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与娘子披道袍[重生](GL百合)——我是总裁

时间:2019-08-24 18:15:11  作者:我是总裁
  等了片刻,大夫实在有些好奇,稍稍抬头往榻上看去,却见那人侧头看着窗外,眼神很是认真。她也跟着看过去,除了偶尔飞过的燕子,倒也没有别的景致。
  她觉得无趣,又把视线收了回来,却在半空中撞上了一双凤眸,当时就怔了一下,然后猛地低头致歉,“小人冒犯。”
  “本王不好看么?非要看外面?”
  大夫当下脸上一红,说不出话来,夸也不是不夸也不是,僵在原地,拽着药箱绳子的手握得极紧。
  “玩笑话,莫当真。”凤青衣打量着大夫的窘况倒也没再打趣,“受伤的将士们还要劳烦大夫用心了。”
  “王爷客气,小人定当竭尽全力。”
  “嗯,下去吧。”
  凤青衣方才只是出神罢了,外面哪怕飞过只凤凰都入不了她的眼。她又重回清风观了,那人就在观里某个地方,可她不能见她也不该见她。避着吧,就这样两不相见,有些牵连也许最初就不该存在。
  “婧如。”
  凤青衣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后又反应过来,吕婧如肩膀上中了一箭,现在该是在厢房处理伤口。但观主有派人在凤青衣门口照应着,听房里一喊,立刻走了进来,“王爷有何吩咐?”
  凤青衣从头到脚将她打量了一番,进而端起茶杯饮了一口,仰头的瞬间露出漂亮的脖颈曲线,“没有本王的命令,除了方才的大夫和你,其他人一律不允许踏进这房门半步,可清楚了?”
  “是。”
  仿佛没了后顾之忧,凤青衣重新一躺下,方才觉得耳朵上受伤的地方发出一阵阵疼,不由得“嘶”了一声,引得还未退出去的女冠咧嘴偷笑了一下又觉得不妥,将笑意收了回去。
  她以为驰骋沙场、睥睨四方的人不会为这点小痛神伤,看来,再厉害的人也都是普通人,只是更多时候比普通人承受得更重,也更坚强罢了。
  明苑不顾师妹们的阻拦走到凤青衣门前的时候,才惊觉自己有些过分疯狂。幸好眼前的门是关着的,不然她恐怕会忍不住冲进去。
  “师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门口侍候着的人声音不大,怕惊扰到里面的凤青衣,急匆匆地走到明苑的身边扶住了她。
  “王爷……可还好?”
  “刚刚孙大夫给上了药,走出来的时候脸红红的,挎着药箱往西厢房去照顾别的将士了,看样子王爷的伤不大要紧。”说完这句,师妹凑得更近了些,低声往明苑耳朵里灌话,“这王爷倒不如听闻的那般冷酷,方才疼的龇牙的表情被我看到了,滑稽又可爱。”
  “顽皮。”明苑摸了下师妹的头,“是人都会疼,下次可不能笑了。”
  “知道啦。”师妹狡黠地吐了吐舌头,“师姐你身子不是没有全好嘛怎么过来了?担心王爷吗?王爷说除了孙大夫和我,不让别人进去,你来了也见不着。”
  “那我回去了。”明苑又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转身走得挺慢,不复来时的匆忙。
  是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冠,高高在上的王爷为什么要见她?她心里应该清楚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丝期待。不过紧闭的房门没有给她任何惊喜,远远地,明苑只能看见小师妹挥动的手。
  休息了三天,明苑耳朵上的伤口已无大碍,包着的纱布已经拆了,虽然留着一条痕迹,但假以时日就会恢复如初。
  吕婧如中箭的胳膊还包着纱布,布带挂在脖子上,孙大夫提醒不得大动,但她伺候凤青衣惯了,自己一个人待不住,除了换药吃饭,其他时间又凑到了凤青衣的房里。
  “王爷,属下觉得这道观有问题,说不定和袭击我们的人是一伙的。”
  凤青衣知道她的意思,他们此次秘密出行,除了跟着的人,没人知道他们的行程,他们走的消息,也更只有他们自己和道观里的一些人清楚。路上遇袭,很难说不关道观的事。但看敌人的安排,似乎对山里的地形很是熟悉,说不定不是道观里的人将他们的消息传了出去,而是道观本身就在敌人的监控范围之内。
  不管是哪种情况,凤青衣知晓一点,这道观不可久待,越拖他们的处境就越危险。但眼下手下的人受了伤,马又被迫不得已推下了山谷,一时想走也走不了。
  “这道观暂时是能待的,但绝不可久留。”凤青衣走到书桌旁边铺开一张纸来,提笔挥墨写了些什么,接着揉成团走到窗边以哨声唤来了只鸽子,将纸条绑在鸽子腿上传了出去。
  “等府里的人接应我们。”
  “王府离此处骑马也就半日工夫,最多明日午时他们就能过来。”吕婧如心情不错,“王爷,明日我们就能回去了。”
  “嗯。”凤青衣嘴里答应着,却没有完全安下心来,谁知道事情会不会有变数。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直到第二日夜里,清风观里也没来人的动静,一切都和之前一样。凤青衣意识到信鸽很有可能是被敌人半路截住了,消息并没有传回去。这样的情况她事先是有想过的,但这种不好的结果还是让人心里添堵。
  “把你们观主给本王叫来。”凤青衣一拍桌子周身的气势显露无遗,吕婧如知道她要认真了。
  观主来得挺快,凤青衣让吕婧如守在门外,她单独和观主在房里说话。
  “师父,本王遇袭一事你可有想法?”凤青衣勾唇笑了笑,食指在中指指甲上来回摩擦了几下,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清风观巴掌大的地方,要消失的话也费不了多少工夫。”
  观主低了下头,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了能有一盏茶的工夫。凤青衣倒也不急,把玩着手上独有的象征地位的翡翠扳指,抛起来接住,再抛起来再接住,一次比一次扔得高。
  “有。”
  观主话音一落,抛起的扳指也稳稳地停在了凤青衣的掌心里。
  “说。”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还是没话说
 
 
第四章 
  凤青衣甩了甩衣袖,胳膊上常年征战留下的好多道旧伤痕细细密密地映入眼中,她混不在意,只听观主说着话,突然打断道:“清风寨?”
  观主的表情有些复杂,怒、怨、哀、愁好像都夹在其中,握着拂尘的手忍不住甩了一下:“是。”
  “清风寨在这山头存在了有三十多年了,早些时候朝廷也派兵镇压过,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仗着地形易守难攻,逼退了朝廷好几批官兵,双方都有损失。渐渐地,朝廷也就没了管他们的心思,但那些人倒还是有些忌惮朝廷,也收敛了不少。”
  “然而,二十年前吧。”观主的眼睛盯着地面上一块青砖,沉入回忆的漩涡之中,“也不知他们是惹了什么大人物,引得一大批人攻打他们。那日无数马蹄声震天响,观里都听得清楚,闹了很大的动静。”
  “后来听说,那一日,清风寨差点被端了老巢。从那以后,清风寨元气大伤,再也没敢明目张胆地在这方圆百里抢钱劫道,百姓的日子安稳了不少。本以为这寨子就这么完了,想不到五年前,他们又有所动作。那寨主还让这郡上不少说书的散布消息,说清风寨改名落凤寨,从此劫富济贫,绝不会再做有损朝廷、有害百姓利益的事。”
  “浪子回头?”凤青衣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他们根本不能信!”
  凤青衣把她脸上的气愤看在眼里,心里有了点数:“哦?”
  “他们,他们!”观主气得发抖,不知想到什么事情,眼眶都红了,“他们定期都会来我们道观,简直欺人太甚!”
  “这群畜.生可曾祸害过观里的女冠?”凤青衣的眼睛眯了起来,搭在桌上的手紧了又松。
  观主愣了一秒,眼里的情绪看不分明,但怨气不减,“不曾。”
  凤青衣不知怎么缓了一口气,看向观主的视线里满是坚定:“以后清风观的安危,本王负责。”
  “贫道替观里上上下下所有弟子,谢过王爷!”观主即刻就要跪下,被凤青衣挡住了。
  “遇袭的事八成是清风寨干的。”
  凤青衣本就知晓敌人对地形很熟悉定是附近之人,现在听到答案并不意外。这道观受山匪侵扰,想来这观主也不会和他们为伍,凤青衣便把飞鸽传书失败一事及眼下的打算告诉了她。
  “王爷的意思是,让你们的人混入弟子之中,趁着下山采购的机会将消息传出去?”
  “万万不可。”观主叹了口气,“会被发现的。”
  凤青衣没想到山匪对道观的控制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轻声哼笑了下:“倒是有些猖狂。”
  “无需王爷派自己人去冒险了,贫道会安排人的。”观主望着凤青衣,眼前的姑娘年龄不大却有着成熟的气质,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王爷放心,贫道都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清楚。只要贫道这观里上上下下能得到王爷的庇护,贫道为王爷做事绝不含糊。”
  “本王相信观主。”凤青衣点了点头,“不过本王得提前见见她,有些具体的事情要叮嘱。”
  “是。”
  “今夜亥时三刻,让她秘密来见,本王在房里等着她。”凤青衣摩挲了一下手指,“来时连续敲三下门就直接进,莫声张。”
  “贫道明白。”
  凤青衣心里放不下这件事,晚上早早就打发了其他人,连门外侍候的人都不让靠近,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等着观主安排的人到来,顺带在脑子里把要告诉那人的事项过了一遍。
  时间一点点过去,凤青衣倒也放松了下来,想来上辈子那么多大仗都过来了,眼前这些事比起那些也还算不得什么。估计是她在阴曹地府歇息的久了,身体懒散了,连胆子都变小了。这么一想,她突然有些怀念上一世战场厮杀的日子,起码那些时候,没有背叛,没有儿女情长,没有勾心斗角。
  思绪一上来,凤青衣想起上一世好多事来。那时大哥还在,国家还算太平,打仗少,她也过得安生日子,时不时陪着大哥二姐喝喝茶下下棋,倒也快活。后来大哥没了,二姐做了皇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邻国进犯的次数多了,她上战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发觉二姐变了,也许是她不愿意承认,以前的二姐不过是戴着面具而已,后来的样子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她想过二姐会变得越来越陌生,却没想到,最后会死在她的手上。这是她的亲姐姐啊,就算是皇家无情,她为她护了这国家几载,下场未免太过凄凉。
  陷害,绞刑,脑袋挂在宫门上。
  凤青衣眨了眨眼,心里的痛感在阴曹地府的无数年岁里已然消失了,她没想过重生,只想过她明媒正娶的娘子。但老天既然让她重来一次,她得给上一世的自己一个交代,不然她重活一世又有什么东西可以支撑她走下去,过完这额外的生命历程。
  上一世,她辜负了娘子,死前也未能再见一面;这一世,她不娶妻,避开那个人,也许她就能过得幸福吧。再怎么样,做活人的娘子比做死人的遗孀好得多。这一世她没想过活长久,还是别连累别人的好。
  想得太入迷,连敲门声都未听见,等凤青衣察觉到声响时,放在床边的佩剑已然握在手中朝着声源处刺了过去,“大胆!”
  明苑委实吓了一跳,剑上携带的冷气直奔她的面门,再近一分,她的脸上必然得多出一个窟窿。
  房里未点蜡烛,只有月光透过窗户投在一方地面上,才有了些光亮。她怔在原地,顺着持剑的手看过去,撞上了一对凤眸,视线如利箭般仿佛能轻易刺穿她的心脏。
  明苑本来想道歉,可看着面前人的脸,她竟一时嗓子像被毒哑了一般,一个字都说不出,一个音都发不出。
  凤青衣,这是琼璃国大名鼎鼎的三王爷,凤青衣。
  她心中默念着的凤青衣,此时手上执剑,脸上不显山不露水,心里却早已一团乱麻,喜怒哀乐,百感交集。
  明苑,这是她上一世明媒正娶的娘子,明苑。
  “啪”的一声,剑身着地,摩擦之间发出阵阵嗡嗡的余音,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明苑回过神,低头行礼:“明苑冒失,惊扰了王爷,还望王爷……勿怪。”
  作者有话要说:  我码字太慢……我大概从咸鱼沦落成了大猪蹄子……枯辽……
 
 
第五章 
  渐入深夜,仅有的月光也没了,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明苑低着头站在原地,一时得不到回应也没敢动。
  “罢了,是本王紧张了。”
  明苑抬起头来,面前的人已然看不清面容,但落在身上的视线倒是还在。她抚了抚拂尘,轻启樱唇:“师父已经将事情告诉我了,王爷放心,明苑会做好该做的事。倒是王爷——”
  “嗯?”凤青衣话接的很快,声音一出自己都愣了一下。
  “伤可好些了?”明苑的声音清冷,话语里的情绪倒是温情的,“贫道一向话多,只是听闻王爷遇袭,一时有些担心。王爷听听便过,不必放在心上。”
  如何能不放在心上?凤青衣一心想着避开明苑,可还是见面了。这是她上一世的娘子,这一世却只能做陌生人。
  凤青衣勾唇几不可见地笑了笑,手握成拳:“女冠既知道自己多嘴了,一开始便不该开口。”
  明苑咬了咬唇,听见了脚步声,凤青衣从她面前走开了。她脚下下意识一动,听到“锵”的一声,是落在地上的剑。她伸手就要将剑拾起,冷冰冰的声音灌进了耳朵,如寒冬腊月的刺骨寒风,让她忍不住想颤抖。
  “女冠方才管不住嘴,现下是连手都管不住了?”
  “王爷恕罪。”“砰”的一声,膝盖着地的声音。
  凤青衣将手指紧握按住桌角,再用些力道这桌角只怕是保不住了。无边黑夜掩住了她脸上所有的情绪,只余刺入手掌的木屑带来的微痛:“女冠起来吧,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贫道……谨遵王爷教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