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恶毒女配带球跑(GL百合)——徐歇

时间:2019-08-22 15:58:53  作者:徐歇
  赵优然瘪瘪嘴:“姐姐以前也是这样的啊……”
  赵摇光看着赵优然,赵优然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气氛冷了那么两三分。
  明明小姑以前就算对他不冷不热,但他没有感受到这样明显的差别对待啊!
  果然,就听到赵摇光说:“你姐是你姐,你是你,有可比性吗?”
  赵优然想问啊,为什么没有可比性!
  但在面对小姑的目光的时候,他忍不住又怂了。
  哇,他是个男孩子,为什么要那么怂!
  赵优然想不通。
  赵优然在这边委屈巴巴,陆合意在那边带着陆雪致做一些简单的事。
  陆合意道:“蒜剥了放碗里,记得不要摸眼睛,知道吗?”
  “知道。”
  脆嫩的童声响起。
  陆合意用童工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店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
  就是看见那小小的爪子在慢慢剥蒜的,又极其认真的模样,心里跟糖甜化了一样。
  “小雪致做的好好啊。”
  雪致抿着唇,像是接受了这个夸奖。
  这些店里的人她都认识,也都很熟,大多是她的师兄师姐,陆雪致一点也不生分。
  陆雪致端着小盆过去:“妈妈妈妈,我剥好了。”
  “不错,比你哥强。”陆合意道。
  陆雪致又抹了一层洗手液,哗啦啦的水落下,她偏着脑袋,像是在疑惑。
  陆合意说:“你那优然哥哥,多大了都不会剥蒜。”
  “啊,那么笨啊。”
  陆雪致眼里雀跃着的嫌弃一闪而过,然后又定定地看着陆合意做菜。
  陆合意边做,旁边还有人专门观摩,他们多是那些糟老头子推过来的一些有天赋、年龄比较轻、腿脚尚还好的弟子。
  到了陆合意这里,都叫陆合意老师,有的年龄比陆合意还要大。
  还有两个糟老头子收的徒弟,社会地位比较高,通常也是周末来学习学习,报班学费,陆合意一点都不客气。
  陆合意通常教人识别菜色灵气,但是学生们大多才能分出灵气,不能像陆合意这样准确,陆合意教得头疼,但还是不得不教下去。
  毕竟他们搞这个厨修不只是为了给人做菜,这最重要的是传承。
  不知道为什么,陆合意又想到了早年伍宁忽悠她的时候,说什么修真界末法时代,修真者碌碌无为,想要收她当徒弟传承衣钵。
  这才短短几年,陆合意竟然也体会到了传承的艰难。
  如果不是自身灵力支持,她觉得她可能比谁都秃得快。
  一边的新晋厨修们还在练习择菜,陆雪致也端了一菜盆过来,她双手捧着菜盆,菜盆比她脸大,抱着有些踉跄。
  只是在看到那菜品搭配的时候,众人都为之一惊。
  这是匹配得多完美的一道菜,将每种菜的能量融为一体,把菜的灵力发挥到最大值!
  “小师妹这……”
  “这天赋异禀啊。”
  “老师、这……”
  众人有些不可置信。
  而陆合意也有些不可置信。
  “大概真是天赋异禀吧。”
  众弟子哗然。
  他们这里有个大师兄,不过才十四五的年龄,但已经大学快毕业了。
  以前他们觉得是大师兄跟着陆合意的时间长,所以会这样想。
  而现在,他们开始想,是不是自己真的没天赋。
  “你们也不用那么沮丧,毕竟能那么多人出一个,已经很了不得了。”
  陆合意这样安慰着,然后又很是自得,这是自家女儿啊!
  弟子们倒是有些丧气。
  是啊,若是修真有门路,这多少人也都能更上一层。
  但关键是,有门路没灵气!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法子,这陆合意师父还大方的教他们如何做有灵力的菜,他们竟然点办法都没有。
  继陆合意后,又出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陆雪致,一群自诩为人中龙凤的人,都恨不得把陆雪致给捧起来!
  虽然在陆合意这里是没机会了,但他们还有机会啊,也许陆雪致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
  陆合意回家后就告诉了赵摇光。
  赵摇光今天心情不错,道:“既然那么多前辈看中了小雪,那就是她的福分,以后说不定出门靠朋友呢。”
  陆合意不屑道:“我们以后肯定比那些人活得久,出门了还不是得靠妈。”
  赵摇光捂着嘴,小声地笑。
  “是啊,都得靠妈呢,合意妈妈。”
  陆合意别扭:“怎么叫呢。”
  “就是觉得好听。”
  陆合意冷哼一声:“不过,你想得还是太好了,我看那群人就跟拉皮|条的一样,我家小雪才多大,还想把他们家儿子女儿,侄儿、侄女儿、外侄之类的带来跟我们家小雪玩。”
  赵摇光一听,不由得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她突然严肃地看着陆合意,“要不咱们把他们开了吧?”
  陆合意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下一次让小师弟再出一套试卷,只要不符合标准的都给筛选下去。”
  赵摇光面色不变道:“也可以暗箱操作。”
  陆合意一想,“那也要等到我找到了接班人再说啊。”
  “那我去吧。”
  陆合意白她一眼。
  感觉自己的生意交她收上就会被砸场子。
  说起来,赵摇光也跟着陆合意学了那么一段时间,但赵摇光也不可能跟着她做菜,而且她那领悟能力也格外的差——
  结果弯弯绕绕,伍宁勾勾手,陆合意就把满不情愿的赵摇光给送过去了。
  美名其曰:都是为你好啊。
  赵摇光还是忍住了。
  让陆合意非常满意的是,虽然伍宁这个师父不怎么样,但她看人还是非常准的。
  比如伍宁的小徒弟,邱一凡。
  这个小徒弟一直带着,手把手教着,那么多年,一直跟养着朵娇花一样。
  竟然也没带出问题。
  交到陆合意手里的时候,又是一个学做菜的好苗子!
  而让伍宁垂涎了十多年的赵摇光,更是会灵根深重,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诀,短短几年,陆合意就察觉到身边人的气息不一样了。
  但让赵摇光做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陆合意店里的预备役又被换了一批,竟然换上了好一些的老头子。
  那些老头子都知道陆合意的脾气,一言不合就赶人,如履薄冰。
  之后陆合意也没把陆雪致带到店里过,不过陆雪致还是走上了跟陆合意相同的道路,拿着进口的玩具锅碗瓢盆不亦乐乎,往往还带着小表弟一起搞过家家。
  时间渐渐过了两年,陆合意的店已经开了两家,实在是他们店里的厨子不够,根本开不了分店。
  陆合意的分店开在另一个区,坐车回来也是晚上七点了。
  她洗了把脸,桌上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看见桌上没有陆雪致那些过家家的小碟子小碗,陆合意也松了口气。
  陆雪致大了一点儿了,晚上就跟陆合意他们一起住,也算是培养一下母女之间的感情。
  赵摇光很早就发现了,比起母女感情,陆合意和陆雪致之间更像是朋友,两个人经常因为小事吵架。
  当然,结果都是陆合意吵赢了。
  这会儿陆雪致也有七岁了,一年级快上二年级了,课业还算比较简单,赵摇光陪着女儿做完了作业才下来。
  陆雪致给陆合意盛饭,又说起今天作业已经做完了,等会儿想看两集动画片。
  陆合意道:“真乖啊,作业都做完了。”
  陆雪致腼腆的笑了笑,陆合意夸她的时候,她都很受用。
  饭桌上,陆合意又看着赵摇光,觉得赵摇光真是受苦了,“我有时候就觉得辅导小学生真的好恼火,你耐心真好。”
  赵摇光说:“小雪挺好教的,下次可以换你试试。”
  “还是不要了。”陆合意赶紧摇头:“你认识的吧,我们店里的那个刘姐,她家孩子上幼儿园,一辅导作业,她就暴躁症爆发了……她脾气多好的一个人啊。”
  赵摇光想了想,又忍不住笑了。
  “好像是有些可爱。”
  “妈妈……”陆雪致抬头看着陆合意。
  陆合意说:“妈妈不是说你。”
  陆雪致还是有些小失落。
  赵摇光道:“小雪学什么都很快,有时候不用我说都能做对。”
  “是啊,才一年级嘛。”
  两人吃了饭,把孩子哄睡着,两个人才回房间。
  陆合意先洗了澡,出来就看见梳妆台上放着一张请柬。
  打开一看,写的是云霆和赵睿涵的结婚邀请函。
  陆合意刚开始还不觉得,现在一想,原来这么多年了。
  想当初她才到这里的时候,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现在,连赵睿涵和云霆都要结婚了。
  而赵摇光——
  赵摇光没有成为云霆为获得赵睿涵欢喜的牺牲品,并且牢牢地掌控着赵氏集团,赵杰然连点儿缝都钻不了。
  而她,也没有成为赵睿涵打脸升级的炮灰,顺便还收获了和和美美的日子。
  趁着赵摇光洗漱期间,陆合意又拿了平板放一边,她近年也爱看一些肥皂剧了,但又要求质量,不由得只有看起了赵睿涵的作品。
  不得不说,赵睿涵作为女主,还是有水平的,演出来的人物就像是活了一样。
  陆合意说不出来,但总觉得她演得好看。真是头戴光环的女人啊。
  赵摇光一出来,就看到陆合意坐在床上看电视。
  赵摇光问:“请柬看到了?”
  陆合意点头,随口感慨:“嗯,没想到他们也要结婚了。”
  “都那么多年了。”赵摇光一瞥,想了想,接道:“这个年龄结婚,也算是优生优育。”
  陆合意突然转头:“那我们呢?”
  “我们当然是早生早点明正广大的过日子。”赵摇光道。
  陆合意啧了一声:“双标。”
  赵摇光实在是太双标。
  赵摇光揉了揉头发,又吹了吹,回头看陆合意还在看电视。
  她面上一笑,陆合意这聚精会神的模样还真的挺可爱的,她只觉得以前陆合意和赵睿涵那些什么水火不容都是装出来的。
  等到一集过半,赵摇光爬上床,踢了踢陆合意盘着的腿。
  赵摇光趴在陆合意的颈肩问:“不是说要修仙吗?”
  陆合意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道:“嗨,你不是跟着伍宁师父修了吗?”
  “那之前是谁说了我白天跟着伍宁师父学,晚上再跟你复习复习?”赵摇光语气里带着生气。
  陆合意随口道,“是我啊,这关键时候呢,别打岔。”
  赵摇光陪着她看了会儿,又问:“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电视好看。”
  赵摇光在人的耳边轻叹口气。
  还不如水火不容呢。
  陆合意知道自己错了,不该沉迷电视晚睡晚起,又道:“你等等,我等会儿就教你。”
  陆合意说完,又道,“我之前教过你,你又不是不会。”
  赵摇光道:“没有你手把手教,就是不会。”
  “真笨的,所以我才不教陆雪致,有你的基因都给带坏了。”陆合意理直气壮。
  “所以你教不教吧。”赵摇光拉着人的手,用自己的所学,瞬间将人放倒在床上。
  室内灯突然一暗,明晃晃的平板也栽进了被子里,视屏里还放着赵睿涵的电视,那有些熟悉的声音让陆合意面上倍感烧灼,就跟被熟人看见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
  没一会儿,莺歌燕语中,陆合意才有时间小声抗议:“喂,我说,不是这样的修仙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