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GL百合)——卷喵

时间:2019-08-18 09:52:36  作者:卷喵
  而这时,空中掠过一抹黑色身影,它速度极快,格外晃眼。
  “哼哼……”
  死一般寂静的空气中,兀然乍现属于女童稚嫩的声音,如铃铛悦耳,刺破静谧,给氛围添上许些鬼魅——
  “灵宝在我手里!别愣着,还不快向你们未来的老大磕头。”
  此言一出,四座俱惊。
  霎时,所有生物的注意力转移,都集中到那抹矮小的影子。
  “狐柒,是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听到熟悉的声音,黑狼首领面部表情由诧异转为愤怒,它对着虚空呲牙,露出泛着冷光的森白犬齿。
  仇敌相见,分外眼红。
  若非碍于形势,龙鱼混杂,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先下手讨不到好,反而易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箫良必扑过去扒她的骨,蚕食她的肉,将她对它二弟做过的事,尽数还给她。
  但时机未到,箫良只得干瞪眼。
  它心里发虚,默默提防着狐柒,不知她搅这趟浑水意欲何为,也拿不准灵宝究竟是否她身上,毕竟这位生性狡猾,向来谎话连篇。
  “信你才有鬼。”
  箫良决定秋后算账,以大局为重,却也不妨碍它逞些口舌之快。
  于是,它阴阳怪气地又道:“磕头?哈哈哈!我没听错吧!就你这头被白狐一族逐出的异类,靠混我辈剩饭苟活的渣滓,前段日子投奔了人类。”
  “活到现在真亏你脸皮厚。”
  “真像到处乱窜的老鼠,好歹你传承了白狐血统,那群心高气傲的老家伙知道了不得气死,就应该早点把你掐死。”
  ……
  陈年辛秘,件件揭开。
  围观撕逼的众兽:还有这桩事?!
  震惊之余,它们纷纷记小本本上,等着日后见到白狐族嘲讽一波。
  那些假高清偏偏实力强劲的狐狸最注重脸面,让外人知晓耻于言表的家事,想必会十分害臊。
  那副场面太美,想到这里,它们的内心蠢蠢欲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打脸了。
  “我的死活不劳阁下费心。”狐柒回道,笑意不减。
  大庭广众之下被道清来历,换做平常一定脸面无光,但现在不一样了,绝对的实力不畏惧任何事端。
  家族将以自己为荣耀,他人谈及时也会面带敬仰。
  这皆因上天垂怜,交付于她改变命运的筹码。
  突然,衣襟内的蛋微颤。像是回应她的想法,黑壳发出红芒,红得发黑,色泽竟与漫天红雾相仿。
  红月如血,雾色愈发艳丽。
  整个世界如同涂上一层血,乱世之星升起,此为不祥之兆,注定灾厄降临,引起生灵涂炭。
  新的王,诞生了。
 
 
第7章 纯情药师缠上我
  旭日东升,晨曦温柔地照耀远方村庄。
  失眠的萧条望着窗外,两眼发直,心思全挂在叶奈棠应允传授的功法上,手微微颤栗。
  怎么能不激动,它是救命稻草,通向光明大道的通行证。
  有了它,就能告别这座贫瘠沙漠,过上吃饱穿暖的日子。
  许久,天空泛起鱼肚白。
  他收回视线,急不可耐地起床,简单梳理一番,动身前往她所在屋子。
  周围的景物快速划过,距离越短心情愈是激动。终于到达后,他顾不上敲门,直接闯了进去。
  “仙师!”
  “您抄录得怎么样……”
  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问道,声音在见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时戛然而止,整个人被雷劈了一般,呆在原地。
  窗户大开,寒风吹入,极低室温令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那个人,逃跑了。
  没有遵守承诺。
  抹下脸面请求却等来这种结局,瞬间有如被泼了盆冰水,从头凉到脚。
  他的目光转向门口,两个家丁背靠门柱睡得东倒西歪,嘴唇干裂苍白,裸出的四肢瘦得皮包骨。
  萧条不忍责怪,心中升起难言的绝望。
  唯一的希望成为梦幻泡沫,不知所踪。
  完全看不到生活的曙光,过去是,现在是,将来尚且未知。
  萧条如同苍老了十岁,神色带有几分茫然。
  作为一村之长,操守各类杂事,居民们的身体状况他看在眼里,各个面黄肌瘦,很多时候只能分一瓢水。因为揭不开锅,自己吃饭已是困难,再多张嘴生活更是艰苦,很少有人愿意生育,导致人丁锐减,这样下去迟早死绝。
  哪怕他认命了,也无法对女儿和其它村民死活无动于衷。
  他何尝不想拖家带口偷溜到东域,可祖先告诫后人千万不得前去,有曾去打探的人隔天就出现边境,疯的疯死的死,总之都没好下场。
  ……
  忽而,寒风吹起,散落地面的一张张写满字的白纸发出哗啦啦声响,引起了萧条注意。
  这是——
  他弯腰,捡起纸张查看,哀愁的表情顿时变为大喜。
  窗外,几株绿芽悄无声息地绽放,为光秃秃的荒漠添上亮色。
  ……
  走了很久,叶奈棠有些疲惫,好在终于抵达交境边缘。
  在她面前,一堵插入云天的高墙拦住去路,它墙面光滑,无门无窗,形状像颗椭圆的鸡蛋,呈现牛奶般浊白,隐隐之间可见光华流转。
  叶奈棠凑近摸了摸,脑海相对应的知识自然浮现,心知这物体是用灵气提炼出的废渣建成。
  坚硬却脆,隔绝凡人足矣。
  想要进去,只能破坏整个围墙。
  然而如此一来,势必惊动里边的修士。
  叶奈棠讨厌麻烦,同时没把握被发现会受到怎样对待。
  可以确定的是来者不善,他们造墙,彻底隔绝外人,一开始便没打算让西域的村民进来。
  自己虽然不是来自西域,可拿不出东西自证。退一万步讲,说不准他们仅是本土居民歧视外乡人,无差别排斥外人,身份如何毫无意义。
  思来想去,叶奈棠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
  但实在找不到进去的方法,也不愿灰溜溜返回……
  现在的自己需要东域无花果续命,可修为尽失,无力施展法术,落魄地被关在门外无计可施。
  越想越烦躁,她索性放弃思考,转而俯身寻找工具,打算砸墙,破罐子破摔。届时一片骚乱,只要溜得够快,他们很难抓获罪魁祸首。
  打定主意,她捡起了一块稍微称手的碎石,继而抬眼,余光恰好膘见土堆旁的一个狗洞。
  洞口较隐蔽,如果不是蹲下根本发觉不了。
  ……
  沉默片刻,叶奈棠扔掉石头,脸色如常地爬进洞。
  洞内风景不错,黑咕隆咚的,层层柔软且粘稠的蜘蛛网糊脑袋上,手掌蹭到不少软体爬虫的体.液,空气中满是土腥味,异常呛鼻。
  爬行三十分钟后。
  就在她怀疑道路究竟是否正确,眼前突然出现亮光。
  她上前,轻手轻脚地扒开堆挤成团的石块,往缝隙瞄了一眼。
  视野较小,眼前几米处垂下一块布,再往前可见做工精致的桌脚和梳妆镜。
  显而易见,这是某位女子的闺房。
  叶奈棠捋掉头发、肩头上的蛛丝,屏息凝神听了一会,扫视一周,确认没动静,便挪动身体准备脱身。
  重点是,不知道谁挖的通道,居然连接女孩子家家的房间,她有些槽多无口。
  再者,按照地道内蜘蛛丝总量,想积攒那么厚,起码得上百年,居然没人管?
  她想得出神,随即行动过程中不慎碰到床沿。
  咯吱——咯——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床铺剧烈地震动。
  紧接着,属于青少女中气十足的嗓音划破平静……
  “谁啊!给本小姐出来!”
  千算万算,算漏了床上……
  竟然有人。
  叶奈棠猛地僵住,着实被刺耳的喊叫吓了一跳。
  “别窝床底,等我亲自下来逮人,没你好果子吃。”
  “那你亲自下来吧。”
  “给我出来!”
  “不要。”
  叶奈棠无动于衷,任由她叫嚷,顺势调整了较为舒服的姿势,擦擦手上的脏污,沉下心思忖对策。
  稳妥来说应该顺从,毕竟自己目前弱小又无助,难保惹怒她事态越闹越大,下场惨烈。
  要么就原路返回,装作无事发生。
  但比起这些,她更想知道,原主是如何经受命运洗礼,平安活到后期的。甚至掉入悬崖与男主相会,把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献给他,千里送装备。
  咚、咚咚。
  随着激烈的响声,一双白腻的赤足轻点地面。
  再是粉红色轻纱垂落,衬得长腿格外洁白,如同玫瑰初绽,花蕊立于娇嫩的花瓣中央,浓烈而艳丽。
  少女也不管地板脏不脏,撸起袖子,拉开床单,趴下瞅向床底。
  光打在她性感身姿和妍丽的脸蛋,黑发勾勒出身体优美的曲线。
  见对手来势汹汹,叶奈棠想也不想,立即转身钻洞逃跑。
  以红衣少女的角度,只看得到角落瑟缩着蓝裙白发的女孩,染了一身尘埃,浑身脏兮兮,面容望不清晰,倒是瞧清她削瘦苍白的下巴。
  这会恍若耗子碰见了猫,慌不择路地逃命,全然不复方才淡定神闲和自己对话的气势。
  只可惜,逃错了方向。
  “几年来着,两百年?你们还是这么不长记性。”
  她说着,一边伸出手指放在唇间,吹了口哨。
  哨声清越,仿佛触动了什么机关,两人面前的墙壁抖动,发出哒哒哒的声响,内里像有水在翻滚翻腾。
  转眼间,墙壁钻出一坨正蠕动的黄色粘稠物,它将去路封得死地的,无数蛆虫在呕吐物般的糊状粘液中扭动,只只长得水灵灵肥嫩,几乎蹭到她的鼻尖。
  叶奈棠被面前的景象惊得退后一步,习惯性地掩住鼻口,即使此物闻着不臭,反而有股药香。
  “别看了,不单是那面墙,整个房子里面都有我饲养的蛊虫,你逃不掉的。”
  “你想怎样。”
  “你这是什么态度,还嘴硬。”
  她挑眉,好不容易压下的起床气,又轻而让对方居高临下的口气挑起,于是阴恻恻道:“打搅别人睡觉还有理了?本来算你走运,近年不缺小白鼠,你只要乖乖认错就能揭过。”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爬过来舔我的脚趾,舔得满意,兴许放你走。”
  闻之,叶奈棠扭头看向少女的裸足,淡淡道:“好啊。”
  说罢,她匍匐前进,尽量不碰到床,这床碰一下响那么大声,再碰一下指不定要塌了。
  “你……你别过来!”
  这会轮到药圣柳梦溪惊慌了,戏谑的表情瞬间僵住。
  她像被踩到尾巴,霍得跳起来,迅速去找鞋子穿好,动作行云流水,可仍然惊魂未定。
  那人……究竟怎么回事!那是正常人的反应吗……
  “现在是你戏弄我,怎么弄得是我作弄你一样。”
  叶奈棠总算爬出床底,站在床边,盯着她的脸。
  面上故作不解,心里则仔细回忆原著关于这号人物的剧情,然而年代过于久远,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所以然。
  “你!”柳梦溪听了本能地想反驳,抬头见到女孩模样时,再次愣住。
  纵一身狼狈,也难掩貌美,无法使明珠蒙尘。
  须臾,柳梦溪反应过来,只觉得奇耻大辱,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今日,竟然在一个黄毛丫头前丢了两次面子。
  “这地洞是我挖的,你也留下来做备用试验体,当作买路费好了。”
  她假意咳嗽几声,语气不容反驳,试图挽回形象:“你们东域出来的人,果然全都一个模子刻出来,干巴巴的。”
  干巴巴三字似是意有所指,叶奈棠扫了眼她火辣的身材,默不作声。
 
 
第8章 被无良医师戏弄
  闺房内,叶奈棠与红衣美艳医师大眼瞪小眼。
  “看我作甚?”
  柳梦溪忍不住开口,被她探究的目光所注视,那双湛蓝瞳孔倒映出自己旎旎衣着暴露的身姿。
  和其他男女不同,她的眼神毫无炙热与羡艳,有的唯有考量,视线如水清明,甚至透着股凉意。
  这令少女感到不自在,正想发作,却听女孩道——
  “备用啊,似乎要等很久。”叶奈棠移开视线,继续道:“但无法如你所愿了,我活不到那一天。”
  分明是自怨自艾的语句,但她的表情实在找不到一丝悲伤。
  柳梦溪生不起同情,相反的,她觉得她在庆幸,仿佛告诉自己,要实验就快点,老子还赶着投胎。
  “哼。”
  柳梦溪冷哼一声,上前握住她的手,搭着手腕。
  脉象紊乱,呈现不正常的时迅时缓,灵力枯竭,病邪缠身……
  “你快死了。”
  得出答案,柳梦溪放开她,累极了般地躺回床上,嗓音慵懒:“现在我手里有味续命药,而我的实验品不是非你不可。”
  说到这里,她勾起一抹坏笑:“你不想死的话,就想办法取悦我吧。”
  望着躺床上的性感女子,叶奈棠顺带环顾了下一片狼藉的房间,疑问:“你一个住在这里,不打算出门吗。”
  床边散落吃剩的食物残渣,柜台叠着一堆黑釉碗,地板清晰地印有脚印,家具因无人擦拭积了厚厚一层灰。她那身轻薄的装扮更像睡衣,放现代就是妥妥的一枚死宅。
  “是是是,所以想好怎么讨好我了吗?”
  忽视她的不耐,叶奈棠走近床沿,想当然道:“我给你暖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