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GL百合)——卷喵

时间:2019-08-18 09:52:36  作者:卷喵
  此言一出,气氛凝固。
  “别说笑了。”
  良久,叶奈棠才反应过来,有些跟不上她的思维。
  什么叫饲养?关笼子里?到这里尚能接受,理解为对喜欢事物的独占欲,可雌伏却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就像以前翻看的一本爽文,即将迎来圆满大结局时,陨石突然从天而降,砸死了热恋中的男主女主,猝不及防以悲剧收尾一样令人费解。
  而现在,她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如若鼠标在手,定刷百八十个负评。
  另一边,看到叶奈棠向来冷漠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惊讶神色,不禁莞尔一笑,信手拈起女孩肩前的一缕银发,翻转于指尖。
  她轻佻道:“看啊,没有力量什么都得不到。只要有了,武力等同权力,无人能抗拒……”
  “我想要的一切自会呈到我面前,包括你。”
  最后三字声音压得极低,几不可闻,狐柒坏笑着凑近呆愣原地的某人,低头在她脖颈处舔了一口。
  尖硬的牙齿划过肌肤,留下红印。
  触感柔滑,味道甜丝丝的,果真和想象中一样美味。
  我平时最爱的美人与美食,你已占足两样……
  狐柒意犹未尽地砸吧嘴,活像只偷腥的猫。
  而后,她往后一退,点缀衣裙间的挂饰发出玎珰的响声,忙趁叶奈棠发表意见前解释:“以上言论,仅是举个例子。方才举动是为做标记,隐匿气息方便赶路,不要误会喔。”
  “你这例子真有趣。”叶奈棠很想揍她一顿,握了握拳头,终究忍住了。
  其实,笼罩西域的谜团揭开后,她倒不着急赶路,毕竟东域随时可以去,宝物却不常有。
  “关于灵宝你还有其他线索么……别耍花招。”
  叶奈棠一面询问,一面抬手摸摸被舔过的脖子。经此接触,心目中狐崽软萌易推倒的形象大大改观。
  整一只狡猾的千年狐狸精,说的话真真假假分不清,尽糊弄人,一点也不可爱。
  “欸……目前我知道的和你差不多,它长什么样、具有何种能力、何时现世、哪个地点,根本无从知晓。”
  被喻为完全不可爱的萝莉,正扳着手指头件件数着,又道:“那么多年了,按理说早该出世,但它迟迟未出,仿佛在等待什么时机。”
  狐柒思索得想抓狂,叶奈棠却了然,心里跟块明镜似的。
  还能等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男主。
  天大地大,男主最大。
  装备也好,妹子也罢,凡是出色些的全部归他所有,染指属于男主东西的人最后一定会被炮灰掉。
  叶奈棠表示不方,不信那个邪。管它属于谁,爱谁谁,但一旦让自己撞见,没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说到底,男主是靠她的金手指崛起,提高幸运度,才有了顶级装备自己送上门的后续,展开传奇的人生。
  既然一个继承神格的普通人可以,那本尊出马,应绰绰有余。
  思及至此,叶奈棠内视丹田,引导那根缠绕在破碎的神格边的淡黄色细丝,促使它游向经脉。黄线散发微弱光芒,滋养筋络,最终融为一体。
  身体忽地充满力量,将疲乏感和冷意一扫而空。
  此时心境玄妙,仿佛无所不能,手可摘星辰。
  然而时间有限,二宝的信仰之力耗不了多久,她不再犹豫,把力量全加幸运上,幸运值蹭蹭蹭地上涨,而作为交换,信仰之力转眼消失殆尽。
  一秒过去……
  六秒……
  两分钟过去了,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发生。
  “奈棠?”
  狐柒率先开口,声线微微颤抖,注视星空下的银发女孩,绮丽的月光洒落她漂亮脸上,像铺了层细雪,恍如天人。
  就在刚才,她感受到一股恐怖气息,虽仅是一瞬,但足以引起警戒,所以狐柒上前拉起叶奈棠的手。
  “这里不安全了,我们快走。”
  面前那人神情肃穆,语气焦急,然而未等叶奈棠作出反应,异变突起。
  脚下的沙砾有生命般流动,惊起千层波澜,几欲将伫立沙漠上的两抹身影吞噬。
  深陷流沙的两人紧紧靠在一起,无处可逃。
  见鬼了!
  狐柒执拗地拽着叶奈棠往上游,心下欲哭无泪。
  早听闻这里有吃人的流沙,可千年过去了,相安无事活到现在,那幅奇景现在竟让她碰上。
  越挣扎,陷得越深。
  很快,沙子淹没头顶,呛进鼻腔。
  “松开吧,你快跑,还来得及。”叶奈棠吃力道,声音断断续续。根本无处借力,全靠狐柒拉着她,才得以苟延残喘。
  地底传来强烈吸力,像是有什么东西招引她。
  可叶奈棠不敢保证这是不是神力发挥的作用,是凶是吉,难以定夺,所以不想带着别人以身犯险。
  “我……我……”
  狐柒有些犹豫,神色变幻莫测,眉头纠结得几乎打结。
  沙漠可不等她慢慢做决定,一个大浪打来,气势磅礴,汹涌地吞没了她们。
  末了,尘土散去。
  荒漠恢复寂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这时,距离实发地点六公里处,出现一排排眼冒绿光的狼群,约摸二十来只,每只四肢矫健,呲牙咧嘴,涎水止不住地流出。
  为首比其它身形更粗壮的黑狼昂头,朝月亮低吼一声,目光悲戚,悼念不久前死去的狼员。
  高挂空中的明月,染上了点点血色。
  ……
  缀满发光水晶的地底,各类珍奇石头摆在地面,空中的灵气极为浓稠,似要凝结出水来。
  仿佛身处仙境,全身浸泡温泉中,暖洋洋的。
  各色水晶散发的绚丽光芒点亮了黑发萝莉的眼,闪闪发光,一瞬间竟比水晶更加璀璨夺目。
  她不住地左摸右摸,目光格外饥渴,像在看没穿衣服的美人。
  “呜啊~!绀青石笋,这品质,这纯粹的灵气和颜色,起码是上上品……”海量的奇珍异宝蒙蔽了狐柒的双眼,幸福得不知东南西北。
  而叶奈棠坐一旁,被地洞顶上的一颗黑色圆石吸引。
  它的另一半镶嵌在沙砾里,层层水晶如同海盐般环绕着圆石,形成一道壮丽而震撼人心的景观。
  突然,空气变得安静。
  狐柒也注意到圆石,阴沉着脸,笑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带丝毫温情,看叶奈棠的眼神非常冰冷。
  她生硬道:“虽然我喜欢你,但我不会让你的!”
  这种生死对决做派,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绝决……
  叶奈棠忽而笑了,望向黑狐,湖蓝色的瞳孔闪现的是一如既往冷漠,轻声道:“你想要就给你好了。”
 
 
第6章 成为我的玩物吧
  半人高的女孩语气轻飘飘的,世界在她眼中好似无足轻重。
  气温降至冰点,氛围充斥尴尬。
  “抱歉……奈棠,它对我很重要……”
  狐柒声音夹带撒娇,自觉方才那话略微失态,敏锐察觉到彼此产生隔阂,就换了副委屈的表情,小心翼翼地望向她,想要挽回好感。
  被这样可爱的生物注视,泫然欲泣的姿态令人心生怜爱。
  以及那因激动而泛红的脸蛋,小鹿般湿漉漉的眸,惹这般美好生物伤心简直是天大罪过。
  但叶奈棠看了莫名生气,心底无名业火燃烧。
  “没事,你去拿吧,我不和你抢。”
  叶奈棠扭头道,其实宝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送她又何妨,只是对方的口气令人心寒。
  一旦涉及利益,便摆出一幅剑拔弩张的架势。
  如若自己执意要抢,她是不是要直接杀了我?
  听后,狐柒以为示弱奏效,她没有生气了,于是安心地起身,脚踩石英顺着崎岖洞壁,攀上洞顶取灵宝。
  黑色圆石外表普通,任谁想不到这么一块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石头,即是外界炙手可热的瑰宝。也不曾想,先辈穷其一生都没得到的东西,现在居然轻易掌握于股掌,这使她有种梦幻的不真实感。
  它触手温润,表面光滑,从内传来阵阵律动。
  呯。
  呯……呯……
  这是?狐柒面色一滞,接着骨碌碌爬回地面,再细细端详灵宝。
  摸上去暖烘烘的,摇动时有细碎水声响起……
  很显然,这不是石头,而是一颗圆点的蛋。
  找错了?
  狐柒愕然,小脸一片茫然,第一反应是这并非她所寻的灵宝。的确,每样出土的先天至宝形态各千,但从未听闻过哪家宝物是个蛋。
  可冥冥之中,熟悉的感应告诉她,不会错的,它即是世世代代,牵引无数妖兽来于此地的至宝。
  轰——
  取出异宝后,整个地洞猛地一晃,开始坍塌。
  一阵强烈的震动感传来,两人身形随之一晃。
  紧接着,挂在壁上的乳石脱落,掉到地上摔得稀巴烂。
  石块长久以来待黑蛋旁沾光,吸收不少灵气,养得个个晶莹明澈,碎开后弥漫了一地灵气。
  灵气极为浓郁,光泡着便觉得享受,恍若身处人间仙境。
  “我们快走!”
  此地不宜久留,狐柒本能做出反应,立即收起黑蛋,拉起木偶般坐地面、仿若吓得呆愣的银发少女冲刺。
  传承于狐妖一族的敏捷,和独属她的天赋技能发挥用场,轻松躲过石头袭击,迈向左侧曲折小道。
  而后,不断滚落的碎石了堵住退路。
  只得前进,别无选择。
  不留半分余地。
  叶奈棠任由她牵住,望着萝莉发间舞动着精巧的金花挂坠,心思同它那样,摇摆不定。
  对她的好感虽已败光,但犯不着撕破脸皮。
  须臾。
  行了几十公里路。
  此时地道停止坍塌,她们面前出现分岔路口。
  两条路排列整齐,约两米高,壁上长着一丛丛发光植物,照亮了洞内。
  “好了,我们各走各的吧。”
  狐柒停下脚步,耳边空空地回响着清冷的声音。
  她的手反而抓得更紧了,心如鼓擂,怦怦跳个不停。
  只觉鼻子一酸,眼眶一湿,即刻委屈地回头道:“真的吗,你要和我分开吗,为什么?我们明明同路啊……”
  这回,委屈是真的委屈,淡而细的眉毛微蹙,水汪汪的眼瞅向女孩,无声地指控某人的无情。
  手被紧紧攥住,叶奈棠抽不开,抬眼看着她的眼睛,冷淡道:“通常情况下,天灵地宝现世必伴随异象,这里动静那么大,据你所说来到这里的灵兽,实力大多恐怖,想必它们注意到了地底的动静。”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想拉着我一起死吗?”
  叶奈棠反问,口气说不上好,如愿地见到那张俏脸转泣为惊。
  恶语伤人六月寒,刷了多年负评,叶奈棠比谁都明白言语力量。
  固然刁恶,可她天性如此。
  别人让她不爽,她就让别人难过。
  “我知道了。”倏忽,狐柒的念头百转千回,下意识想反驳,难道我护不了你的周全吗?
  可转念一想,外面老家伙不好惹,她确实没有十足把握带人顺利逃脱。万一真发生意外,害得她陪葬怎么办。
  归根结底,这些顾虑皆因自己太弱。
  昨夜,黑妹惯例前来喂食,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忍不住傻笑,嘴里嘟哝的事是爹爹早晨捡来一位重伤幼女,流了好多血,呼吸绵弱。
  即使肉疼药,可那模样生得太过好看。
  好看到在她面前,一切贵重物品都如过眼云烟,微不足道。
  如果……她没有被发现,掩埋沙土中,渐渐腐烂化成白骨……
  一想到她变成没有温度的尸体,狐柒的内心就阵阵抽疼。
  “奈棠,我会引开它们的,东域见。”
  “保重。”
  黑狐摞下话便转身跑了,她一面钻进左边通道,一面抚上了放于胸前的灵宝,觉得心口炙热发烫。
  暗自下定决心,问明本心。
  妄求之物于此刻愈发清晰。
  ——待我登上修为巅峰,那时,我要你成为我的玩物。
  叶奈棠并未回应,冷冷瞥了她落荒而逃的背影一眼,揉揉手腕,走向右边地道。
  这时的她丝毫不知情,原文轨迹已产生微妙变化。
  初次品尝到弱小的滋味,明悟何谓无能为力,狐柒抑郁难当。
  那么,为占据喜爱的东西,为铲除碍眼的臭虫,赌上前程的旅途开始了,实现目标过程和以往一样……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时刻逼迫自己向上爬,以无穷无尽的欲念作为动力。
  自此,曾经时刻卖弄软萌的狐狸,决心一改前非。
  命数从抱男主大腿,变为依靠自己力量杀出一片天,性情变得乖戾嚣张,彻底舍弃无用的优柔。
  导致崩坏的诱因,即是叶奈棠不咸不淡的轻视态度,使对方性格改变,人物朝不可预知的方向成长,无意间创造出了一个偏执狂。
  身旁,发散莹白光芒的绿色植被将光投向走过的银发女孩,非但没渲染得柔和,反而呈现一种朦胧的迷漠。
  与此同时,地面一片骚乱。
  血月当空,寒风如刃,潜伏已久的群兽齐齐冒出,乌压压的一片异常壮观,有长毛猪、飞天鱼,绿眼黑狼,皮毛纯白的狐狸,全往中心挪动,虎视眈眈地对视,气势上谁也不输谁。
  如今,哪怕是同一个种族,这时也争得你死我亡。
  静候万年,成败在此一举。
  艳色月华如水倾泻,地面升起深得发黑的红雾,一眼望去,似是张牙巨兽一口吞没了东域,看不清虚实。
  沙漠笼盖着不详之气,众多灵兽藏于雾中伺机而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