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我搅过姬的女主必OOC(GL百合)——卷喵

时间:2019-08-18 09:52:36  作者:卷喵
  叶奈棠按捺住勾搭男主的念头,过去根本不是抱大腿,是赶着送装备。
  当然,她现在不需要抱大腿,因为她自己就是大腿。
  有这么好的资源……怎么能浪费。
  叶奈棠尝试驱动灵气,顿时,体内磅礴灵气凝聚,撑得筋脉夸张地鼓起,胀痛感袭来,她连忙打住。
  “唔……”
  喉咙一股腥甜涌上,她脸色苍白,将反胃感强压下去。
  状况比想象中更要糟糕……
  修为被某种诡异的力量压制住,施展不开,体内的神格黯淡无光,仿佛轻轻一吹便烟消云散。
  表面上活蹦乱跳,看不出大碍,其实内在已油尽灯枯。放着不管,别说恢复成年人身体了,性命都随时可能不保。
  叶奈棠可没想就这么死了,正思考如何治疗,心随意动,一串串陌生知识自发地闪现在脑海。
  它告诉她,想疗伤必须回神界一趟,只有生长在那的金琼草能治愈。可以她目前能力,回去太逞强了,一旦被发现,生还几率为百分之一。
  诚然,天无绝人之路。
  神海中又一条资料显示,人界里尽管没有治愈她的药材,但位于东域的无花果可以延缓伤势。
  叶奈棠还想往下看,却在触及其它领域时,脑袋传来钻心的痛。
  霎时,耳边嗡嗡嗡响,眼冒金星,晕眩感袭来,她难耐地扶额。
  女孩面色苍白,虚汗顺着稚嫩的面颊淌下,滑至精巧的下巴,滴落于兽皮缝合成的被子,印下点点湿痕。
  好一会,她才缓过来。
  随即而来的是沉重的困意,压得眼皮抬不起。
  ……
  翌日。
  朝阳冉冉升起,光线下每粒沙子如宝石般熠熠生辉,几只油光水滑的野兽悄无声息地踩上面,望向村庄的目光透露俱意。
  有早起的居民开启大门,从中走出一位黑肤少女,她伸了个懒腰,胳膊和小腿隐隐可见一层肌肉。
  突然,她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恶寒,于是迷惑地姚望远处……
  远处空无一物,空旷的沙漠上仅剩一串椭圆形脚印,似是人留下的。
  二宝不在意地收回视线,蹦蹦跳跳朝后屋走去。
  与此同时。
  昨晚迷迷糊糊睡着,一夜无梦,叶奈棠醒来却觉得神清气爽,思路无比清晰。
  她沉思片刻,而后下床,稍微整理了仪容,接着打开房门。
  先趁天色早到处逛逛,熟悉地形,最后见二宝的父亲,如果他意图不轨,就找机会跑路,逃往东域。
  目下燃眉之急是尽快找到无花果,能续一秒是一秒,至于金琼草,她势在必得,定要回神界找方法拿到。
  啪咔——
  木门开了。
  只见,迎面走来一名健气少女,她笑着打招呼,脸颊出现两只小酒窝:“早好,嗯……可是太早了,爹爹得午时才能约见。”
  “没事,方便一起走走吗,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对这里很好奇。”
  叶奈棠一边问道,一边关回门,不留半点余地。
  “可以!”
  少女满口答应,生怕她反悔。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捂嘴假咳几声:“就带你在周围转转,太远了会有危险,长辈说可能出没野兽。”
  说到这里,二宝摆正脸色,佯装大人夸张的口吻:“它啊,最喜欢吃你这样的小孩了。”
  可身前,女孩的神情仍是淡淡的,耀目的阳光照在她脸上,却没镀上一丝温度,蓝瞳仿若不融化的冰块,毫无生气。
  “好可怕。”
  叶奈棠发现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很配合地模仿正常小孩的反应。
  她皱眉道:“我明白了,我们就在附近走走。”
  “嗯……随我来,跟紧了。”
  说罢,少女不再墨迹,两人一前一后地行走。
  眼前,一片空茫茫的沙海,天空呈灰白色,像裹了层薄雾。
  看起来了无生机,一望无际,根本找不出美感,令人乏味。
  二宝其实早就腻烦这番景色了,但她此刻竟然感觉愈发顺眼,连步子都轻快不少。
  踩在沙上触感滑滑的,略微松软。
  时间流逝,沙沙脚步声戛然而止,叶奈棠停下喘粗气。
  她们已绕村庄转了一圈,掌握了大致情形,看得出人口面积较少,最引人注目的是面前石头建成的的巨大围栏,足足六丈高,里边飘来细弱的呜呜声。
  “你对我们的养殖场感兴趣?”二宝随之停下,提到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她稍微来了精神:“要不要进去看看,只是现在没多少储存粮了……”
  提到此处,少女面露忧愁,野兽越来越狡猾,旧的吃了新不来,再这样下去,他们可能活活饿死。
  “麻烦你了。”叶奈棠走近围栏,她确实对西域的灵兽好奇。
  如若它们真是东域所流传的那般叱咤风云,怎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村民捉住。
  “对了,你们一天吃几顿饭。”
  “一顿。”
  二宝推开围栏的门,头也不回答道。
  门开了……
  里边是景象让叶奈棠出乎意料,只见这里关押的不是彪悍的猛兽,而是毛茸茸的小幼崽。
  湿漉漉眼睛黑白分明,一动不动注视来人,尾巴一晃一晃,发出的奶声奶气嗷呜声令人心化。
 
 
第3章 泡了未来的情敌
  “嗷呜~!”
  “喵喵……”
  各种动物叫声此起彼伏响起,二宝倘若未闻,走到墙角的木桶边,舀了些水倒到笼中的盆里,颜色各异的毛团团们围过来,吧唧吧唧地舔舐。
  有一只毛发纯黑的长尾幼崽没随波逐流进食,而是迈着小短腿挪动至铁笼旁,它蓬松的尾巴比身体大两圈,半垂下来,看上去很好摸。
  小狐狸望着叶奈棠,发出短促“吱”的一声。
  当它水汪汪的乌眼望过来时,叫人不忍拒绝。
  叶奈棠也不例外,兽控之心燃烧,便木纳着一张脸,靠近铁笼。
  ——摸几下不为过吧?
  这样想着,她伸出手,置于它的头顶揉搓,仿佛会上瘾,叶奈棠完全欲罢不能,力道逐渐加大,越摸越下。
  触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摸,散发阳光般温暖的味道,毛发搔得手心痒痒的。
  狐狸崽舒服得眯起眼,如偷腥的猫反蹭女孩的手。
  杂乱的幽室,充斥着兽类粪便,气味十分刺鼻。
  房间中央,纤尘不染的女孩与受囚的狐狸相接触,有种梦幻的童话色彩,画面赏心悦目。
  二宝喂完食,转头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
  她如同昏暗室内的一道光芒,照亮了房间,也照亮了二宝的心。
  一眼万年。
  霎时,心中掀起万千波澜,从未体验过的感触萌芽,像萤虫投奔光亮,奋不顾身地追寻。
  哪怕引火**,化为灰烬。
  此等疯狂,她心中闪现一丝惧怕,但某种冲动远远盖过忧虑……如痴如狂,好似迷途之人受到妖魔甜美的诱惑,堕入深渊,独自沉沦。
  这种感觉是什么?
  她望着叶奈棠,微微愣神,心里有了答案……
  空气中,凝聚出一根淡黄色光线,炙热却不灼人。它以普通人肉眼无法瞥见,线的另一头飘向银发女孩,触碰到她的肌肤后忽地消散。
  这时,叶奈棠察觉一股奇异力量涌入自己的身体,体内黯淡的神格凝实几分,充盈感使她舒服得长吐一口气。
  此为「信仰之力」,熟悉的声音于识海响起。
  顾名思义,它即是神力源泉,修为的根本。
  只是……为什么突然收到这份信仰……她根本没做什么。
  叶奈棠不明所以,诧异地扭头,恰好与二宝目光相触。
  “听爹爹说,你来自东域。”少女移开视线,一面起身将水勺放回墙角的桶,一面憧憬道:“真羡慕啊,那里和这里一定非常不同吧?就像你一样美丽,和我相反。”
  她背对叶奈棠,语气故作轻松,红唇紧抿。
  啊……啊啊!为什么说出来了,对方万一因此看不起自己怎么办。
  二宝有些自卑,她一介凡夫俗子,竟能和遥远彼方的修士相逢,那可是祖辈流传下来能呼风唤雨、拥有神乎其技的大能者聚集的大陆。
  她心底不可抑制地向往那片土地,做梦都想,可自己没资格进去。
  ——我不配。
  我和她压根是两个世界的人。
  终有一日,叶奈棠也会回东域,仅留下她继续翘首以盼。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很弱小,很卑微……
  很多东西真的从一出生起便决定好了。
  命运真不公平,二宝悲观地想道。
  一方面,二宝忌妒之心油然而生,认为东域居民仅是运气好,投了次好胎。
  另一方面,她又十分艳羡他们,渴望成为他们那般强大的人。
  “不是的。”
  一道声音打破寂静,女孩清冽而柔和的声线,令二宝稍微清醒些。
  叶奈棠拿开蹂.躏狐狸的魔爪,绕到少女面前。
  正视少女清秀的面颊,郑重道:“东域也与你同样漂亮。”
  对方神情不似作伪,认真的模样更是耀眼得无法直视。
  “我……谢谢你。”
  二宝脸发烫,慌乱地扭过头,无比想收回方才丧里丧气的话。今天变得好奇怪,那女孩简直像漩涡,所有靠近她的事物全被搅得乱了套。
  “吱~吱吱……”
  一旁惨遭冷落的狐狸不停晃动尾巴,搔首弄姿,企图引起某个人类注意——为什么不继续摸了?
  是绒毛不够软,还是它不如饲养员可爱QAQ
  其它幼崽叭唧叭唧喝足水,小肚皮撑得鼓鼓的,见老大这副骚气姿态,便学模学样地仿照。
  “喵呜……嗷呜……”
  各种幼崽娇气的奶叫声响起,它们满地打滚,粉嫩爪子刻意朝向两人轻挥,憨态可掬。
  大型吸崽现场,叶奈棠受到暴击,强忍犯罪冲动,望向二宝:“我们走吧。”
  想了想,迟疑道:“不过,它们喝水就够了吗。”
  “一开始我们有喂粪便啦,可它们怎么也不愿吃。没法子,要什么没什么,只能喂雨水,亏得它们命硬。”
  提到这里,二宝略激动,恨恨道:“天堂有路它不走!”
  世界设定大抵有些偏差,和叶奈棠原本身处地球不同,这片名叫玄武的星球给宠物吃屎是常态,当然限于普通宠物,如若喂灵果、灵米的话,它消化不了灵气,会爆体而亡 。
  所以,人们采用较温柔方式对待脆弱的宠物,饲料采用经过人体循环后的产物,再加工八十一道工序,最终绿色无害金坷垃出品了。
  而眼前萌得一塌糊涂的幼兽,叶奈棠可以肯定它们绝非凡物。
  因为,她在它们身上感受到了同自己一样的境界压制,特别是为首的黑狐狸,看似无害,实则恐怖如斯。
  “走吧。”
  叶奈棠招呼道,临走前深深地看了一眼铁笼。
  门外,烈日已完全升起,高高悬挂在半空,土地被烤得异常炙热。
  鞋子踩沙砾上等于在荆棘丛中舞蹈,刺痛难耐,举步艰难。
  村民们便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每滴雨水都节约利用的状态生存至今吗,条件过于苛刻了。
  不难想象,他们如何经历生态考验,从几百万人口缩减成千余人。
  叶奈棠脑袋晕乎乎的,紧跟二宝身后迷迷糊糊地前行。
  热浪一波接一波袭来,使视线扭曲,瞳孔映现光怪陆离的景象。
  ……
  “爹爹!你来了呀。”
  半响,少女忽然欢呼一声,奔向门口男子身边。
  叶奈棠一路上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但她强装无碍,不想显得娇气,麻烦别人。
  要知道,她学生时代一直是运动会扛把子,绕操场跑五圈气都不喘一下,要是同学知道自己有天走几步路就不行了,怕是会笑掉大牙。
  此时,恍惚过了几个世纪,目的地终于到达,她心中只有一个感想:得救了。
  之后,两人随男子进门。
  屋内布置简洁,甚至可以称之为简陋。
  叶奈棠坐椅子上,停止受太阳烤炙,她不那么难受了,脑子开始运转。
  她抬眼,细细打量二宝口中的爹爹。
  中年男人五官端正,黑发束起,垂至脖颈。兽皮下肌肉硕硕,身材魁梧。裸.露出的皮肤为褐色,有几处被晒伤,长出约黄豆大小的水疱,密集地镶嵌肌肤里。
  “仙师,请喝茶。”
  男人也在审视银发幼女,只见她乖巧坐椅子上,神情淡漠,蓝瞳如一谭湖水,叫人不由自主沉迷。
  饶是闷声不响,也比普通人有气场,仿佛浑身上下散发‘我不好惹’四字。
  她脸颊微微泛红,衣裙上的血迹不见踪影,完全看不出是昨天那脸色惨白,重伤昏迷的小孩。
  “在下萧条,招待不周,见谅。”
  他态度谦卑,倒了一碗水呈给女孩,然后对二宝使了眼色,示意她回避。
  二宝极不情愿地走到门外,关门前瞪了眼父亲。
  啪——门关了。
  房间仅剩两人,气氛凝重。
  叶奈棠拿起碗喝了口水,尝了一口便放下,转而看向萧条:“不必拘谨,称呼我银玖即可,有话不妨直说。”
  话虽如此,但参观了村庄,进一步了解居民物质需求后,叶奈棠大致猜到了男人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那我直说了,若有冒犯,还望海涵。”
  男人上前坐女孩对面,没有因她年纪小起轻视之心,长叹:“您也看到了,这鬼地方寸草不生,近年食物来源——野兽,它们也快销声匿迹,再过不了多久,西域一族将彻底灭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