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时间:2019-08-24 18:15:11  作者:我是总裁
  “明日是你们观里下山采购的日子,本王需要你将消息代传出去。这里有一封信,回去仔细研读,该做的事本王已经写清楚了。”
  明苑动了动唇想要说的话似乎还很多,最终却只能化作轻轻地一声“嗯”,消散在无边的黑夜中。
  开门声响起,明苑一点点远去,凤青衣伸手朝着那抹背影的方向抓了一下,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这是这一世她们见的第一面,也该是最后一面了。夜里凤青衣睡得很不安稳,梦里明苑嫁衣盘扣解开被她压在身下,晶莹的泪珠湿了脸颊,口中一遍遍地说着“王爷,贫道有心悦之人”……
  翌日一早,凤青衣从头痛中醒来,得知采购东西的女冠们已经下山去了。她凤青衣说是不再牵连明苑,现在的安危却系在明苑身上,明苑传出消息去,她们这一群人才有安全的可能,若此次再失败,情况就真的麻烦了。
  “师姐,你身子没问题了吗?等下采购东西,你拿轻的东西,重的我们来。”
  “是啊,师姐!”
  “我们来!”
  明苑笑了笑,拍了拍身边小师妹的肩膀:“我的身子已经大好了,这次下山正好活动活动身体。”
  明苑性子冷,只有对待这些师妹的时候表情才有些变化,偶尔笑笑,但师妹们都很尊敬她,知道她为这道观、为她们默默付出不少。
  清风山位于兴久郡的清风县境内,县里最有名的地方要属清风楼,楼里的大厨年轻时是御厨,一出手就是美味佳肴,不管是专程慕名而来还是过路歇脚,这里的客人可谓是络绎不绝,生意红火得紧。
  观里的采购一月只一次,师妹们在集市上边逛边采购东西,看什么都新鲜,一个个都挺高兴。明苑由着她们去了,只叮嘱买好东西后在东边街口集合,大家一起回去。
  集市上人不少,往清风楼去的人自然也不少,明苑跟着人群一起走了进去,楼里的地方很宽敞却也架不住客人多,明苑打量了一圈往角落里走了走。
  “女冠,这楼里人正多没有位置,我家少爷邀请您一同入座。”
  眼前的人贼眉鼠眼,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猥琐无礼,明苑本想拒绝,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有劳施主带路。”
  “少爷,人带来了。”
  明苑顺着他点头哈腰的方向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晃悠着的折扇,扇面上是一幅精致的水墨画,执扇的手白皙细嫩,骨节分明。
  她想走了。
  “女冠来既来了,不坐坐?”
  悠扬的嗓音犹如山间汩汩流动的清泉,听着让人甚是舒服,可惜明苑兴趣缺缺。
  “秦无言,你还想怎样?”
  “那一日我有事,是我的疏忽。”座上的人打发了桌旁侍候的人,起身靠近明苑,伸向明苑胳膊的手却在半空中被躲开了,只得悻悻放下,“明苑,你先坐下,求你。”
  明苑将眼底的情绪收了收,坐在了秦无言的对面。
  说起来,秦无言的皮相很是好看,眉眼生动,唇红齿白,一袭月白长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的好身段,嘴边带着的浅笑不时引得周围人侧目,整个人有着大家公子的风流模样,气质也是极好。
  明苑第一次见到秦无言时也被这人惊艳了一下,但之后见面,除了无奈,还带了些怨念。然而那日的事情过后,她却是有些恨了。
  她着实想不通,好好的一个姑娘家为何要作男装打扮,为何甘愿待在贼窝。
  “明苑,那些狗东西我已处置了。”
  明苑抬头和她正面对视,嘴里的话不留情面:“你和你口中的狗东西待在一起时称兄道弟,如今倒是变了。”
  “明苑,我知你心里恨,一切都是我的错。”秦无言垂了垂眸,声音也低了些,“听闻你跳湖之后,我未敢去见你,怕你受刺.激再寻短见。”
  “秦无言,你莫要这般悔恨模样,我受不起。”
  秦无言捏着折扇的手有些颤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装模作样!”明苑拿起桌上的茶杯猛地一掷,摔得七零八碎,杯中盛着的茶水将邻桌人的衣衫都溅湿了一大片。
  刹那间,原本平和的气氛就紧张了起来,邻桌的人转身怒气冲冲地朝向明苑她们,手指直指明苑的面门:“长得这般漂亮不好好修道,作什么妖!”
  “把你的手指放下。”秦无言抬眼看着那人,目光犀利,“立刻。”
  那人看秦无言的周身打扮不像是普通人,怕惹了什么大人物,将手指收了回去。但这么多人看着面子不能丢,他嘴上还在逞能:“怎么着?不指也行,让这位女道士叫声哥哥听听,本大爷就既往不咎。”
  秦无言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即刻就要站起来,楼里管事的却是听见动静过了来先行开了口:“客官,各位客官,出门在外皆是朋友,和气要紧,消消气,消消气哈。”
  这楼也经营好些年了,管事的见惯了这些小摩擦,机灵地说了一通,气氛终于平和了下来。邻桌的那人先行掀袍起身,说了句倒霉便离去了。
  管事的本想招呼人来收拾地上的茶杯残渣,却见明苑已然蹲下身去将一碎片放在了掌心,他急匆匆地也跟着蹲下身去,就要把明苑手里的碎片揽过来:“客官,使不得使不得,这事用不着您操心……”
  “有劳。”明苑点了点头,重新坐了回去。管事的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赶忙收回了视线,招呼人来收拾地上的狼藉。
  匆忙返回到寝室,管事的拉上门,将手中的纸团拆了开来,读完之后用火烧了。
  方才那女道士低声说的那句“青山依旧”还在耳边回响,仔细想来,这是他被派来这县里这么些年来第一次收到王爷的消息。
 
 
第六章 
  申时三刻,太阳收了收身上的热量,投递在大地上的光不复晌午时的那般热烈,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四下散去,小商贩们趁着这最后的机会奋力叫卖,给一天的买卖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远处,有孩子们趁着风在放纸鸢,各式各样的飘在空中,煞是好看。
  师妹们采购好东西在约定的地方集合却不见明苑的身影,一时互相看看,都说各自买东西没注意她的去向。所有人商量着先在原地等等,然而时间一点点过去,大家都有些着急了。太阳下山之前她们必须得回去,否则拿着这些东西上山的路不好走。众师妹商量了半天,只得留一个人在原地看着东西,其他人出去找,然而留给她们的只有最迟一刻钟的时间了,若再找不到,只能先行回观里再做打算。
  一刻钟过去了,最后一个人也回来了,却还是摇了摇头。
  “师姐会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先行回去了?”
  “不可能,师姐走的话定会通知我们的。”
  “我也觉得不可能,师姐做事一向周到,不会不知道我们找不到她会着急。”
  众人面面相觑,然而太阳已经有落山的迹象了,只得带着东西一步三回头地先行回去了。
  清风楼三楼最里面的房间里,明苑再一次站起身打算走出去,门前站着的两个人却是丝毫不动,把门挡的严严实实。
  “让不让开?”
  明苑本来就气质清冷,现下带了些怒气,周身更加散发出一种逼人的气势,莫名让人有些惧怕。然而,门口的两人像是被定住了一般,脸上的表情一成不变,嘴里的说辞也是又重复了一遍:“军师吩咐了,她没回来之前,你不能走。”
  “她秦无言有事要忙,我就没事么?”明苑捏紧了衣袖,眉头皱了起来,“好一个秦无言,好一个贼窝的军师!”
  “夸我呢?”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两个“门神”立刻拉开了门将外面的人请了进来。
  秦无言的头发微微有些乱,周身不复白日的爽朗,看着像是着急赶过来的:“你们出去守着。”
  “秦无言,我要回去。”
  “久等了,一时有事。”秦无言指着凳子示意明苑坐下,“有些话说清楚了,再走不迟。”
  明苑心中有数,若秦无言不下命令,她今天就是闯也闯不出去,只得再一次落座,神情不大好看。
  “对不起,你跳湖的原因大部分在我。”秦无言把折扇放在桌上,起身恭恭敬敬地低头抱拳,“那日我有事在身不能赴约,派那些狗东西过去是想告知你一声,谁知他们胆大包天竟然敢在你那里逗留,还差点……毁了你的清白。”
  “胆大包天。”明苑把她话里的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贼窝里的人性子如何你不知晓?军师是当真糊涂还是在装糊涂,明苑还真有些看不明白。”
  “你莫要叫我军师!”秦无言近似低吼,心脏像是被针刺了一般,尖锐的疼,“我知你在嘲讽,求你,莫要再这般称呼我了,你和他们不一样。”
  “秦无言,非要待在贼窝吗?落凤寨当真是你的归属吗?”
  秦无言捏了捏扇把,嘴唇几经开合,最终却还是一言不发。
  明苑知是多说无益,只得冷了脸色换了话题:“今日我和师妹们一起下山是来采购东西的,她们恐怕等着急了,我要回去。”
  “陪我吃了饭再走。”秦无言示意门外的人去叫小二,明苑站起身意欲阻拦却被秦无言的话堵了回去,“不吃,你今日断然是回不去的。”
  “军师的威风明苑算是见识了。”
  秦无言听着刺耳的“军师”二字,脸色又黯淡了几分。
  房里点上了蜡烛,一道道菜肴摆上桌,香味扑鼻,明苑拿着秦无言塞到手中的筷子偶尔夹些东西却是食不知味,一顿饭吃得两人心中皆是不快。
  出了清风楼,明苑才发现天色比她料想的还黑,集市上的商贩走了大半,剩下的也都在收拾摊子。师妹们不知是何去向,恐怕都在担心她的安危。
  “天色已晚,山路不好走,我送你回去。”
  明苑挣开了秦无言拉着自己胳膊的手,抬脚就要走却再次被拉住了。
  “放手!”
  有人先明苑一步开了口,引得秦无言他们和明苑几人皆是一怔,看向声音来处。
  缓缓地,有人从夜幕中走来,一袭简单的道袍掩盖不住周身非凡的气质,凤眸流转一番视线锁定在明苑身上,旁人一概都是空气。
  “你是谁?”秦无言出声,明苑望着那人嘴上虽然不说,心中却也是充满疑问。
  可惜来人根本不往秦无言身上看一眼,只打量着明苑,随后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师姐,随我回去。”
  “慢着!”秦无言上前拦住了她们,下一句话却是对着明苑说着,“明苑,她可是你师妹?”
  秦无言定期去清风观,虽然只找明苑,但时间久了也记得些面孔,眼前这人,她脑中不曾有印象。
  明苑只觉手被握紧了一下,下一秒身边的人就轻笑了一声,朝着秦无言开口:“你又是谁?观里的人现下都在担心,恐师姐遇到了坏人,怕不是说的你吧?”
  “放肆!”
  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一时气氛剑拔弩张,秦无言身后的两人已经摸上了腰间的佩剑。
  “秦无言,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明苑的声音里怒意满盈,“你现在立刻带着你的人从我眼前消失,否则,下一次——你绝对见不到我。”
  秦无言盯着明苑看了片刻,又狠厉地瞥了明苑身边的那人一眼,带着手下消失在了夜幕里。
  空气瞬间陷入沉默,明苑的手也被松了开来,只余掌心的温度提示刚刚的一切都不是错觉。
  那人先行走了,明苑随后默默跟上,一路望着她消瘦却挺拔的背影。
  终究是没忍住,明苑的嘴唇嗫嚅了数次还是吐出了两个字音,轻飘飘地消散在空气里。
  “——王爷。”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回来了
 
 
第七章 
  凤青衣的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夜里看不清她的衣着,只有束发带在晚风里飘扬,晃晃悠悠,直荡进明苑的心里,似乎真有些痒痒的。与此同时,她的声音也如猫爪子挠在身上一般,既让人喜欢又有些抗拒。
  “观里都在担心你,女冠却是和人聊得欢畅,乐不思蜀了罢。”
  明苑本来离她有一米的距离,闻言向前靠了一步,堪堪停在她的身后,眉目间竟是有些窃喜:“王爷……也担心我吗?”
  “本王不是你们观里的人,何来担心你一说?女冠未免太自作多情。”
  明苑咬了咬唇,伸手向凤青衣的背上探去,却被凤青衣突然转身惊得一怔,手僵在了半空。
  “本王说不得你么?”凤青衣伸手抓住了明苑的手腕,像是猛虎遇见绵羊,只等下口吞吃入腹,“要对本王下手?”
  凤青衣面上云淡风轻实则心乱如麻,明苑手无缚鸡之力弱女子一个根本伤不了她,可她只能违心求得明苑怨她恨她远离她,最好是永不见她。可天知道,她一握住这柔荑就不想放手,真真想这么一直握下去。但是,不可以。
  “王爷的头发上黏了一片草叶。”看着明苑望过来的眼神,凤青衣逃命似的躲开了,也甩开了明苑的手。这怕是她来时路上着急不小心黏到头发上的,倒是不曾注意。
  “不用你——”“管”字还未出口明苑的脚就已踮了起来,手避开凤青衣的脖子穿到她的背后抚上了她的头发,接着轻轻地一划拉,随后将手收回放在了身侧,低头认错。
  "明苑又放肆了,但是,王爷,"明苑重新抬头望向她,一双美目里映着她的身影,“明苑的手还想要。”
  凤青衣抿了抿唇,想起之前自己凶她时问她还想不想要这双手,眼下,她就是想对着干说些不好听的话,听着明苑话音里的可怜巴巴,狠话是无论如何也压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只得哼了一声:"还想要手就规矩点。"
  明苑垂眸无声地勾了勾唇,她刚刚是故意的,摘草叶是假的,认错也是假的,只是方才那一刻,她就想单纯摸摸她,哪怕是根头发丝也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