了"
  程昱头摇的像是拨浪鼓,吴娇娇顺着她说:“想想和你一起睡,也没什么好处,半夜,我们打架了怎么办,我可能打不过你的,我还是回家好了。”
  程昱看着她,没有说话,吴娇娇在灯光的掩饰下,眼底光芒暗下去几分。
 
 
第8章 
  周特助在周日的时候发了时间安排给陈意,陈意在办公室的时间很少,有时候陈意想,他们这种人还不如一个批发市场的小老板,货出去了就可以收到钱每天小钱如源头活水一样下来,生活不愁,他们这种正规的企业制度,拿下一个项目劳民伤财,做一个项目大半年。
  下周,她有起码三天的出差。
  和小马总的一个项目的实地考察。
  好不容易周末,她和程昱两个人还各有工作,窗外的凉风吹来,她拿了一件白色衬衫往车上走去。
  发了信息给程昱,程昱好半天才回复。
  梅子有些醉了,一杯梅子酒,又去吧台边上喝了一杯鸡尾酒,两种酒度数都不高,但是梅子就是半醉了,软的没骨头一般,程昱都要抱不住她。还好梅子一个劲的往程昱身上蹭。
  不知道梅子家在哪儿,再加上梅子和父母一起住,这样回家总是会让人担心。
  于是,只能打一辆车往程昱家里开。
  两人上了车,程昱才有时间看看手机,陈意问她:“在哪儿?\'
  程昱回消息的时候,陈意已经按耐不住的把车往程昱家里开。现在她已经在楼下了。
  现在她去程昱那儿已经轻车熟路了。车子停在哪一块,都已经好像被标注好了似得。
  这个时间老小区里车子灯光很少。陈意看了看窗户的灯光,没有亮,于是熄了火坐在车里等待。
  外面看不清车子里的情况,黑黝黝一片,而车子里可以很好的看到外面的情况。20分钟后,就出现了程昱的身影,还有身边依偎一个人,软绵绵的,搭在她身上。
  程昱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陈意的车子,陈意却很清晰的看到,那人的这么擦过了程昱的脸颊,手里比比划划,好像在说些什么。
  陈意看得出来一些东西。同在一个位置,什么都瞒不过。
  陈意闪了闪车灯,吓了程昱一大跳,这才注意到陈意的车子,陈意从车里下来。
  程昱看见陈意,难得一身休闲,头发扎起来,看到程昱笑了笑。
  吴娇娇没有完全醉倒,看到有人,立马正经了一些,自己站好。
  吴娇娇也一眼就可以感受到这人非富即贵,身上一股子气质不是好养出来的,一辆保时捷倒是没什么,普通车而已。
  程昱给两人介绍:“姐姐,同事。”
  陈意对吴娇娇笑笑,对程昱温柔的说话,两个人自动站在一块,让吴娇娇有点吃味起来。
  偷偷看了一眼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姐姐,吴娇娇觉得压迫,一个自己够不上格的人。
  虽说是老小区,好在还有电梯,吴娇娇醉意不是很浓,就是眼有些晕,看见陈意这个陌生人酒就醒了一大半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