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GL百合)——卷喵

时间:2019-08-18 09:52:36  作者:卷喵
  “我们祖先,皆为无仙缘的普通人,有灵根的人都去了东域。久而久之,两方隔绝往来,所以,即使后辈生出灵根,我们也不得而知。”
  “本以为安静死去是我们的宿命,但遇上了仙师您……是不是说明命不该绝呢。”
  “你是希望我教你们修炼功法?”叶奈棠望着萧条燃着希翼火焰的眼眸,沉呤道。
  萧条颔首,承认:“果然瞒不过仙师。”
  “可以,我先回去抄录功法。”叶奈棠起身,应允。
  但,仅是空头支票,因为这事压根不可能达成,他们无法在毫无灵气的环境修炼。尽管刚才她喝的水含有微量灵气,总不能亡羊补牢地靠提炼水中灵气修炼,杯水车薪之效。
  “真的吗!谢谢,这大恩大德,我……我该怎么回报……”
  萧条连忙道谢,嘴唇微颤,面上表情有些不敢置信。
  “回报啊。”叶奈棠接话,望向男人,真诚地说:“把围栏里那条狐狸送我,如何?”
  “什么狐狸?”
  对方一脸疑惑,叶奈棠以为他不肯,正装傻。
  便没好气道:“就是皮毛黑色,有条毛茸茸大尾巴的幼崽。”
  萧条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后脑勺,憨笑:“噢!您说那小狗啊,当然可以,仙师还看中哪只崽了吗,马上派人取来,双手奉上。”
  小狗?
  什么小狗?
  这回轮到叶奈棠犯愣了,很想回一句你是在开玩笑么?但转念一想,综合原文,她心中闪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囚于铁笼中的黑狐,该不会就是男主心猿意马、私定终身的狗吧!
  她呆呆凝视自己的手,之前竟然撸了男主的小婊贝,未来的情敌……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叶奈棠忽然对男主的眼光有所改观,稍微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黑狐了。
  真的……毛茸茸的……好舒服。
 
 
第4章 半夜与情敌私奔
  是夜,月明星稀,万籁俱寂,沙漠广袤无垠。
  强风刮过矗立沙砾上的房屋,夹杂着干冷气息,令叶奈棠瑟缩了下。
  只见,窗口处一人一狐正暗中观察,瞟向站门口监守她们的村民。狐崽软若无骨地盘在女孩肩头,尽显媚态。
  叶奈棠看准时机,趁他们转头刹那捎着黑狐蹑手蹑脚地爬出窗口。
  黑狐分外乖巧,一声不响,从屋内逃到外边全程悄无声息。
  蓬松的尾巴像条围巾包裹脖颈,瘙痒感传遍鼻腔,扎得叶奈棠想打喷嚏。她用力捂住脸,加快潜行速度,时不时回头眺望,确定没人追过来才松口气,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时刻保持警惕。
  事先答应好的功法已经抄录完成,置于桌上。
  那是叶奈棠无意翻到的秘诀,特点即对灵气要求低,更加着重**。
  只要他们勤加修炼,以武入道,登仙不成问题。其实,在发现这部功法前,她一度认为没人救得了他们,他们自己也无力拯救自己。
  然,正如萧条所言,天无绝人之路。
  世界之大,原本作为神的银玖,恰好有收录一本和注重灵气的修真主流大相径庭的秘诀,能解燃眉之急。
  可真算瞎猫碰上死耗子,那剩下的孰生孰死,全看他们造化。叶奈棠选择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嗷!呜嗷嗷,嗷呜——”
  突然,小狐狸放声大叫,嗓音高亢,警戒地望向后方,身体肌肉紧绷……
  差点勒死了叶奈棠!
  她立马把它扒下来,正想谴责它,却在瞥见月夜下乌溜溜的圆眼,熠熠生辉,尾巴怂拉着,委屈巴巴地注视自己时,她心里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
  “再嚎毒打。”
  叶奈棠轻声威胁道,尖锐的声音在空旷沙漠格外凸显,她有些心虚,担心村民注意到动静,不禁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此时,村庄距离他们极远,缩成鸡蛋大小。
  但见不远处,一道黑影急速靠近,飞跑姿势说不出的怪异,头高高昂起,身体往后倾,双臂摆动幅度夸张,及其骇人,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叶奈棠一眼以为村民追来了,本来不想逃跑的,可看他架势气势汹汹的,不由得发悚,便转身就逃。
  黑狐从女孩胳膊中出探出脑袋,凶恶地瞪着黑影。
  寒风如刀片刮过面颊,生疼生疼。
  马上,叶奈棠逃不动了,身体如灌了铅一样沉重。
  一股腥臭刺鼻味道飘来,她不可避免地吸入一点。
  霎时,头晕目眩传来,伴随呕吐感,她使劲咬了咬舌尖,稍微清醒了些,心觉反正跑不动了,自己又没做亏心事,不过是不告而别,并非罪无可恕。
  还是说……对方知道自己隐瞒狐狸很珍贵的事实,想要回去?
  可她没撸够,一想到还了它可能会被生吞活剥,心中就万般不情愿。
  思索片刻,叶奈棠意已决,右手捏住鼻子,左手牢牢揽住狐崽,扭头朝后看去。
  然而,身后空无一人,准备好的话只得咽回肚子。
  她揩擦了下额角的冷汗,手指触到肌肤时略微烫手,难闻的气味已消散,但头仍然晕乎乎的。
  “到底是谁?出来。”叶奈棠冷冷道,口气称不上好,她本来性格也不好,现在有种被戏弄的愤然。
  冷静下来细想,那黑影充满违和感,比起村民更像鬼魅,毕竟他们顶多是强壮些的普通人,不可能离她这么近,还觉察不到气息。
  对方是比神更高等的存在?还是我变废了仅能捕捉凡人气息?
  叶奈棠不由得往不好的方面想,出于私心更倾向后者。她可以没用,但别人不能比自己秀。
  “狐柒!”
  嘶哑而浑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语气激昂。
  狐狸挣出女孩的怀抱,身形如闪电飞快地往西边逃,化作一条残影。
  跟踪叶奈棠等人的生物扑了个空,显现出真正面貌。
  来者背后生着粗长的狼尾,指尖发黑长有利爪,尖嘴猴腮,一双铜铃大眼在夜中发出绿光,褐色长发无风自动,发梢分叉,看上去异常干燥,有点营养不良。
  他作出进攻的姿态,不顾一旁伫立的银发幼女,直追逃逸的某只狐崽。
  ……
  被无视掉的叶奈棠,望着他们奔驰的背影,久久未言。
  所以他的目标,从始至终是它?
  当着她的面抢?
  叶奈棠不能忍,却有些顾虑那只半人半兽生物,且听口气他们认识,似乎还有段恩怨情仇。
  之后,在女孩犹豫不决时,眼前追赶的身姿已跑得失了踪影。
  她体力不多,穿过沙漠到达东域需耗费大量精力,禁不起折腾。现下最佳选择是不管黑狐,继续前行。
  它毕竟是男主的心头肉,比正宫女主存在感更强烈,自有种马大神庇佑,应平安无事,不会轻易狗带。
  她则不一样,随时炮灰的存在。
  综上,自己还是别逞强为妙,一来能力有限,二来去了也不定是否帮得上忙,难保会不会添乱。
  那么,有缘再见。
  愿你以后和男主过得幸福,我不会再说你的不好了。
  叶奈棠默念道,欲转身离去,一抬眼却见天际边缘乍现一颗黑点。
  那挪动的黑点由远至近,直奔叶奈棠所处的位置。
  来者模样逐渐清晰,是位与叶奈棠年纪相仿的幼女,黑发如最上好的绸缎,将肌肤衬拖得愈发白皙。她身穿黑底金纹罗裙,两侧头发盘起,上戴花形金饰,整个人显得华丽贵气。
  “奈棠!”
  迎面跑来的稚童嗓音悦耳,自来熟般地扑进叶奈棠的怀抱,微喘粗气,可爱的脸蛋白里透红,像生脆的苹果,令人想咬一口。
  “……刚刚你吓坏了吧,别担心,我把坏家伙吃掉了。”
  说到这里,萝莉舔了舔唇,妩媚的吊梢眼撒娇似的偷瞄叶奈棠,眼波流转,异常惑人。
  叶奈棠赶忙推开某只,一脸冷漠,颇有质问的味道:“小狐狸?”
  虽说语气疑惑,但她可以肯定本体是它无误。尽管形势发展出乎意料,不仅平安归来,并且化形成人。
  缘分来得太快了吧。
  她突然不知作何感想,先前都打定主意抛下不管,又失而复得,这使她萌生深深的负罪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再不回来,我可不管你。”
  叶奈棠如实道,打量她的新形象:如一座闪闪发光的小型金山,冗繁的服饰几乎亮瞎了眼。
  没有尾巴、没有肉垫,没有毛茸茸,果断差评。
  “欸——”
  狐柒面露委屈,褐瞳闪过一丝血芒,而后半阖着眼:“对不起嘛,奈棠。但正因有狼狗突袭,才有机会夺取它的力量,成就现在和你谈话的我。”
  “先正式做下自我介绍,我叫狐柒,小名柒柒,母上来自东域落英山第八洞穴。平生嗜爱有二,其一为美人,其二为珍馐。”
  狐柒弱弱地哼唧,见银发女孩神情无生气迹象,大胆上前,执着地把身体往她怀里送。
  仿若一块温香软玉,在寒冷月夜触摸到格外舒适。
  如果忽略不雅的姿势,以及恰好埋在胸前拱动的脑袋,叶奈棠倒很乐意来个亲密接触。
  之后,叶奈棠神色冷淡,毫不留情地扯开狐柒的身体,迷惑道:“你祖辈从东域搬迁过来的吗,为什么。”
  在她看来,来西域简直是找死,放着资源富饶的故乡不留,背井离乡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欠虐?
  “我看不懂你了。”
  狐柒一愣,道:“原以为你是也察觉到异样才过来,看来并非如此。”
  “这得从很久以前说起了……”华衣萝莉轻轻一笑,半眯着眼,眼角略微上翘,霎时百媚丛生。
  “天地开辟,万物初生灵智,西域底下便孕育一件天阶灵宝,此物自发吸收周围灵气,可它成长所需灵气耗费巨大,后来便有了现在这副极端情景,东域山明水秀,西域寸草不生。”
  “随着宝物成型,万物生灵中六感敏锐的高阶灵兽发觉了异样,来到东域打探,结果……后来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们的修为被压制,除了与生俱来的天赋技能可使用外,与家畜无异,接着,噩梦开始了。”
  “在外叱咤风云,万兽跪拜,在这里只能任人宰割,刀俎鱼肉。”
  她皱起眉头,气鼓鼓道:“如今我算是想通了,那宝物其实有灵智,故意放出气息暗算我们!太奸诈了,待它出世一定狠狠揍一顿。”
  闻言,叶奈棠陷入沉思。
  真按她所言,那一切讲得通了,作者当真下了好大一盘棋,设定坑爹万分,如同他的剧情。
  “我是为奇宝而来,你呢?”
  狐柒问道,狡黠地注视她。
  当然,她想问的不止这些,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家常里短,她全想了解。
  因为她认为,眼前的人类有趣极了。
  绝对不是长得好看,符合自己审美。
 
 
第5章 虚假的塑料友情
  “我们还是谈谈宝物何时出世吧。”
  叶奈棠沉呤道,实在编不出什么像样的借口,便转移话题。
  在不知真相、无利益相关的情况下,一个小孩孤身出现荒漠本身就匪夷所思,越解释越浑乱。
  另一边,狐柒眨巴眨巴眼,长而卷的睫毛如蝶般扇动。
  她上前环住女孩胳膊,像只兔子爱不撒手地抱着胡萝卜,小脑袋搭在她肩头,低声回答——
  “随时。”
  声音洋洋盈耳,仿佛携带电流,从头酥到尾,叫人无法抗拒。
  叶奈棠愣住了,但并非沉迷音色中,而是言语所透露的意思。
  “所以……”叶奈棠拉开狐柒,凝望她的双眸,略带迟疑:“为了防止错过灵宝,你们宁愿面临被捕杀的危险,即使耗尽一生也等不到,也要追寻这段虚无缥缈的机缘?”
  “是的。”
  “值得么?”
  面对黑长直萝莉斩根截铁的回复,叶奈棠蹙眉。
  狐柒对此不以为意,倒是被对方炙热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奈棠年纪小,涉世未深,这些在你眼中许是惊世骇俗。”
  “但,等你和我一样活了千余年便明白了。”
  “万物皆可修炼,生灵都想往上爬,哪怕一块石头、一株花草、一截朽木,都向往着强大力量。”
  “得到灵宝,我就可以超越他们,主宰他们的命运!我要登向顶端,踩在他们的头顶上,我要成为千古传奇,为后人赞颂。为了那一刻,花费什么都值得。”
  她笃定地平视叶奈棠,琉璃般的瞳孔竖立,透露疯狂的色彩。
  实际上,这是一道伪命题。
  所有理念全建立在实现的前提下,赌上一切达成的目标,看起来美好宏大,令人心神驰往。
  可没有那一刻呢?
  对成功心存侥幸,恍若萤火逐光,不论下场如何也一往直前,即使灰身粉骨。这种行为在叶奈棠看来本身便很莽撞。但人各有志,她不予置评,何况对方意气风发的耀眼模样令人不忍打击。
  叶奈棠敛目思忖,最后仍念在毛茸茸份上规劝,语气委婉:“万一失败了,你当真舍得美人佳肴?”
  所以,就算为了爱好,也该重新权衡后果,保住小命。
  “那我问你——”
  闻言,狐柒嘴角上扬,竖瞳中所隐含的执念有越演越烈趋势,气场愈发危险。
  “假设我想饲养你,命令你永远只喜欢我、宠爱我。把你关在笼子里,日夜雌伏于我身下……”
  “你,愿意么。”
  她清亮的嗓音变得嘶哑,湿糯糯的,缠绵缱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