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时间:2019-08-24 18:15:11  作者:我是总裁
  成功。
  “还不跟上?”凤青衣回头看着她,狡黠地一笑,“难不成要本王抱着你?”
  凤青衣本以为明苑会因她这般轻浮的话而生气,但碍于她的身份还得巴巴地跟上来,却没想到明苑望过来的眼神里并无怒意,站在原地呆了几秒才快速跟了过来,呼吸有些急促。夜里黑,但凤青衣是练家子,感官比常人敏锐许多,她冷不防地低头靠近了明苑的脸,借着月光看到了她脸颊上异于往常的淡红色,这下是真的愣了,连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明苑见她怔愣在原地,脸离她只有一拳之隔,越发羞涩,绕过凤青衣先行走了,倒是凤青衣这下落在了后面,情绪恢复后皱眉摸了摸鼻尖,三两步跟了上去又走在了前面。随后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是沉默不语,只有踩踏过石子发出的脚步声一下接一下,在这夜里落入两人的耳里心上。
  “王爷,前面路窄,小心脚下。”明苑来观里快五年了,对这山路熟的不能再熟。她以为凤青衣是因为身份习惯走在人前,所以一直跟在她身后也未曾说什么,但眼下天黑这背阴处月光也照不过来,她怕凤青衣看不清路,脚下踩空。
  不过凤青衣并没有回答,还是往前走着。明苑以为她拉不下脸不愿走在后面,只得快走几步赶在了她的前面,只等到得狭窄处扶她过去。然而她先行一步回头要伸手时身子却猛地悬空,吓得她下意识地伸手一抓。等她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被凤青衣抱着走了过去,双脚重回地面。
  “本王的眼力需要怀疑?”凤青衣甩了下袖子抬脚接着走,明苑的脸上还有擦过她衣襟布料的摩挲感,方才慌乱中还搂着她的脖子。仔细想来,她本想帮凤青衣到头来却是凤青衣帮她,她还白白占了凤青衣不少便宜。
  到观里的时候,观门前的台阶下站了不少人,纷纷搓着手往这边张望着,看见她们的身影急匆匆地迎过来。
  “师姐?王爷?”
  “师父,王爷她们回来了!”
  “回来了。”
  “……”
  明苑心里很温暖,这清风观就像她的家,自从五年前师父留下她,大家都对她很好,嘘寒问暖,处处照顾。她虽年长被称一句师姐,但真真是被这些师妹们宠着,爱着,像对待家人一般。
  “让大家担心了,我没事。”明苑被簇拥了起来,她拉着师观主的手哈了哈气,“师父,夜里凉,您注意身子,我扶您进去休息。”
  明苑扶上师父的胳膊往里走,余光往身旁一看,凤青衣不在了。
  “王爷方才打手势让我们噤声,自己走开了。”
  明苑朝着说话的师妹点了点头,胳膊被师父的另一只手拍了拍,“明苑,要好好谢谢王爷。听闻你未和师妹们一起回来,王爷立即就要出去找你,若不是为师劝着,她不易容就要走。要知道,那些暗处的人肯定还盯着王爷,她出去很危险。”
  一股暖流直冲明苑心头,她动了动唇瓣,轻呼了一口气:“明苑知道了。”
  她此行下山是带着任务的,凤青衣找她的一部分原因恐也是出于传信是否成功的问题,但一路上凤青衣却只字未提传信的事,想来是怕明面上伤了她的心。
  这边凤青衣往寝室走,路上也被吕婧如截住了,关心了几句,言语间有些紧张。
  “王爷,路上不曾遇到什么人吧?您的安危最重要,怎能不和婧如商量就为了一个女冠去以身犯险?旁人去就足够了,婧如也行,您不该去,外面正危险。若您出了点事,让我们如何是好?”
  “婧如你越发啰嗦了,本王做事自有分寸。”凤青衣望着她,眉眼间带了些警告的意味,"本王知你忠心,但莫要过了头。本王去找她,自然是怕传信的事出了问题。"
  吕婧如闻言莫名松了口气,她也不知为什么,见不得王爷为了一个小小的女冠犯险。
  “婧如担心王爷的安危,一时冒失了。”吕婧如低着头,"那王爷,传信的事可妥当了?"
  这话还倒真把凤青衣给问住了,她方才那么说不过是找理由搪塞吕婧如。从知道明苑采购未归的消息到带她回来,她竟是一点都没想起来传信的事,更别提问她了。
  凤青衣有些尴尬,以手握拳抵唇咳了一下:"本王有些累了,此事明日再说。"
  “是,王爷。那王爷回房吧,属下差人给您打水卸妆,吃些东西再说,您出去还没吃饭吧?”
  “嗯。”吕婧如这么一说,凤青衣才发觉是真的有些饿了,“去准备吧。”
  山上上下跑了一趟,凤青衣也累了,吃了东西就早早睡了。翌日一早,她揉着额头缓缓睁眼就看见了一片衣角,顺着衣角望上去,明苑清秀白皙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凤青衣以为自己睡狠了出现了幻觉,闭眼片刻再睁开的时候,还是那张漂亮的脸,记忆中不曾忘却的脸。这张脸,她从上一世记到阴曹地府,又从阴曹地府记到了这一世,她也记不清有多少年头了。
  站着的明苑看着睡熟的人醒来望着她又闭上眼,心里很是平静。榻上的人睡着的时候也那么俊秀,没了醒着时的几分威严显得温和了不少,睡眼惺忪望向她时,就像一只懒洋洋的小鹿,很是惹人喜欢。这是凤青衣,这个人,她见一次就想再见下一次。
 
 
第八章 
  “你如何进来的?”凤青衣猛地用手撑着床沿坐起来,怒不可遏,眼里的情绪深不见底,“来人!”
  明苑想过她醒来会是这种结果,掀起道袍的衣摆直直地跪了下去:“师妹被我找理由遣走了,是明苑自作主张进来的,不关旁人的事。”
  凤青衣眯起眼,盯着地上跪着的姑娘一言不发。上一世她虽与明苑是夫妻,但由于洞房花烛夜过后翌日一早就被召进宫临时赶赴边境抵抗玄临敌军,她和明苑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待在一起的日子里她看得出明苑性子冷不怕事,可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现下这么一看,明苑骨子里似乎是比她想的还要胆大。凤青衣皱了皱眉,觉得是自己近来对她有些宽容,导致明苑在她面前越发放肆了。
  这么一想,凤青衣不再将视线放在明苑身上,绕过她走去伸手把房门大力一拉,严肃地喊了一声:“来人!”
  明苑挺直的背一僵,意识到自己做过头了,想要认错却已是来不及。
  “吕婧如,让人把近日守在我门前的女冠抓过来!”
  明苑心中慌了,以膝蹭地挪到了凤青衣的面前,脸色煞白:“王爷恕罪,一切都是明苑的错。”
  “你觉得你现在顾得上别人吗?”凤青衣弯腰以两指擒住明苑的下巴往上抬了抬,逼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唇边却勾着一抹浅笑,“胆子不小。”
  明苑知道自己的举动会惹怒凤青衣,却没想到会这般严重,这几日接触下来,她觉得凤青衣有些霸道但足够善良,却忘了最致命的一点,凤青衣是王爷,她的权力和地位不允许别人在她面前放肆。
  “只要王爷不伤害我的师妹,要明苑的命都行。”
  “在本王面前,你的命什么时候由你决定要不要了?”凤青衣望着明苑被自己的手捏红的下巴,针扎似的猛地松了手,甩袖背对着她,“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冠,本王若想要你死,你没得选择。”
  外面,吕婧如身后的两个人分别按住明苑小师妹的一边肩膀往门口走来,对着凤青衣行了一礼后恭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小师妹眼里含着豆大的泪珠,嘴唇一抖一抖的却不敢哭出声,委实被吓到了。
  明苑闭了闭眼,知道已是无力回天,心里一横,干脆咬牙从唇齿间低声吐出一句话来:“麻烦王爷靠耳过来。”
  “放肆!”吕婧如先行出了声,隔空指着明苑的面门,“你以为你是谁!竟敢如此对王爷说话!”
  吕婧如还要再说却被凤青衣看过来的眼神给打断了,她立刻单膝跪地,拱手抱拳:“属下知错,回府之后自行领罚。”
  凤青衣收回视线,伸手摸了摸下唇,脸颊边的头发挡住了她的眉目,谁也不知道她在思索什么。过了片刻,她一脚大步跨进房内猛地将门一关,锁好了门闩将吕婧如她们隔绝在了外面,方才停下了动作。
  在背对着明苑的方向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再回头时已然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当真走近明苑屈膝将耳朵凑在了明苑的嘴唇前。
  半天听不到一个字,只有浅浅的呼吸带来的气息吹得耳朵微痒,凤青衣不耐烦就要站起身时,胳膊被一双手紧紧抱住,耳边是明苑不怕死的声音:“王爷,若我师妹有事,传信的事就连同明苑一起共赴阴曹地府。”
  凤青衣本以为她会认错,却没想到明苑竟到了威胁她的地步,若是旁人,搁凤青衣的脾气,早已身首异处。可这是明苑,她上一世明媒正娶的娘子,她还真真是下不了手。
  凤青衣被这口气堵得胸闷,气极反笑:“女冠好本事。”
  明苑听见她的笑声,脸色越发苍白但眉目间的坚定却没变,她不后悔说出这句话,只后悔自己最开始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僭越了凤青衣,连累了师妹。眼下,只要凤青衣一句话换得师妹安全,她丢了性命也算不得什么。
  她跪在地上,等着凤青衣考虑,却没曾想身子一空,整个人被凤青衣轻松抱起,走了几步一下子扔在了床榻上。她想抬身却已来不及,凤青衣扑过来压着她,双手撑在她的耳边,低声呢喃,如说着情话一般:“既你说不要命,那这副身子先留给本王享用一番再说,不然直接埋了倒是可惜了。”
  说着凤青衣便低下头埋入她的颈间作势要亲下去,明苑慌乱地挣扎,把头死死地往一边偏,不让凤青衣得逞。
  “王爷,明苑真真知错了。”
  凤青衣听见她带着哭腔的声音,知道她是真的怕了,猛地起身甩袖背对着她,启唇轻喝:“滚。”
  明苑揪着衣领从榻上坐起来接着缓缓站直,低着头往外走,“王爷,消息已带到。”
  凤青衣站在原地身形不动,睫毛都不曾眨一下。一切玩闹也该到此为止了,等接应的人一到,她得立刻离开这里。
  索性消息成功传了出去,刚吃过午膳,一大批接应的将士骑马到得观里,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收到消息匆忙赶来的。此次他们都身着戎装,阵势不小,就是为了震慑袭击凤青衣的那些人,保证王爷安全回府。
  “王爷,请。”
  凤青衣翻身上马,摸了摸马鬃,马像是识人,抬起前蹄的同时叫了一声。凤青衣笑了笑,此次出来她未骑清风倒是正好,否则,她可舍不得将这千里马推入山谷。仔细算来,上一世清风跟着她一起出生入死救过她不知道多少回,比起一些人来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切可安排妥当?”
  吕婧如知道凤青衣问的是在观里驻兵的事,连声回答:“已经按王爷的吩咐留下了五十人,他们吃穿用度的花销婧如回去后会派人送来。”
  “嗯。”
  凤青衣此次明令吩咐不许任何人相送,除了手下的将士,观门前再无旁人。她牵起马缰绳,最后透过观门往里看了一眼,然后仿似毫无留恋地骑马离去,随后一干将士跟上,只留下被马蹄带起的尘土黄沙弥漫在空中,一时还消散不去。
  黄沙一过,观门前几人粗的大树后走出一个窈窕的倩影,久久地凝视着凤青衣一行离去的方向出了神。
  作者有话要说:  单机的总裁还有救吗
 
 
第九章 
  凤青衣的封地包括与玄临国接壤的五大郡——崇杉、海程、泰霖、镇川、西华,涵盖七十五个县,但由于凤青衣常年征战的缘故,先皇,也就是凤青衣的大哥凤泽谦,为她在京城旁边的兴久郡建了王爷府,以便她每次班师回朝后落脚。然而实际上,凤青衣除了征战就在京城颢庭活动,根本顾不得管理封地的事。封地上都有各自的郡守和县令,她只是一个挂名的封地主人罢了。
  现如今的女皇凤月是凤青衣的二姐,在大哥凤泽谦死后继承了王位,改年号为皓月,掌管国家事务已有三年了。她继位后,凤青衣的地位不曾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征战次数越发的多了,她连待在兴久郡先皇御赐王府的时间都变少了。
  再一次看着砖红大门上烫金的“齐王府”三字,凤青衣的心里很难不被触动。齐王齐王,与王平齐,大哥给她的这个称谓融入了他心中对凤青衣的爱护和宠溺。凤青衣扯了扯嘴唇苦笑了一下,大哥给她的这份爱护和宠溺却被她用来保护凤月,保护凤月的江山。上一世她死前见凤月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守护了几载的二姐却亲口告诉她,她怕,她怕她凤青衣夺了她的皇位。
  真真是可笑,若是她当真想要那位置,在大哥被凤月害死的时候,她就站出来揭露真相,凤月又如何能坐上这皇位。大哥临死前的话还在耳边:“青衣啊,你二姐想要这天下,哥哥给,给。你别怪她,她从小被母后厌恶,心里苦,你多护着她,替她守好这江山。”
  哥哥,青衣听你的用命替她凤月守这江山,最后却死在她手上。哥哥啊,这人,不是你记忆里的那个妹妹,也不是青衣心目中的那个姐姐,她是个六亲不认的魔鬼,毫无感情的刽子手。哥哥,重来这一世,青衣不会再听你的了。
  “王爷?”
  凤青衣回神发觉大家都在等着她下马进府,一撩衣袍利落的一跳,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进去吧。”
  “恭迎王爷回府!”震天的呐喊声响彻齐王府的天空,琼璃国这位威风凛凛的三王爷重生后第一次踏进了王府。
  歇息了一下午,傍晚时分,宫里就来了人,说是那位召见。
  吕婧如伺候凤青衣穿好官服,最后抹平了衣角,眉眼间有些担心:“王爷,恐怕是我们此次出行的事惹得皇上不高兴了。”
  “本王说过了,能应付。”凤青衣抬步往外走,“都在府里等着,本王会平安回来。”
  吕婧如跨出去的脚僵在了原地,这是第一次王爷进宫不带着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对凤青衣的担心很快压过了这种莫名的情绪,让她坐立不安。
  皇宫门口,大太监段和远远望见凤青衣就半弯着腰迎了上去,一张老脸上笑出了好几道褶子,偏偏眉眼都低垂着,不和凤青衣正面对上:“王爷来了,路上累着了吧?怎么身边也没人伺候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