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时间:2019-08-24 18:15:11  作者:我是总裁
  “是。”手下的人一点头,眼睛却瞪得老大,紧皱眉头,“军师,想要这小娘们咱们弟兄有的是办法,何必这么叽叽歪歪!一个字,抢!”
  秦无言笑了笑,目光流转间温润如玉,令人如沐春风,说话的人直觉是他的话取悦了秦无言,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以为会得一句夸奖。要知道,秦无言是寨主面前的第一大红人,得他一句夸奖地位提升不是事。
  “愚蠢。”
  手下的人立刻笑不出来了,但却敢怒不敢言,只得悻悻低头,将秦无言在心中骂的狗血淋头。
  山贼就是山贼,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蠢得无可救药。秦无言心中冷笑,若不是她,这寨子五年前怎能重振旗鼓,恐怕早就消失了。
  这些人,永远成不了器。
  一找到明苑,立刻有人飞鸽传书给王府那边,走之前王爷吩咐了,有消息及时禀报。
  已是深夜,众人为找明苑忙乱了一天都累了,回到观里最后巡查了一遍纷纷就寝。房里,明苑倚着窗,望着月亮,好像下一刻就会如嫦娥仙子般飞到那广寒宫去。
  推门声吱吱悠悠的响起,明苑望过去垂眸叫了一声:“师父。”
  胡须迎已是年过花甲,鬓边的白发清晰可见,额头上的皱纹记录着岁月的痕迹。她从小在这观里长大,执掌道观已有三十多年的光景了,师父们将道观交到她手上,她不想道观在她手里毁了。
  眼前的妙龄女子是她五年前收进观里的,那时明苑有爹娘给取的名字叫任樱,明苑这道号是她后来给取的。她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姑娘,就被她可怜的样子惹得不忍,听闻了她的身世处境之后更是心疼,所以主动留下了她。
  明苑五年前因家中爹爹欠了赌债家里穷无从还钱被卖到了青楼,差点被毁了清白,幸得一位贵人相救才保全了身子,拿到卖身契离开了青楼。好不容易回到家时听街坊邻居说她爹拿着她的卖身钱又去赌输得精光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一家人都被杀了,房子也被烧成了灰。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从此无依无靠,沦落天涯。食菜叶,喝雨水,最难的时候明苑坐在路边的树下拉扯着褴褛的衣衫抱紧自己瑟瑟发抖,看着来来往往高高兴兴的人群,眼里起了雾,心里结了霜。
  她想过一死了之,但她一死她们家在这世上就消失了,没有子孙后代留下,而且,救她出青楼的那位恩人她还没有认真报答,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死。靠着最后的力气,她上了山进了清风观,师父好心收留了她,得以有了新生活。
  “明苑,你告诉为师,今日可是那些人掳走了你?”
  明苑扶着胡须迎坐下,抓着她的手轻声应答:“师父,明苑没事,今日就当游玩了一番。”
  明苑懂得知恩图报,进观里这几载认真修道,平日里干活也不含糊,替观主分担了不少事。落凤寨那些人早些年来了观里抢吃抢喝横行霸道,有了明苑的缘故,他们不再来观里抢夺东西,但固定时间他们那边有人会来找明苑,让明苑陪着吃茶聊天。
  但这事,观里只有胡须迎和明苑知晓,一来是保护明苑的清白,免得招来闲言碎语,二来,是那些人不让声张。胡须迎气愤过但都被明苑劝住了,说她没事应付得来。再加上道观的安危,胡须迎只得默许了这件事,但心中一直忿忿不平,也觉得对不住明苑,就加倍对明苑好。
  然而,每次见明苑的人都是秘密来访,胡须迎知道那人的存在却没见过那人。自上次明苑跳湖一事,胡须迎知道不能再容忍了,索性三王爷派兵驻守在观里,本想着就此能过上安稳日子,却没想到今日明苑竟被掳了去。
  “强龙当真是压不过地头蛇,三王爷恐怕都拿他们没办法。”胡须迎撑着桌子站起身,恨恨地甩了臂弯里的拂尘。
  一听师父提起凤青衣,明苑抚了抚她的胳膊,轻声安慰:“师父,不关王爷的事。我今日和他们说好了,以后他们再不会来了。”
  “可是真的?”胡须迎抓紧了她的手,“他们答应了?你没受什么委屈吧?”
  “他们没对明苑怎么样,师父放心。”
  胡须迎高兴得眼里都笑出了泪花,一个劲地抓着她的手拍着:“好孩子,这两年苦了你了。”
  安慰好师父看着她离开,明苑重新走到窗前望月发呆,心下有些打鼓。
  不知凤青衣得知她安全归来的消息可会触动一二,哪怕提一句也好。
 
 
第十二章 
  辉月宫中,熏香缕缕,隔着一层层纱幔,里面的一切都是模糊的,堪堪偶尔能看见某个人幅度较大的动作,听得见阵阵乐声。
  段和作为总管太监,伺候过两代先皇,到凤月这里已是第三回 了。他是看着凤月长大的,在先皇凤泽谦在位时也暗地里帮过凤月,是个人精,他深知凤月是个什么脾性。
  伸手撩开层层纱幔,段和微微低头上前,耳边的歌声悠扬悦耳,皆是些靡靡之音,余光中都是少女的裸足,轻点旋转缓缓移动,脚踝上的彩色小铃铛跟随着动作刷刷作响,衣袂飘起时浮于鼻尖的是阵阵香风。
  奈何这般奢侈迷醉的气氛却得不来上面那位唯一的欣赏者的一个鼓掌,甚至是一个勾唇微笑。
  “皇上。”段和得到凤月的眼神示意,继续说道,“三王爷自从回宫便待在府里,不曾出门。”
  “春祭那日的事可查清楚了?”凤月端起月光杯饮了一口进贡来的葡萄美酒,摩挲了一下拇指指甲,“凤青衣想糊弄我还没那么容易。”
  “三王爷那日确是去了一个道观,叫清风观,就在兴久郡的清风县内,骑马只需半日工夫。不过,三王爷在观内逗留了几日,听说是春祭当日路上遭了袭击。”
  “袭击?那知道是谁袭击的吗?”
  “是清风山上的一窝山匪。”
  凤月终于笑了笑,脸上一派温和:“这个土匪窝暂时别动,看凤青衣可会有动静。若是她采取行动,我们只管看戏,等到两败俱伤之时再帮她一把,她在我这里自然会更服服帖帖。”
  “皇上圣明。”
  段和垂眸不语,凤月笑了笑猛地挥了一下手:“无趣,朕都要看乏了,下次换一批人。”
  献歌跳舞的姑娘们表情立刻变了,顷刻泪如雨下。然而,她们却都一字不敢言,踉踉跄跄地退了下去,迎接死亡的到来。
  齐王府中,凤青衣立于桌前,将信上的白纸黑字看了数遍,仍旧是眉头紧锁。良久,她一掀衣摆,稳稳地坐在了雕花木椅上,将信纸揉成一团,轻而易举的掷到了角落里的火盆中。
  “来人!”
  凤青衣叫了一声,等侍候的人踏进屋里却又一抬手。
  “退下吧。”
  明苑既已毫发无损的回到了观里,她没必要再纠缠,但是根据信中的说辞,明苑对于被掳的事说的都是假话。从上一世到现在,这是凤青衣第一次遇到明苑说假话的情况,而且还是这般拙劣任谁都能一眼看穿的谎言。
  只有一种情况,明苑是故意的。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凤青衣猜不透。要说她是故意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不大现实。她现下在王府,而且这一世以来她和明苑的接触不算多,甚至是不欢而散。要说她是受了威胁也不大像,毫发无损而且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可要说她是认识甚至是保护掳走她的人,那般说辞反倒更会让人怀疑对方。
  凤青衣知道明苑聪慧,此时为猜不透她的心思感到心中烦躁,伸腿踢了桌角一下,却被随之而来的疼痛把脸憋的通红,想伸手揉揉却碍于面子下不去手。
  吕婧如端着点心进来的时候,正好撞到她这副表情复杂的样子,着急忙慌地上前放下点心直奔凤青衣,丝毫不觉自己脚下垫了什么东西。
  “王爷,您怎么了?表情不对劲!”
  “挪脚。”
  “啊?”
  凤青衣伸手捂住上半边脸遮住了眉眼,另一只手伸直食指顺着腿指下去,声音似乎有些扭曲了:“本王让你移开脚!”
  吕婧如顺着她修长的手指看过去,后知后觉地猛地将脚移开:“对不起王爷,属下刚刚着急,没,没注意!”
  凤青衣缓了一下才道没事,匆匆转变了话题:“落凤寨有些猖狂,你着手准备给本王把他们一窝端了。”
  一个小小的山匪窝胆子不小敢袭击她,还骚扰清风观,此次不彻底让这寨子消失,她就不叫凤青衣。
  “莫要轻敌,这群人贼着呢,我们的将士不能再折损在他们手里。”
  “属下明白,这就下去安排,您吃点心。”
  “嗯。”
  拿起一块点心,凤青衣思来想去,觉得明苑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而且,她得尽快考虑是否要按照上一世的大剧情走。若按着剧情,明苑还得成为她的娘子。
  不过,上一世算是她凤青衣对明苑一见钟情,赐婚的事也是她向凤月提的,没有征求明苑的意见,就把明苑娶回了王府。新婚之夜明苑不愿将身子给她,还说她有心悦之人,可那时她一心就喜欢明苑,拿着皇帝赐婚谁敢抗旨的理由给明苑施加压力,不管不顾,明苑半推半就将身子给了她。
  现下想来,那时的她真不是个东西。
  重活一世,她对明苑的那份情意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少不说,反倒隐隐增加了。若不是靠着对明苑的思念,阴曹地府的日子她熬不过来。
  她不该再祸害明苑了,不能再重蹈覆辙,再让明苑陷入上一世的处境中,不能留她再做一次她凤青衣的遗孀,孤独终老。
  若非要按剧情走,她得想个万全之策既保得明苑周全,自己也能安心复仇。
  凤青衣苦思冥想,等她回神之时才发现手上空了,指尖沾了些碎渣,点心早已被她不知不觉中放开了,掉在了桌子上。
  她想好了,她这次还要找凤月赐婚,将明苑留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只是这次,她和明苑的相处方式绝对要和上一世不一样。
  她要让凤月丝毫不把视线放在明苑身上,她也不会再碰明苑。只要明苑能安全留在她的视线之中,一切都随明苑的心。若是明苑想要和心悦之人在一起,她也不会阻止,甚至会想办法帮她。这样的话,明苑该会过得平安喜乐吧。
  一切似乎都明朗了,但凤青衣却没有意料中的半分开心。
  屋外,鸟鸣声阵阵,士兵操练的声音也偶尔会传入耳中,屋内,凤青衣勾唇苦笑了一下,似乎疲累不堪。
  就这样吧。
 
 
第十三章 
  琼璃国皓月二年浓冬,三王爷凤青衣带领三千铁骑在琼璃最西北端的崇杉郡与玄临军队展开殊死搏斗,仅历时半月,齐王军打得敌人节节败退、狼狈撤兵,使得玄临国扩展版图的计划首战告败。
  经此一役,琼璃国从上到下,万千百姓无不欢欣鼓舞,凤青衣的威名又一次响彻天下。这位年少时就骁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女王爷班师回朝时,一路上各路百姓夹道欢迎,喝彩声赞扬声响成一片。
  琼璃国百姓心中将凤青衣捧得极高,茶前饭后,更是私下里流传开一句话:生女当如凤青衣。
  更为让人心生敬佩的是,三王爷为琼璃征战无数从来不要赏赐,但此次的胜利事关重大,女皇坚持要为她举办庆功宴,以嘉奖她为琼璃所作的贡献。百姓听闻此消息感叹于皇帝爱惜人才,有此明君贤臣,琼璃国必将越来越好,大家的生活也必将安稳幸福。
  凤青衣一重生,就错过了和明苑上一世初见的日子,这种情况导致凤青衣以为后面的事情就变了,不会按着上一世的老路走。但日子一天天的过,凤青衣发现偏离上一世剧情之后,一切反倒不可掌控,她决心把剧情给拉回来。
  齐王府面积庞大,呈南北走向,后花园再往后是一个练兵场,供齐王军休战时操练,锻炼体能。凤青衣过来的时候,吼声阵阵,所有士兵动作整齐划一正在练拳,一米多高的台子上,吕婧如一袭简练布衣双手交叉站得笔直,紧盯着下面的士兵动作是否标准到位。
  来回走动巡视的士兵看到凤青衣正要大声说话示意大家,却被她一个抬手制止了。凤青衣没惊扰训练的士兵,悄无声息地绕到队伍最后,静静地打量着大家。过了片刻,她抬脚靠近队伍最后一排的一个士兵,在他身后开口:“手慢了。”
  这么一句,周围的两三士兵将视线转到凤青衣的身上,看清之后立刻跪地抱拳行礼:“参见王爷!”
  台上的吕婧如察觉到动静方才看见凤青衣来了,带头喊道:“末将参见王爷!”
  紧随其后的是异口同声的“参见王爷”,响彻练兵场的每个角落。
  “都起来吧。”凤青衣应了一句再次看向看士兵,“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出拳一定要快!”
  说的同时,凤青衣身形立动,等感觉一阵风直奔面门,士兵回神才发现,凤青衣的拳头已然离鼻尖不到一拳之隔。
  众人皆是眼前一亮,敬佩之意溢于言表:“王爷厉害!”
  “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快人一分就多一成活命的机会。”凤青衣摆了摆手,“继续吧。”
  吕婧如叫来一个手下接替她在台上继续看着接下来的训练,而她把佩剑扔给一个巡视的士兵之后跟上了凤青衣的脚步。
  “王爷,是有什么事吩咐属下吗?”
  “皇上安排的庆功宴是什么时候?”上一世的这个时间庆功宴早已过了,然而这一世重生以来,凤青衣和明苑的见面时间推迟了,这庆功宴的时间想必也推了,凤青衣还不知道是什么日子举办。
  “启禀王爷,就在后天。”吕婧如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下,“段公公来过,说是在宫里的怡和殿举办晚宴,赏月进膳,届时群臣可携带家中公子小姐到场,顺便给您……”
  吕婧如一顿,望着凤青衣的视线有些闪躲:“寻个王妃。”
  凤青衣心里清楚,她的王妃怎么选实际是由凤月决定,她能做的只有点头。放眼琼璃朝廷上下,与凤青衣年龄相仿、地位差不离、又上得了台面的官家公子,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礼部尚书的大公子乾文良,二十有四,长凤青衣一岁,新晋的文状元,为人谦和有礼,写得一手锦绣文章,但奈何书生气重了些,开口就是之乎者也。
  工部尚书的二公子孙羽,二十有一,着手疏通了贯彻琼璃国南北的洪明大运河,使得途经洪海郡到明泉郡的无数郡县航运发达起来,沿河地区百姓致富,商品流通一路无阻。该人比得他父亲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水利知识极为精通。但此人沉醉于水利事业,声称而立之前不考虑婚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