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时间:2019-08-24 18:15:11  作者:我是总裁
  凤青衣懒得搭理他:“皇上呢?”
  “皇上在养心殿候着您呢。”
  “段公公。”凤青衣甩手将马缰绳扔在了他的怀里,转身就往宫门里大步走,“少说话多做事。”
  “哎,王爷教训的是,老奴明白。”段和弯腰九十度待她离开视线后缓缓起身,脸上一片冷意,藏在袖子里的指甲险些将掌心掐下一片皮来。
  养心殿里的亮光仿如白昼,凤青衣听着里面传出的歌声和欢笑声,站了片刻才往里走去。
  凤月,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要见到这个人了。这个人,是琼璃最尊贵的女皇,是她凤青衣血缘上的亲姐姐,是杀了大哥和她的刽子手。
  “臣,凤青衣参见皇上。”凤青衣掀袍双膝跪地,顿了一秒接着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坐在高位上的女人轻轻挥手示意其他人退下,片刻后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掉根针在地上恐怕都能听见。
  “三妹来了。快起来吧,地上凉。”
  凤青衣缓缓地眨了眨眼睛掩住了眼底的情绪,谢恩之后站了起来真切地把高位上的女人看在了眼里。
  上面的女人端正的坐在龙椅上,身着一袭亮色黄袍,双手懒散的置于膝上,眉宇间全是贵气,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上去娴静如水,就连声音都是温和的。
  “到朕身边坐着吧,离得近些,咱们姐妹间好说话。”
  凤青衣闻言走上前坐在了凤月左手边第一个椅子上,抬头望着她,满脸笑意:“谢过皇上。”
  伺候的宫女端来茶水递到凤青衣手中又退下了,凤青衣掀了掀杯盖,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气,也不急着开口。
  半杯茶水下肚,凤青衣已是不想喝了,温柔的声音终于是又响了起来:“此次万顺庙春祭,朕也是忙乱照顾不周,听说……妹妹似是不在场。”
  凤青衣捏着茶盖的手一顿,下一刻又恢复了正常:“是,青衣去了别的地方。”
  “看来这地方甚是重要,让妹妹连春祭都赶不及参加。”凤月叹了口气,“朕说春祭那日犯心慌,原是妹妹不在身旁。罢了罢了。不过——”
  “这地方在何处?若是关于妹妹的什么大事,朕还真想知晓,有什么问题朕也能替妹妹分担一二。”
  若是上一世的凤青衣,此刻恐怕早已倒出一切,以化解凤月的担心。可如今,是全新的凤青衣,不会再那么傻,不会再把眼前的人当做是生命中需要拼死守护的宝贝。
  “臣去了一个道观。”凤青衣知道身边肯定有凤月的眼线,她此行去了清风观凤月心中定是知晓了,现下不过是在套她的话。
  “万顺庙春祭那日皇上亲自为天下苍生祈福,一切自然风调雨顺。臣本想去的,奈何赶赴万顺庙想要受您护佑的百姓太多,青衣实在不忍再去瓜分您对他们的垂怜。毕竟——”
  凤青衣抬头望着她,脸上动容的情绪一览无余:“青衣平日里受您的护佑已经够多了。”
  “妹妹这般贴心,倒是朕叫那些风言风语乱了心智,猜忌起你来了。”凤月摇了摇头,“属实不该。”
  凤青衣低头说道了一番,将所有的错揽在了自己身上,见凤月不再追究,两人说了些别的就打道回府了。
  然而,这边刚应付好,回府就见吕婧如指着一个士兵怒气冲冲,士兵站在原地不敢反驳,一遍遍的应着“是。”
  “怎么了?”
  凤青衣的声音打断了吕婧如的话,两人同时往她这里看来,低头行礼,“王爷。”
  “有要紧事么?”
  凤青衣是对着士兵问的,吕婧如想插嘴也不敢,任由他将方才对她说的一切又重复了一遍。
  “启禀王爷,清风观那边咱们的人来消息说,一个女冠被人掳走了。”
  “什么名字?”凤青衣眯了眯眼,语气已是低沉了几分,“那女冠叫什么名字?”
  “听说是叫明,明,明……”士兵猛地跪地,“属下该死,草草地听传信的讲了一遍,没,没记住。”
  “滚去领罚!”凤青衣朝着士兵面门的食指转而点向吕婧如,“还有你。”
  明苑,一定是明苑。明苑被人掳去了。
 
 
第十章 
  凤青衣的心里说不出的慌乱,上一世的这个时候赐婚已下,明苑正安全的待在道观里等婚期一到嫁给她凤青衣,从不曾发生被人掳走的事。仔细想来,这一世重来之后,她一开始就避着明苑,意料之外与明苑碰面也比上一世晚了些日子。她不敢多想,会不会是她打乱了上一世的事件发生秩序,导致这一世后面的事情也改变了。这样的话,一切都会不受她的控制,若是后续的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倒还好,可若是因她改变了某些东西而导致坏的后果,她会不会又一次赔上她的性命,更甚者,赔上明苑或者更多人的性命?
  重活一世,凤青衣的目的很明确,她要复仇。她要报复所有伤害过她的人,但这必须以她爱的人不受伤害为前提。她避开明苑,原想着就能不牵连明苑,但现在看来,明苑的处境似是在她本以为能控制的范围内变得糟糕了。
  这么一来,她在怀疑,她是不是得按照上一世的大剧情走?上一世明苑是她的娘子,这一世,她是不是还得娶她来保证上一世的大剧情不被改变?
  她重生了,她的生活由她自己掌控,但其他人却不是重生的,她恐怕不能改变其他人的剧情走向,不然就乱套了。
  凤青衣揉了揉眉心,突然有些迷茫了。
  身上一重,肩上多出来一件披风,凤青衣呼了口气:“婧如,受罚可是轻了?还这般肆意走动。”
  “王爷,今日是婧如做错了,下次不敢再自作主张,忽略不该忽略的事。”背上的伤还有些疼,但吕婧如跟随凤青衣更重的刀剑伤不是没有过,现下受了点罚倒还算不得事。
  天色已晚,房中的数支蜡烛发出昏黄的光芒,映照着凤青衣面无表情的神色。她平日里虽也会开玩笑,但大多时候是威严的,许多大事需要她拿主意,谨慎认真是她的常态。此时她双肘抵在桌面上,一手扶额,一手在桌面上有规律的点着,似是有心事。
  吕婧如心里清楚,是道观那边的事。方才王爷回府听见女冠被掳的事,勃然大怒,表情冷得不是一点半点,当时就要骑马奔赴道观。但片刻后,她松开了缰绳,让人将清风拉回了府去,而她在府门前站了良久,最终吩咐派遣更多的人手过去清风观那边,务必把被掳的女冠救回来。
  吕婧如以为是凤青衣反应过来一个女冠不足以这般兴师动众需她亲自出马,但看凤青衣脸上此时的神态,眼底的担忧还是寻得些蛛丝马迹。
  “王爷,士兵们连夜赶过去,想必明日就会带来好消息。天色不早了,不然婧如侍候您先行歇息?”
  “罢了,本王还不困,你先退下吧。”
  吕婧如望了她一眼,还想说什么却没敢开口,垂眸退了下去。
  吕婧如的话没让凤青衣放下心来不说,反倒更加的烦躁焦虑。凤青衣捏了捏拳头,砰的砸了一下桌面,引得桌上的茶杯抖动了一下,水从茶杯盖的边缘洒了出来,溅湿了一方桌面。
  她想亲自去清风观,但她这般动静必定会让凤月盯上清风观,今日她那般说辞和凤月周旋了一番,但她心里清楚,凤月没那么好糊弄。现下凤月还需她凤青衣领兵上战场杀敌,明面上绝不会故意找事,但凤月心里必定提防着她,找人监视着她的动向。上一世凤月只当她凤青衣心血来潮找个道士玩玩,而且她和明苑相处的时间也不久,因而凤月没怎么为难明苑,更没有注意到清风观。若她此时轻举妄动,明苑和清风观恐怕都不得安生,上一世的剧情就又会变了,产生的后果她还不敢想象。
  她只能等,但坐以待毙,不是她凤青衣的风格。若明日道观那边没有传来有利消息,她就得想办法亲自出马了,毕竟她故意避开明苑是为了护她周全,但若是明苑离了她还是有危险,那她得考虑是不是要将明苑重新放在身边了。
  与此同时,清风楼正灯火通明,聊天说笑声不绝于耳,台上的歌舞表演正是精彩,台下的看客醉酒微醺,有些奢靡之气。
  还是三楼,还是上次最靠里的那间客房,明苑同样是如上次一般坐在桌前,脸上一片冷漠之色。不同的是,坐在对面的人笑得灿烂,丝毫不被她的忽视挫败。
  “秦无言,贫道修道任重道远,没有别的心思。”
  女子唇边的笑意更是明显,启唇道:“我知你七窍玲珑心,之前不过是避而不谈。修道要紧,但多一个秦无言陪着你,修道路上也不孤单。”
  “贫道有师父师妹陪着,已是足够。”
  “师父师妹给你的是亲情,可秦无言给你的——”
  “不需要。”明苑抚了抚衣袖,视线投在桌子上不分给对面的人一丝一毫,“军师放着那么多好人家的姑娘不要,非要在明苑身上浪费时间,让明苑不得不怀疑,你是喜欢修道。若是如此,你不妨入我清风观,明苑乐意多一位道友。”
  “哈哈哈……”不得不说,秦无言的相貌笑起来时格外好看,“怎么办?秦无言就是喜欢你这般清冷的性子却偏偏伶牙俐齿的劲!”
  明苑垂眸,低声回答:“秦无言,贫道心中有钟意之人。”
  秦无言一愣,嘴边的笑意僵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不可能,你是故意骗我,想要打消我喜欢你的念头。”
  明苑没想到她会这般直白,顿了顿才继续答道:“贫道与你相识也不算短,可有说过假话。”
  “就算是真的,我未娶你未嫁,秦无言似乎还有大把的机会。”秦无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盯着明苑的视线还是没有移开,“你有权拒绝,但秦无言有权争取。”
  “争取?军师在落凤寨待久了似乎有了贼寇观念,今日掳我出来,也是争取的一种手段?若真是如此,明苑实难苟同。”
  秦无言笑不出来了,拿杯子的手一僵,另一只捏着折扇的手也是停了动作。
  “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只是你们观里现下突然多出那些陌生的士兵,秦无言无法如之前那般进去看你,只好出此下策。你莫怕,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明苑来清风观五年了,初到时就听师父说落凤寨的人偶尔会来骚扰道观,但索性不伤人,倒也忍得。明苑后来遇到过他们进观,生气归生气却也不敢轻举妄动。遇到秦无言倒也偶然,三年前的那日是她带领手下的人来观里要吃的,明苑那日下山采购去了本不在场,但回来的路上却与秦无言他们撞了个正着。
  眼见着那些人要从师妹手中抢走刚买来的东西,明苑忍不住出声反抗引得那些人怒气冲冲,但架在脖子上的刀即将砍下去的那一刻,刀把被人从那人身后伸出手来按住了。
  那只手修长白皙,明苑顺着手臂看过去对上了一张灿烂的笑颜。
  彼时,明苑被秦无言的好模样惊艳到了,但脸上不显山不露水。然而,同样被她惊艳到的秦无言却是言语大胆,感情丝毫不遮掩:“女冠真真生得一副仙女样貌。”
  从那时起,秦无言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定期来清风观走动,而每次,必然要在明苑房里喝上明苑亲手泡的香茶后方才离开。
  这般一算,今日确是秦无言找她的日子,然而此次却不在她的房中,喝的茶也不是她泡的茶。
  明苑累了,不想再这般相处下去。
  “往后,你莫要再找我。”
  作者有话要说:  我大概还能救
 
 
第十一章 
  “里面的人,开门!”
  外面响起动静不小的吵闹声,很是嘈杂,听声音像是来者不善。秦无言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示意手下的人拔刀,而她走到对面,将明苑护在了身后。
  “开门!”伴随着砰砰的敲门声,外面人的气势愈发明显,“再不开就砸了!”
  秦无言盯着门上映出的好几个身影,深觉外面必定有更多的人,不可硬碰硬,立刻改变策略,示意手下的人收刀的同时,干脆地应了一声:“来了。”
  门一打开,身着兵服的人直指桌前的秦无言:“为何迟迟不开门?”
  眼见来人都是官府的人,秦无言心下已觉不妙,联想到清风观近日来多出的官兵,猜出他们此行八成是为明苑而来。
  “在下会见友人,小酌了几杯,脑子一时反应慢,官爷勿怪。”秦无言嘴上客气,人却是未动,抚着酒杯的手一下下摩擦着杯身,惬意得紧,“不知官爷如此兴师动众所为何事?”
  领头的士兵在秦无言说话的同时已将房里打量了一遍,视线在秦无言身边坐着的明苑身上定住了,也不顾回应秦无言,直问明苑:“可是清风观的女冠——明苑?”
  其实来人白日里拿着明苑的画像已找了一天,加上明苑相貌出众,此时已是万分确定,这般询问不过是想知道明苑被掳的情况,是否是受人威胁,还真是如旁边那位看着就不简单的公子所说的会见友人。要说是被掳,明苑此刻的情况委实不像,衣衫清整、神色正常,手边的筷子还搭在盘子上;可要说是会见友人,哪有人半夜就不见跑出去和友人见面的?
  “贫道是明苑。”明苑起身行了一礼,也不往秦无言的方向看,“今日出门仓促让各位担心了,明苑现下想回去了。”
  来人见明苑语气平和却不太相信她的说辞,只得盯着秦无言再看了几眼,对上对方的笑脸之后,只能作罢,伸手作出“请”的动作,“女冠请。”
  明苑点头谢过,起身往外走,一只脚跨过门槛的时候说了一句:“我方才的话还望牢记,告辞。”
  秦无言知道她是对自己说的。
  ——往后,你莫要再找我。
  明苑方才的话她记的清楚,但是,绝不可能答应。她秦无言这辈子本想浑浑噩噩,难得遇到明苑这般对胃口的女子,她不可能放手。
  直到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秦无言刷的一下打开了折扇,完整的水墨画铺展开来,她的声音悠悠响起:“让人去查,清风观里的官兵是什么情况。”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