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意意难忘gl——八戒曹

时间:2019-08-28 12:47:15  作者:八戒曹
  吴娇娇和她点了两份套餐,程昱慢悠悠的吃起来,吴娇娇倒是喜欢说话,:“每天上班好累啊,有时候我都希望有个人能养着我。”
  这话是玩笑话,吴娇娇家庭条件不差,家里不缺什么,所以,即使进入职场后,还能一副天真活泼样子。
  程昱平时吃的套餐,今天有点食不下咽,心里一阵阵的想着昨晚,吴娇娇的声音在耳边恬燥,一会儿,放下了筷子。
  吴娇娇毫不客气的夹走她盘子里的排骨:“你不吃我可吃了,浪费!”
  程昱笑着点头。
  中午午休,吴娇娇在隔间里放了一个折叠椅子,平放就可以当做躺椅,平时吴娇娇都让程昱一起,两个人挤挤也还行,但吴娇娇今天放好了椅子,铺上了被子,程昱却笑着摇摇头,吴娇娇黏上来:“不睡吗?下午不累吗?”
  程昱不自觉缩起了身子,笑了笑:“不了,不想躺下来。”
  哪里是不想躺下来,只是,程昱已经不敢再和任何人有太过亲密的动作了,任何动作都会让她想起来,那种隐秘的快乐,忍不住抖起了身子。
  办公室的空调打的很低,大家都习惯在午睡的时候在身上盖上一床小被子,灯光被熄灭了,偌大的公共办公区间瞬间安静下来。
  程昱的热从胸口烧下去,她轻轻的从办公区走出来,到走廊上,打开上面的活动窗,飘进来一丝新鲜的空气,最近六月的天气,好像还带着最后的春天的潮意,在阴雨天,空气凉凉的,呛到胸口里。
  程昱的手里捏着手机,一直没有动静,她反复的开合,都只有安静的界面。
  午休时间有两个小时,大家吃个饭聊个天,然后能睡上一个小时。
  程昱在这个时间里无聊,把所有重要的信息都看了一眼,昨天晚上她来不及看到的信息:我可以追你吗?
  程昱明明就记得这条信息是未读,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已读,但是想到这个反而心里脸上荡上了甜蜜,一阵一阵,自己都控制不住。
  在昨天之前,她几乎都要忘记了陈意的脸,眉眼,只记得她好像飘在远方的气质,她和别人站在一起永远是鹤立鸡群。
  记忆最深的就是她最青春不羁的时候冷淡的脸还有黑色项圈的项链。
  昨天这些,发生的这么突然,一切的一切就在她的指尖缠绵,让她好像抚摸全世界最珍惜的东西一样。
  程昱想到这些再次软了身子。
  抛开了那条信息,反而是朋友里多了一个黑色背景的头像。
  昨天在车上,两个人还来不及说一句话,气氛就发酵了,她不知怎么就稳稳的搭上了陈意的腿,陈意牵引着她,放纵着她,两个人在黑夜里用尽力气的感受。
  不断的打开头像,然后再打开朋友圈,里面的东西很少,但是程昱像是珍惜什么似得一遍遍看。
  午休时间已经过了,手机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经理拿着项目表格过来让她拟一份合同,程昱打起精神,又是敲敲打打的一下午。
  程昱因为不是销售岗,是为了配合销售的存在,倒是不那么大压力,下午时间,每个人都压缩时间尽量多联系两个客户,但是程昱还有时间去前台闲聊两句,前台是个精致的女孩子,很是礼仪的站在公司前台岗位上,看到程昱,两人年纪相当,点点头笑了笑。
  :“程助理,怎么觉得你今天皮肤格外的好呢,好像整个人透出来一股子清润,昨天晚上用的什么面膜?”
 
 
第3章 
  下班时间到了,程昱今天可以准时下班,其他人还在热火朝天的联系客户,吴娇娇还有几个报表没有做完,在工位上抓耳挠腮,程昱在她耳边说:“我先走了。”
  吴娇娇正在纠结一个数据,来不及看看程昱,点点头:“恩恩,你先走。“
  从今天开始,这个星期要下一个星期的阴雨绵绵,现在,有了一点傍晚的风,天空有些阴,倒是一个好天气。
  程昱天生体质凉,特别怕寒,这样的天气对她这种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的情况下,觉得整个人下半身都麻木了,凉的厉害。
  下班时间,地铁挤的厉害,程昱挂在右肩的包包随着人群往前往后。
  她家几乎就在终点站了,在三环边上的一个很老的小区里,旁边的路上还有种菜养鸡。
  等到她下车后,人群终于散了一些,一路过来50分钟,她看看手机,还是安静。
  -
  陈意一天的心思都不定,如果不是今天还约了客户,在客户的面前,人总是不自觉就出现了精明的样子,这样硬生生的压下去特殊的感觉不太好。
  陈意的感觉对于程昱来说可以说是强盛之至。
  陈意想到第一次见到程昱是什么时候呢?她17岁的时候,高三,放学回家看到站在院子里抬头看树的程昱,保姆奶奶程奶奶说是她的孙女。
  陈意那时候比现在更不知道掩藏自己的气场,很多人说看到她就不敢靠近,所以程昱有些怕她,陈意没有放在心上,反正就是一个瘦瘦的很是乖巧的小妹妹。
  然后,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了,陈意留在国内上完了大学,程昱18岁的时候,两个人神使鬼差的依偎在陈意的床上,青春期的荷尔蒙要把两个人烧掉。
  还好,没有到最好,然后陈意留学,程昱接着读书,两个人谁都说不清彼此应该是什么关系,应该放在什么位置。
  在这样,掖着藏着,感情竟然发酵到长大后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
  :“陈总,你觉得这样行吗?”
  陈意陷入了回忆里走不出来,身边的小马总坐在她对面笑容满面,周特助在一边做记录,不动声色的跟陈意再次描述:“关于马总说的3%的点,这是整个集团的事情,恐怕还要给我们一些考虑的时间。”
  陈意立马调整好,笑起来:“谢谢马总对陈氏的关照。”
  陈意站起来送走了马总,看看时间,窗外天黑沉沉了,拿起手机,信息很多,但是专属于一个人被她置顶的没有动静。
  周特助很具有专业性,也很懂老板的心思,:“陈总,很晚了,我送您回家。”
  陈意摇了摇头,:“你先回家吧,这段时间刚过来你都没时间陪家里人,回去陪陪家人。”
  周特助留下了车钥匙,离开了。
  陈意在办公室里待不住,手机在手里绕了两圈,直接到地下车库提走了自己那辆保时捷,径直开往三环路。
  程昱的住址在今天早上陈意早就查了个底清,这些年的过往如陈意的意料一般,白的很!
  尽职的周特助把程昱还不足一张纸的资料送上来还有一些照片,陈意心里狠狠的沉下来,轻松了。
  按部就班的读书,升学,工作,陈意和程昱在从前关系一直很淡,淡到什么程度,一度大家都觉得两人不和,见个面打个招呼都难。
  陈意想到从前的日子,青春期的味道弥漫开来。程昱小了她五岁,放在现在,两个人工作后五岁不算什么,但是生长期五岁两人就是一个小孩子,一个成人了。差别不是一般大。
  现在想想,她对程昱早就图谋不轨,要不然,她不会一见到程昱,会更冷淡,这是一种那时深刻的隐藏。
  车子很快就到了程昱小区门口,门口没有保安,车子拉杆自动打开,一辆低调的suv滑进去,安静,到处都黑黝黝的。
  时间夜晚11点,不算深夜。
  程昱洗过澡,坐在客厅小沙发上,头发湿漉漉的,刚才洗澡的时候被打湿了。
  电视打开,有时间程昱会坐在这里看看电视,很温馨。
  一整天,都没有陈意的信息,洗过澡后身心舒适,住在这里就是这一点不好,虽然房租便宜,周边生活设施齐全,但是离市区远,6点准时下班,直到7点半才到家。又收拾房间,做饭,洗衣,现在她才有时间坐下来喝一杯牛奶。
  她放下白色的大浴巾,喝了一口手边的纯牛奶。
  这时候,门铃响起来了。
  她警惕,这里虽然不比高档住宅,但是安居乐业,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是个小偷小摸都没有的。
  她站起来,心里有些打鼓,打算在猫眼那看一眼。这时候,手机传来闪烁的呼吸灯,她习惯性的拿起来
  :“我在门口。”
  这时候,惊慌失措,又喜悦又惊奇,哗啦一声打开了门。
  陈意一天下来,领子松开了,一身松松垮垮,虽然是穿正装,倒是一股子悠闲暧昧。
  程昱脖子上挂着白色毛巾,穿白色睡裙,显得人毛茸茸,陈意一天的思念就这么倾泻。
  程昱看到陈意显得有些脸红,开门的动作急又快,像是做了什么运动似得。
  陈意走进去,看了一眼房子,很小,很简单,沙发,茶几,客厅一览无遗。
  程昱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这儿?”
  然后更加觉得没头没脑,陈意的咨询渠道总是那么多,从小都不需要她动手,全世界都围绕着她转。
  程昱脸红了,陈意一个圈绕的动作把她圈在怀里。
  陈意身上有一股子的香味,是成熟的,有魅力的味道。就像是欧洲世界的高贵还有专属于陈意的淡然。
  程昱咽了一口口水,觉得压迫感袭来。
  然后很快就放开了,陈意看到放在茶几上的牛奶,弹了弹茶几。程昱才想起问:“你要喝什么?”
  陈意却拿起了那杯100摄氏度的牛奶,轻轻的抿了一口。程昱来不及阻止-----那是她喝过的。
  陈意坐在沙发上,程昱站着看她,但是怎么就感觉到一股子她的眼神中带着一股子的压迫。
  陈意进来还一句话没说,给程昱一个眼神,再加上一个伸手的动作,程昱就像是陷入了温柔的蛛网的小动物,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陈意轻轻的吻她,程昱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唇齿之间太过温柔。
  温柔缠绵,程昱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怎么就走到这样的地步了。
  -
  她18岁,她就知道她不一样,陈意一直就是那种活在她最理想状态的那种人。
  她知道,陈意就是她青春期的那种信仰,看到她,想到她,心里就涌起一股的冲动,一股在激动的时候想到她就平和,一股在悲伤时得到她的消息就激动。
  她一直住校,因为奶奶在陈家做保姆很多年,与陈家关系很好,奶奶是个通透温柔的奶奶,因为陈家的帮助才解决了程昱的学籍问题,她中学才能到最好的附属中学。
  上中学后这么多年,平时程昱都住校,周末有时去看看奶奶,住在陈家。有时去爸妈那儿,但是程昱自己都说不明白,奶奶有时会念叨着琐碎:“这周陈意说会回家,听说去参加了一个什么外国人办的夏令营,回家可得多喝点我炖的汤,外国人的面包怎么会好吃哦?”
  陈意两个字让程昱竖起了耳朵,奶奶说:“昱儿,你也来,奶奶给你做好吃的。”
  程昱顺势红着脸点点头。
  奶奶一度都觉得程昱和陈意两个人之间很冷淡,也明白他们这种人和陈家是有多大的差距,两个孩子之间年龄也有差距,玩到一块儿,难!能和平下来简简单单长大就很好了。
  所以,奶奶对程昱说的最多的就是礼貌,别闯祸,从不说和陈意说亲近这种话。
  但是,几乎是程昱第一眼看到陈意,就让她移不开眼睛。穿白色衬衫,头发披散下来,脸上干净,没有什么表情,只简单的笑笑说:“你好。”
  所以,刚刚进入青春期的程昱第一次见到这种人,一下子,她的世界就被打乱了。
  从此,她身边那些同龄人,男男女女,都进不了她的眼睛,谁都比不上陈意的成长。
  陈意充斥在程昱的青春期的角角落落,当最痛苦的高考的时候,想到陈意的脸和她面对大家的夸奖时淡定自信的样子,就感觉明天又有了力量。
  -
  程昱被越吻越热,难受起来,挣扎开,脸上带热。陈意再次让她坐到自己腿上,抚摸着她的已经发红的脸颊。
  一双手滑进了宽松的睡衣,程昱身子发紧,:“啊~”
 
 
第4章 
  陈意拉起程昱,她没有多说什么,给程昱拉好被子,轻轻的抵着她的鼻尖,她还没洗澡,这个房子一览无遗,陈意在衣柜里拿了一条浴巾进了浴室。
  5分钟后,她冲了澡出来,程昱哪里睡得着,刚才陈意顺手熄了房间的灯,留了一台床头看书用的小夜灯。
  陈意洗了澡出来,带着一身的水气,程昱想要爬起来:“我给你拿睡衣。”
  陈意已经把白色浴巾往旁边一扔,关了灯,就这么钻进了被子里。
  程昱惊的说不出话,动也不敢动。
  陈意像是一尾鱼,缠着程昱,又湿又滑。
  然后气氛一瞬间升高了。
  陈意什么都没做,只是贴着程昱,程昱难受,陈意缠着她的胳膊,轻压着她,:“热不热?脱掉好不好?”
  神使鬼差,程昱什么都没回答,但是身体很诚实的轻轻抬了抬。
  陈意在黑夜里笑了,程昱穿宽大的睡衣,正好方便她动作。
  两人的肌肤温度慢慢的贴合在一起,像是最好的组织,两人发出灵魂的喟叹.....
  一夜,不知两人怎么睡着的,相安无事。只是心上的粘连更深。
  第二天,程昱发现自己搂着陈意,自己身上的起伏和陈意的曲线贴合,手上还挂在她的脖颈上。一股羞意上来,急忙拿下来。
  动了动,和被子刮擦的触感,她第一次裸睡。
  闹钟快要响了,程昱抓起手机,按掉铃声,这时,被身边人抓住了手腕,再次按在自己的脖子上,以一种强迫的方式勾住自己。
  :“再睡一会儿,我送你。”
  程昱轻轻的说:“不行,你没有衣服在我这儿,赶快回去换衣服。”
  陈意声音还是带着睡意的朦胧,:“没关系,我先送你,然后再回去换衣服。“
  同时,在心里盘算着,自己那儿是要准备几套程昱的衣服了。
  程昱听到她这么说,从小,陈意在她眼里就是安排的存在,她说什么她都心满意足的接受,她本来就依赖床,套上睡衣躺了下里,过了不知道多久,程昱睡得迷迷糊糊,被陈意叫起来:“小猪猪,起来了,要不然迟到了。”
  程昱慌乱中醒来,赶快看了一眼手机,已经8点03分了,她大叫不好,陈意已经扣好了腕表,安慰她:“不要急,我送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