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GL百合)——卷喵

时间:2019-08-18 09:52:36  作者:卷喵
  这是由叶奈棠深思熟虑总结的答案。
  给予孤单宅女慰藉。
  一个是不愿接触外界的医师,一个是命不久矣、久经风霜的外来人。前者在进行秘密实验,后者偷渡而来,撞见诡秘一幕。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于情于理,她都不肯轻易放自己离开,留着又没用处,只好拿来解闷。
  如此一来,一切解释得通了。
  原主误打误撞通过医师挖的隧道,做了不可告人的交易,才得到她的救治,得以苟活。
  那现在,身无分文的叶奈棠想讨好,能做到的只有这个。
  答案是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感受到她的真心。
  如果说……
  她正有此意,真想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总归吃不了亏,睡睡觉就能换几年性命挺值当。
  “你……”面对她的交好,柳梦溪大惊失色,差点喷出来:“喂!走开,不……不要过来!”
  柳梦溪避如蛇蝎,一个劲往后缩,因动作幅度大,裙摆飘起,露出一小截细致光滑的腿。
  叶奈棠停住脚步,遥遥望着她,状似奇怪她激烈的反应。
  “药在右手边第四层抽屉里,你拿到就走吧,记得关门。”见女孩没再过来,柳梦溪镇定了些,开始赶客:“前面的玩笑话你还当真了,无趣,真是无趣。”
  她嘴里一边念叨着,一边转过身子,脸深深地埋在被子上,耳尖透红。
  “……哦。”
  敢说不敢做,单就口头上逞痛快。
  即是表面放荡骚气的药师实则纯情得一批,非常不经撩。
  类似于小说里常见的:冷酷总裁也会和恋人撒娇;清纯偶像暗地里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班级里公认的好学生,岁月静好不惹事不打架,发起火来却比谁都狠……
  这种反差梗初见惊艳,后来见得多了叶奈棠有些木然,心里没啥感觉。
  所以她仍然面不惊澜,缄默无言,依言打开柜子翻找,里面摆着一方棕色盒子,盒上缠满花纹。
  “谢了,但你为什么帮我,不怕我出去乱说么。”
  “你这人!我帮你还不乐意?”
  柳梦溪不想多说,怕被气到,于是搪塞道:“你尽管把这里事情说出去,看他们信不信。”
  事实和想象中的有出入,药师非但没对自己做什么,反而无偿施出援手,活了至少两百年的人精照旧这么心大?事出反常必有妖。
  叶奈棠收起药盒,俯首看她,不依不饶地追问,“为什么帮我?”
  气氛陷入沉默。
  ……
  “不说我就舔你了。”
  说着,叶奈棠漠然地凑近她。
  “呜哇!”柳梦溪猛地坐起,觉得这小孩好生无耻,“行了行了,我说就是了。”
  少女模样的医圣羞赧地抬头,脸红得滴血,眉目含春,本就艳丽的容貌此时更是风情万种,注视叶奈棠的眼神像透过她看另一个人。
  将积压多年的情衷诉说:“我第一次见到意中人的时候,他的年纪与你相仿,也是一头白发,神情冷冰冰的。”
  闻言,叶奈棠心一咯噔。
  “你们很相像,同样弱小,同样脆弱。”
  “洛辰失去灵根后,家族放弃了他,同辈瞧不起他。我帮到他……他是否就会对我青睐……”柳梦溪自觉失言,顿了顿,话锋一转:“咳,现在明白了吧,我帮你,仅仅因为你们长得像。”
  虽然有些意味不明,但叶奈棠隐约能猜到她的话透露出的东西。
  银发女孩退后一步,道:“你所谓的实验是关于灵根,为了洛辰?那些试验物包括西域的居民?他们最后怎样了。”
  “知道太多可不是好事。”
  柳梦溪撇头,不愿作答。
  看见这幅反应,叶奈棠自然明白他们下场不会太好。
  值得在意的是对方的暗恋者洛辰,极有可能是男主。
  和男主或他的女人扯上关系,不是被炮灰就是被收入后宫。丝毫不自觉自己便是后宫之一的叶奈棠当下立断,转身告别:“后会无期。”
  随着关门发出的吱嘎声,房内重归平静。
  柳梦溪无聊地翻了个身,瞟到床边的柜子时顿住,突然发现不对劲——放置无花果制成的续命药在第四层抽屉,可没关好的抽屉是第三层。
  她心惊肉跳,颤抖着手拉开抽屉,却见里边装点心的匣子不翼而飞。
  “你给我回来!取错了!”少女霍得爬下床,打开房门喊道。
  然而面前的走廊空荡荡的。
  无人回应。
  ……
  天朗气清,团团云朵簇拥,像挤到变形的棉花糖。
  街上人群稀疏,道边站着小贩,放声吆喝,气氛祥和。乍看之下,女性个个肤白貌美,男性皆玉树临风,姿色均为上等,竟没一个长得丑的。
  叶奈棠扎在美人堆里,一面漫无边际地走,一面拿起最后一块桃花酥,带着烦闷意味,将做工精致逼真的酥点塞进嘴里,整个囫囵吞下肚。
  桃花酥香甜可口,入口即化,齿间仍存留属于花的清香。
  甜点十分好吃,可等了半个时辰,也没见有治疗功效。
  她抖抖木盒,确认没有夹层,才关回盖子。
  ——被骗了啊。
  授予续命药只是打发人的借口,率真易炸毛性格大概也是伪装的。
  身体果然没这么容易痊愈,简直像主角那样命运多舛,叶奈棠轻叹口气,发觉自己还是太过小瞧别人。
  不过桃花酥是真的美味,许是甜品能治愈心情。
  她很快消去焦虑,打算先打听灵植无花果生长在哪,寻药材保命。
  “小姑娘,买身衣裳吗?”
  一旁,摆摊的国字脸男人热情揽客,笑得憨厚:“来看看吧,我家衣裙款式多,总有一款你中意。”
  “不了。”叶奈棠回绝,如今她哪有钱买衣服,况且身上的百褶裙合身舒适,材质奇特,穿到现在并未脏破,没必要换。
  男人仿佛未闻,笑容像画在脸上,有几分扭曲,他径直上前拉住幼女的胳膊,往里拖。
  “看看再决定买不买啊。”
  “啪砰。”
  木盒不慎摔落地面,发出闷响。
  头次见到强买强卖,叶奈棠被冷不丁制住,怀中揣的盒子一个没拿稳,它掉下时滚两圈,底部刻着小篆书写的柳字,镀了层金边,格外惹眼。
  他看到盒子底面,眼瞬间直了,就连脸上表情都变了变。
  “你这个小偷!别跑!”男人拉下嘴角大喊,模样突然盛气凌人,半弓起身体,双脚跨开,架势如同擒到偷东西的小鬼,正质问她。
  他装作愤怒地攥紧银发幼女的手腕,一边弯腰捡起木盒,而后把人往里拖。
  卖衣老板白源在意这落单女孩多时,她披头散发,明显是风尘仆仆赶来,非这座城里的居民。
  下手果断点,别人想追究也难。
  其实,他原先只是看上她那身衣裳,别人或许看不出门道,但他的经验告诉他,她的裙子下了多层高深法阵,这手笔放拍卖会上能卖不菲价钱。
  再加上意外之财医圣的匣子,柳梦溪亲手写的字,没人敢造假。拿去竟拍,那些个为美人痴狂的子弟还不得争得头破血流。
  不过柳梦溪那女人不好惹,这丫头可能和她有关系。
  怕什么,白源暗笑,有了钱他就远走高飞,隐姓埋名,过自己的潇洒日子。
  声响引起路人们注意,好奇地将目光投向铺前。
  离店铺老板较近的男女,纷纷心照不宣地应道:“啧啧,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偷东西。”
  “是啊。”隔壁茶馆桌边,白衣女子抿了口茶,笑盈盈道:“你爹娘怎么管教的。”
  “……”
  其余路人听了,明悟发生了什么,有些好事者便围上来凑热闹,你一言我一言,尽是数落女孩手贱。
  这是,组团碰瓷?
  叶奈棠垂头,不懂为什么找上她,她看上去很好欺负?
  但也为他的反应速度拍手叫好,不慌不乱,动作熟稔。
  “撒谎……可是要遭天谴的。”
  众说纷纭之中,某道低沉而动听的声音像落入池塘的石子,激起层层惊澜。
  男人闻之色变,正欲扭头呵斥,但叫人大跌眼镜的是,随着她话音落下,他上方天空的白云积压沉重的黑。
  紫色雷电流窜,光是看着便能感受到强烈威压,不容抗拒。
  竟然是天谴!
  原本围店铺边的修士忽地散开,和站在中央的两人撇清关系。
  ……被劈中可不是开玩笑,没有哪个修真者不怕雷劫,挨一下真会死人的。
  手腕仍被拽住的叶奈棠头低着,银发如雪倾泻,看不清面容,但见一抹血迹从嘴角蜿蜒淌下,露出的下巴清瘦苍白。
  ——银玖,掌管秩序与气运的上神。
  ——有权对破坏秩序、违背伦理之事降以雷罚。
  只是她目前修为尽失,动用权限过于勉强。
 
 
第9章 当初次遇见女主
  如若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管好自己的手,不惹是生非,去打那小女孩的主意。
  逼迫感压得他喘不过气,白源抑制不住地埋头哀嚎,身体微微颤栗。
  “对……不起,我错了,放过我!!”
  意识到死亡离得如此之近,他头脑一片空白,接着瞳孔扩大,忽地反应过来一样反手将匣子塞回她怀里,拔腿便跑,很快不见踪影。
  随后,天边乌云消散,白白的云朵浮于上空,风和日丽,仿佛未曾发生风浪,方才经历的仅是错觉。
  叶奈棠精神有些恍惚,眼前景象逐渐模糊,手脚发软。
  血珠源源从嘴角滴下,她低垂着头,目光所触及到地面弥漫开来的血迹,落于眼中格外刺目。叶奈棠搂紧盒子,周遭人群的议论声传来,她听不清他们在讲什么,只觉得聒噪且芒刺在背。
  也辛好衣铺老板落荒而逃了,要不是他先怂,凭自己目前还无法驾驭神力,真降下雷罚等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即使如此,她也不觉得他识相地逃跑是最佳结局,他无端冤枉别人,最后却轻轻松松地一走了之……
  换言之,就是犯罪成本低,撞上祸事只能自认倒霉。
  叶奈棠自嘲地想,挪了挪脚,然而发现沉重得迈不开步,意识愈发昏沉。神识深处一阵被针扎般的刺痛后,终于体力不支昏倒过去。
  如同被折断翅膀的蝴蝶,直直往下坠。
  忽然,众多旁观者中钻出一位穿着鹅黄色襦裙的女子,纵身接住银发幼女,而后抱起她,使用法阵传送。
  不出片刻,两人双双消失在众人视野。
  嘈杂声停止,修士噤若寒蝉,呆愣地望着她们刚才站立的空地。
  紧接着,更为疯狂的呼叫声响彻街道——
  “我没看错吧!是梓梓!我家心肝越来越好看了……”
  白衣青年夸张地捂住心口道,一脸痴态。
  很快,他被身旁的少女捶了:“啥玩意儿?再给老娘重复遍,上个绿我的人坟头草可是三尺高了。”
  “可是。”和那对道侣是同行朋友的另一女子喃喃,作西子捧心状:“她真好看,连我也要情不自禁恋上她了。”
  有位白衣修士抽出剑,视死如归:“拔剑决斗吧,小梓是我的!情敌干掉一个是一个。”
  ……
  诸如此类言论数不胜举,大多是围绕黄裙女子,表达内心惊叹。
  如果说柳梦溪是广大单身修士的理想老婆,那么第一仙宗掌门女儿殷梓便是所有人的梦中情人,她生性温柔,且其强大的实力与如花美貌,无不令人心驰神往。
  最重要的是,她至今单身未嫁。虽地位悬殊,但万一走狗屎运,掌门之女恰好看上自己呢?
  现今,这样男女老少通杀的佳人,竟当街打横抱走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无比叫人扼腕叹息:为啥被看上不是自己,他/她也想被公主抱!
  倒是一些有心人略微沉思,和属下附耳叮嘱,去打探那小孩究竟何许人也。
  ……
  翌日。
  日上三竿,天元宗内,身穿绣着天字道服的弟子在空地修炼。
  这时,手端瓷碗的女子路过,门派弟子眼神紧紧黏在她的背影上,恨不得盯出一个洞。
  直到她走出走廊,他们才作罢,收回视线。
  而引起争端的事主坐床头发呆,打量这个装修得粉嫩嫩的陌生房间,心中疑惑愈发强烈。
  她以为这回凉了,要栽在这里了,但没有……
  “早上好。”门突然打开了,走进一位长相柔美的女子,她穿的淡黄色服装正如给人的感觉一样温暖,像领家小姐姐。
  “我叫殷梓,你呢?”她将瓷碗递给银发女孩,声音温和:“可感觉舒服些了,下次别再过度消耗灵力了,很危险,你的父母是谁,他们住哪里?”
  “我是叶奈棠……父母……都已不在这世上了……”
  叶奈棠接过碗,模样看似万念俱灰,伤心地不愿回想。
  见此,殷梓不忍细问,露出老母亲般怜爱的表情:“那你今后可有打算,若实在没去处,不嫌弃的话暂居此地,我们门派虽然规矩多,但很安全,不会有人欺负你。”
  说到最后她顿了顿,改口:“只是你隔壁住着一小霸王,别招惹她,有什么事找我便好。”
  对方一副慈母模样,叶奈棠看得一脸黑线,别过脑袋,细声细语:“谢谢,麻烦你了。”
  殊不知,那动作落于殷梓眼中成了害羞的表现。于是,女子目光愈加慈祥,几乎能溢出水来。
  “记得喝药,我先走了,需要我时喊我名字即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